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亞種紀元
亞種紀元 連載中

亞種紀元

來源:google 作者:九歲不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九歲不奶 葉子衣 都市小說

「小白一直都是我的朋友!」少年最後的倔強,在一個冬夜之中,轟然崩塌,那份固執在那場雨夾雪中消磨殆盡,對於少年來說,他所有的情感已經被那裡埋下整整六年了一個不曾擁有情感的傢伙,和常人無異,甚至在這片俗世里悠然自得,成功的成為了一名世間底層人士在現世之中,古老的神話被當做笑談,最後一位還記得那些的男孩已經悄然長大,兒時的記憶也被封存起來,直到那暴虐的氣息侵擾到他的生活……巨大的鱗片隨着那種生物的呼吸而開合起落,伴隨着一陣陣「噼啪」的聲響,蘊含恐怖力量的肌肉在緩緩收縮,當一尊足以齊天的生物踏足於這片土地,就證明舊的時代已經被埋葬……一顆猩紅巨大的瞳孔在面前睜開那種直觀的感受……是絕對的震撼!死亡如影隨形……恐懼,驚悚!古書有文證曰:南蠻有神,目赤如火,身如天柱,盤而居山,則山崩,立而入海,即為天策,有名尊號令,言——故淵!展開

《亞種紀元》章節試讀:

今天的葉子衣起的不算晚,八點左右,老媽並沒有來叫他起床,因為……今天是周末,老爹老媽都放假……

葉子衣悄咪咪下樓,本想着吃了飯再上樓,說自己早就起來了,畢竟看自己房間的門,爸媽根本沒有上來看過,結果剛到廚房,就看見老媽蹲在洗手間洗東西,洗漱的東西全在裏面,完了……

葉子衣硬着頭皮進去拿牙杯,結果老媽聽見聽見,扭頭看過來,正好對上了葉子衣的視線,清冷的眸子,讓人遍體發寒,簡直比昨天的亞種還令人可怕。

葉子衣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刷着牙,老媽卻不依不饒,冰冷的聲音響起,讓人難以招架。

「我倒要看看,要是不去叫你,你還能睡到什麼時候?一天到晚,不是吹牛就是扯謊,也不知道有個正事做,天天就知道抱着個手機不放,也不知道以後還能做什麼……」

雖然每一句都是對葉子衣痛點的針對,但他依舊選擇聽之任之,偶爾老媽質問「聽沒聽到的時候」,葉子衣才會象徵性的點點頭,直到吃完飯想要上樓的時候,老媽才停止嘮叨,叫住了抬腳剛出廚房的葉子衣。

「咋了,媽?」

「你表哥等會回來找你,你姑媽帶他去博彙找工作,你也跟去看看。」

「哦!」

自己姑媽路子比較野,做銷售的,還是從發傳單開始做起的,一兩年就有了今天這個地步,簡直可怕……

老媽不想自己和她一樣去服裝廠做事,那樣的話,很多像肺病,頸椎病的職業病太多了,自己經歷過,不想他也經歷,所以才一直沒有非常強硬的帶葉子衣去上班。

至於,表哥,葉子衣沒什麼好說的,就真的是個表的。

不知道為什麼,葉子衣一家子,無論是爺爺奶奶這邊,還是外公外婆那邊,都沒有什麼特別會讀書的人,最高學歷也就本科,重點完全沒希望。

至於葉子衣自己,額……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別說本科了,專科都找不到讀,表哥葉青國還好一點,至少可以找一個不錯的大專,混段時日。

要不是表哥自己也不太想讀,姑媽也不會想着讓他去體驗一下生活的苦與累。

將事情想了個七七八八,葉子衣也是滿口答應下來,反正最多去逛一圈,博彙也沒有應該不會有什麼熟人,大抵應該不會出錯的。

葉子衣剛上樓穿好襪子沒多久,姑媽就帶着表哥來了,葉子衣只得拿上電瓶車鑰匙下樓跟着一起去,電瓶車昨天晚上老爹已經充滿電了,電瓶是新的,去博彙兜幾圈,完全沒有問題。

博彙靠近縣城,是一片工業園區的統稱,老媽早年到過這裡討生活,不過後來老媽出省打工,兜兜轉轉幾年,不知去處,正好朋友開廠,待遇不錯,工價也符合老媽的預期,老媽也就去了,就在葉子衣高中學校附近,有事沒事還能去看看葉子衣。

博彙的一位廠長和老媽挺熟的,老媽做事的那種雷厲風行,教的了好幾個知心朋友,所以葉子衣和姑媽,表哥三人剛到,那位廠長就過來問候了一番。

姑媽也和那位廠長交談甚歡,兜轉了好幾家電子廠,想找一家缺臨時工的地方,畢竟葉子衣還沒有成年,想要進廠比較為難,還是那位廠長人緣廣,有幾家選擇。

但是葉子衣都不太關心,不是他手高眼低,畢竟一個臨時童工,工資能有四五千已經不錯了,只不過葉子衣一直在思考昨天的事,注意力根本沒有放在這,再說了,自己只是一個「附贈品」!主要還是表哥的歸屬。

正在神遊太虛的葉子衣,突然聽見身後有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李哥學校就沒有什麼朋友發達的嗎?」

「別提了,我那個學校差到離譜,本科畢業的都沒幾個,更別提重點了,早知道去城裡找個好點的學校,至少可以交幾個靠得住的朋友。」

「李梓文……」

葉子衣腦海中浮現出這個熟悉的名字,面色變得有些陰翳,還以為畢業了就見不到了呢……

剛剛那位廠長帶着表哥和姑媽去找人談工作了,自己一個人留在門口,沒想到遇見了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

葉子衣剛想走遠一點時,李梓文眼尖手快,立刻把葉子衣攔住,感受着手臂上那股根本掙脫不了的力量,葉子衣眼神中閃過一抹怨恨,立刻抬起頭來笑道:「這不是李哥嘛,您在這裡上班啊?」

李梓文挑挑眉,神情有些戲謔道:「剛剛我還以為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你啊。」

李梓文轉過頭對着身後幾人說道:「諾,這就是我跟你們說的那個學校里的狗不理,怎麼樣,還行吧。」

「不賴嘛,李哥,這就是你的那個狗腿子啊,看着這身彪馬,混的不錯嘛。」身旁一個胖子打量着葉子衣的模樣道。

「唉,老龐,這小兄弟還當著面呢,怎麼叫人家狗腿子呢?」一個笑嘻嘻的人滿臉和氣的說道。

葉子衣應和着笑道:「這不是我自己的,我家裡人年前就買了給我……」

「怎麼回事?沒點眼力勁?我們哥仨在說話,你亂插什麼嘴呢?」剛剛還滿臉和氣的人立刻打斷葉子衣道。

「唉,洪子,人家小狗腿說不定還是個富二代呢,別這麼大火氣嘛。」老龐皮笑肉不笑的打着哈哈。

「什麼富二代,就是家裡的獨苗,看得重,他老爹老年得子呢。」李梓文開口譏諷道。

幾人一唱一和,將葉子衣的里裏面面都「點評」了一番,葉子衣看了一眼三人,原本陪笑的臉色慢慢歸於平淡,李梓文見狀,質問道:「怎麼了?狗不理,身子骨不行了?要大爺給你鬆鬆筋骨?」

「沒有的事,李哥,就我最近好像得了肺結核,等下不小心傳染給您,就不太好了。」葉子衣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蒼白,說話也是有氣無力的。

李梓文臉色一變,「你不早說?想死嗎?」

帶着倆人迅速遠離葉子衣。

葉子衣露出一抹微笑面對着李梓文說道:「李哥,那我先去看病了啊。」

「滾吧你,真晦氣!」

葉子衣立刻轉身離開。

「李哥,那小子得了肺結核怎麼一點不咳啊?」老龐率先反應過來。

「狗東西,敢騙我?」

李梓文瞪着眼看着葉子衣瘋狂的跑開,神情兇狠的吼道:「還敢跑?行不行老子明天帶人去你家找你?」

葉子衣悶頭不理,只是再次加快了腳步。

「老子™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別被老子逮到了……」

聽着李梓文漸行漸遠的聲音,確定李梓文三人沒有追上來,葉子衣立刻停下腳步,轉身給姑媽打電話報了個平安,就自己找電瓶車離去了。

至於李梓文,他也就學校裝裝,根本不知道自己家在哪。

最多……知道一個大概位置……

正想着的葉子衣把車停在路邊,拿出手機,撥打了薩德給的電話……

雖然不確定自己是否有向死而行的勇氣,但是自己實在受不了這種生活的壓迫了,即便是死,也比現在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