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厭爾
厭爾 連載中

厭爾

來源:google 作者:姜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徑 姜喜 現代言情

[你過去的腌臢,我替你洗凈]1小喜兒,你願意保護我么?當然啦2這世上最傻的事莫過於自欺欺人那你呢,你會嗎?如果是你,那麼我想我會明知愚不可及,仍舊甘心以赴3你要原諒我啊,那個時候,我年輕不懂事展開

《厭爾》章節試讀:

向徑沒說話,對這個話題沒多少興趣。

段之晏回頭,語氣平靜: ”不喜歡? ”

他聳肩,語調幾分心不在焉: ”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這一款。 ”

段之晏盯了他一會兒,沒再說話。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向徑對姜喜,完全沒興趣。

……

晚上的聚會,姜喜算是來得比較早的一個。

這會兒包間裏面只有幾個人,她都是不認識的,就乖乖坐在位置上等向徑。

可是等他來了以後,卻是段之晏坐在了她的身側,而向徑,坐在段之晏的另一旁,玩了會兒手機,就跟別人聊天去了。

段之晏給她倒了可樂, ”小孩子不可以喝酒。 ”

她成年了,又不好反駁人家,只好求助一旁的向徑,後者掃了她一眼,才把自己的啤酒兌給她一半。

都是剛剛成年沒多久的男人,講的話五句裏面有三句離不開女人。

其中一個笑得猥瑣: ”大家那麼一個喜歡但是又不敢靠近的對象,是不是? ”

而這個笑,是雖然得不到,卻可以意、淫。

除了段之晏和向徑,大家都連連附和,越講越污。

姜喜若坐針氈,不習慣聽這些話,臉蛋也變得紅撲撲的了。

她朝向徑看去,卻不知道他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在灌酒。

向徑不太正常。

姜喜有些擔心,隔着段之晏伸手去拉他: ”阿徑,不要喝啦。 ”

這會兒大家都嗨,她的小動作也沒有人發現。

只有段之晏,意味深長的掃了姜喜一眼,從他的方向看去,能看見她的側臉,乾乾淨淨的,一點被世俗玷污的痕迹都沒有。

不知道什麼人家可以把女兒養得這麼乾淨。

段之晏又不動聲色的看了看向徑的反應,他這副喝酒的模樣,怕是心底早有別人。

難怪,難怪姜喜這樣的,也入不了他的眼。

向徑又猛喝了幾杯烈酒,抬腳出去了。

同樣沒人發現。

同樣只有在意他的姜喜跟了出去。

.

向徑腿長,竟然很快不見了蹤影。

姜喜找到他,是在樓下種滿楓樹的樓底,此刻不過夏季,樹葉還全是嫩嫩的顏色,綠得耀眼,綠得生機勃勃。

向徑就坐在樹底下,閉着眼,單憑側臉,就已經好看得驚天動地。

她輕輕的走過去,蹲下來,說: ”阿徑。 ”

阿徑。

這大概是她這輩子,用最溫柔的語氣喊出的兩個字。

向徑微微睜眼,面前人影恍惚,似乎回到那一天,漫山遍野的雪,他被困在一個兩米深的陷阱里,熱心的小姑娘好心伸手救他,卻被他借力拉下坑底,最後他以她做台階,翻了上去。

小姑娘在坑底昏迷凍了一天一夜。

最後救援隊到,他早已吃飽喝足,重新跳下洞里,脫光衣服蓋在小姑娘身上。

最後,他被感謝,小姑娘凍壞了一條腿。

姜喜的小臉蛋慢慢湊近他,向徑卻一把將她拉到腿上,右手將她雙手固定,左手輕挑的捏住她的下巴: ”喜歡我? ”

她點點頭。

向徑: ”有多喜歡?可以為我死么? ”

他湊過來,滿身酒氣。

姜喜說: ”阿徑,你喝醉了。 ”

向徑邪邪的挑起眼角,笑: ”小喜兒,要是哪一天你不喜歡我了,那你只能去死。 ”

她害怕了,瘋狂喊他的名字。

喝了酒發起瘋來的向徑,講話好可怕呀。

向徑卻在這時候閉上了眼,安安靜靜的。

姜喜叫了幾聲,他都沒有反應。

睡著了。

姜喜叫了的士,帶他去她的小公寓。

她精疲力盡的將他帶進了房間,正進浴室打算洗洗臉,卻被人從背後擁住。

溫熱的鼻息打在她耳畔。

向徑一向守本分,很少這麼撩她的。

姜喜紅着張臉說: ”阿徑,你沒有睡着啊? ”

向徑的氣不明,幾分撩撥,幾分情動,少許陰冷,: ”你這麼甜,我怎麼睡得着? ”

呼吸入鼻,全是若有似無的奶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