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妖嬈毒妃
妖嬈毒妃 連載中

妖嬈毒妃

來源:google 作者:容溪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容溪 穿越重生 蘇婷

二十一世紀最出色的女毒醫師,被風華傾世的邪魅王爺桎梏身世的謎雲,戰場硝煙,朝堂風雲,腥風血雨無非就是下棋落子,看你白子犀利,步步為營,還是我黑子果決,殺伐天下!美人大奸,英雄無恥,兩禽相悅,三日三夜,媚骨天生,激情無限~!穿越復仇男強女強,一對一寵文,無虐無出軌,打滾求收求收求收~展開

《妖嬈毒妃》章節試讀:

幾名暗衛對視一眼,交流了一下眼神,眼神中紛紛流露出幾分讚賞來,他們王妃臨危不亂,身手狠穩准,簡直就是巾幗不讓鬚眉,她神色淡淡,那狂傲的眼神像極了他們家王爺,這怎麼看,兩人都是絕配啊! 這三天三夜,整個寧王府上下都知道了他們家王爺在王妃的府里做些什麼事情,自從三日後暴風雨那日,側妃蘇婷爬着離開之後,就嚇得一步都沒有踏出過房門,小丫頭桃紅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他們敢斷定,三日前一定發生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以至於嫁過來兩年王爺都從不碰的王妃,這次整整要了三天三夜。 可更讓人詫異的是,這三日之後,為何王爺胸口滿是血,王妃似要跑路,王爺還要下令捉拿? 容溪見幾名暗衛似有些猶豫,攻擊也鬆動了不少,她腰身一沉,俯身就從幾名暗衛中的縫隙中逃了出去,往院落的大門口跑去。 她離開之前,還不忘回頭朝着站着門口,扶着門框,臉色越來越來蒼白的冷亦修挑釁一笑。 「還不給本王拿下王妃!」冷亦修捂着胸口上的傷口,咬牙啟齒的看着容溪的背影,他若是將這女人抓回來,一定要將她壓在身下,好好懲罰。 「是!」十六名暗衛齊聲應下,再也不敢鬆懈,眾人眼神一對,心中都有了默契,用天羅地網陣。 十六人身手皆十分敏捷,迅速將容溪團團圍住,長劍直驅向容溪,步步逼近,三百六十度無死角,讓容溪退無可退,逃不可逃。 「哼。」容溪掃了眾人一眼,冷冷一笑,她直接俯身往其中一個突破口沖了出去,不顧迎面而來的長劍,氣勢如虹。 眾暗衛心下一沉,他們不過收到命令拿下王妃,卻沒有可以傷了王妃的指示,見容溪這樣不顧性命的沖了過來,暗衛猶豫半刻,便立刻收回長劍,恐傷了容溪。 容溪俯衝速度太快,暗衛收劍不及,那長劍從她手臂處划過,割出一道幾寸長的傷口來。 容溪吃疼皺眉,卻依然沒有半點猶豫的往外衝去,這點傷對她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她連死都尚且不怕,難道還會怕受傷? 眾暗衛見容溪這樣都依然要逃,只要相視一眼,傷了王妃是有罪,但若讓王妃跑了,那才是真真的大罪,眾人下定決心,齊聲道,「王妃,得罪了!」 一眾暗衛收回長劍,其中名暗衛從懷中掏出兩枚淬了麻藥的銀針來,射向容溪大腿處,銀針齊發,齊齊射入容溪的右大腿。 「shit!」容溪大腿吃疼,大罵一聲,讓她大罵的不是腿受傷,而是轉瞬便從大腿處傳來的**感,讓她的右腿一軟,無力支撐,單膝跪地。 「該死,誰讓你們傷王妃,統統給本王讓開!」冷亦修在見到容溪手臂受傷時,就心下一緊,十分緊張,他拖着虛弱的身子一步步走向容溪,還未走近,便看到她竟中了銀針,他不過是要阻止容溪離開王府,留她下來罷了,這幫小子,竟敢傷他的女人!? 「爺,你不是也沒說,不能傷了王妃么?」其中一名暗衛卸下一臉的冷漠,笑嘻嘻的輕聲說著。 冷一都開了口,其他人也紛紛膽子大了起來。 「爺,這不能怪屬下,是王妃自己衝過來撞到屬下的劍上的……」冷三很是無辜。 「屬下用銀針,也是迫不得已,否則王妃跑了,爺豈不是更要怪罪?」冷十一也很是無辜的聳了聳肩,眾暗衛紛紛卸下先前那一沉不變的冷漠,換上平日里嬉笑的模樣。 冷亦修劍眉一壓,掃了眾人一眼,十六名暗衛立刻很乖巧的恢復一貫的冷漠神色,保持着零存在感的低氣壓。 「走,帶你去療傷。」冷亦修彎下身子,就要去扶起容溪,原諒他太多溫柔的話語他實在說不出口。 容溪鳳眸圓睜,瞪了冷亦修一眼,她按住發麻的大腿,就要自己站起身來。 「容溪,你一定要和本王作對?」冷亦修抓住容溪的手臂,粗暴將她從地上扯了上來,容溪對他的態度,真的讓他十分惱火。 容溪的手臂受了傷,這下被冷亦修一拉,傷口裂開得更嚴重,鮮血汩汩直流,她卻只是輕輕皺了下眉頭,便掃了臉色陰霾的男人一眼,道,「寧王你不如多擔心自己一點,我怕你再留多一點血,明天的今天我就要去拜祭你了。」 冷亦修的臉色已經十分蒼白,外衣上早就被胸口傷口流出的血染紅,他見自己抓疼了容溪,立刻鬆開手,怕她大腿發麻無力站着,便扶着她的肩膀,見她如此狼狽,也就任由她去說,不再惱怒。 容溪眼眸中卻是閃過一絲精光,這寧王府中最有權勢的男人就這樣毫無防備的站在自己面前,這還不是大好機會?她此次若是不離開王府,日後只怕也沒有什麼好日子過,那麼…… 冷亦修還不知容溪在打什麼算盤,便見她突然一個彎身,將插在大腿上的兩根銀針拔下後,便反手將冷亦修按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擒住,膝蓋一頂,堂堂的寧王殿下那尊貴無比的膝蓋便一個彎曲,被迫單膝跪地。 冷亦修本就流了很多血十分虛弱,此刻被容溪這麼一按,更是眼前發黑,幾欲暈厥,就在他意識到自己被容溪如此對待時,肝火立刻直線飆升。 這女人—— 「冷亦修,你可知,這銀針若是刺進天靈穴,會如何?」容溪臉上掛着溫柔無比的溫柔,話語亦難得的溫柔,只是那笑意卻未直達眼底,說這話時,銀針正抵在冷亦修的天靈穴上。 冷亦修是習武之人,自然是知道天靈穴若是被刺中會有什麼後果,輕則癱瘓,重則致死! 這女人,想殺他? 初醒來已經要殺他,他竟還傻傻的對容溪沒有任何防備,她如今性情大變,手段狠辣,冷漠無情,殺他毫不心慈手軟,他相信,這狠毒的女人,絕對下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