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煙沉無聲
煙沉無聲 連載中

煙沉無聲

來源:google 作者:棲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苑 現代言情 聶嶼森

在這個金比情更吸引人的時代,像沉煙這種追求愛情的女人不多了;三年的時間,她也沒能展開

《煙沉無聲》章節試讀:

我和聶嶼森青梅竹馬。
我喜歡了他十多年。
為了他,我努力跟他考上一所大學,曾經打算大學開學後就跟他表白。
但那時我生病了,休學了一個學期進行心理治療。
等我再回學校時,聶嶼森就成了林苑的男朋友。
林苑是我的室友。
我總能遇到他們約會。
我看到過聶嶼森背着腳扭傷的林苑回宿舍; 看到過聶嶼森因為林苑的一句話,特意開車幾個小時去隔壁市,只是為了給她買一杯那邊特有的奶茶; 我甚至看到過他們在宿舍樓下的昏暗處接吻。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聶嶼森這樣清冷自持的性子,也會也會摟着自己愛的人,在黑暗處情不自禁。
他的潔癖、冷靜,所有的本性和原則,似乎在林苑面前全都煙消雲散。
聶嶼森這樣的冬雪,也很容易就被林苑熱烈的性格融化。
我收起在此刻顯得可笑的暗戀,看着他們轟轟烈烈愛了三年,然後在大三那年,因為學業,因為家庭,分手各奔東西。
那段時間,他頹廢得彷彿不是他。
我忍不住,又像以往十幾年那樣,陪在他身邊。
陪他走出這段傷心的時光。
一年後的七夕節,林苑在朋友圈曬了玫瑰花。
也是這一晚,聶嶼森問我:「煙煙,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我看着那個在我心裏裝了十幾年的男孩:「是因為林苑嗎?」
他頓了頓,否認了:「我只是發現,我對你有感覺,我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慢慢愛上你。」
我一直覺得,彼時他看着我時,眼底的認真,若星光,絲毫不遜色於那晚的璀璨星空。
鬼使神差的,我點點頭,說:「好。」
我和聶嶼森在一起了。
林苑知道時,給我發的一條消息。
「沉煙,果然會咬人的狗不叫。
幾年來不聲不響的,自虐一樣看我們秀恩愛,現在我跟聶嶼森分手了,終於忍不住趁虛而入了。
可再怎麼樣,你也只不過是撿我不要的。」
我不記得當初我是怎麼回復的了。
只記得不久之後,林苑嫁給了別人。
不知道是不是帶了賭氣的成分。
她的婚禮,邀請了我和聶嶼森,但我們沒去。
那時聶嶼森剛實習,在醫院值了一天的班。
我給他打電話時,他在對面停頓了一會兒,說,「我很累,沒精力,你看着發個紅包吧。」
我也在那時,慢慢學會完全信任,他是在慢慢愛上我。
可現在…… 我覺得,我可能太過天真了。
我在民政局的大廳里愣愣的坐了一天。
看着結婚的滿臉笑容的來,離婚的滿臉怨懟的走。
直到民政局工作人員要下班了,胃傳來一絲絲抽疼,我才意識到天快黑了,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
原本是打算領完證和聶嶼森去餐廳的。
手機嗡嗡的震動着。
醫院家屬群里已經吵吵鬧鬧一下午了。
這是當初我幾次三番去醫院看聶嶼森,被熟悉之後的護士長拉進群的。
我站起身來往外走,順手點開群聊。
【聶醫生今天不是去領證了嗎?
怎麼回來了?
】 【不是吧,鋼鐵直男工作狂,也太不懂風情了,領完證件還繼續回來工作。
】 【沒,聽說是為了一個跳河未遂的來的醫院。
那姑娘懷孕了結果被老公家暴,還離婚拋棄了她,想不開跳河了。
】 【啊這……】 【別亂說,我們小沉還在群里呢,那姑娘是聶醫生的遠房表妹。
】 …… 我坐在公交站亭里,自虐一般一條條翻着群里的消息。
直到一滴水珠砸在手機屏幕上。
我以為是雨水,然後後知後覺意識到是自己掉了眼淚。
伸手揩去,我看着指尖的濕潤,給聶嶼森打去了電話。
對面接了。
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平靜:「手術結束了嗎?」
「嗯。」
他的聲音有些疲憊,「煙煙……」 他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說。
最後還是我問出了口:「聶嶼森,你曾經說,給自己一個機會愛上我。
「我想知道,現在,你愛上了嗎?」
對面沉默了。
片刻後,他啞着嗓子喊我:「煙煙……」 我不知道他接下來想說愛,或者不愛。
但我不想聽了。
我抬頭看向亭外淅淅瀝瀝開始下大的雨,輕聲打斷他:「聶嶼森,我胃好疼啊。」
聶嶼森的嗓音里難得多了兩分緊張,語速都快了兩分:「你在哪兒?」
「車站。
民政局門口的車站。」
似乎也沒想到我還在民政局,聶嶼森卡了一瞬,然後道:「等着,我去接你。」
雨下得更大了。
風吹過時,將雨絲撲斜,打濕我身上的衣服。
十五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
聶嶼森還沒來。
醫院離這裡其實不遠。
也許我從旁邊的便利店裡出來,聶嶼森就到了。
可等地上漸漸滾落了好幾個空酒罐子。
他也沒來。
我低着頭,踩了踩地上的酒罐子。
易拉罐發出嘎嘎的幾聲刺耳聲後,一個骨碌滾射出去。
「啪」的一下,砸向一雙剛剛踏入公交站亭的皮鞋。
我後知後覺的抬頭,就見一道挺拔的身影背光而立。
他打着一把黑傘,又走近了兩步,替我掩去斜飛到我身上的雨絲:「天黑了,女孩子一個人在外喝酒不安全。」
 

《煙沉無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