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夜黎長歌
夜黎長歌 連載中

夜黎長歌

來源:google 作者:長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思辰 蘇亦梔

長歌只覺這南閣,真的好美好美,比那忘川河畔還要美......!「尊上,我好怕撐不下去」嬌弱的聲音傳來,即便不見人,長歌也能想到這聲音的主人到底有多美轉過屏風,不遠處的軟塌上,纖弱的女人長發如瀑,一身雪衣更承的她沒有半分血色展開

《夜黎長歌》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花落伴花途長歌》本文講述了夜黎長歌兩人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作者長歌的作品精彩內容節選:長歌幽魂一般的從老祖那邊出來,花吟看到她往梵天界大門走去,趕忙攔上去。
「歌兒要去哪?」
「花吟姐姐,我……」她要去哪?
在幽冥界闖下那麼大的禍,現在留在梵天界是她最好的選擇,如今六界,她哪裡也不能去。
...離開梵天界萬年。
長歌雖然對花吟的話帶着懷疑成分,但當這一切從師祖老祖那兒得到證實的時候。
長歌,忍不住後退最終跌坐在地上。
老祖憐憫的看着她說道:「她知道你在地獄十殿,跪求在凡間十殿廟堂三月,最終求得十殿現身,帶着她去了地獄。」
長歌:「……」心口的疼,一點一點的麻木!
最終疼的她,只感覺自己空空的。
為什麼事情是這樣的?
她在心裏不斷的問着自己,然而連個根源,都不知。
「那些侍女……」「一介旁人,能明白什麼?」
一切,不過是一場戲,一場讓長歌相信的戲。
也讓她從悲憤,最終陷入絕望的戲。
許久!
長歌幽魂一般的從老祖那邊出來,花吟看到她往梵天界大門走去,趕忙攔上去。
「歌兒要去哪?」
「花吟姐姐,我……」她要去哪?
在幽冥界闖下那麼大的禍,現在留在梵天界是她最好的選擇,如今六界,她哪裡也不能去。
長歌腦海里茫然,閃過的全是男人深邃隱忍的眼眸。
此刻……!
她也終於明白,為何夜黎這段時間看着自己的眼神里,總是有那樣的隱忍。
花吟一眼,就看出她是要去幽冥界,一把拉過她的手就往回走,一邊走一邊說道:「你現在不能去!」
「花吟姐姐?」
花吟回頭。
尤其是在看到長歌眼的茫然和空洞,現在所做一切全憑她的本能。
「哎!」
花吟無奈嘆息:「你現在歷劫已經結束了,魔氣已去,往事已於你無關。」
一切,不過是她的一場歷劫。
如今她已回到梵天界,那麼往事,都不過是歷劫的虛幻而已,不足掛在心上。
長歌顫抖的看着花吟:「無關?」
花吟感覺到她的顫抖。
拉着她的力道更重了幾分,耐心道:「告訴你那些,是不想你帶着恨在這梵天界。」
「可若你放不下,那你未來修為將得不到任何進展。」
歷劫,未來修為!
這些曾經幾乎每天都會聽到的話,如今對長歌來說就好似鋒利的刺一般,扎着她的心口。
原來,一切只是她的歷劫。
花吟:「你的劫難異於旁人艱難,現在還有些沒緩過神來吧?
沒關係的,時間長了,就忘了!」
『忘了?
』曾幾何時,看着那些歷劫的同門,她也是這般輕鬆的勸解疏導。
然而現在……!
歷經萬年。
哪裡是說忘,就能真的忘的?
長歌執拗的從花吟手裡抽出手,無言的看了花吟一眼,而後轉身,花吟:「長歌!」
語氣,忍不住重了幾分。
見長歌執意如此,花吟的語氣變的嚴肅起來:「這次師祖為你洗清所有魔氣。」
「你不能再去幽冥界沾染那些惡靈之氣,否則你將……」。
「喂,長歌,長歌你給我站住!」
花吟的話還沒說完,長歌便一個幻形消失。
花吟還想追上去。
然而一身仙骨的老者出現在梵天界大門,花吟恭敬拱手:「師祖。」
「讓她去。」
老祖的聲線中,透着些許無奈,也透着一絲……惋惜。
花吟心疼長歌自小沒了父母,還受雪玄刃寄體萬年,好不容易九死一生才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