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能將垃圾強化至無敵
玄幻:我能將垃圾強化至無敵 連載中

玄幻:我能將垃圾強化至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肉沫茄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喜歡肉沫茄子 奇幻玄幻 聶北

聶北穿越異世王朝,自帶外掛,擁有無限強化能力!功法垃圾?一鍵從凡級強化到玄級!不夠?那就一路強化至神級!兵器垃圾?直接一路強化至滅世神兵!丹藥垃圾?直接一路強化至紫溢神丹!武道真意垃圾?直接一路強化至裂天真意!……聶北望着女反派們凄慘的命運,默默伸出了援手……展開

《玄幻:我能將垃圾強化至無敵》章節試讀:

清晨

某處的木屋門打開,路過的人紛紛側目看向男子。

抬眼瞧去,只見眼前是一位年輕公子,身着白色長袍,腰間掛着塊白玉,長發以黑色髮帶半束,鼻樑高挺,劍眉星目,面容端正硬朗,模樣俊的禍國殃民。

瞧路上女弟子們駐足呆望的模樣,可謂男版的紅顏禍水。

聶北瞧這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心中鬆了口氣。

被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喊了將近一個月叔叔,總之還是有點在意的,搞的自己都有點不自信,所以今天就稍微打扮了一下,所幸頭髮原本就很長,再加上這一個月的生長,打扮的效果倒不顯得突兀。

今天是進入陰溟殿的第一天,作為新弟子需要前往傳功樓前聽幾位長老講解修鍊技巧。

當然這些對於聶北來說不需要,可是作為入門第弟子只要達到御玄境一重,就可以免費挑選一本凡級武技,這免費的午餐他當然不能放過。

順帶一提的是,聶北經過五小時的強制修鍊,武道境界已經來到了御玄二重!

聶北感覺有點慢,御玄境總共有九重,用1000倍正常人的速度修鍊一晚才堪堪達到御玄二重,他原本以為這速度應該直接九重拉滿才對。

這想法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保證會吐血三升。

而由於《陰陽訣》只是御玄境功法,所以經過強化後生成的《**秘典》也只對應的御玄境,意味着想要進入化龍境,要重新修鍊對應化龍境的功法。

……

一路在眾人的注視下來到傳功樓,發現這裡已經聚滿了人,似乎都是近期才加入陰溟殿的新弟子,周圍還有許多維持秩序的新弟子。

兩位傳功長老正自顧自說著。

「這世界上並沒有真正意義上修鍊不了的人。」

……

「武道境界從低到高分為御玄、化龍、靈機、聖王、掌天五大境界!」

「如果說每個大境界之間是天塹,那麼每重小境界之間就相當於峽谷!我們夾在中間就是個普通人。」

「在御玄境前期,每突破一重需要的評平均時間為九個月。御玄境中期,每突破一重需要的平均時間為兩年。到了後期,每突破一重需要的平均時間為五年。」

「這些數據的統計目標都是古往今來武道之境達到御玄境九重的強大存在,這些人在御玄境中佔比不到百分之一,這不到百分之一中又只有比百分之一遠遠不到的幾率能突破至下一層境界!鯉魚躍龍門!」

「所以在御玄境,那些超過百分之九十九的未被列入統計目標的武道玄者,都卡在了某一重,窮極一生都無法再進一步。」

「也就是說在那少數的不到百分之一的人里,資質中等的人,從御玄一重修鍊到御玄九重至少需要21年左右!」

聽了傳功長老的介紹,聶北明白原來即便是在最開始的御玄境,每突破一重對一般人來說都是千難萬難,而僅僅是從一重到二重,對那些能修鍊到九重的天才來說,平均都需要九個月!

而自己呢?僅僅是修鍊了一晚上就從普通人修鍊到了御玄境二重!

聽了長老的的話,新弟子們顯得有些絕望,但為了那點希望,都嘰嘰喳喳的提問。

畢竟除了聶北,新弟子還沒有哪個一夜之間就入了御玄境一重的,甚至摸到點感覺都沒有。

聽着沒勁,聶北考慮該去選取武技了。

於是來到一個維護秩序的外門弟子前,開口詢問。

「師兄你好,我已經學會《陰陽訣》了,怎麼去領取武技?」

被問話的弟子斜眼看着他。

「上一期的弟子都是將近一年前招的了,不可能現在才學會《陰陽訣》吧?想要武技就拿貢獻點換,勸你少耍心眼,要是被執法長老知道了,可要吃大苦頭。」被問話的弟子覺得自己一眼就看破了對方,頗為得意道。

「額,我是昨天才加入陰溟殿開始修鍊的。」聶北解釋。

「哈?」

被問話弟子還沒準備大笑,就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回頭望去,看見一個穿着尊貴長袍,滿臉不懷好意笑容的英俊男子。

男子身後還跟着兩個着裝妖嬈,相貌中上的女子,看上去是英俊男子的崇拜者,只不過此刻二人連眼都不眨的盯着聶北。

「陸……陸師兄。」

「哎,我的蕭師弟,這個月的玄晶哪去了?你師兄我可是御玄境一重巔峰,就差你那點玄晶就能突破至二重了!」陸師兄語重心長道。

明知道對方是胡扯八道,但姓蕭弟子還是不敢表達出任何不滿。

因為陸師兄的爹是陰溟殿內殿長老!

陸師兄名叫陸青,剛滿二十歲,不僅背景嚇人,其本人天賦也很高。修鍊兩年半,武道境界就達到了御玄一重巔峰,這速度與一眾普通人里算比較快了。

「我知道了,今晚我給陸師兄送過去。」蕭師弟低頭應道。

陸青哈哈一笑,重重拍了拍蕭師弟的肩膀。

「不錯不錯!嗯……剛剛好像看你遇到了什麼麻煩了,怎麼回事?讓師兄我來幫你解決!」

聶北看了半天戲,等了有一會,終於這二人提及自己了。

蕭師弟瞥了眼聶北,張了張嘴,緩緩說道:「沒什麼事,主要問些關於修鍊的事。」

「哦?」

陸青眯了眯眼,事實上他剛剛就在不遠處,所以聶北和蕭師弟的對話他都聽到了,這聶北明顯就是個騙子!

蕭師弟想護着他,那我陸青就偏不讓!

誰讓這個大帥比長的比自己好看那麼多?路過的女弟子都眼冒桃心,豈有此理!

嘿嘿,既然蕭師弟這麼說了,我接下來就以幫助這傢伙修鍊為由,暗地裡用自己的背景威逼他交出所有玄晶和修鍊材料!

想到如此美男子被自己牢牢壓在掌下,陸青感覺一陣舒爽。

然而,陸青還沒開口,聶北就先開口了。

「陸師兄你好,我是昨天剛入門的新弟子,已經學會《陰陽訣》了,怎麼領免費的武技?」聶北誠懇的問道。

陸青身後的兩女聽了都捂嘴呵呵一笑。

左邊女子笑道:「公子長得這麼帥其實不用撒謊行騙的啊,你隨便勾勾手指頭,我們這些女弟子們都搶着將武技功法雙手奉上。」

右邊女子接著說道:「沒錯,而且你這麼騙是成功不了的,身份玉牌只要用玄力催動,入門信息包括入門時間就全露出來了,到時候可是要受懲罰的。」

聶北沒有理會二人的話,而是盯着陸師兄。

陸青沒想到這傢伙這麼倔,不過這樣更好,可以想個辦法揭穿他,然後以此脅迫他交出一切,甚至讓他當自己身邊的一條狗!

「咳咳,想要拿功法的話,那兩位長老正在給弟子們傳道授業,可能沒時間搭理你,而我陸青作為內殿長老的兒子倒是可以代勞,不過嘛……」

陸青摸了摸下巴。

「要先看看你是不是新弟子。」

他的話說完,蕭師弟無奈的嘆了口氣。

聶北聞言點了點頭,接着拿出身份玉牌遞給了蕭師弟。

蕭師弟用玄氣催動,幾行信息以及聶北的頭像漂浮在空中。

「咦,還真是昨天新入門的弟子,那更不應該了啊。」陸青身後兩女笑道。

蕭師弟也沒想到他真是新來的,還以為是老弟子行騙呢。

陸青見狀眉頭一皺,又想到了新辦法,咧嘴一笑。

「既然是昨天才來,我肯定要先試一試你的水平,畢竟普通人和武道玄者天差地別,你既然說自己已經是武道玄者,那麼就打我一拳試試,是不是真的自然見分曉,如果是沒事找事的話,師兄可要懲罰你哦。」

聶北一愣,迅速的抬起拳頭握緊。

狂暴的玄力集中在拳部,拳頭周圍的空氣似乎在微微扭動,下一秒一拳轟出!

陸青眼皮猛跳,但想躲已經遲了。

迅猛的拳頭嗖的劃破空氣,結結實實的轟在了陸情胸膛上。

砰的一聲,似乎在一股強大的氣流推動下,陸青的身體向後平移了五步左右才停止!

蕭師弟等幾人驚呆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

這動靜顯然吸引了許多人包括傳功長老。

「陸青,怎麼回事?」一位傳功長老問道。

陸青拍了拍胸膛,風輕雲淡的搖了搖頭。

「這位聶師弟是我朋友,咱們在切磋。對了,請左長老允許他進一層挑選一部武技,下次我請左長老喝酒。」陸青笑着道。

不知為何,他並沒有說聶北是昨天新入門的弟子。

左長老遲疑了幾秒,隨後點了點頭。

陸青轉而背對着聶北邊離開邊說道:「聶師弟,你的忙我幫了,不過我還是要勸你幾句,武道一途你我皆是滄海一粟,萬萬不可因有點進步就沾沾自喜,你才只有我三分火候,切記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說著說著,他的身影就不見了。

聶北面露困惑,他作為御玄境二重,能感受到陸青此刻體內氣血翻騰、五臟移位,狀況極為不好,但這還是在自己只用三成力的情況下,沒想到這麼收着打陸青還是不太能抗住。

不過,陸青面不改色的能力還是很強的,都快死了還能站在這逼兜一大堆才離開,還真是小看了這傢伙。

搖了搖頭也不想太多,聶北轉身走進傳功樓。

……

莽古山人跡罕至的密林之中

陸青在前面走着,身後的兩女都有些奇怪,不明白陸青為什麼要帶他們來這沒人的地方。

「嘻嘻,那個聶師弟倒有幾把刷子,看樣子是加入宗門前就練過《陰陽訣》的,他的爹爹或娘親應該也是陰溟殿的人,當然身份肯定沒陸長老那麼高。」

「我也覺得是,不過那聶師弟的一拳倒是雷聲大雨點小,那可是不還手硬挨上一拳,你看陸師兄一點事都沒有,這說明陸師兄的真實實力要遠勝聶師弟。」

二人邊走邊聊,有說有笑,全然沒注意到前方陸青情況不太對。

「都給我閉嘴,接着我!」

只見陸青大吼一聲,隨後一張嘴像花灑一樣噴出幾大口鮮血,最後身體向後倒在地上閉着眼一動不動。

兩女見狀都傻眼了,匆忙上前查看。

……

而始作俑者聶北此刻剛走出傳功樓,剛選擇了一本凡級武技拓本,名為《追風刀法》對應的是御玄境的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