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爺的心尖寵二等丫鬟要上位
爺的心尖寵二等丫鬟要上位 連載中

爺的心尖寵二等丫鬟要上位

來源:外網 作者:葉珍珍齊宥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爺的心尖寵二等丫鬟要上位》章節試讀:

「葉珍珍根本不想做王爺您的女人,她喜歡的是那個窮秀才江放,兩人合謀好了要私奔,奴婢和她是好姐妹,她多次哀求,奴婢心軟,之前一直沒有拆穿她,可她已經成了王爺的通房丫頭,卻胳膊肘往外拐,想騙王爺您的銀子,還想偷盜王府的財物給那江放,奴婢實在忍不住,所以才和她動起手來。」紅珊說到此猛的磕了幾個響頭,額頭都磕破了。

「奴婢知而不報犯了大錯,王爺怎麼責罰,奴婢都沒有怨言,但請王爺看在奴婢忠心耿耿的份上,不要把奴婢趕出府去。」紅珊一邊哭,一邊說道,加之額頭上流着血,看着可憐極了。

齊宥看着站在一旁的葉珍珍,眉頭緊鎖,沒有說話,但他的臉色十分難看。

一院子的奴才們連大氣也不敢出,深怕在這個時候觸了主子的霉頭。

葉珍珍早就料到紅珊肯定有後手,卻沒有料到人家的後手是往她身上潑髒水。

她記得很清楚,上輩子的今天,她被選為通房丫頭之後,由於心中不甘,當多次對她表露心意的江放站在她面前,說想帶她走時,她答應了,帶上所有的金銀細軟,第二日和江放私奔了。

可現在這一切都還沒有發生,她沒有任何把柄落在江放和紅珊手裡,所以……她根本不懼啊。

「王爺,奴婢和江放之間沒有任何瓜葛,紅珊為了不被王爺您趕出王府,拿奴婢做筏子,潑髒水給奴婢,其心可誅,王爺若是不信,大可以叫那個江放來對峙。」葉珍珍臉不紅心不跳,無比淡然的說道。

齊宥看着她,沒有說話。

他選通房丫頭,是為了在父皇和母妃面前交差,如果沒有二老逼迫,他根本不會選。

他之所以看中葉珍珍,一來葉珍珍不像府里那些丫頭一樣迷戀他,二來長得也不錯。

可若這個女人心悅旁人,只是為了利用他,才留在他身邊,沒準還會給他戴綠帽子呢,那就叫人噁心了。

事情若是查實了,打死她都不為過。

「來人,傳江放。」齊宥沉聲說道。

「是。」四喜應了一聲,立即讓人去傳話了。

約莫一刻鐘後,江放在小廝帶領下疾步而來。

「小人拜見王爺。」身為秀才的他身份和府里的奴才不一樣,加之和王府簽的也不是死契,所以見了齊宥之後,只是躬身行禮,並未下跪。

齊宥是個愛才之人,兩年前之所以收留江放在府中做賬房先生,也是看中江放文采極佳,是個可造之材,見他流落街頭覺得有些可憐。

但他竟然敢和府里的丫鬟有首尾,齊宥很生氣,只想一腳把他踹出王府。

「王爺。」江放是個極其會看眼色的人,他見齊宥黑着臉,又見紅珊被人押着跪在地上,心中有鬼的他下意識跪了下去。

「本王聽紅珊說,葉珍珍要與你私奔,可有此事?」齊宥沉聲問道。

江放聞言一怔,一時不知該如何回話才好。

一旁的葉珍珍聽了之後,忍不住衝著齊宥悄悄翻了個白眼。

她家王爺還真是白痴,有這麼問話的嗎?

結果,葉珍珍還沒來得及收回眼神,齊宥便轉過頭來,剛好看見她衝著自己翻白眼。

這一刻,齊宥恨不得賞她幾個爆炒栗子。

瘋丫頭,居然還敢鄙視他這個主子,這不是找死嗎?

葉珍珍被他那殺人般的眼神嚇得趕緊低下了頭。

沒辦法,誰讓她的小命還捏在人家手裡呢,不得不服軟。

「王爺問你話呢,啞巴了?」四喜見江放遲疑着沒有開口,自家王爺又臉色奇差,連忙開口催促道。

別看他們家王爺平日里瞧着挺懶散的,什麼都不在意,可王爺一旦生了氣,那就嚇人了。

這片刻的功夫,江放在心裏想了許多。

他已經拿了紅珊給的兩百兩銀子,紅珊說了,只要他成功把葉珍珍拐走,再給他五百兩銀子來着。

他在王府的賬房裡做事兒,雖然只是普通的賬房先生,不是賬房中的管事,但王爺惜才,看在他是個秀才的份上,每個月月例銀子給了二兩,和管事的一樣。

可饒是如此,他也存不下銀錢來。

五百兩銀子,加上前幾日拿到手的兩百兩,足夠他和母親回鄉買下一座不錯的宅子,再買些良田和奴僕,舒舒服服的過日子了。

到那時候,他便能安心看書,準備明年的科考了。

「回王爺的話,確有其事,小人不敢欺瞞王爺。」江放說到此,一邊磕頭,一邊道:「小人知道,王爺已經選了珍珍做通房丫頭,可小人和珍珍兩情相悅許久了,還請王爺看在我們痴心一片的份上,成全小人和珍珍吧。」

他已經打定主意了,哪怕挨一頓打,也勢必要把葉珍珍弄出府去,得到那五百兩銀子。

靖王一向仁慈,即便他們兩人私相授受,王爺也不會要了他們的命。

「來人啦,把他們給本王拖下去,仗斃。」齊宥聞言勃然大怒,厲聲喝道。

江放聞言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大聲道:「王爺,小人並不是王爺的家生奴才,按照我們大康王朝的律例,王爺不能動用私刑。」

葉珍珍聽齊宥要將她和江放一塊打殺了,也很着急,她倒是盼着江放這個混蛋早點去死,但她不想跟着當墊背啊。

「王爺,您即便要殺奴婢,也得讓奴婢自辯幾句啊,總不能聽信他人三言兩語,便定了奴婢的罪,奴婢不服。」葉珍珍並沒有下跪,她依舊站着,就那麼看着齊宥,十分委屈道。

她好歹在王府待了三年,知道齊宥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而且這位王爺很護短,對自己人很好。

她現在已經是他的通房丫頭了,可不就是自己人嘛。

「說。」齊宥冷聲道。

他的確很生氣,自己好不容易選了個通房丫頭在身邊伺候,還派人上報給父皇和母妃了。

倘若這死丫頭要和人家私奔,那就是打了他的臉,他不僅會成為全京城的笑柄,父皇和母妃要往他身邊塞人時,他也無法拒絕了。

「至於他?」齊宥看着江放,冷笑道:「給本王打。」

不管葉珍珍是否要和這個混蛋私奔,這個混蛋都死定了。

拐走他的女人和污衊他的女人,不管是哪樣罪名,江放都得死。

「王爺恕罪,王爺恕罪,此事和小人無關,是葉珍珍她勾-引小人,是她想讓小人和她私奔啊……」江放嚇得渾身發抖,連忙大聲說道。

葉珍珍聞言恨不得從那些侍衛手裡搶下長刀,過去直接把江放砍了。

《爺的心尖寵二等丫鬟要上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