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開局被老婆單殺
玄幻:開局被老婆單殺 連載中

玄幻:開局被老婆單殺

來源:google 作者:廢土小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廢土小帥 陳楓

本書又名《靈主》又又名《修仙之我要搞對象》存天理,滅人慾,乃是仙道之路亘古不變的法則這一世,陳楓將開闢一條新的仙路……展開

《玄幻:開局被老婆單殺》章節試讀:

萬懸崖。

思過窟。

團團青雲延綿纏繞山峰處,層層白雪覆蓋山頂上,這裡是整個凌霄仙宗最高的地方。

前方是無數修仙者嚮往的仙門,至高武學的修鍊聖地。

後面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墜入之中屍骨無存。

此時。

陳楓手持一柄斷劍,傲立在懸崖邊。

他的身前是一個絕色美人,白皙的玉足騰空而起、綾羅綢緞纏繞腰間,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精緻的面孔上有一對嫵媚撩人的桃花眼,眉心處一抹紅,讓整個人身上都多了一絲冷厲。

「陳楓,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知錯了嗎?」絕色美人的聲音和她的長相一樣,都透露出一股寒意。

陳楓盯着面前的女人,眼中的孤傲在這一刻皆化為柔情。

「師傅,徒兒何錯之有?」

「你曾是我最驕傲的徒弟,卻做出這般令人不齒之事,還敢說自己沒錯?」

陳楓笑道:「世間之人皆羨慕修仙者強大,可他們又怎麼會知曉修仙者之苦。要想擁有着強大的實力,就要斬斷七情六慾啊!」

絕色美人身旁的一位修士開口說道:「追求強大乃是修仙者修鍊之本,貪念這世間凡塵之事,只會影響心智,從而走火入魔。師弟,你要是肯回頭,師尊不會追究的。」

絕色美人也開口說道:「如果你願意將這顆斬念丹吃下,為師便可以既往不咎。」

陳楓看了一眼女人,感受到她體內滂沱的靈力,像是知曉了什麼,苦笑道:「師兄,那種感覺你是不會懂的。我從小出生在仙門,擁有強大的靈根和靈體,我本以為我只要不停的修鍊,不斷地提升,我就可以得到滿足,可事實並非如此,哪怕修鍊到再強大,也會在夜深之際感到空虛。直到那一晚在玉湖泉中,我才發現,一直以來,都是我錯了……」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愛是藏不住的,哪怕對方已經不記得。

陳楓好像陷入了回憶中,自言自語道:「你還記得當初我們一起坐在仙緣閣頂數星星,一起去崑崙仙境看極光,一起在姻緣樹前許下的諾言嗎?」

「那時候我們說過要一起相守到老,一起養一個孩子,一起……」

「住口!你這個孽障!」冷寒芯體內的靈氣暴漲,整座山峰都因為她的動怒而微微顫抖。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不知悔改!如此以來,為師便只能親自了結你。」

冷寒芯雙手靈光乍現,一對寒冰齒輪出現。

伴隨着強大的靈力,寒冰齒輪掠過之處,空氣皆凝成冰晶。

周圍的修士見到這般場面,頓時驚呼出聲。

「這是……冰心玉訣!」

「師尊竟然已經將冰心玉訣傳授給她,那她豈不就是下任宗主?」

「這般強橫的攻擊,哪怕是陳楓這種天驕之子都未必抵擋得住。」

「唉,可惜了,修仙之人有了**,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也難得他是一個情種,到死也不肯說出那人是誰,唉!」

……

看着騰空飛馳而來的冷寒芯,陳楓竟然有一種解脫。

或許這就是死在心愛之人手裡的感覺吧?

對她而言,實力和我,她只是沒有選擇我罷了。

這一刻。

陳楓扔掉斷劍,面露微笑,像是做好了準備,坦然接受死亡的到來。

「他為什麼不擋?他的笑是什麼意思?」

冷寒芯還來不及思考,齒輪化作的靈力便重重的擊打在陳楓身上。

流光閃爍間,一道血霧噴洒,落在早已經凝結成冰的地面上。

在這炙熱之血澆築下,冰面竟微微升起白煙,要知道這可是千年寒冰啊!

冷寒芯想說點什麼,卻不知該從何說起,回憶像是出現了斷層一樣,有關這個男人的一切,她一點都記不起來。

陳楓的身體慢慢的後仰,緊接着整個身子失去重心,墜落萬懸崖。

「再見了,芯兒。再見了,我的愛人。」

此時的冷寒芯猶如失了魂般的撲上去,她望着緩緩下墜的身影,眼角的突然淚水滑落,這一刻,她竟有一種莫名的心痛。

到底是為什麼!我為什麼會難過?我又為什麼會流淚?我們……認識嗎?

記憶的片段如畫幕一般在陳楓的腦海中回溯。

原來將死之人真的可以回往一生。

「芯兒,不知何時還會與你再度重逢。」

……

「哇哇哇……」

「哇哇!」

嬰兒的啼哭聲讓原本已經閉上眼的陳楓猛地驚醒。

這是已經到地府了嗎?怎麼還有嬰兒的聲音?

陳楓從未想過自己死後會進入天界,畢竟他生前殺人無數,仇家數不勝數。

大多數人因為忌憚他的實力和背景,不敢找他復仇。

而就是因為過於強大,找不到對手,所以他才會對冷寒芯動了心思。

起初,只是單純的武學交流,誰知後面卻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釀成今天的局面。

所以,這突然出現的啼哭聲還是讓陳楓有些奇怪。

「恭喜陳家主!賀喜陳家主!夫人誕下一名男嬰。」

「夫人辛苦了……你看這娃娃的眼睛和你好像啊!」

「家主,我們給他起個什麼名字呢?」

「相思楓葉丹,就叫他陳楓吧!希望他以後能夠像楓葉一樣,找到屬於自己的思念。」

……

陳楓覺得此刻應該有掌聲,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可以確定的是,自己沒死,記憶還被保留了下來。

而好巧不巧的是,這家人也姓陳,他順理成章的又用回了陳楓的名字。

隨着年齡的增長,陳楓對這個世界的了解也逐漸多了起來。

他所處的這片區域叫星元大陸,也是一片擁有靈氣和修仙者的大陸。

只不過這裡的實力劃分和之前有所不同。

修仙者的等級從低到高依次是凡體,白衣,青玄,天罡,三花,萬靈,向死,苦海,脫凡,羽化,升仙。

每個境界有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劃分。

而陳家便是這星元大陸西北域一處偏隅小城上的家族。

陳楓在幼時曾問過家族中的長輩,是否知道一個叫凌霄仙宗的地方。

得到答案是無人知曉。

但是他們也透露出以仙宗命名之處,皆是脫凡境以上的強者,而這星元大陸不過是二級聖地,最強也不過是苦海境,要是真能達到傳說中的脫凡境界,豈不是可以在空間內自由穿梭?但是對於他們而言,也是望塵莫及。

雖然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知道了這個世界與他曾經所在之處相連,只不過是他的實力還不夠罷了。

脫凡境對於陳楓而言並非難事,已經達到過巔峰的人,回頭重走當初的路,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芯兒!你等着我!我一定會去找你的。這次,我絕不會放手!」

這是當初陳楓在嬰兒時期心裏許下的承諾。

十三年後。

凌霄仙宗。

寶霄殿內。

一個比冷寒芯還要冷艷數十倍的女人坐在冰晶寶座上質問道:「寒芯!為什麼十年的時間,你的修為沒有絲毫長進,反而還有倒退之勢?」

冷寒芯匍匐在地上,驚慌的回答道:「師傅,徒兒不知,這些年徒兒每日都有在精心修鍊,並無半分懈怠。」

聽着冷寒芯的回答,女人走到她的面前。

金絲紗衣在周身緩緩起伏,染着紅色的腳趾骨肉分明,身段和冷寒芯不相上下,只是臉上的赤紅面具讓人無法辯駁其真實模樣,但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把頭抬起來。」女人緩緩的開口說道。

呼出的氣息把周圍的空氣都凝結成冰。

冷寒芯緩緩的將頭抬起,一張絕美容顏,挑不出任何缺陷。

「你這張臉,真是會令無數男人為你着迷啊!」女人摘下面具,露出一張半側被毀容的臉。

她看向冰晶里反射出的自己,眼神瞬間變得狠厲。

「你要時刻記住,這個世界上,男人是最不值得相信與付出的生物,他們只會影響你,成為你修仙之路的絆腳石,你要想羽化升仙,就必須斬斷情念。」

「師傅,徒兒一直是如此做的。」冷寒芯開口說道。

女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最好是如此,如今三界不平,魔族與妖族之主的封印有微微鬆動的之勢,就連一些小妖們也開始打家劫舍,蠢蠢欲動。我已經聯合了幾大仙宗宗主,決定在二級聖地開宗立派,招納一些有天賦的弟子,順便將我們凌霄仙法普及於世,你此行便去往星元大陸擔任仙門宗主一位,正好換個環境,說不定會對修為有所提升,待你冰心玉訣修鍊至第九重,我便將這宗主之位傳與你。」

「多謝師傅!徒兒定當不負師傅所望。」

……

西北域。

豐修城陳家主事廳。

陳富年拿着一根手腕粗細的藤條,抽打着跪在地上的陳楓。

「好小子,長本事了,大半夜跑人家瀾兒的閨房之中要做什麼?要不是丫鬟告訴我,你這混小子是不是還要打你妹妹的主意啊!」

一鞭子抽下,痛的陳楓呲牙咧嘴,他解釋道:「父親,如果我說我是去幫表妹按摩你信嗎?」

「按摩?按什麼摩?按摩非要晚上去?我看你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整個陳家誰不知道陳瀾表妹是天驕之女,僅十四歲便已經達到了白衣境巔峰,是被雲鼎閣閣主看上的弟子,你就是想攀高枝吧?」陳家二長老之子陳萬在一旁譏諷道。

「可不是,你一個連凡根都沒開闢的廢柴,要是不尋個靠山,十六歲便會被趕出家族。」三長老的兒子陳成趨炎附勢道。

陳富年教訓陳楓理所應當,聽到旁人在一旁指指點點,臉上的表情就掛不住了,護起犢子。

「你們倆今天修鍊了嗎?是不是閑的慌?我讓陳龍陪你們過上兩招?」

只見陳龍一臉英氣的從人群中站了出來,對着二人說道:「兩位表弟,你們哪個先來?」

陳萬和陳成見狀,默不作聲起來。

陳龍是陳富年收養的義子,年齡只比他們大兩歲,實力卻早已步入了白衣境後期,是陳家為數不多的佼佼者。

見二人低頭不語,陳龍嘲諷道:「慫貨。」

此時陳萬臉上陰沉如水,在陳家他最看不慣的就是陳龍和陳楓二人。

就因為他們是家主之子,自己就要對他們低聲下氣,仇恨的種子已然在他心中悄然埋下。

大長老見氣氛有些尷尬,連忙起身打圓場道:「這件事情終歸是發生在瀾兒身上,聽聽她怎麼說?」

一直沉默不語的陳瀾,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唔……你們誤會陳楓表哥了,是瀾兒讓表哥去屋裡幫忙按摩的。」

此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都沒想到陳瀾竟然是這種回答。

「陳瀾表妹,你要是被這傢伙給威脅了,你就眨眨眼,我們一定會站在你這邊的。」陳成再次詢問,他認為陳瀾之所以這麼說,一定是被陳楓脅迫了。

「就你戲多!喏!」陳楓也懶得搭理他們,直接扔出了幾本醫書。

陳富年隨手撿起一本《溫體經》,上面的內容是講述如何幫助修仙者加速體內靈力的凝聚。

剩下的幾本醫書也都是舒筋活血之法。

平日里大家從來不會去翻閱這種書籍,大多數人看的都是一些功法、武技之類的書目。

如今陳楓扔出這幾本藥材藥理之書,陳富年的眼眶竟一時有些濕潤。

「楓兒,你出息了!」

陳富年對着主事廳的眾人說道:「誰說成為了不了修仙者就會被趕出陳家?今天我就要為我兒破例一次,既然楓兒對醫術感興趣,那麼便不用非要走修仙這一條路,倘若他能在成年禮之時,成為藥師,便可以繼續留在我陳家發展!」

在這片大陸上,除了修仙者讓人心生嚮往外,還有一種令人敬仰的職業,藥師。

一個優秀的藥師不僅可以醫治百病,還可以輔助修仙者提升修為。

一般來說,等級越高的修仙者,身邊的藥師也就越多。

但是要成為藥師需要極為苛刻的條件,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資格。

「想必諸位長老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吧?」陳富年笑呵呵的問道。

「家主做的出的決定,我們自然不會有任何的意見,況且,咱們陳家要是真的能夠出一位藥師,豈不是彌補了族譜上的空白?其他幾位長老的意見呢?」大長老看向其他幾位長老。

只見眾人齊聲說道:「願聽家主吩咐。」

修仙世界即是如此,實力為尊。

陳富年是目前陳家除了老祖外,修為最高之人,已經踏入了青玄境巔峰,哪怕他不是陳家的家主,也有着絕對的話語權。

一場誤會結束後,眾人散去。

主事廳里只剩下陳富年父子二人。

「小楓,起來吧,別跪着了!」

見沒有人了,陳富年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起來。

「父親,謝謝您!」陳楓感動道。

身為兩世人,陳楓還從未感受過來自家人的愛,尤其還是像陳富年這種護犢之情。

換言之,陳楓的童年並沒有因為修為太差而被人欺負。

哪怕自己現在沒有任何的修為,他依然相信自己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我就你這一個兒子,不護着你,還護着誰啊?」陳富年話語間,身子竟然有些微微顫抖,「況且,我答應過你娘,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好你,把你撫養長大,看着你結婚生子。」

陳楓看着父親兩鬢飄白的頭髮,心中泛起波瀾,不知不覺間,他也已經老了,歲月在他的臉上也同樣平等的留下的痕迹。

修仙者也是擁有壽命的,那些所謂的永生只不過是在修為精進之後,壽命的延長。

一旦一個修仙者在一個階段停留的時間過久,他的生命力也會隨之消逝,最後死去。

「父親,您在青玄境停留多久了?」陳楓突然問道。

陳富年想了想,說道:「從你娘離世那一年算起,已經有十一年了。」

「那不應該啊!以您的天賦,應該早已突破青玄境了啊?」陳楓驚訝的問道。

陳富年淡淡一笑,「這些事情都不是你應該考慮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在十六歲之時,成功成為一名藥師,證明給他們看,我陳富年的兒子並不是什麼廢物,哪怕不是修仙者,也要比他們強上百倍!千倍!我已經幫你聯繫了一位老師,她不久之後便會來我們陳家呆上一段時間。」

陳楓重重的點了點頭回應,既然有些事情父親不願講,他也不會多問。

陳楓離開了主事廳,便前往藥房,他上次讓下人們尋了幾味藥材,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到貨。

陳家二院。

這是長老們居住的地方。

此時二長老的房間內,陳萬不滿說道:「父親,您剛才為什麼不制止老東西的行為?難不成真的要讓這陳楓成為藥師以後,繼續留在陳家?那未來這家主之位豈不是又握在了他們手裡?」

二長老陳勝看了兒子一眼,抿了一口茶水,淡定的說道:「你這浮躁的毛病着實要改一改了。」

「父親!您看今天那陳富年說話的態度,好像這整個陳家就是他一個人的了!還有那個囂張跋扈的陳龍,真以為白衣境就天下無敵了?」

陳勝笑着說道:「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為父今日心情不錯,就教教你什麼叫做大局觀。」

陳萬在一旁急得火燒眉毛,陳勝倒是不急不慢的推過一盞茶,先喝一口。

陳萬大喝了一口,對着陳勝說道:「還請父親給孩兒指點迷津。」

「目前這陳家誰的實力最強?」陳勝問道。

「那還用說,自然是陳富年那個老東西。」

陳勝呵呵一笑,繼續說道:「誰又是第二強呢?」

陳萬想了想,說道:「論實力應該是大長老排第二,但是大長老年歲已高想要突破修為堪比登天,這麼算下來,當數父親排在第二!」

聽到滿意的回答,陳勝笑着點點頭。

「你小子還算有點腦子。」陳勝一通分析道:「陳富年的修為已經十年沒有任何精進了,想來往後也不會有任何的進展,他的兒子陳楓是個連靈根都沒有的廢物,自然構不成威脅。」

「那陳龍呢?」陳萬疑惑道。

「糊塗啊!陳龍能算的上我們陳家人嗎?他身上流的都不是我陳家血脈,怎麼可能當上家主!」

陳萬一經提點,立馬反應過來,興奮的說道:「大長老膝下無子,那麼等到陳富年精力不濟之時,家主之位必然會是我的!」

「你知道就好!你沒看到老三和老四那邊的人都在有意和你接觸?這個道理他們比你清楚的要早,倒是你一直不求上進,整天沉迷於花天酒地。」

陳勝勸說道:「這段時間你就抓緊精進修為,我已經和老三老四商量過了,陳富年年歲已高,不宜再主持家族事務,到時候我們會全力輔佐你成為陳家家主!」

陳萬狂喜不已,急忙說道:「謝父親!孩兒這就去修鍊了!」

……

傍晚,涼風颯颯,陳家一院里飄滿了葯香。

陳楓一個人呆在屋裡,他今天已經從藥房里領到了需要的幾味藥材,此時正在圍着葯爐熬制。

這藥方是根據他以前的記憶得來的。

雖然知道沒什麼效果,但他還是想嘗試一下。

陳楓自從來到陳家以後,並沒有想像的那麼一帆風順。

要想成為修仙者,首先要擁有靈體和靈根,有了靈體便可以修鍊,從而邁入修仙者的第一步,凡體境。

一般來說,只要是修仙家族之人,血脈傳承,必然會有靈體存在,當然也存在例外情況,體質會對靈氣產生排斥,即使有了靈體,也沒有辦法進行修鍊。

而靈根則是判斷一個修仙者未來的路能走多遠。

靈根的品級是按照凡、玄、地、天來劃分,每種靈根都會對應不同的屬性和顏色。

達到對應的靈根品級,便可以修鍊對應屬性的功法。

就跟開盲盒的道理差不多,如果是凡品靈根,可能會存在金木水火土幾種屬性,但是到了玄品靈根,這些屬性便會增強,甚至可能出現更高級的屬性,如風、冰、雷。一旦到了地品靈根,除了本身的屬性增強以外,還會出現變異屬性,比如,空間、生命、精神等,而天品靈根之所以是最強的,並不是他擁有更多的隱藏屬性,而是天品靈根可以覺醒兩種屬性,這樣在戰鬥時候,就會比對手多一套功法使用,甚至在被克制的時候,也可以出其不意的進行切換。

當然天品靈根雖然耀眼,但是修鍊起來卻比常人辛苦千萬倍,一旦體內兩種屬性產生排斥,如水與火,火與金,水與土……那麼便會讓修鍊變得異常艱難,甚至會有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風險。

而靈根的顏色由低到高可以分為白、綠、藍、紫、紅、金,顏色等級越高且越深,對靈力的感知和吸收則就會越強。

當初的陳楓便是天品靈根,主屬性是冰,而他的副屬性則是水,兩者相輔相成,所以才能修鍊成為凌霄仙宗的天驕之子

可即便有這麼多榮譽加持,到了這裡他還是一個連靈根都沒有的廢柴。

就連陳楓自己都沒想明白問題出在哪裡,他能感受到體內靈根的存在,但是這玩意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不管什麼丹藥吃下,沒有任何的效果。

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靈根最差的顏色明明是白色,而陳楓體內的靈根竟然是灰色的!

對於這種情況,陳楓翻閱了不少古籍資料,沒有任何關於灰色靈根的記載。

所以陳楓只能憑藉前世的記憶,將關於靈根滋潤和溫養的靈液藥方寫下來,然後去藥房尋找藥材。

有些藥材陳楓說出來,藥方的管事連聽都沒聽說過。

當然這也不怪他,二級聖地的天材地寶明顯要比仙宗少上許多,畢竟靈氣的濃度不同,有些藥材即便是有了種子,也很難在這裡存活。

換做以前,這些靈液陳楓都當水喝,沒想到現在竟然還要自己熬制。

半晌過後。

陳楓掀開藥香四溢的葯爐,裏面的靈液如白玉般剔透,表面上閃爍着一層淡金色的光芒。

大功告成!

陳楓拿着小勺舀起,喝了一口,然後快速的在體內運行功法。

不出他所料,靈根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以前他拿着靈液當水喝,現在他也是拿着靈液當水喝,也算是沒變化。

陳楓安慰一番,將靈液用玉制小瓶裝起來,準備明天拿去拍賣行看看,能不能換到點其他有用的東西。

咚咚咚!突然有人叩響房門。

一個微弱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陳楓表哥,我是瀾兒,你睡了嗎?」

陳瀾的聲音很輕、很柔,像是怕驚擾了陳楓似的。

陳楓打開門,只見陳瀾穿着一襲淺藍色的長衫,如瓷娃娃一般的小臉,澄澈如水的眼眸泛着星光,閃爍不停。

陳瀾不僅是陳家年輕一輩中實力最強的,就連長相也無可挑剔。

「怎麼了瀾兒?有什麼事嘛?」陳楓好奇的問道。

陳瀾的眼眸盯着陳楓,眼裡是道不盡的溫柔。

「表哥,我明天就要走了。」

「明天?這麼突然嗎?」陳楓一愣,雖然她知道陳瀾是肯定要離開陳家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的快。

「對!雲鼎閣那邊已經派人傳信過來了,明天我就要啟程前往了,到時候大長老會陪着我一起去。」

「時間過得真快啊!一眨眼當初只知道跟在我身後的的小妮子,現在已經成了大美人了。」陳楓笑着颳了刮陳瀾的鼻子。

陳楓的動作像是解除了封印一樣,原本眼眶就已經濕潤的陳瀾,再也憋不住,淚水唰的一下流了下來。

陳瀾一把將陳楓抱住,哭哭啼啼的說道:「表……表哥,我……我不想走!我不想離開你!」

「害!我們的瀾瀾要自己學着長大,不總是躲在我後面啊?你說是不是?」陳楓也將她抱在懷裡,輕輕摸着她的頭。

「可是……瀾兒不能沒有你~」陳瀾哽咽道。

陳楓趕忙輕拍她的後背,幫她順氣,然後耐心的說道:「瀾兒,你已經長大了,你現在已經比表哥厲害,不需要表哥的保護了,你有屬於你的人生,會遇到另一個和像表哥一樣,甚至比表哥更用心保護你的人,你要是一直留在我的身邊,怎麼可能會遇到他呢?」

「不要!瀾兒不要!瀾兒就要一直呆在表哥的身邊,沒有人會比表哥更疼瀾兒!瀾兒只要表哥!」陳瀾抹了抹眼淚,倔強的說道。

此時陳家的天驕之女,在陳楓面前,表現得像一個撒嬌耍無賴的小孩。

陳楓無奈的搖了搖頭,陳家之人只知道陳瀾的實力強悍,卻無從知曉她為何如此。

陳瀾的出身並不好,是大長老的兒子與侍女所生,即使她擁有着玄品水屬性紫靈根,但陳家人從來就沒有認同過她的身份,因為她的靈根和陳楓一樣,沒有辦法修鍊!

陳家也替她找過藥師,但是都沒有辦法解決。

所以,玄品紫靈根對她而言,只不過是加了一個稱號的下人。

好在陳瀾生養的漂亮,所以從六歲開始,就一直給陳楓當侍女,那個時候陳楓患上疫病,命差點沒了,多虧陳瀾在一旁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能夠活到今天。

所以陳楓一直都把她當作自己的親妹妹看,有什麼好的東西都會想着她。

而陳瀾在心裏也早已把陳楓當作了自己的哥哥,每次有人欺負她的時候,陳楓總會站出來擋在她的面前,哪怕對面的人實力很強,陳楓也從來沒有丟下過她。

陳瀾清晰地記得,有一次陳楓被人打的鼻青臉腫,已經沒有還手之力了,眼看對方要對自己下手,陳楓猛地沖了上來,用牙咬住了對方,還不忘提醒讓她逃。

陳楓不知道,那個時候陳瀾就已經在心裏認定,這輩子就是他了。

而在相處的過程中,陳楓根據自身的身體情況,去尋找陳瀾的問題時候,發現了原因。

陳瀾和他的情況並不一樣。

他是天生沒有靈根,而陳瀾的靈根是堵塞了!

雖然沒有修為,但是陳楓前世的記憶還在。

找到了問題,他便在記憶里搜尋關於靈根阻塞有關的內容。

沒想到還真的讓他給找到了。

之前他曾經救過一名藥師,那名藥師為了報恩,便將一本叫《溫續經》給了他。

而這個《溫續經》裏面,剛好有一篇講述的是通過按摩手法,疏通堵塞的靈根,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所以時間長短會存在差異。

而陳楓就是這樣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幫陳瀾按摩,疏通靈根,一按就是三年!

沒想到這三年的堅持還真的看到了回報。

陳瀾的靈根還真就讓陳楓這樣按通了。

而陳瀾也在這個時候第一次感受到玄品紫靈根所帶來的滂沱靈力。

當天晚上她便踏入了凡體境中期。

而陳瀾能修鍊的這件事情自然被陳家一眾知曉,轉而態度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在大量靈丹妙藥的滋補下,三年的時間,陳瀾從凡體境中期邁入白衣境巔峰。

距離青玄境只有一步之遙。

三年橫跨六段,這在整個西北帝國都是少之又少的,而陳瀾的天賦也被雲鼎閣閣主雲雪清看上,願意將她收為關門弟子。

至此,陳瀾在陳家的地位一路狂飆,成為年輕一輩的領頭羊。

但是,即使有這麼多的光環加身,陳瀾卻始終忘記不了那無數個夜晚,陪着自己,用心給他按摩的陳楓,這也是為什麼陳瀾的靈根已經恢復了,但是她還會讓陳楓去她的房間里給她按摩的原因。

「好了~瀾兒,你該走了!」陳楓回憶起以前的種種,也不免有些傷感起來,他將三瓶裝有靈液的玉瓶遞了過去。

「瀾兒,這個東西你帶着,對你的修鍊會有所幫助。」

「這是什麼啊?好香啊?」陳瀾接過玉製藥瓶,晃了晃,裏面的白亮剔透的液體瞬間讓她有一種想要飲掉的衝動。

「我剛煉製的靈液,你嘗嘗看。」

陳瀾絲毫不墨跡的打開瓶蓋,將裏面乳白色的液體一飲而盡,或許是她沒想過這小藥瓶裏面的東西太過粘稠,喝完的時候,嘴角上還掛着幾滴。

「這……」陳楓看到這妮子生猛的場面,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陳楓表哥,這個也太好喝了吧?」陳瀾喝完頓時感覺到神清氣爽,整個身體都變得輕盈起來,一股滂沱靈力在小腹處匯聚凝聚,周身的經脈像是被洗滌沖刷了一遍。

下一秒。

只聽到陳瀾嘔的一聲。

一團黑色粘稠的液體從她的口中噴了出來,滋滋冒着黑煙,腥臭不已。

「啊!」陳瀾見狀驚呼起來。

「這藥瓶裏面裝的是靈液,專門用於鞏固靈根和洗刷體內雜質的藥物,增加靈力的純度。」

陳瀾點了點頭,然後將之前的兩瓶還了回去,說道:「陳楓表哥,這麼珍貴的東西,你要留着給自己用啊!瀾兒喝過一瓶就夠了。」

陳楓呵呵一笑,沒想到這小妮子這個時候心裏還想着他。

「不用了,表哥手裡多的是,你看那裡還有一葯爐沒有裝完呢,而且我這個毛病,這個葯不太管用。」

陳楓說著,又將玉瓶塞了回去。

「那什麼葯管用?表哥你儘管開口,瀾兒一定會幫你找到。」

陳楓想了想,他還真的需要幾種藥材,他找遍了整個豐修城都沒有找到,說不定陳瀾接下來要去的雲鼎閣可能會有。

陳楓說道:「瀾兒,我確實需要幾味藥材,你幫我留意一下,纏綿仙露和丹鼎仙蓮。」

陳瀾將這兩味藥材記在心裏,然後對着陳楓說道:「表哥,瀾兒要走了,你一定要等我回來!」

陳瀾臉紅撲撲的,主動獻上香吻,等陳楓反應過來的時候,人早已經不見了。

感受着嘴唇上停留的淡淡的香甜,陳楓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怎會不知瀾兒的心意?只不過他們是萬萬不可能在一起的。

這一世,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

翌日,清晨。

陳楓起來吃早點的時候,就收到了陳瀾離開的通知。

或許是有了昨天晚上的告別,陳楓此刻心裏也沒那麼難受。

他從房間里找了一個黑色的斗篷披在身上,然後將昨天晚上裝好的十瓶靈液放進空間儲物環中,從後門離開了陳家。

今天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去豐修城的拍賣行看看,有沒有自己需要的東西。

豐修城位於西北域的星羅帝國,整個西北域是由星羅和萬河兩大帝國掌控。

星羅帝國因為得天獨厚的地勢,靠近星羅之森,所以便成為了藥材和靈獸材料出口大國,而豐修城便是星羅之森的入口。

此時的陳楓正前往去拍賣行的路上,街面上的人流很大,有剛從星羅之森出來滿載而歸的獵戶,也有在地上擺攤販賣藥材藥師,還有一些淘金商人正清掃着面前的生了灰的古董。

陳楓時常會逛一逛淘金商人的攤位,撿撿漏。

當然,絕大多數情況,買回來的,都是些沒有用的東西。

畢竟這些淘金商人都是老油條,要是真有好東西,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拿出來低價售賣的。

只有那些時間久遠,沒有辦法辨別的東西,才會被擺到攤位上。

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陳楓決定先去市場上逛一逛。

在這裡擺台淘金商人,大多都很佛系,攤子一撐,躺椅一擺,直接就躺在上面把帽子蓋在臉上,兩條腿悠閑的伸着,跟睡著了似的。

根本不存在吆喝介紹的情況,畢竟他們擺出來的這些東西,自己都不清楚能有啥用,與其扯着嗓子大喊,不如等個有緣人,又或者說是冤大頭。

陳楓走到一處攤位前,拿起地上的一張殘圖,摘下斗篷,問道:「老闆,這個怎麼賣?」

攤主老闆瞥了一眼,認出了陳楓的身份,雖然知道他是豐修城人盡皆知的廢柴,但是還是十分客氣的回答道:「陳楓少爺來了,我先看看這件東西。」

攤主接過殘圖,並沒有急着確定價格,一般來說,有目的性的挑選東西,都是看出了其中的價值,所以這個價格就不能定的太草率。

一是要再檢查一遍,看看是否真的沒有任何價值了,二就是要觀察觀察陳楓的表情。

如果他很迫切的需要,眼神中露出渴望或興奮的目光,那便可以適當的將價格給往上抬一抬,這就是這些淘金商人的交易手段。

可是陳楓怎麼可能給他這種機會?攤主也知道陳楓經常來光顧,所以想從他表情里看出點什麼,壓根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檢查起殘圖,再三確認這張殘圖沒有什麼價值過後,笑呵呵的說道:「陳楓少爺,您對我平時也挺照顧的,每次買東西總會多給上一點,這塊殘圖既然你喜歡,我當作禮物送給你好了。」

攤主說著,便將殘圖遞了過去。

只是這次陳楓沒有接,回應道:「你們賣東西也不容易,這個東西你還是估一個價格吧,要是真的想送禮,不如就把這塊小鐵石送給我好了,就當是贈品。」

陳楓隨意指了指擺在腳底下一顆十分不起眼的鐵石。

要不是陳楓提醒,他都忘了有這麼個東西,說不定走的時候都不會帶了。

攤主瞥了一眼,將鐵石撿起來掂了掂,默不作聲。

陳楓見狀,也沒多說什麼,「既然你覺得為難,那我也不勉強,就這張殘圖了,這鐵石我是準備拿回去煉成簪子,送給表妹當禮物。」

聽到陳楓這麼說,攤主這下才確定下來,這塊鐵石確實沒什麼特別之處,笑臉相迎道:「陳楓少爺,您這是說的哪裡話,一塊破鐵而已,您拿着就是了,這張殘圖我就收您一枚銀幣就好了,就跟之前的價格一樣。」

陳楓點點頭,扔出兩枚銀幣在攤位上,將殘圖和鐵石收起來,說道:「謝謝了!」

看着陳楓漸漸離開,攤主撿起兩枚銀幣,不由感慨起來,「有錢的人是真的好賺。」

陳楓按捺住內心的激動,離開了市場。

以往他撿回去的東西確實有不少看走眼了,但是今天的這塊鐵石和殘圖,絕對沒有。

這塊鐵石的純潔度很高,已經不亞於當初陳楓所用的斷劍製造材料,雖然只有拳頭大小的一塊,但是如果將其提煉出來,絕對是可以做成簪子的。

而陳楓這個簪子可不是用來送人的,而是用來殺人的!他以前為了討冷寒芯開心,研究了不少小玩意,其中就有一種簪子形狀的暗器,威力驚人,如果使用得當,是可以直接擊碎修仙者的防禦屏障。

陳楓現在沒有修為,所以必須需要防身的傢伙,但是一些修仙者使用的武器,對他而言更像是累贅,所以他便想到了這個普通人都可以催動的暗器。

至於這張殘圖,雖然只有一塊,但是並沒有人知道,陳楓差的就是這一塊!

這張一共被分成五張的殘圖,現在全部都在他一個人手裡!

等今天從拍賣行回去以後,他便可以將殘圖拼合起來,最終確定地圖所指的地點。

陳楓將之前的四塊拼合以後,發現張地圖指示的區域,就在星羅之森。

雖然不知道地圖上的地點是什麼,但是陳楓還是想要去看看。

所以等他將簪子提煉出,便可以前往地圖所在的區域去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些好東西。

陳楓做好接下來的打算,將斗篷披上,從拍賣行的後門走了進去。

既然要拍賣東西,自然是需要資本,他現在手頭上的錢幣並不多,所以只能先到拍賣行里換一些本錢。

「您好!這位朋友,請問是有什麼東西要置換嗎?」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正在櫃檯上面翻看賬本。

來這裡賣東西的人,多數都不願意透露身份,老者早就習以為常。

陳楓壓低聲音,沉聲說道:「你看這個值多少錢?」

陳楓將靈液放到了櫃檯上。

老者拿起靈液打量了一眼,然後又對着瓶口聞了聞,臉上的表情複雜多變起來,謹慎的問道:「可否讓老朽打開玉瓶,聞上一聞?」

「請便!」

老者聽到回應,急忙將瓶塞取下,一股沁人心脾的葯香瞬間瀰漫,頓時讓人神清氣爽不少,老者驚呼一聲,「好濃郁的靈液!這……這種凝練純度,至少都是三品級了!」

老者感嘆一句,然後將瓶塞塞好,將藥瓶平穩的放到了櫃檯上面,打量起斗篷遮擋下的人。

雖然他沒辦法看清樣貌,但是單憑這個靈液,他能確定此人絕對是一名藥師。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藥師!這種人突然出現在豐修城,難道是有什麼星羅之森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陳楓感受到老者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瞟來瞟去,慍怒道:「你們拍賣行做生意之前難道要先觀察一下顧客嗎?」

「啊!抱歉,先生,我這就找人給您估價,因為您所出售的這瓶靈液的濃度太純凈了,我沒有辦法做主。」老者深知自己的行為不妥,急忙道歉。

「大概要多久?」陳楓沒想到賣個東西需要這麼麻煩,他之所以選擇來拍賣行就是不想引人注意。

老者見斗篷之人有些不耐煩,恭敬的說道:「先生,您稍坐片刻,剛才是老朽失禮了,我叫易修,是這家拍賣行的鑒定師,您不必擔心身份的問題,我們拍賣行隸屬星羅皇室,建成百年向來以顧客的**為重,絕不會透露半點關於您的消息。」

雖然老者這麼說,但是陳楓還是不由的警惕起來。

沒有實力,就只能處處小心,一旦被修為高的人給盯上,殺人越貨是再尋常不過的事了。

老者簡單的介紹過後,便將靈液拿了進去。

陳楓等了一會兒,老者便帶着一位妙齡少女走了出來。

少女表情漠然,但是身形卻十分窈窕,膚如玉脂般白凈,一襲紅色金邊紗衣,手腕帶着鑲金的翡翠玉鐲,渾身透露着高貴與富華。

「先生,我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們星羅拍賣行的首席鑒定師,星羅皇室的三公主殿下,星紫竹小姐,剛才這瓶靈液我們已經鑒定過了,可以給到您的價格是兩千金幣。」

「可以!就按照這個價格,我這裡還有四瓶,一共五瓶,一萬金幣。」陳楓又拿出了四瓶靈液,依次擺在櫃檯上。

這次不僅是老者,就連星紫竹的表情都轉變了。

「此人竟然有這麼多靈液?」星紫竹冷漠的小臉上也多了一絲吃驚。

剛才星紫竹在品鑒室里,易修突然拿着一瓶靈液走進來,讓她估值。

靈液本來就是比較常見的東西,易修將靈液拿進來的時候,她還有些疑惑,可等她打開瓶塞,聞到裏面散發出的濃郁的葯香以後,她立馬詢問靈液的來處。

而易修也將事情的原委講述了一遍,星紫竹倒是沒有像易修那般,直接就判斷斗篷之人是藥師,畢竟藥師沒什麼戰鬥力,一般都需要修仙者在一旁保護,而來的人既然不願意暴露身份,這瓶葯很有可能是通過其他手段獲得的。

易修本來想要通知巡邏隊,但是被星紫竹給攔下。

拍賣行是做生意的,只需要判斷東西的好壞,不需要知道東西是怎麼來的,就這樣,也讓陳楓免過了一劫。

可就是陳楓剛剛這個舉動,讓二人不禁慶幸,幸好沒有通知巡邏隊。

能同時擁有這麼多靈液,細聞身上還擁有清淡的葯香,定是藥師無疑,根據靈液的純度來看,至少是四品及以上的藥師。

星紫竹的態度也變得隨和起來,四品藥師整個星羅帝國都找不出十人,眼前的斗篷之人竟然是和老師一個品級的,勢必是拍賣行所要交好的,因為這種藥師除了自身醫術高超外,還會有很強的號召力,一旦他需要什麼資源,只要一個人情,便可以有無數強者為其拚命。

「先生,您一次性出售這麼多靈液,我們除了支付您金幣以外,還額外贈送您一張拍賣行的大客戶卡,以表示感謝,這張大客戶卡在星羅帝國各個城鎮的拍賣行都可以享受八折的優惠。」星紫竹誠懇的說道:「這張卡也不會存在任何的追蹤印記,當然,如果您不慎丟失,也是沒有辦法進行補辦的。」

陳楓點了點頭,將這張卡收下,隨後接過五袋裝滿金幣的牛皮袋子。

陳楓收下袋子便準備離開,前往前廳。

這個時候星紫竹本不應該多語,但是她還是沒耐住性子,問道:「先生,前場的拍賣會就要開始了,您既然都來了,不打算去看看,萬一有什麼中意的東西呢?」

陳楓停下腳步,沉聲說道:「我的確打算去前面看看。」

星紫竹一看斗篷之人有這個想法,立馬上前相迎,道:「先生,您隨我來,我們專門為您開設了專屬通道。」

一陣來自少女的芳香傳入鼻息,陳楓不由得感嘆起來,不愧是皇室貴族,香料用的都如此的精緻和細膩。

在星紫竹的帶領下,陳楓從拍賣行內部直接來到了前廳二樓。

所謂的大客戶室就是二樓的懸空雅座。

整個二樓大廳一共有十幾個這樣的空中雅座,從展示台**自兩側擴散,每個角度都可以直觀的看到展示台上面擺放的物品。

陳楓直接被帶到了一號大客戶室,兩人剛進去,就有兩個女接待生討論起來。

「這是哪個大人物來了嗎?需要紫竹小姐親自接待?」

另一個接待生搖了搖頭,說道:「不清楚,剛才看到易修先生拿着一個玉瓶急匆匆地跑進品鑒室找紫竹小姐,想來應該是外地人過來賣東西吧?」

「外地人?最近也沒聽說有什麼大人物要來豐修城啊?」

「誰知道呢,跟咱們又沒什麼關係,拍賣會要開始了,趕緊進去了。」

兩人說完,便各自進了自己的大客戶室。

這裡的每個大客戶室都配有一名專業的接待生,只需要告知是否需要拍品及預期的價格,剩下的事情便交由接待生處理。

而陳楓跟着星紫竹進來以後,想摘下斗篷透口氣,轉頭見星紫竹還沒有離開房間,疑惑道:「你還不走嗎?」

星紫竹將茶水沏好,端到陳楓的面前,說道:「先生,咱們每個接待室都會配備一名接待生,而今天我便是您的專屬接待生。」

星紫竹這話已經有明顯討好的意思了。

陳楓聞言,點點頭,他這斗篷看來是摘不下來了。

當然,星紫竹說的話完全是她編造的,堂堂星羅帝國的三公主殿下,拍賣行的首席鑒定師,怎麼可能會來當接待生?

即便是她的老師凡雲帆在這裡,她也只會坐在一旁,不會起身服務。

她之所以會選擇留在這裡,主要是想看看斗篷之人還會給她帶來怎樣的驚喜,畢竟隨便能拿出五瓶高純度靈液的人,身上的秘密絕對不一般。

其實陳楓壓根沒想到自己隨手做出來的靈液竟然會達到這般效果。

這種靈液的製造方法,在仙宗里都是免費為弟子提供的,大家只需要去買對應的材料,然後按照藥方上面的步驟一步步完成,便可以將靈液製造出來。

凌霄仙宗裏面免費的東西,到了這裡竟然還成了搶手貨。

展台上一名性感的女主持出現,本次拍賣會正式開始。

星羅拍賣會每兩周舉行一次,每次都會有很多人來參加。

其中不乏一些大勢力的家族,畢竟是星羅皇室組織的拍賣會,定然會有很多獨特拍品。

陳楓掃視着台下的眾人,不由得有些驚訝,四大家族的人竟然都來了。

整個豐修城一共有四大家族,陳家、王家、李家和萬家,每個家族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產業。

陳家是四大家族之首,主要經營的礦脈生意,王家排名第二,主要經營的是出售和販賣藥材,李家排名第三,經營的是押運,豐修城有一半的看守,都是出自李家訓練之手,最後的萬家,也是最神秘的家族之一,這兩年才擠進四大家族,將原本排名第四的田家給擠了出去,然後就一直穩穩地站住了第四的位置,他們經營的生意規模不大,但是絕對能稱得上的壟斷,而因為萬家的崛起,也興起了一種新職業,馴獸師,而萬家經營的就是培養和訓練靈獸的生意。

四大家族齊聚一堂,想必這次拍賣會應該會有比較亮眼的東西出現。

陳楓心裏想着,目光瞥向了陳家派過來的代表。

「陳萬?怎麼會是他?」

陳萬的性格陳楓再清楚不過了,平日里壓根不會關心家族事務,多數時間都是陳龍來打點,他最常去的地方似乎品香樓,今天怎麼會出現在拍賣行里?

陳楓心有疑惑,把這件事記在了心上,準備回去以後問問陳龍。

他也察覺到了陳家最近的氛圍有些不太對勁,底下的人似乎在有意的疏遠父親,他還是有必要多留意一下。

星紫竹在一旁看出陳楓的變化,出聲詢問道:「先生,樓下是否有您相熟之人?需要請上來嗎?」

「不用!」陳楓聲音平淡,但是內心卻泛起波瀾,身邊這個女人的觀察力實在是太敏銳了,他只是盯了台下一會兒,還帶着斗篷,都被察覺出了異樣,看來接下來還是要更加謹慎一些才好。

很快,第一件拍品便被展示了上來。

主持人在台下熱忱的介紹着。

「各位老闆,我們今天的第一件拍品是一枚獸丹,經過拍賣行的易修大師鑒定,這枚獸丹是出自一頭百年修為的穿山甲,獸丹中蘊含極為豐富的土元素屬性,對土系靈根修仙者會有很大的幫助,起拍價一百金幣。」

「一百一十金幣!」

「一百二十金幣!」

……

整個拍賣場里的叫喊聲不多,畢竟限制了修仙者的屬性要求,價格也沒有定到很高。

而且土屬性修仙者主要的發展方向是防禦系,整個豐修城也就只有幾個小家族才有這樣的修仙者。

所以價格也不會被炒到太高。

最終,這枚穿山甲獸丹以一百八十金幣的價格被一名土系靈根修仙者拍走。

主持人看到第一件拍品都沒有把場子熱起來,而且只溢出了三十金幣的價格,立刻開始補救,活躍氣氛道:「接下來的這件拍大家可一定要瞪大眼睛看好,是我們拍賣會臨時替換的一瓶靈液。」

「這展品是由我們的首席鑒定師紫竹小姐鑒定,據說是出自一位四星藥師之手。」

陳楓看着展台上自己剛剛才賣出的靈液,瞪大了眼睛。

他啥時候成了四星藥師了?怪不得這星紫竹老是對他殷勤,原來是誤把他當成藥師了。

台下的人聽到是星紫竹鑒定的展品時,就已經激動不已,沒想到聽到女主持接下來的話,出自四星藥師之手,直接就讓眾人炸了鍋。

「四星藥師煉製的靈液!什麼概念!整個星羅都湊不出十個四星藥師!這肯定就雲大師的傑作了!」

「趕快介紹介紹有什麼功效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還介紹個屁啊!雲大師煉製的東西,哪怕是廢料,都是有價值的!直接說價格吧!」

……

從台下的狂熱程度,足以看得出高級藥師的身份在修仙者的眼中的地位是有多麼的尊崇。

女主持並沒有因為台下的聲音而打亂自己的節奏,她還是先按照慣例介紹起了靈液的功效。

「這瓶靈液是可以幫助凡體境巔峰及以上的修仙者進行體內雜質的清理,延長壽命,可以提高修仙者體內靈力的純凈度,以便於更好的突破凡體境。而對於已經跨入到白衣境修仙者,則是可以幫其穩住根基,讓突破後所帶來的副作用減小。當然,如果有凡體境巔峰以下修為的修仙者,飲用此靈液,也會有清理體內雜質的效果,讓後面的修鍊會變得更加輕鬆。至於白衣境之上的強者,作用就不會很明顯了。」

也就是說,這瓶葯對青玄境的沒什麼用!

但是……整個豐修城裡青玄境的強者就那麼多!而且都是家族中的家主和長老。

他們哪裡還需要這東西鞏固靈根?

而整個豐修城裏面什麼修為的修仙者最多?自然是凡體境到青玄境初期之間!

那麼這瓶靈液無疑是覆蓋到了拍賣會所有的人。

女主持也能看得出台下買家們眼神里充滿的狂熱。

她也不再啰嗦,直接開口喊道:「出自四星藥師之手的靈液,起拍價五千金幣!」

「五千金幣?認真的嗎?」

這個疑惑不是出在台下,而是一號大客戶室裏面陳楓的聲音。

對於陳楓聲音突然的轉變,星紫竹雖有疑惑,但是並沒有深究,只是笑着說道:「先生,您或許瞧不上這瓶靈液,但是在這豐修城裡,這可就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豐修城裏面凡體境修仙者和白衣境的修仙者佔據大多數,這瓶靈液可以幫助他們提高修鍊的效果,對他們而言太重要了,所以這個價格只會更高。」

難怪拍賣行願意花兩千金幣將靈液買斷,豐修城民眾的消費習慣,已經被他們給摸透了。

果然,五千金幣的起拍價一經喊出,叫喊聲便沒有斷過,這瓶靈液很快便被炒到了一萬金幣!

他五瓶才賣了一萬金幣,如今在展台上的一瓶就已經達到了這個價格。

這麼一算,他血虧啊!

當然陳楓也沒有跟星紫竹表示想要退貨,做人最基本的底線他還是有的。

而星紫竹從剛才五千的起拍價出現,就一直在觀察陳楓了,這也是她的試探,她想通過這個方式來看看這名藥師的人品如何,如果他在聽到這個價格決定讓拍賣行退還之前的靈液,拍賣行自然也會照做,但是往後他必定會被拍賣行列入黑名單,永不接待。

但是現在,很明顯陳楓在她這裡是關過了。

面對如此天價,都不為所動,此人值得深交!

價格上了一萬金幣,喊聲漸漸減少,只剩下幾個家族的人在下面叫價。

「一萬零一百金幣!」這次加價明顯要比之前少了很多,但是也符合拍賣行的規則,一金幣加價。

主持人看了一眼喊價之人,笑臉相迎道:「陳家陳萬少爺加價一萬零一百金幣,還沒有其他人想要加價?」

「呦呵,陳萬少爺的在拍賣行的手筆可不像品香樓那麼闊綽咯。」陰陽之人是李家的三公子李歲寒。

他的修為和陳萬差不多,都邁入了白衣境中期,但兩人很早之前就是死對頭了。

據說當初結仇是因為李歲寒搶了陳萬在品香樓里的妞,倆人為此還打了一架,他們修為都差不多,白衣境中期,只不過這李歲寒比較討巧的是,他的屬性是冰,而陳萬的屬性是火,稍微有些克制,最後自然是李歲寒佔了上風。

陳萬聽到李歲寒在一旁譏諷自己,臉上的表情瞬間陰冷下來,他平時在家族被壓着一頭,就已經夠憋屈了,現在到了外面,這李歲寒還要壓他,他自然不會再隱忍,陰狠的說道:「我警告你,這瓶靈液最好不要跟我搶,不然我一定弄死你!」

「哈哈哈哈!你們聽見了嗎?陳萬少爺要弄死我?」李歲寒聽着陳萬的威脅,大笑起來,他身邊的下人也齊聲哈哈大笑起來。

李歲寒譏諷道:「陳少爺是忘了當初怎麼被我揍的了嗎?你當初品紅樓的小情人翠微,現在每天晚上都在我的床上笙歌,她可是親口告訴我,陳萬少爺的床上功夫很差勁,根本滿足不了她。」

蝦仁豬心!

「賤人!」陳萬的臉上已經黑成了豬肝色,他沒有繼續說話,但是陳楓知道,這傢伙已經動了殺心了……

「一萬一千金幣!」李歲寒見陳萬不再搭理自己,直接將目標轉移到了靈液。

「一萬一千一百金幣!」陳萬持續不作聲,但是身旁的手下已經能感受到他的怒火了,他座椅上的扶手已經被握的出現了裂痕。

陳萬目前的確需要靈液來鞏固根基,因為之前過度縱慾,所以導致體內根基不穩,如今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兒,他是肯定不會放過的,只是沒想到會被李歲寒橫插一腳。

李歲寒看了一眼,笑呵呵說道:「如果陳少爺這麼加價的話,這瓶靈液我就先收下了!」

「雨柔小姐,這瓶靈液我出一萬五的金幣,然後我還有一個小的請求!」李歲寒欲言又止,他知道,一萬五金幣整個拍賣行里絕對是天價的存在,不可能有人會比他的價格還要高了。

「請求?」主持人木雨柔先是一愣,還是先將價格敲定了下來。

一萬五的價格在拍賣行里已經算是天價了,即便是一些高階功法,都很難達到這樣的價格,更何況這只是一瓶靈液。

而陳萬在聽到這個價格的時候,也沒有再多言,一萬五金幣已經超出了他這次所帶金幣的極限,接下來的拍品還有很多,沒有必要把錢都浪費在一瓶靈液上。

結束了第二個展品的拍賣,木雨柔詢問道:「李歲寒少爺,請問你說的請求是?」

李歲寒起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朗聲說道:「我希望能見一見這名四品藥師,麻煩雨柔小姐幫忙轉達,如果先生願意,我願意單獨在支付一萬金幣,作為報酬!」

「這個請求,我暫時還不能給您答覆,我只能幫您傳達意思,至於最終的結果……」木雨柔謹慎的說道。

李歲寒收起了之前玩世不恭的態度,非常紳士的說道:「我明白,雨柔小姐只需要幫我傳達即可,李某必有重謝!」

短暫的小插曲結束,拍賣會繼續進行。

此時一號大客戶室里,星紫竹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道:「先生,您……」

剛才的話她知道對方也聽到了,所以並沒有說完,如果對方想要見,便會主動開口,如果不見,便不會做出任何的回應。

「可以一見!」陳楓咳了一聲,壓低聲音說道。

「明白!我這就去安排!」星紫竹說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一號大客戶室,下去準備了。

她走後,陳楓也終於可以將斗篷摘下來,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這屋裡實在有些悶,而且還有很厚重的香味,帶着斗篷屬實有點悶。

剛才李歲寒說的話,他聽見了,花一萬金幣只是為了見自己一面,一點問題都沒有啊,有錢不賺不是傻子嗎?而且對方也沒提什麼要求,只是見面,他沒有任何的理由拒絕。

陳楓坐在樓上看着一件件拍品,大部分都是功法、武技之類的東西,也有比較珍稀的靈獸丹,但是這些對他而言都沒什麼作用。

只有成為修仙者,才會用得到,不過最後登場的一件拍品,倒是吸引了陳楓的注意。

這也是本次拍賣會下來,唯一一件適用於所有人的裝備。

木雨柔介紹道:「這件拍品是我們拍賣行在一位二星藥師的墓穴中發現的,經過鑒定,這是一件可滑行的飛行器。」

「可滑行飛行器?」台下一眾人都是修仙者,飛行器這種東西對他們而言稍微有些雞肋。

畢竟修仙者的體能得到了提高,健步如飛,飛檐走壁不在話下,根本不需要用到飛行器,而且一旦突破白衣境,是可以通過控制靈力進行短時間的騰空的。

木雨柔尷尬介紹道:「這個飛行器可以模擬青玄境強者的靈氣騰空,一旦使用,便可以降低靈力的消耗……」

她拿到的台本上面一共就只有這麼兩句話,的確這東西對於修仙者來說太過於雞肋了。

都已經到達了青玄境,還會在乎這一點靈力消耗嗎?

不過這也是拍賣行的規矩,最後一件拍品是庫存貨,一些之前流拍的展品會被拿出來重新展示。

這個飛行器已經被拿出來展出過三次了,如果這次再流拍,就會按照獎勵的形式發放給木雨柔,所以最後這個拍品的價格也是由木雨柔來決定的。

台下的人聽完木雨柔的介紹,已經開始陸陸續續離場了,這場拍賣會到目前為止,算是結束了。

而她看着自己的本場拍賣的交易金額,只差一百金幣,就可以拿到最高的提成,木雨柔心有不甘。

她現在非常需要這筆提成,有了這筆錢,她弟弟的病就有治了!

木雨柔對着台下僅剩的幾位賣家懇求道:「各位老闆,真的沒有需要的嗎?我親自測驗過,這個飛行器的效果的確很好!」

「雨柔小姐,你也是修仙者,這個飛行器對咱們而言確實太過雞肋了,買回去也只有生灰的份,就算只賣一銀幣,我估計也不會要。」一名賣家說完便離開了。

「如果雨柔小姐願意賞臉陪我去喝一杯,我可以考慮將它拍下來。」人群中一個油膩的胖中年笑呵呵的調戲道。

見木雨柔半天沒有搭理自己,胖中年罵罵咧咧道:「呸!給臉不要臉,給過你機會了,你現在就是跪下來求我,我都不會買了。」

真的沒有人買嗎?木雨柔的長相在拍賣行里是拔尖的,也不是沒有人對她起過歹念,但是都被她給回拒了,她秉承着賣藝不賣身的風骨一直走到現在,難道今天真的要破例一次嗎?

眼看着所有買家走光,拍賣行只剩下工作人員,木雨柔有些失望的準備將東西收起來。

突然,一號大客戶室裏面傳出聲音,「這個多少起拍?我要了!」

聽到這個聲音,木雨柔一愣,她還以為是有人跟她開玩笑。

當她遲遲沒有說出起拍價的時候,那個聲音再次的出現,讓她堅信,這個飛行器有人要買!而且還是大人物要買!

木雨柔既激動又不安,她小心翼翼的喊道:「起拍價一百金幣!」

她激動是因為有人要買,不安是因為這個價格確實過高,一個三次流拍且對修仙者雞肋的飛行器,起拍價一百金幣,恐怕也只有冤大頭才會買。

「好!我出一百零一金幣!幫我拿上來吧!」陳楓爽快的答應道。

他答應了?這種大佬級別的人物怎麼可能會買飛行器,而且還出一百金幣?

陳楓哪裡知道這玩意真正的價格是多少,反正他現在有一萬金幣,一百金幣對他來說已經算是比較便宜了,畢竟一瓶靈液都能賣到一萬五金幣。

木雨柔出於職業素養,還是很專業的回復道:「好的!老闆!稍後便會送到您的手裡。」

雖然心中有萬分的不解和擔憂,但是當她看着自己手牌上面的交易金額從四萬九千九百金幣變成五萬零一金幣的時候,整個人都激動的說不出話,這場拍賣她已經可以拿到最高提成了!

很快,東西便被木雨柔送了上來。

陳楓將斗篷帶好,接過飛行器,準備見見李歲寒。

突然,木雨柔在他的身後感激道:「老闆!謝謝您!」

突如其來的感謝搞得陳楓莫名其妙,反問道:「謝我幹什麼?你賣假貨給我啊?」

木雨柔:「???」

這大客戶什麼腦迴路?這可是星羅拍賣行怎麼可能有假貨?

木雨柔耐心解釋道:「多虧了您剛才買走的飛行器,讓我今天的拍賣拿到了最高的提成,所以我才要向您表示感謝。」

原來是這個原因?

陳楓不在乎的點點頭,說道:「各取所需罷了,畢竟這東西對我來說確實有用。」

真就這麼簡單?陳楓離開了,木雨柔卻傻傻的愣在原地,她心裏更多的是愧疚,飛行器的價格最多也就十金幣,而她卻喊出了一百金幣,她一直以誠信自居,可現在……

木雨柔追出去,看着陳楓離開的背影,自言自語道:「等弟弟的病治好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陳楓這邊在星紫竹的安排下,成功來到了接待室,見到了李歲寒。

李歲寒早就已經在接待室里等着了,當他看到來的人帶着斗篷的時候,愣了愣神,然後便自己給陳楓想了個理由說道:「先生您一定是不願意太招搖所以才以斗篷遮面的對吧?」

陳楓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李歲寒見狀,對着手下說道:「把金幣拿出來,你們出去吧,我有話要單獨跟先生說。」

過了一會兒,房間里只剩下了陳楓、李歲寒和星紫竹三人。

「紫竹小姐,你不打算迴避一下?」李歲寒見星紫竹沒有離開,有些尷尬的問道。

星紫竹面對李歲寒的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了,俏臉上掛滿了寒霜,不客氣的說道:「我記得你的請求是見先生一面,現在人你也見到了,是不是也該離開了?」

「這……」李歲寒並沒有因為星紫涵說話的語氣而感到生氣,反倒是掛着笑臉,說道:「紫竹小姐,你能幫我問問先生,我願意在多支付一萬金幣,想請他幫個忙。」

「一萬金幣?請四星藥師幫忙,你算盤打的是不是有些太好了?」星紫竹瞬間抓住了漏洞,嘲諷道。

「我……我知道,但是我這次出來沒有帶太多,這一萬金幣就當作是問診費用,如果能夠治好,我願意再出十萬金幣。」

十萬金幣!聽到這個數字,星紫竹的眸子也不由得閃了閃。

十萬金幣應該是李家一年的收入了,到底是什麼病,李歲寒不惜下血本請四星藥師來治療。

以李家的能力,肯定已經找藥師看過,想來是沒有辦法醫治,所以才會想到請更高級別的藥師試試。

「先生,您的意思是?」星紫竹語氣轉變,柔和的問道。

「吭吭~說來聽聽!」陳楓咳嗽了兩聲,十萬金幣的誘惑力太大了,哪怕他沒有幫李歲寒治好,他也能拿一萬金幣,說什麼也不會虧。

有戲!李歲寒大喜,剛准開口,見星紫竹沒有離開的意思,詢問道:「紫竹小姐,你先迴避一下行嗎?」

「迴避?我為什麼要迴避,先生是我的客人,我要保證他的安全,你有什麼問題直接問就好了,我以星羅皇室擔保,本次對話,絕無可能會有第四人知道。」

「話雖如此,可是這畢竟是涉及到**的問題……」李歲寒有些尷尬的說道。

要是換做別人三番兩次這麼懟他,他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哪裡還用得着說這麼多廢話,可面前這位偏偏是他惹不起的人,李歲寒也只能委曲求全。

「如果你一定要我離開,我們就沒有必要繼續談下去了。」星紫竹說完,便做出了送客的姿勢。

「好好好!我說,但是你得跟我保證,不會有除我們之外的人知道!」

這是李歲寒最後的倔強。

「我保證!」

見星紫竹再次確認,李歲寒算是徹底放下包袱,敞開心扉,說道:「事情是這樣的先生……」

聽着李歲寒的介紹,陳楓的表情先是疑惑,然後是震驚,緊接着佩服,總之,各種對未知事物所產生的好奇的表情,在這一刻,都在陳楓的臉上出現過。

可見李歲寒講述的故事有多麼令他吃驚了。

而星紫竹的表情就沒那麼複雜了,甚至可以用單一來形容。

一張板着的俏臉,從開始紅到結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