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夜漫長,你難忘
夜漫長,你難忘 連載中

夜漫長,你難忘

來源:google 作者:蕭玉佛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辰西 薛曼莉 霸道總裁

所有人認為厲辰西娶顧唯一,肯定是愛極了她,不然又怎麼會放棄整個港城的千金名媛,選擇平凡的她?只有顧唯一知道,所謂婚姻,不過是更好折磨她的借口而已他恨她,從來都認為是她逼死了厲靜靜!他恨不得她給厲靜靜陪葬!可是厲辰西,你怎麼就忘了,當初你說過,我們要白頭到老的?為什麼在回憶里不肯出來的,只有她一個?展開

《夜漫長,你難忘》章節試讀:

就算厲辰西再不愛她,可他還是娶了她,而不會娶其他人。
儘管,他娶她只是為了折磨她,可這也夠別人妒忌她到發狂。
內心無盡的諷刺,顧唯一抬頭看着天空那明晃晃的驕陽,刺的她眼眸疼痛。
手機忽然間響起,來電顯示是自己的閨蜜任冉冉。
猶豫了一下,顧唯一才按下了接聽鍵,在把所有糟心事跟任冉冉吐槽之後,對於她提出的到酒吧借酒消愁,顧唯一幾乎沒有遲疑,便答應了。
這個時候,她確實需要借酒消愁。
夜色,港城最大的酒吧。
燈紅酒綠,霓虹搖曳。
顧唯一一杯酒接着一杯酒,往嘴裏灌,亂糟糟的,她只想要把自己灌醉。
任冉冉看到她這個模樣,都被嚇到了。
「唯一,你少喝點吧,你這個喝法,可別還沒等生活把你虐慘,你就把自己給搞倒了。」
任冉冉心疼的勸她。
顧唯一唇邊勾勒出一抹苦澀:「冉冉,你是不是也覺得我特別犯賤?
厲辰西這樣對我,我還愛慘了他,不跟他離婚?」
雙眸微紅,熱淚盈滿了眼眶,她笑得凄然。
「可是我也不想的,冉冉,我是真的愛他,我愛他愛了十年。
厲靜靜的死,也根本不管我的事,我根本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選擇從我跟前跳下去。」
說著,顧唯一握着酒杯,就要繼續往自己嘴裏灌酒。
任冉冉是真的不敢再讓顧唯一喝了,伸手就要去搶:「別喝了唯一。」
酒杯剛搶過來,顧唯一皺着眉,猛地捂住了嘴。
「我去下洗手間。」
說著,顧唯一起身便往洗手間的方向跑過去。
任冉冉剛想要去追,但卻突然間一個電話打進來,一看備註是自己親媽,皺着眉,沒辦法,任冉冉只好先出去把電話給接了。
顧唯一蹲在洗手間的隔間里,吐得天昏地暗。
整個人都麻木了,沖了水,她坐在地上也不起身,高跟鞋還掉了個在外面,素麵朝天的臉慘白,若不是鼻子發紅,眼睛哭的快腫成了核桃,臉上幾乎無任何血色。
「顧唯一,你在這裡幹什麼!」
冷冽夾帶着幾分薄怒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顧唯一抬起頭,便看到不遠處正杵着一個英俊的男人。
筆直修長的雙腿被西褲包裹,金屬扣的皮帶上,穿着一件白襯衫,上面的扣子開了幾顆,露出蜜色的胸膛,性感的鎖骨若隱若現。
刀削斧刻俊美的臉龐,此刻面無表情,眯起的鳳眸,卻冷的駭人。
緊緊地睥睨着倒在地上,模樣狼狽至極的顧唯一,額頭青筋盡暴。
厲辰西?
他怎麼會在這裡?
顧唯一皺着眉,是她醉糊塗了嗎?
不然,怎麼會出現錯覺?
她神情茫然,醉酒中的女人,漂亮的眼眸迷離,勾的人心神蕩漾,卻渾然不知。
厲辰西臉色越發深沉,該死的,這個女人竟然敢無視他!
他邁着修長的腿,快步過去,將顧唯一從地上拉了起來:「顧唯一,你給我立刻滾回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他力氣很大,攥着顧唯一胳膊生疼,讓她清醒了幾分,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碰到了厲辰西。
「放開我!」
她吃痛的想要把厲辰西甩開:「厲辰西你這個變/態,這裡是女廁所,你在這裡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