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妖君大人求放過
妖君大人求放過 連載中

妖君大人求放過

來源:google 作者:墨卿歌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墨溟夜 懸疑驚悚 洛煙,雲逸

在一個落後的村莊里,有一個不被待見的女孩子,她出生之後,她媽要殺了她她媽在懷她之前,每晚每晚做噩夢,夢見一條蛇不像蛇,龍不像龍的怪物纏着一個女嬰………她每晚在夜裡都會驚醒,不久之後這個女人發現懷有身孕,而這個肚子里的孩子是個女嬰預示着和女人的夢不謀而合而夫妻兩個想打掉這個孩子,但是沒有一次成功過老一輩的人說這是不詳之人……而這個村莊更詭異,據說蛇仙廟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蟲子吃人?還是鬼祟在作怪?又或是妖……展開

《妖君大人求放過》章節試讀:

第一次迷迷糊糊的沒了,被他拿走了。洛煙兒還很迷糊的看着他,這麼帥氣的男子竟然奪走了她,在夢裡的春夢好似很真實。

「看呆了嗎?是不是覺得為夫帥極了?」

「先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吧?」洛煙不屑的看着他。

「我說我是你胎記里的蛟龍,你信不信?」

哈……這人真的是妖?還是一條長蟲?銀白色的龍?這下可嚇壞了洛煙兒。

明明外婆說過不可以讓他碰她的,難道那塊紅玉難道是假的?不對,外婆可不會騙她,所以一定是這個男人的錯。

「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

突然,這個美如謫仙的男子說話了,吐字如沐春風,雖然剛剛運動完,但還是不影響他事後的形象。光着還是這麼好看,洛煙還在花痴的看着他。

「傻了?」

「我在做夢?」

洛煙還是不敢相信,這個夢這麼真實。

呵……女人,你以為你逃避問題就是正確的?天真……

「記住,我是你的夫君,我叫墨溟夜。」

男子不再與她多說什麼,怕被那個老巫婆感應到他的存在,手一揮所有的衣服便自動穿到自己身上。一閃而離開了這個他留戀的地方。得到了想要的就不怕她會跑。

而洛煙在男子手一揮的那一剎那就睡著了。

現在的時候剛好是學校放假了,這個村子離學校比較遠,要放假的時候才能回家,本來想在本地找一個大學的,可是本地的大學在外婆看來不是特別的好,因她的能力適合上更好的大學。所以當初他拿著錄取通知書告訴外婆的時候,她老一口答應絕對會讓她去上那所大學的。

她知道她是外婆從父母手中搶過來的,所以她很疼外婆。什麼事情都搶着干,生怕累着了她老人家。

都說女孩變成女人只有那裡的區別,其實不是。

女人的眉心和女孩的眉心是不同的,當了女人,眉心是舒展開來的。

這洛煙剛一下來,滿臉帶笑,如沐春風,眉間還有一絲別樣的意味。

可她走近了一瞧,分明是女孩模樣啊。

難道是我老了,看花眼了,煙煙是自己看着長大的,這兩天又在自己身邊,想來是老婆子不中用了,看走眼了。

她心裏終究有些不安,剛剛那一閃而過的,究竟是自己看錯了,還是有法力比自己更加高深的人……

還是要問問,「………」

「煙煙?你昨晚見了誰?」

外婆的詢問讓秋洛煙害怕了,外婆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麼?難道她昨夜做的夢是真的?

「沒見誰啊,我進屋洗完澡就睡覺了唉。」

外婆還是不相信,這個樣子明顯不是煙煙說的這樣的。

「你胎記里的蛟來見你了?」

外婆的問話讓洛煙驚住了,她說的那個男人是蛟龍?

結果外婆直接拉下她的衣領,看了一下,眼神暗了暗,糟糕,這蛟的顏色更白了。這說不定就是這件事搞的鬼。難道他倆?昨晚?

外婆怎麼這樣?

「紅玉呢?」

結果,洛煙拿出玉佩之後,外婆的眼神更是黑了。

這玉佩明顯顏色更紅了,血染了一樣。

「還說沒有?你自己看看這玉佩……」

「外婆……我只在夢中見過一個仙氣飄飄的男子,很帥氣的。」

「笨蛋,那是蛟龍幻化而成的。」

外婆很無奈,只能等那條蛟龍他自己出現了,老婆子要與他過招了。

「你迷迷糊糊的丟了?什麼感覺都沒有?」

外婆的話讓她窘迫不已,她還真沒好好想想那個味道呢。

怎麼說呢,開始痛,之後的便是無法述說的。從低谷上升至雲川,一浪接一浪,直到想要飛。

還在臆想當中外婆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等他來找你的時候,把你的血點在他身上,你的血可以控制他的法力。但是你的血對其他的妖孽並無用處,反而會招引妖孽,所以切勿讓自己受傷。」

外婆的話在洛煙的耳邊響起,而洛煙根本沒有細聽。只得和外婆回答了句好。就出門打水去了,這種天氣還是比較宜人的,秋洛煙穿着泡泡袖上衣加黑色牛仔褲就出去挑水了,洛煙力氣還行。雖然瘦瘦的,但是挑水還是可以的,走在山路上,早晨的天氣看着真是舒服極了,這時,忽然妖風陣陣,吹了起來。

風沙迷糊了洛煙兒的眼睛,就連挑着的桶都被吹倒了。

忽然,一個笑聲猥瑣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耳邊。

「哇哦,好美味的餐點啊……」

這個聲音嚇到她了。這麼多年她從未經歷過這些事情,外婆把她保護的太好了。從不讓邪祟靠近她,而在破身之前,邪祟根本找不到她,現在蛟龍的奪取,就已經把她推入深淵了。

「誰……是誰在說話…出來…」

洛煙瑟瑟發抖了,她很害怕,以前是看過外婆捉妖,但是每次沒看多久就被呼喊着躲起來,所以,她不理解了。

這個怪物沒有說話了,從側面攻擊洛煙,而洛煙見慣了外婆的手法,所以用挑水的扁擔與他搏鬥,打鬥期間,因為她並不會武力,所以對怪物來說就是逗小雞玩兒似的,他覺得這個獵物今天一定會進他的肚子,他反而不着急了。

「獵物的味道,真香啊……哈哈……」

這聲音就像喉嚨里塞了一團塑料袋一般,難聽死了。而洛煙這回冷靜下來了,拖延時間……等人來就不怕了。對,這條路經常有人走動,所以不用怕。她在自我安慰了。

就在洛煙注意力不集中的時候,怪物飛向了她,這是要撕咬她啊,咬死的那種?怕……難道今日要命喪於此了?

就在怪物靠近她的前一秒,她胸前的蛟龍有了異動。從她身體脫離開來,繼而現身在她面前,擋住了這要吃了她的怪物。

而洛煙兒還沒發現有人擋着她面前,閉着眼睛吶喊,啊…怪物…啊……

「不要吃我,啊……」

怪物被打了一下之後退開了與洛煙和墨溟液的距離。而墨溟夜此時抱着洛煙退開這裡。閃了好遠。這時洛煙睜開眼看着這個夢中見過的男子。

這個在夢中?不對不對,不是夢。

墨溟夜看着她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的,也真是搞不清楚這個女人腦子裡裝的是什麼,雖然想知道她想的是什麼,但還是好聲好氣的給她解釋了一遍。

「不是夢,我出來了,夫君來救你,你可歡喜?」

還是這個如沐春風的聲音?昨晚的他?

洛煙不理會他的話,直直的看着他,這個男人比夢中更好看。這是洛煙腦袋中的第一句話。

白衣似雪,長發飄飄,眼神凌厲中又帶點溫柔,時而上頭時而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