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蓄意熱吻
蓄意熱吻 連載中

蓄意熱吻

來源:google 作者:傅五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微月 趙寒沉

(雙潔,男二上位,國民初戀vs斯文敗類)程微月初見趙寒沉是在父親的退休宴上父親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寧寧,這是爸爸最得意的學生」趙寒沉聞言輕笑,狹長的眉眼不羈散漫,十八歲的少女心動低頭後來鬧市,天之驕子的男人於昏暗角落掐着美艷的女人,往後者口中渡了一口煙他餘光看見她,咬字輕慢帶笑:「寧寧?」心動避無可避可浪子沒有回頭,分手鬧得並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眾目睽睽下扇了趙公子兩個耳光,後者偏過臉半晌沒動卻無人知低調的商務車裡,眾人口中最端方守禮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傳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發狠親吻...展開

《蓄意熱吻》章節試讀:

    也正是因此,她發了一會呆,才垂下眸子,回應趙寒沉的話:「好。」

    真是乖得不得了。

    趙寒沉很滿意,摸了摸她的頭髮,誇她:「寧寧真乖,去吧。」

    程微月這才離開。

    坐在沙發上的周京惟看着眼前這一幕,眸色壓下來,都是暗沉。

    他是律師,對於人的性格和內心真實想法,有着超越常人的觀察能力。

    他看的出來,她過得並不開心。

    趙寒沉沒有好好照顧她,對嗎?

    這個念頭是毒藥,心口有潑了硫酸一般的疼痛感。

    有那麼一瞬間,周京惟想要叫住程微月。

    他想問她:「是不是不開心?」

    可是太逾矩,也太突兀。

    她甚至不認識自己。

    他低頭,不動聲色的用指骨按着額角。

    趙寒沉已經在他的對面坐下,他的笑容意氣風發,挑着眉朝周京惟笑:「她叫程微月,是我女朋友。」

    微月....

    微月....

    名字真好聽。

    周京惟動作頓住,緩緩放下,在抬頭時又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

    一系列小動作,終於掩飾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情緒。

    他沒有回答趙寒沉,只是將手中的文件扔在了趙寒沉面前。

    趙寒沉沒有察覺異樣,對於周京惟的沉默不語,也不覺得意外。

    他知道,周京惟一貫對女人沒有什麼興趣。

    因此,他只是聳聳肩,便撈過桌上的文件,翻看起來。

    趙寒沉看着前面的內容,表情還是和緩的,一直到翻到最後一頁,他的表情多了探究和興味:「這個風險評估為什麼這麼高?京惟,你不會是要宰我吧?」

    周京惟依舊是那副慵懶清冷的模樣。他挑了挑唇角,淡淡道:「你嫌貴,可以找別人。」

    找周京惟做法律顧問,一件案子費用原本便直逼九位數。這樣一拖延耽擱,真是每分每秒都在燒錢。

    「別啊,換成別人哪裡放心,這塊地景星是一定要改造的,而且還不能有一點點差池。不然,我這個總裁,怕是要坐不穩了。」

    趙寒沉說到這裡搖着頭,似真似假的嘆氣,鳳眼摻雜了一些挪揄笑意:「我如果是你,我也不回去接管周家,自己賺錢自己花,怎麼都比伺候那些老頭子強得多。」

    周京惟笑而不語,氣氛還算和絡。

    等到聊得差不多了,趙寒沉從西裝口袋裡拿出香煙:「來一根?」

    周京惟看了眼煙盒上繁複的圖案,收回視線,「這款煙太烈了,抽多了對肺不好。」

    趙寒沉笑意更深,他彎下腰,從桌子的夾層下掏出一包煙,扔到了周京惟面前:「知道你抽不慣,特意給你備了你平時抽的。」

    白色的紙殼,上面是煙草葉子的素描。

    兩人默契的點燃了煙。

    趙寒沉將煙灰點在煙灰缸里,重新坐回沙發,又深吸了一口,道:「你回國以後,回過周家嗎?周伯伯很挂念你,你堂弟也是。」

    周京惟緩緩吐出煙霧,隔着輕煙薄霧,他的面容帶着說不出的矜貴散漫。

    他緩緩道:「你想問我堂弟,還是我堂弟的妻子?」

    周京惟的堂弟周斯珩,娶了喬家獨女喬凈雪。

    那是趙寒沉的初戀。

    趙寒沉拿着煙的手一僵,又若無其事的遞到了唇邊,自嘲笑笑:「京惟,人艱不拆。」

    竟是有那麼幾分無奈的意思。

    周京惟不能不想到方才站在會客室門口的程微月。

    她看起來那麼單純,那麼執拗的喜歡着眼前的男人。

    指尖的香煙燃到了盡頭,周京惟用手捻滅,痛感讓他冷靜了許多。

    他語氣沉沉,帶着警告的意味:「趙寒沉,人要學會知足。」

    趙寒沉難得聽見周京惟這麼說話。

    眼前的男人一貫漫不經心,似乎什麼都不放在心上。可是今天,似乎是有些生氣了。

    趙寒沉愣住,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

    門口的葉城察覺兩人之間氣氛不對,連忙打圓場:「趙總,周先生,我看時間差不多了,二位可以去一品居用晚飯了。」

    趙寒沉笑笑,道:「是了,一品居這兩年上了幾個新菜色,微月很愛吃,你待會兒也嘗嘗。」

    周京惟對吃什麼不甚在意,可是趙寒沉口中那句「微月很愛吃」,讓他心中的弦被輕輕撥動。

    他散漫笑笑,伸手扶了扶鏡框:「那就一起過去吧。」

    趙寒沉見他態度轉圜,自然是樂見其成,笑道:「成,我開車。」

    一品居的豪華包廂里,程微月點了幾樣自己愛吃的港式茶點,趙寒沉愛吃辣,又點了幾道辣菜。

    菜都上了,程微月推算那兩人的公事應該處理的差不多了,才打電話給趙寒沉。

    程微月的電話打來時,趙寒沉正在開車。他只是瞥了一眼一旁的手機,就對坐在副駕駛座的周京惟說:「微月打過來的,幫我接一下。」

    手機屏幕散發著藍瑩瑩的光,上面顯示着「微月」二字,和一串電話號碼。

    周京惟的目光在那串數字在多停留了一下,才將電話接通,按了免提。

    程微月說話是江南女子的腔調,吳儂軟語,輕聲細語的。

    她說:「寒沉,你的朋友喜歡吃什麼呀?我們兩個愛吃的,我都點了,就差你朋友的了。」

    趙寒沉笑着道:「我哪知他愛吃什麼,你直接問他唄,手機在他手裡。」

    程微月想起放在辦公室里消沉慵懶,詩意斯文的男人。

    她很少和陌生人打交道,更不要說,是這般驚艷人心的男人。

    周京惟感覺到她的局促,體貼的主動開口:「程小姐你好,我是趙寒沉的發小,鄙姓周,周京惟。」

    程微月連忙道:「周...周先生你好,我叫程微月,路程的程,微小的微,月亮的月。我父親說,我出生是六月十五,照理說應該是滿月,但是月亮卻意外沒有很圓,所以叫微月,我父親還說...」

    她頓了頓,大約是覺得自己啰嗦,沉默下去。

    周京惟溫聲道:「還說什麼?」

    程微月這才不好意思的總結:「父親說,六月十五的小月亮,獨一無二。」

    小姑娘是緊張,所以恨不得把生辰八字都告訴自己,生怕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