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野蠻生長
野蠻生長 連載中

野蠻生長

來源:google 作者:漁不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岑霧 江懷笙 現代言情

岑霧覺得,當年江懷笙未能抱得美人歸,她也有責任所以,再次見面,她對他既驚又怕,甚至滿是恐懼她從未想過會和他有任何交集在她心裏,他們就是兩條平行線,永遠無法相交可事實卻是……她開始有多怕,後面就有多依賴——非無情,也非薄倖,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而有種情總喜歡在沉默中野蠻生長展開

《野蠻生長》章節試讀:

    其實岑霧自己也覺得可笑。

    昨晚,與其說是性/愛,不如說是單方面的報復跟羞辱。

    他現在目的已達成,又怎會再跟她有肢體接觸?

    怕是跟她呼吸同一片空氣都會覺得噁心。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座位上,整個腦子都是空的,她知道不久後自己會離開這裡,便感覺很無力。

    江懷笙說她沒有職業規劃,其實並不是那樣,恰恰相反,她有一整套詳細的規劃,但起點都在這裡,現在全被打亂了。

    她不知道在位置上坐了多久,可能時間很短,也可能很長,等樓下保安來巡查的時候,她才回神過來,拿着包離開公司,來到外面她腦子裡還在想事,就沒看見公司車庫裡停着一輛車。

    江懷笙的司機周炳,他今天也是新上任,但昨晚上出去跟人通宵喝酒,導致精神不太好,所以在補覺,等他補完覺抬起頭,就看見江懷笙已經坐在車裡。

    「哥,你怎麼也不出個聲啊?」

    江懷笙正在專註看新收購公司的資料,沉聲說:「不急。」

    而這時,岑霧恰好走出公司大門,她身材纖細麵條,裸露在外的皮膚又極白,即便沒看清那張臉,光背影就能判定是個美女。

    周炳向來稀罕看美女,就激動吹了個口哨,「哥,那誰啊,也是你們公司的,長得真正點。」

    江懷笙暗沉的眸光順着他視線看過去,就看見女人的背影,似乎在等的士,他就那麼瞄了一眼便冷漠收回視線,淡淡道:「不認識。」

    周炳:「……」怎麼可能不認識?你公司大樓出來的。

    不過想想也對,作為老闆哪會記得所有員工的長相,但這樣漂亮的不記得,確實不應該。

    哦忘了,他哥不好色。

    「嘖嘖,真漂亮,不知道結婚沒有?」

    岑霧確實是漂亮的,不然也不會被老總裁選來當秘書,只是她很長時間都在努力生活,所以沒那麼多精力關注自己的外貌,再加上蘇韻給她的陰影,她總覺得自己長得非常一般,是大街上隨處可見的那種。

    她上的士去了趟醫院,原本以為她工作出問題,這邊會有好消息,但傅時禮情況依舊那樣,醫生仍是對她說醒來的希望渺茫,讓她做好心理準備。

    這一夜,她仍是無眠,第二天便早早去了公司,等待最後的制裁。

    剛到辦公室,就看見公告欄那裡已經擠滿了人,她沒想到江懷笙效率這樣高,昨天才發的公告,今天就已經有結果,她走到自己座位那裡整理桌上的東西。

    這時候,有人走過來,說:「岑霧你幹嘛呢?這些都不要了么?」

    岑霧勉強笑了笑,「都被裁了,肯定要歸東西離開。」

    「你被裁?」同事笑道:「你想什麼呢,我們這裡所有人被裁,你也不會,你可是每年的優秀員工,那公告欄上根本沒你的名字,你沒去看么?」

    倏地,岑霧身體像有電流傳過,重新煥發出新機,「你,你說真的?」

    「騙你幹什麼啊,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岑霧着急跑過去,在公告欄上反反覆復搜尋了好幾遍都沒看見她的名字。

    從昨晚江懷笙的態度看,他根本不可能讓她留在這裡,怎麼突然改變主意?

    這種事,她原本不該好奇害死貓,既然可以繼續留下,她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好好工作。

    可她也害怕後續會出現其他問題,到現如今,她都不清楚江懷笙到底要做什麼?

    這樣一想後,她仍是決定去問個清楚,躊躇走到他辦公室門口,敲響門,推門進去的時候便看見他眸光朝門口看過來,同時也接起了一個電話,「怎麼了?」

    他聲音聽上去很溫柔,像在跟蘇韻通電話。

    估計也就跟蘇韻說話的時候才這樣。

    一時間,岑霧不知該進,還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