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許我雲下無憂夢
許我雲下無憂夢 連載中

許我雲下無憂夢

來源:google 作者:原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暉 現代言情 顧盼

前校園後都市不熟悉顧盼的人都認為她是一個乖乖女,但只有雲暉知道這幅皮囊之下的真實的模樣顧盼:我野但我裝小白雲暉:你不用裝,我給你兜底如果哪天你想破繭而出,請你告訴我,我來把你帶出去他是燈也是塔展開

《許我雲下無憂夢》章節試讀:

顧盼現在被眼前這幾個男人圍住,坐在地上,頭頂上方全是這幾幅猙獰的面孔。手心摩擦着地面,身體不停向後挪動。

「我讓你跑!」

那個領頭男抓着顧盼的頭髮,朝着她右臉就是狠狠扇了一巴掌。力氣很大,顧盼身體頓時癱倒在地上。

「和那幾個人說一聲,已經蹲到了。」

男人吩咐手底下的人。

「是」

她用胳膊堪堪撐住身體,眼前發黑。腦子嗡嗡響,右臉也很快腫了起來,嘴角也破了,流出血來,還有幾根髮絲粘在上面。

顧盼現在衣衫不整,雙手死死擋在胸前,想要擋住男人對自己的侵犯。看着眼前的腿和腳不斷朝自己步步緊逼。她聲音哽咽,用氣音向男人求饒。

可以感受到有隻濕熱噁心的手,摸上了她的肩膀,撫上了她的臉龐。他動作很輕,彷彿像對待寶物一般。但在顧盼看來,這比殺了她還讓她難受。

睡女高中生,他之前從沒有想過,何況這還是個美人胚子。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男人此刻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他不費吹灰之力撥開顧盼抵在胸前的雙手,準備把眼前這個少女推倒在地。

「我只要你…。」

臉上笑容猙獰。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

「來不及了」

男人惡魔般的聲音再次響起。

楚夢媛,你最好在心裏祈禱我顧盼死在今天。要不然,我今天受的痛苦一定要你血債血償!

……

時間倒回到一個小時以前。

月考成績下來了,顧盼又考了年級第一。

拿起手裡的成績單只瞟了一眼,接着就把它和其他書一起塞進包里。

「悠悠,收拾好了嗎?」拉上書包拉鏈,對身旁還在收拾的孟悠悠說著。

「快了快了。」

孟悠悠加快速度。

「我先去門口等你。」

「行」

今天是周五,原本學校規定早放學,結果班主任臨時找她們兩個去辦公室整理東西。等到收拾完回到教室後,班裡的人已經走光了,就連走廊也沒有一個人影。

「哎,盼盼,這次你又考了年級第一。你這簡直不給年級第二留活路啊。」

孟悠悠話里含笑,在空闊的走廊里聽得格外清楚。

「悠悠,這次你進步也非常大啊。」

「謝天謝地,幸虧我這次考在了班級前十,要不然以我媽那脾氣,又得給我多報幾個輔導班。」

孟悠悠雙手合十,話里道不盡的心酸。

顧盼和孟悠悠是同桌,性格卻截然相反:顧盼文靜內斂,孟悠悠性格外放,兩人放在一起倒也互補。

在別人看來,顧盼性格溫柔,人長的漂亮,學習成績優異,不管在男生還是女生心裏,都是妥妥的女神形象。

而且自從上高中以來,顧盼每次考試成績一直穩居年級第一。可以說從踏進柔水一中那一刻起,顧盼就是年級炙手可熱的人物。

這樣的女生一直不缺愛慕者,顧盼也不例外。桌洞隔三差五就會塞進一些情書,巧克力和各種零食。

有次孟悠悠好奇那些情書的內容,便拆開了其中的一封,信里寫到:

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為你着迷。你就像那.......

孟悠悠一邊讀一邊泛起一身雞皮疙瘩,讀不下去了。心想這群男生可真是,悶騷。

那次顧盼剛要把零食和情書一起丟到垃圾桶里。孟悠悠眼疾手快從裏面抽走了一包小零食,顧盼秒懂她的小心思。

從那以後,處理零食的重任自然而然就交到了孟悠悠身上。

「我猜那個楚夢媛要氣死了,她這次掉出年紀前十了,真是活該。」

她停下來搖了搖顧盼的胳膊,眼裡放光滿含欣慰:

「哎,我家盼盼可是真爭氣。」

對於楚夢媛掉出年級前十這件事情,顧盼雖然沒有孟悠悠那般情緒激動。但一提起她,顧盼確實高興不起來。

以楚夢媛那個性子,應該是不達目的不罷休。顧盼不知道自己怎麼惹了這麼個人物。倒也不是怕她,就是覺得麻煩。

「算了,悠悠,我們還是不要提她了。」

顧盼故意長嘆了一口氣。

孟悠悠聽出顧盼語氣里的不悅,又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情。在心裏罵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於是果斷性選擇閉上了嘴。

夏天已然悄然無聲說了再見,天黑得比往常更快了一些,彌留在天際的夕陽灑在路面上,伴着晚風和些許落葉。

「盼盼,我爸爸來接我了,那我先走了啊!」

孟悠悠用手指了指停在路邊的車,對顧盼說。

「嗯,拜拜。」

兩人在校門口揮手道別。

看着路上停着的最後一輛車消失在視野外。顧盼站在原地踩着影子,這時候馬路上人車寥寥。楚夢媛窈窕的身姿就格外顯眼。

拋去她們之間的矛盾不談,她承認楚夢媛確實長得不錯。膚白貌美大長腿她樣樣佔盡。

說到底,她還是挺佩服齊然的,放着這麼個送上門的美女不要,偏偏要來喜歡自己,關鍵兩人都沒見上幾面。也不知道他喜歡自己什麼。

看着她從一棵樹後走出來,對於楚夢媛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顧盼沒有表現出一絲意外,好像早在意料之中一般。

因為這確實像她的作風。

「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楚夢媛先開口。

「找我有什麼事?」

「祝賀你啊,祝賀你又考了年級第一!我輸了。」

顧盼看着楚夢媛這幅皮笑肉不笑的樣子,從她的話里聽不出任何祝賀,反倒是諷刺多一些。

「顧盼,天都快黑了,你一個人放學回家不害怕嗎?」

「這不勞你關心了。」

聽着楚夢媛對自己突如其來的問候,顧盼懶得回她一個笑臉。

因為和楚夢媛有過一次照面,顧盼多多少少也摸透了她性子:典型的容易上頭,莽撞衝動。

體內罪惡因子開始暗自作祟。愛而不得?她決定先逗逗眼前這人。

「或者你多關心關心齊然,看看你沒有得到的人哪一天會不會跟着我走?他對你愛搭不理的。可是如果有一天他會為我而快樂,為我而悲傷。為我…」

「夠了!」

心火直悶上頭。看着顧盼平時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真要狠起來比誰都毒。

楚夢媛盯着顧盼那眼神,宛若凶神惡煞。如果她是一張紙的話,楚夢媛簡直就要把她撕碎,撕碎還不解氣,還得扔在地上狠狠踩上幾腳。

顧盼看着楚夢媛這幅有氣不能發的樣兒,報復的快感油然而生。

嘴角升起邪魅一笑。她抬腿走到楚夢媛身側,眼裡全是這個因為憤怒渾身顫抖的人。繼續煽風點火:

「既然不想看到這一天,那好好守住你心裏的秘密,要是哪天讓我從別人嘴裏聽到。那齊然和你真的沒緣分了哦。」

顧盼故意拖長音。然後沒再給她機會開口,身體擦過楚夢媛肩膀,衣服因為受到摩擦傳來嚓嚓聲。

楚夢媛站在原地僵了幾秒,然後緩緩轉過身。眼睛死死盯緊前方逐漸走遠的身影,從兜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顧盼,從今天開始你引以為傲的東西就沒有了。我看齊然以後還怎麼喜歡你?

「動手吧!」

她朝電話里的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