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元之巔
玄元之巔 連載中

玄元之巔

來源:google 作者:空山聽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白靈 奇幻玄幻 戴天

十三年前,龍門關外發生了一場預謀伏殺,戴家幼子僥倖逃離十三年後,戴家幼子於平凡中崛起,昔日廢材湼槃,滿載仇怨歸來,誓要擊殺一個個仇家玄元大陸,掀起一場場腥風血雨,且看戴家幼子如何一步步踏着仇人的屍骨,登頂絕巔展開

《玄元之巔》章節試讀:

李風似乎沒想到戴天會突然發難,一時不察,直接被打倒在地。

「混賬,敢打我。」

還未等李風怒罵出聲,便見一道黑影撲了上來,卻是戴天,直接騎在了他身上,漠然地望着身下的李風,一拳接着一拳不斷揮舞而下,如同雨點般,砸在他臉上。

「李少」

「李少」

李風身後四個少年,這才突然反應過來,揮舞着木棒,狠狠掄到戴天背後,四根木棒,不約而同砸落,直接將戴天從李風身上抽飛了出去,顯然力度不小。

一個少年從地上拉起李風,只見此時他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臉已被打得腫成了個豬頭模樣。

「嘶……」

李風輕輕碰了下自己的臉蛋,不由輕呼出聲,再拿出個鏡子一照,看到鏡子中那個豬哥模樣,頓時大怒。

「靠,毀我英俊外貌,給我狠狠揍他。」

話罷,李風直接抽起木棒,一馬當先躥了出去,向著戴天打去。

身後四個少年心中暗暗撇嘴,也不見你正常時英俊到哪去。

當然,這也只能在心中暗暗腹誹一下,他們可不敢當著李風的面說出來。眼見李風已經沖了上前,他們也沒有停留,木棒一揮,跟着李風直奔戴天而去,行走間,身上有玄力閃爍。

戴天自然不是坐以待斃的人,面對敵眾我寡的形勢,他顯得極為冷靜,雖然無法修鍊,但這些年來,對於肉體的錘鍊,他可一直沒有落下。

「戰」

戴天一聲暗喝,踏步而來,不退反進,奔着頂着個豬頭的李風直接過來,手上沒有武器,捏起拳頭就砸。

李風見狀,一聲獰笑,手上的木棒有玄力包裹,對着戴天的拳頭,就是一砸。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木棒在接觸到戴天拳頭的剎那,直接斷為兩截,而後去勢不減,直奔李風胸口。

「衝天拳。」

「不愧是戴天驕,倒是小看你了。」

李風冷笑,顯然是認出了戴天所使的武技,不過這又如何,沒有玄力為基,就是個假把式。

他扔掉木棒,同樣以衝天拳擊出。

兩人拳頭瞬間相撞在一起,「砰」的一聲聲響,李風怡然不動,戴天則後撤三步,而後腳步一頂,這才止住後撤之勢。沒有玄力,同樣的招式,戴天根本不佔優勢。

但他並不在意,穩住身子後,便又再度欺身而上,此次化拳為掌,直接拍出,使的是另外一種武技:風玄掌,威力剛猛霸道。

李風一聲輕喝,依舊用衝天拳擊出,卻不料中途戴天直接變招,踩着柳絮身法,飄忽不定,繞到李風身後,風玄掌直中其後背,將其打得一個踉蹌。

「都說你戴天驕,精通多種武技,且融會貫通,看來確實不假。不過,終究是不能修鍊的廢物,想靠這些來擊敗我,你還差遠了。」

李風鬆了松身子,脖子扭得啪啪作響,眼中閃過一抹殘忍的光芒,一步踏出,再度對着戴天就衝過來。玄力微微涌動,覆蓋於拳頭之上,一拳擊出,隱有風聲呼嘯,一拳將戴天打退三米。

這便是玄力的威力,玄力加上武技,威力遠遠強於戴天所使出的武技。

但戴天神色漠然,眼神平靜無比,即使知道不敵,卻也未曾後退半步,打定主意要讓李風付出代價。他屈掌成指,竟是又換了一種武技,戳向李風,二人瞬間再度激戰在一起。

你砸我一拳,我還你一掌,未過多久,戴天臉上、身子上便多了幾個拳印,而李風自然也不好過,那豬頭般的臉腫得更大了,只因戴天后面招招朝着他的臉上招呼。

只有李風一人,戴天便已落了下風,更何況李風后面四個少年也不是吃素的。一對一未必是戴天的對手,但在李風的牽制下,四個少年木棒頻頻落在戴天身上,其身上不斷有血痕出現。

但戴天對於四個少年擊打完全不予理會,強忍着疼痛,將全部精力集中在李風身上,像是只認準了他一個人似的,就揪着他來干。

「靠,有病吧。」李風心裏暗罵,也很鬱悶,為啥五個人就只認着他來打。

「肯定是人品問題。」

像是聽到李風心聲,四個少年心中暗道。

一刻鐘後,戴天終究還是敗了,被一個少年一棒掄在大腿上,不禁往地下一跪,又有一少年上前,一棒捅向腹部,第三個人一棒砸在後背,力度之大,木棒直接斷裂,第四個少年一棒往其頭部砸去,直接將戴天砸到在地。

四人完全沒有留手,戴天頓感腦袋嗡嗡作響。最後,李風頂着個豬頭上前,一聲冷笑,一腳接着一腳,不斷往戴天身上踹去。四個少年也沒閑着,紛紛上前,拳打腳踢,全部落在戴天身上。

足足打了半刻鐘後,五人這才停了手,紛紛揉了揉打得有些累的手腕,暗自感到酸爽。

看着倒地不起,蜷縮着身子的戴天,李風心中說不出的愜意。

回想六年前的府試,戴天何等意氣風發,以一人之力,壓得當年一眾入府學子抬不起來,一雙拳頭,鎮壓了百多位學子,妖孽之姿,身上光芒四射,連府主都給驚動了。

當年那些人中,便包括他,還有他的兄長。但時過境遷,當年多麼耀眼的天驕,如今,還不是被自己壓得抬不起頭來。

「戴天驕,今天就先到這了,改日,等本少空閑了,再來跟你切磋切磋。」

李風一聲冷笑,走出了小巷子,說不出的意氣風發。唯一不協調的便是,李風那鼻青臉腫,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看得身後四個青年肩膀不斷顫抖,但強憋着不敢輕笑出聲來,生怕被李風發現,藉機教訓一波,他背靠家族,可不是四個少年可比的.所以,五人小團體中,明顯的是以李風為首。

但五個人一起找戴天麻煩,就屬李風最慘,他們四個小跟班反而絲毫無損,只因他是被戴天最重點照顧的一個。

走出巷子口的時候,李風突然止住了腳步,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目光看向左側。

身後四個少年有些奇怪,循着李風的目光望去,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