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玄門嬌妻不想種田
玄門嬌妻不想種田 連載中

玄門嬌妻不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南風一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施音音 現代言情 音韓璋

施音音一把抓住秦氏的手,無奈撇了撇嘴,心想這秦氏的腦迴路可真是奇怪,她是這個意思嗎?你還敢還手?秦氏臉黑如鍋底難道......展開

《玄門嬌妻不想種田》章節試讀:

《玄門嬌妻不想種田》的主角是施音音韓璋,小說《玄門嬌妻不想種田》的作者南風一城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章節節選:...睡慣了現代席夢思的施音音躺得實在難受,便打算起身,沒想到她一動,脖子上就更痛了幾分。
施音音摸着脖子苦着一張臉,心裏忍不住吐槽,這原主自殺也不知道換了方式,也不知道會不會留疤。
作為一個愛美的女孩子,施音音有點苦惱。
唉。
施音音一邊嘆着氣一邊出了門。
施音音,你這個小賤蹄子,自己作死還想吃肉,你臉怎麼這麼大?
施音音一出門,迎面而來的就是她那婆婆尖酸刻薄的叫罵聲,和她兇殘的大巴掌。
施音音可不是原主,憑藉多年的身手,眼疾腳快往旁邊就是一避,完美躲過。
反倒是劉氏,萬萬沒想到她躲得開,慣性太大剎不住車,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哎呦喂......劉氏一時竟痛得起不來。
稍緩過來,劉氏一隻手扶着自己的老腰,一手指着施音音破口大罵:你這個毒婦,竟然還敢躲,你是想謀殺親婆婆嗎?
施音音看着地上劉氏蛤蟆一樣的姿勢有點想笑,她也確實笑了,她的臉色微微有些泛白,一雙水潤豐滿的唇卻殷紅如血,顯得有些詭異。
她緩緩蹲下身,對着劉氏勾起一個幸災樂禍的笑,語氣陰陽怪氣:我可憐的婆婆,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疼不疼啊。
看得劉氏氣得想吐血:賤人,毒婦,果然不是個什麼好東西,你給我等着。
劉氏激動地唾沫橫飛,施音音趕緊往後挪了兩步,表情嫌棄。
劉氏見狀白眼一翻,氣得差點暈過去。
劉氏尖利的嚎叫聲大得隔壁都能聽見了,韓璋真是想當沒聽見都不行。
一出來,韓璋就看到這婆媳二人,一個蹲着,一個趴着,大眼瞪小眼的模樣,隱隱覺得有點頭疼。
劉氏一看到韓璋,就委屈地哭嚎了起來:璋兒,你快看看呀,這個毒婦想要我的命呀,你快幫我教訓她。
施音音見狀也抬起一張略顯蒼白的小臉,小表情無辜又可憐,水潤的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韓璋,不說話。
韓璋:......韓璋無奈嘆氣,走過去一把將劉氏扶了起來,關心道:娘,要不要去看大夫?
不用不用。
剛剛站穩的劉氏聞言一驚,連忙擺手拒絕。
還是去吧。
韓璋語氣堅定,拉着劉氏就往外走,劉氏怕花錢,一直在勸,哪還記得施音音的事。
施音音看着他們母子離去的背影,眨了眨眼,心裏嘖嘖兩聲,真是命犯小人,竟然連劉氏身上都纏繞着鬼氣。
施音音撇了撇嘴,往廚房走去,一進門就看到鍋里咕嚕煮着的肉粥,她餓得很,立馬就盛了起來,顧不得燙,三兩口就進了肚。
看來這便宜老公是個會做飯的,可以可以。
填飽了肚子,施音音便出了門,想去轉悠轉悠,但沒想到剛一踏出韓家的院門,施音音就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很多。
施音音若有所思,回身一看,果然看到韓家上空瀰漫著陰森森的鬼氣。
施音音心中訝異不已,修長白皙的指尖輕點幾下一算,一雙凌厲的眼睛看向了左邊的廂房,那是韓璋的祖母秦氏住的地方。
說起來,這個祖母總是神出鬼沒的,原主還真沒見過幾次。
之前原身就是被她拍板買下來的,可能是因為原主一副想跑的模樣,後來秦氏對原主的態度也厭惡起來。
施音音清楚了源頭,自然是要去探一探的,便向左廂房走去。
剛到門口,施音音就看到一個長得賊眉鼠眼,一臉精明的男子氣憤地走了出來,身上隱隱透着血紅的孽力,一看就不像個好人。
兩人差點撞上,男子驚得拍了拍胸口,看清是施音音之後,立馬蹭蹭後退了幾步。
怎麼是你這個瘋婆娘!
男人粗啞的聲音又驚又怒。
我說秦氏,這瘋子你不關起來,萬一傷了人怎麼辦。
男人轉頭對着屋裡就是一聲質問。
施音音:......真是睜眼說瞎話,她哪裡像瘋子?
屋裡秦氏聞言走了出來,看到施音音就是惡狠狠一瞪,沙啞陰冷的聲音卻說著不相關的話。
金老闆,您可是方圓百里出了名的大善人啊,您就體諒體諒我們家孤兒寡母的吧。
秦氏靦着一張老臉說道。
金老闆聞言臉色都變了幾分,滿腔的憤怒險些壓不住。
秦氏,這棺材我都做好了,你說不要就不要,退你四兩真的已經很厚道了,這木材上漆也是要本錢的。
秦氏有些尷尬,勉強辯道:金老闆,我也不是故意的,誰能想到這賤人命這般大呢。
不知為何,秦氏陰沉的聲音里好像帶着緊張和討好:她這沒死,我們家也用不上了不是。
金老闆臉色更陰沉了,話也不回了,直接轉身就走。
金老闆......秦氏驚叫了一聲,看金老闆毫不心軟,幽幽嘆了口氣。
施音音聽得有些無語,這當著她的面就討論她棺材的事,禮貌嗎?
看着金老闆離去的背影,施音音眼中精光閃過,他這一走,韓家翻湧的鬼氣可至少被帶走了一半啊。
嘖嘖,這可真是有意思。
秦氏心裏憋悶,視線一轉落在了施音音身上,一臉晦氣,陰惻惻的聲音怒聲罵道。
施氏,你這個災星,命真不是一般的硬,自從你進了門,你算算我們韓家發生了多少壞事,破了多少財。
施音音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到底誰是喪門星,金老闆一團行走的鬼氣,這可怪不到她身上。
既然我是個災星,你倒是休了我呀。
施音音沒好氣回道,她可是絕不吃虧的人。
秦氏聞言噎了一下,隨即更憤怒了,老樹皮般的手指差點杵到了施音音臉上。
你這個小賤人,想得倒美,我花了那麼多銀子,想走,門都沒有。
我不是災星嗎,你還硬要留我,不怕我克你全家嗎?
施音音這就不理解了,這明明兩個互相矛盾的事情,秦氏是怎麼這麼理直氣壯的。
你,你還想害我全家。
秦氏聞言整張臉都陰沉了下來,抬起巴掌就往施音音臉上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