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不小心就火了
一不小心就火了 連載中

一不小心就火了

來源:google 作者:穆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蘭雅潔 奇幻玄幻 穆城

那一年,窮瘋了的穆城拿着五個小時寫好的劇本,成功地向某白富美忽悠了一百萬投資....他只想花二十萬找人隨便拍拍應付下,然後捲走剩下的八十萬回老家,從此老老實實地娶老婆做點小本買賣,但.....票房爆炸了.....展開

《一不小心就火了》章節試讀:

橫店。

上島咖啡店。

靠窗位置。

穆城正坐在那裡,看着手裡的劇本。

染成黃色的長髮披在肩頭,上身一件文化衫,下面一件帶破洞牛仔褲,一身藝術家的味道,肆無忌憚四處橫流。

窗外的日光,通過藍色玻璃照射到穆城身上,給他籠罩了一層神秘的光彩。

於是,整個人的逼格,就高了起來。

穆城要的就是這種裝逼的效果。

因為。

他今天的身份……

是一個藝術家!

他要以這個身份,見一個人。

一個有着音樂夢想的人,

一個女人。

有錢的女人。

蘭雅潔。

能不能罩住這個女人,或者說能不能抓住肥羊,就看這行頭了。

第一印象,太重要了。

成敗在此一舉。

成,回家開酒吧娶老婆,不成……

他還沒想過。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今晚上,他就只能回旅館泡麵了。

所以,必須成功!

因為,不成功便成,泡麵。

穆城已經去了三趟洗手間了,可是那女人還沒有到來。

穆城不急。

想要釣大魚,沒點耐心怎能成事?

穆城第四次從洗手間出來,回到座位上,一個穿着潔白連衣裙,長發披肩,看年齡也就二十歲左右,身材婀娜的女孩,娉娉婷婷的走到了穆城面前。

「穆城?」

「蘭雅潔?」

「對。」

「請坐。」

蘭雅潔坐到穆城對面。

她上下打量着穆城,目光如純水流淌。

穆城迎着蘭雅潔的目光。

不卑不亢。

「請問喝什麼?」

「一杯藍山。」

蘭雅潔把包放在腿上。

「一杯藍山,一杯夏威夷可娜。」穆城很紳士的朝服務員打了個響指。

兩杯咖啡,端了上來。

「我很忙,你只有10分鐘時間。」

「如果10分鐘不能打動我。」

「那我們就沒必要談下去了。」

蘭雅潔端起咖啡,嘟起櫻桃小口,啜飲。

二十分鐘後,她要見大作曲家舒雲。

要不是不好撥好友面子,她都懶得見穆城。

穆城笑了。

「蘭小姐,我覺得,十分鐘,太長。」

「給我五分鐘,足夠。」

穆城自信一笑。

「五分鐘?」蘭雅潔有些愕然。

「對。」

穆城笑了笑。

「如果5分鐘還不能讓你感興趣,那接下來談話,就是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

「真如此,就算你不走,我自己也會離開。」

聞言,蘭雅潔愕然。

穆城見此,心中更是得意起來。

蘭雅潔狂。

他一定要比蘭雅潔更狂。

不能怯場!

蘭雅潔敢吃韭菜,他就敢吃麥苗。

這氣勢,必須壓倒她!

要讓她隨着自己的節奏搖擺!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五分鐘之內打動我。」蘭雅潔放下了咖啡,饒有興趣地重新打量着穆城。

那夕陽的光芒,照在她的鵝蛋臉上,讓她那絕色俏臉,顯得光潔圓潤,看起來美得不像話。

穆城的心,跳得有些不是節奏。

淡定!

「我聽表姐說,你想要為一部青春劇唱主題曲,但是那主題曲,你很不滿意。」

「你見我,是想讓我給你寫首主題曲,對吧?」

「其實剛才你來之前,我思索了一下,已經有了思路。」

穆城說完,拿出一支派克筆。

在一張散發著蘭草香氣的紙上奮筆疾書。

蘭雅潔看着自己面前一份文件,隨手翻閱,那樣子,純粹的打發時間。

四分鐘後。

他瀟洒的甩了甩頭髮。

把那張紙,朝蘭雅潔推了過去。

要不是掉了不少頭皮屑,穆城會更加滿意自己的裝逼效果。

「四分鐘,一首歌詞?」

蘭雅潔看着穆城。

眉頭,一下蹙起。

穆城微微一笑:「當靈感來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是枷鎖。」

蘭雅潔伸出蔥蔥玉指,捏住那張紙,嘴角微微下垂。

那表情,明顯不屑一顧。

可是當她看了那歌詞內容時……

剪水眸子,卻慢慢瞪圓。

……

關掉哭聲,換成大笑,

給我一點時間,放慢我的心跳,

你的呼吸是我唱歌的音調,

用力討好,上癮無葯

……

「這歌詞,是你寫的?」

蘭雅潔看着穆城,一臉不可置信。

幾分鐘一首主題曲?

還是這樣的歌詞?

蘭雅潔,她不信!

這社會上,抄襲的人太多了。

穆城端起咖啡,悠然喝了一口,看着那已經西斜的夕陽,一副思緒飄飛浩渺天空的樣子。

「蘭小姐,是我原創的。」

「這首歌之所以能引起你的共鳴,是因為我採取了抽象派思維。」

穆城目光深邃。

蘭雅潔詫異。

「抽象派思維?」

「對。」穆城很牛逼的甩了一下頭髮,「所謂抽象派,就是以立體派及超現實主義系統為基本,運用抽象的表現方法,追求內在和心理的表現,以最簡單的手法,表現最深刻的思想。」

看着蘭雅潔有些發愣的眼神,穆城很滿意。

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

這裝逼效果,滿分十分,他可以給自己打九點九分。

「給你舉個簡單的例子,明正德年間,南陽城一個姓張的賣油郎,喜歡作詩,曾作《詠雪》:『江山一籠統,井口一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這,就是寫實派。」

「我再給你吟詠一首詩,你就明白抽象派的精髓了。」

穆城目光深邃起來。

「黑色的枝頭上,掛着藍色的ru房,我蹲在廁所里,使勁把牛屁放響……」

穆城轉頭看向蘭雅潔。

「這些詩詞,你很難按照正常思維去找到邏輯關係,但是卻絲毫不影響美感。」

穆城在前世,聽一個大學禿頂老師講過,詩詞創作,就是要大跨度的把一些毫無關聯的東西,強扭到一起,超脫人的思想,讓人的思維跟不上,把人搞迷糊了。這樣一樣來……詩詞創作的內涵深度,就達到了。

藝術是相通的。

所以他把這個理論,套用到了寫歌詞上。

穆城看着蘭雅潔,目光深邃,那樣子,像極了小紅帽里的狼外婆。

「我再給你作一首詞,你就明白我這話的意思了。」

穆城說完,轉過頭看向窗外。

唇齒開合之間,那略帶磁性的男中音,從縫隙里擠出,在蘭雅潔耳邊回蕩:

「春天的風能否吹來夏天的雨

秋天的月能否照亮冬天的雪

夜空的星能否落向晨曦的海

山間的泉能否遇上南飛的雁

……

可能我撞了南牆才會回頭吧

可能我見了黃河才會死心吧

可能我偏要一條路走到黑吧

可能我還沒遇見,那個他吧

……

《可能否》。

前世抖音中很火的一首歌。

穆城唱的節奏,是DJ版本的。

有句話說得好,不怕新歌有多嗨,就怕老歌改DJ。

一首《新白娘子傳奇》,改成了DJ,抖音上全成了這首歌為音樂背景拍攝的視頻,被網友戲稱挖到蛇窩了。

不過DJ聽起來就是好。

這東西,它能很輕易地就把一首撕心裂肺的愛情歌曲,直接給唱出紅杏出牆的感覺。

所以,穆城已經沉浸在了自己營造的紅杏出牆氛圍之中。

無法自拔……

聽着那歌聲,蘭雅潔猛地抬頭。

她看着閉目吟唱,滿頭黃髮隨着節奏不停擺動的穆城。

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歌詞含義雋永,DJ曲調雖狂放但卻格調高雅。

兩相結合。

完美的把歌曲的意境給烘託了出來。

蘭雅潔腦海中,竟然浮現出一個青澀女孩,簡單一句「撞了南牆才會回頭吧,可能見了黃河才會死心吧」很粗暴的把那女孩的執拗,展現得淋漓盡致。彷彿是女孩遇見可愛的人,生活一下不艱難了。

街道也好,晚風也罷。

都,成了甜的。

蘭雅潔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一句話。

滿世界都是六便士。

而她,卻看見了月亮!

……

蘭雅潔被震撼了。

從上到下。

由內及外的……震撼!

穆城很滿意自己的裝逼效果,他看着蘭雅潔,聲音充滿磁性。

「我這首《可能否》,就是走抽象派路線,你聽那歌詞。」

「春天的風能否吹來夏天的雨,你說春天的風,怎麼可能吹來夏天的雨?這些東西,完全就是風牛馬不相及,但是卻給人帶來那種時空錯亂的美感,能觸動你的靈魂。」

在這個世界,抖音還不是很流行。

那首抖音上紅爆的神曲《可能否》,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聽過。

穆城覺得這首歌,很合青春劇內容。

於是就毫不客氣地借(抄)鑒(襲)了下。

美名其曰,幫上個世界的明星、名人們,在這個世界散播他們的才華!

宣揚,傳播他們的精神內涵!

穆城在心裏對那個原創歌手說了一句「我是活雷鋒,不用謝我」。

他轉頭看向蘭雅潔,繼續裝逼。

「張棗曾經寫過一句詩:只要想起一生中後悔的事,梅花便落滿了南山。一句簡單的詩詞,就能給人以完美的畫面感。」

「而我的創作靈感,就是從這裡得來的。」

「我有些懂了。」

蘭雅潔點頭。

看着穆城,她眼睛微微閃着亮光。

穆城有些佩服蘭雅潔的理解能力。

說實話,他自己都弄不懂自己忽悠的是什麼。

那完全是照本宣科!

隨身攜帶着前世整個世界的知識庫呢!

忽悠什麼的?

還不簡單?

「蘭小姐,我表姐說過,你也是個音樂人。所以,我只給你開個頭,後面的歌詞,需要你自己完善。」

「這樣你才能融入自己的感情,才能引起聽眾的共鳴。」

完整歌詞?

穆城倒是想寫。

問題……

他真記不得了啊!

沒過人的記憶。

沒金手指。

他,也就是個普通人。

穆城明白,這很影響自己忽悠的效果。

可是,真沒辦法了!

只希望,能順利過關吧。

穆城一顆心懸起。

緊張等待着蘭雅潔接下來的反應。

可蘭雅潔很明顯已經被穆城先前的表現震住了。

她看向穆城的眼神,都變得大不一樣。

「穆城,你的思路很好。」

「我先試試。」

說著,便低頭思索起來。

有戲!

穆城暗道一聲僥倖。

為掩飾自己的緊張,他又低頭輕啜了一口咖啡。

咖啡已經見底。

有心續杯。

可想起那價格。

穆城還是把這個念頭按死在了腹中。

反正只要有咖啡杯這個「道具」,就行了!

「穆城,好了。」

「你看一下,怎麼樣?」

蘭雅潔很快寫好,把那張紙又遞給了穆城。

穆城接過一看。

小心臟劇烈狂跳。

老天!

她幾乎是把那個《可能否》的歌詞。

給,完美復原了!

這……

這TM,真是個天才啊!

穆城整個人都被震驚得斯巴達了。

「怎麼樣?」

蘭雅潔一臉期待。

「嗯,還不錯。」

穆城點頭,故作平靜。

他心裏,已經泛起了滔天巨浪。

豈止是不錯?

用「卧槽」都不足以形容他內心的震驚。

穆城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手卻在微微顫抖。

他有些慌了。

這丫頭,水很深啊!

蘭雅潔很快把曲譜也完善出來。

又遞給了穆城。

「你直接給我吟唱一下,這樣我可以更好的感覺意境。」

穆城緊張握拳,閉上眼睛。

五線譜?

他懂個毛線!

要是看了,那非露餡不可。

蘭雅潔沒有多想,直接吟唱起來。

很快,一曲結束。

「怎樣?」

看着穆城,她的眼神,亮晶晶。

「嗯,很好。」穆城又點頭。

蘭雅潔絕色俏臉上,露出了兩個甜甜的酒窩。

她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推到穆城對面。

「卡里五萬塊,密碼六個六,我要把這首歌的版權全部購買下來。」

眼角餘光瞥了一下那張銀行卡,眼神里突然出現了攫取的光芒,可是下一刻卻倏爾不見。

穆城看着蘭雅潔,微微搖頭。

「蘭小姐,這不過是我即興創作的,送給你了。」

「送給我了?」

蘭雅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對,音樂創作,只是我的業餘愛好,我其實是一個導演兼編劇,替你寫這個主題曲,只是想交你這個朋友而已。」

穆城看着蘭雅潔,目光真誠。

那裏面,簡直一塵不染。

可是他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那些下鄉騙老頭老太太,開場先送盆送毛巾送套套的情形。

不過他自己這個,真的不一樣。

搞藝術呢!

能一樣嘛??

「你是導演兼編劇?」蘭雅潔看着穆城,眼睛一下瞪圓。

「對,剛才你已經看過我的劇本,你應該知道那裏面的含金量,如果這部片子拍攝成功,我相信一定可以創造奇蹟。」

穆城一臉嚴肅,眼神篤定。

看着蘭雅潔有些發愣。

穆城趁熱打鐵,直奔主題。

「我已經有了最好的劇本,但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我現在唯一缺少的,僅只是拍攝資金,而已。」穆城說的風輕雲淡,彷彿沒有資金,只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問題而已,

而已。

蘭雅潔看着穆城,眼神里滿是灼熱:「穆城,這樣……你缺錢的話,我給你投資,怎樣?你已經完美的展現了你的才華,我真的,真的很震撼。雖然最近的電影票房市場不景氣,不過如果是你的話,或許……其實我也一直想進入影視圈發展,就是沒有合適的機會。」

「我們,或許可以合作一次試試。」

聽到這,穆城的心,險些從鼻孔蹦出來。

老天開眼,今天自己,遇到傻白甜了啊!

可穆城深知。

越是到了這個時候,就越要淡定。

大魚剛剛咬鉤,自己一定要牢牢控制魚竿。這個時候,就是一個老釣叟和一條被釣滑了的大魚之間的較量。

要麼,自己成功收穫大魚。

要麼,連魚鉤都被咬了去。

這時,蘭雅潔的唇角不經意的翹起,問道:「既然這樣,那穆城……這個劇本,你需要多少投資?」

穆城嘴唇囁嚅了下,剛要說話。

蘭雅潔卻先開口,「二百萬,夠不夠?」

「我現在手頭就只有這麼多了。」

「夠!!」

穆城竭力想要維持平靜。

但那些許顫抖的聲音,已經暴露了他的心情。

很快,轉賬完成。

穆城拿出手機,看着那一長串的零,突然覺得呼吸有些困難。

真的,拿到錢了?

就這麼簡單?

今晚上,他真的可以不用吃泡麵了?

酒吧和老婆。

也都有希望了?

穆城腦袋嗡嗡直響,陷入魔怔。

看着穆城發傻的樣子,蘭雅潔微微一笑:「穆城,這也算是我第一筆投資,我不想我的私房錢打了水漂。所以這次拍攝,我一定要全程關注,現在和我一起見見你的劇組人馬吧。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我的這個投資人的正當請求吧?」

一瞬間。

穆城被驚醒了。

然後,徹底愣住。

或者說,徹底傻眼!

他的本意,就是隨便忽悠一筆投資。

只要錢到手就行。

劇組?

他哪裡有什麼劇組啊!

看着蘭雅潔那純水一般乾淨的剪水眸子,穆城突然覺得那二百萬,不是錢,而是一塊燙手的山芋。

「怎麼了,穆城?」蘭雅潔看着穆城,疑惑的問了一句。

「沒,沒什麼。」穆城說著,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有時候動作是可以掩飾慌亂的心情的。

穆城剛放下杯子,卻看到蘭雅潔驚訝的看着他。

「怎,怎麼了?」常浩趕緊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你端的,是我的咖啡杯。」

「咳咳,這該死的咖啡店,咖啡杯怎麼沒有區別呢?」穆城嘟噥了一句,老臉有些發紅。

他抬頭看着蘭雅潔。

「雅潔,你信我不?」

蘭雅潔盯着穆城的眼睛,「你很有藝術才華,眼神也很乾凈,我信你。」

穆城那懸起的心微微放下,「合作的基礎,就是彼此信任,既然你信任我,事情就好辦了,雅潔,這是一個小劇本,你也沒有必要參與具體事情,全部交給我,到時候你只用看樣片就行了。」

蘭雅潔明顯猶豫了起來。

穆城感覺到,魚有脫鉤的跡象。

成敗,在此一舉,該下猛料了。

他咬了咬牙,盯着蘭雅潔,「雅潔,你人漂亮,做事爽快,我對你印象非常好。」

女孩子,都喜歡被別人誇獎,這種開場白,最容易打破她的戒心。

雖然被初戀踹了,但是他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討女孩子歡心的經驗。

血跡斑斑的經驗。

果然,蘭雅潔的眉頭,舒展了許多。

穆城趁熱吃豆腐,「雅潔,我們合作的路,還很長,這一次小投資電影,是見證彼此誠信的契機,這個證明自己的機會,我會牢牢抓住,為我們下一步更深層次的合作夯實基礎,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和你一起,踏上奧斯卡的紅地毯,從此走向世界影視界巔峰,啊……」

說到激情處,穆城伸開雙臂,嚎了一嗓子,那樣子,好像要擁抱整個世界。

蘭雅潔想了想,看着穆城,終於妥協,「穆城,我知道你是怕影響了你們的思路,我答應你,這部片子由你全權負責拍攝,到時候,把樣片給我。」

「耶耶耶!」穆城激動地心裏狂嚎,但是表面仍不動聲色。

喜怒不形於色,是一個騙子,哦不,一個成大事者,必備的素質。

「雅潔,你放心,我一定會交上一份滿意答卷的。」穆城眼裡的真誠,可以感動狗。

蘭雅潔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離開。

穆城癱坐在沙發上,後背,已經被汗水濕透。

他握了握手裡的手機,硬硬的還在。

一切,都不是夢。

自己,真的有錢了啊!

恍惚間,服務員過來,很藝術的問道,「先生,您還需要其他服務嗎?」

表面禮貌,心裏已經把穆城罵成狗。

丫的,就點了兩杯咖啡,佔一個包間4個小時,都像你這樣,我們的生意還做不做了?

看着服務員的表情,穆城一下子明白,

這是,趕人啊!

穆城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老子也是有錢人了,豈能任由你一名服務員肆意**。

他高昂着頭,目光從鼻尖射向服務員,「再上兩杯藍山,剔骨牛排一份,金槍魚鬆餅一份,法蘭克福香腸一份,爆米花一份……」

服務員趕緊拿筆記着,眼神慢慢發亮。

到了最後,服務員都受不了了,她善意的提醒,「先生,這麼多東西,你吃得完嗎?」

穆城靠在沙發上,擺出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我吃一半倒一半,不行嗎?」

有錢人,就得有范兒。

吃不吃東西,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氣氛一定要搞起來。

服務員愣了一下,趕緊點頭,「行,你說了算。」

「記着,有時候的怠慢,也許會搞砸一個大生意。」穆城很牛掰的看着服務員。

「我知道了,先生。」服務員的臉慢慢紅了。

穆城突然覺得天空都亮了。

這有錢的感覺,爽。

……

一個小時後,穆城打着飽嗝,離開了咖啡廳。

該辦正事了。

他直接朝農貿市場趕去。

他要找一個人,一個他無意間坑過的人。

雖然薅羊毛總針對一隻羊不道德,但是他就認識這一隻山羊啊!

穆城趕到了農貿市場,來到了一個肉案前。

看着正在忙碌着給一個少婦割肉的龐源,穆城雙手插在褲兜里,很有范的喊道,「鄭屠,來十斤精肉,剁成臊子,不要一點肥的在上面,再來十斤肥膘,也剁成臊子,不要一絲瘦的在上面……」

龐源抬頭一看是穆城,眼睛一下子瞪圓了,「滾。」

穆城脾氣很好的一笑,「龐源,你就真準備拿着中影導演系的畢業證,在這裡賣一輩子豬肉?」

龐源一聽,一下子僵在了那裡,他的眼神里,滿是沮喪。

看到龐源的眼神,穆城心裏暗笑,有門。

穆城一臉鄭重的開口,「龐源,那件事情,雖然說是你衝動了,但是也有我的責任,我知道,你不甘心這種生活,我現在想給你一個機會,一個重回演藝圈的機會。」

龐源眼睛一亮,可是很快臉就沉了下來,「我說穆城,真以為我是傻子不是,坑我一次,還想再讓我跳進你的坑裡?」

穆城一腦門黑線,我有那麼壞嘛。

「不是,這次真是認真的,我告訴你,我現在手裡有劇本,並且拉來了資金,我正在組建團隊,你要是有意的話,歡迎加入?」

「哥們,不是逗我?」

「肯定不是,這是我的劇本,你先看看。」常浩直接從包里掏出了道具,哦不,劇本,朝龐源遞了過去。

「這,是拍攝資金。」穆城從包里,掏出了二十沓還沒拆封的老人頭,豪邁的拍到了桌子上。

這種拍錢的感覺,爽。

為了追求這種效果,他專門去取了現金。

可是龐源明顯沒有被糊住,他盯着穆城,氣都喘不勻了,「穆城,我熱你先人,給我二十萬,讓我拍電影?」

穆城也吼了起來,「要是有兩千萬,我還會找你?干不幹,放個響屁。」

對這種人,就得拿出彪悍勁。

龐源看着旁邊的肉案,猶豫了很久,最後無力的蹲到了地上,雙手揉着頭髮。

「龐源,用最少的資金,拍出好片子,這才能夠證明你的能力,這,也是我們下一步深度合作的基礎,因為,我背後的金主,是蘭雅潔。」穆城**裸的誘惑道。

「白天使投資集團的大小姐?」龐源驚呼了一句。

「然,這二百,哦不,二十萬,是他掂量我水平的,也是掂量你水平的,要是拍好了,後期可能有兩千萬,哦不,兩個億的投資,甚至會有更深度的合作。」穆城豪邁的說道。

那口氣,好像蘭小姐家的財力,可以直接把太陽買回來當空調。

龐源的眼睛慢慢亮了起來,最後徹底淪陷,他一刀剁到了肉案上,咬牙放屁的吼道,「幹了。」

……

三天之後,穆城已經搭乘飛往老家的班機。

拍攝的事情,已經全部扔給了龐源,這部電影,拍砸的幾率,佔百分之八十,二百萬的拍攝資金,被穆城扣了180萬。

剩餘那二十萬,能拍出個什麼質量的片子,用腳趾頭想想都能夠想出來。

不過每年有八成的影片,撲的爛大街,所以自己的片子撲了,很正常。

穆城心裏默念,對不住了,蘭雅潔,良心喪於困境,再說了,這點錢,對於你們家,也就是一根那個毛而已。

白天使投資集團老闆的大小姐啊!

……

一個月後。

穆城終於選好了一個開酒吧的位置,他正在和房東談判,這時候龐源打來電話,穆城不耐的接通了電話,「喂,我忙正事呢,別煩我行不?」

「穆城,電影,拍好了。」龐源的聲音里,充滿了疲憊。

「啥米,這才剛一個月,你就拍好了?太快了吧。」穆城的手一抖,差點把香煙塞進鼻孔里。

「不快,王敬執導的《倚天屠龍記之魔教夫人》,只用了7天……」

龐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穆城直接打斷,「少給我扯淡,你能跟王敬比嗎?胖子我告訴你,你可別太貪了,到時候交不上差,你毛都撈不到。」

「穆城,拍攝時吃的盒飯,都是我自己掏腰包買的,我要是從這錢里拿一分錢,我就是你妹夫……」

「滾犢子,把樣片給我傳過來看看。」

……

看完了樣片,穆城地點了點頭,行,龐源這小子,辦事還靠譜。

穆城直接把樣片傳給了蘭雅潔,然後把這事,徹底扔到了腦後,他放下了電話 看着對面的老闆娘,一副市儈嘴臉,「大嫂,這轉讓價格,能不能再低點。」

……

一個月後,

穆縣。

市區最繁華的步行街,

穆城站在一間酒吧前面,正看着工人師傅掛牌匾。

那「穆家寨酒吧」的牌子,已經鍍上一層金色,寓意黃金萬兩。

「左一點,右邊高一點……」穆城穿着一身赴宴的西服,背着手站在那裡指手畫腳。

鄰居們站在後面,眼神里滿是羨慕。

「穆城,這間酒吧,購買帶轉讓,你花了四十萬?你從哪裡弄來這麼多錢?」一個捲髮女人看着穆城驚訝的說道。

穆城彈了彈煙灰,昂起頭很瀟洒甩了甩頭髮,「李嫂,在外邊發了筆小財而已,而已。」

眾人眼中羨慕更甚。

李嫂眼珠一轉,低笑着說道,「這裏面不是招服務員嘛,到時候讓我來吧。」

「沒說的,有錢大家賺嘛。」穆城瀟洒無比的說道。

「穆城,到時候也讓我來你這裡上班吧。」不少人都喊了起來。

「一點問題都沒有。」穆城甩了甩頭髮,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到達了巔峰,甚至連一輛寶馬迷你停到了他不遠處,他都沒有發覺。

「哎,右角再朝上一點……」穆城又開始指揮工人師傅,可是他的話音剛落,後面卻響起了一個悠悠的聲音。

「穆城,你讓我好找。」聽到那個聲音,穆城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蘭雅潔。

前一段時間,他幾乎天天晚上做噩夢,那都是蘭雅潔帶着**衝進門來,然後伸手指着他咬牙切齒的聲音,「就是這個騙子騙了我的錢。」

然後自己就被**帶上銀鐲子,拖進警車,然後沮喪的蹲在號子里數腳趾頭……

本以為蘭雅潔找不到自己,這件事情也就算是結案了,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

穆城頭也不敢回,慌亂的喊了一句,「昨晚上吃東西吃壞了肚子,得趕快去廁所。」

穆城準備屎遁。

可是他還沒有走兩步,一個俏麗的身影,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

蘭雅潔看着穆城,似笑非笑的說道,「想逃?那行,把我的錢還給我。」

穆城的老臉,一下子變得通紅無比。

周圍的鄉親一聽,都炸了鍋了。

「聽見了嗎,常浩是騙了人家錢,債主追上門了啊!」

「哼,我就說嘛,就他這個屌絲,出去沒多久,就搞來幾十萬,肯定來路不正。」

「這下好了,騙了人家錢,該蹲大獄了。」李嫂也不客氣的補了一刀。

穆城的臉都白了。

蘭雅潔看着穆城低眉順眼的樣子,差點沒忍住笑。

這時候,一個抱着一個小女孩,漂亮的不像樣的女人,來到了穆城身邊,咬了咬紅唇說道,「穆城,事情既然出來了,你也不要太后悔,你要是真蹲了大獄,家,我會替你照顧的,畢竟你幫了我那麼多。」

穆城的鄰居,喬曦。

穆城的頭,垂的更低了,幾乎都要碰到,小頭了。

蘭雅潔看着女人看向穆城的眼神,猜到了什麼,他看了羞愧難當的穆城,突然笑了起來,「咯咯,逗你玩呢!」

蘭雅潔說完,抬頭看着周圍眾人,清脆的喊道,「各位鄉親,穆城這些錢,都是乾乾淨淨賺來的,因為我就是他的老闆,我可以向大家證明,另外,我今天,也不是來向穆城討債的,只是看看他而已。」

嘩……

周圍頓時議論紛紛。

「我就說嘛,穆城這麼實在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呢!」

「就是,穆城是我看着長大的,人好着呢!」

這時候李嫂又湊了過來,訕笑不止,「那個穆城,我來酒吧上班的事情……」

穆城恨不得脫下皮鞋,在她臉上印兩個鞋印,心裏話剛才還落井下石,現在就涎着臉談上班的事情了,你還要不要臉了。

可是現在他顧不得和李嫂糾纏,他抬頭看着蘭雅潔,紅着臉說道,「雅潔,我們去屋裡說,屋裡說。」

說完一臉乞求的看着蘭雅潔。

蘭雅潔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跟着穆城,走進了房間。

「你,喝點什麼。」穆城囁嚅着說道。

「藍山咖啡吧,很懷念橫店上島咖啡廳里藍山咖啡的味道呢!」蘭雅潔看着穆城一臉戲謔。

穆城的臉紅的就像猴腚一樣,他看了蘭雅潔一眼,趕緊低下了頭,「蘭小姐,我給你說實話吧,我其實是想節約成本,故意截留一部分,這部分錢,我準備開一家酒吧,等到賺了大錢,我會給你高額利息的……」

蘭雅潔看着穆城,一臉微笑。

穆城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再耍猴,他囁嚅着,閉上了嘴巴。

「接著說啊!」蘭雅潔臉上笑意更甚。

穆城:「……」

「為什麼換電話號碼?」蘭雅潔看着穆城。

「這個地方推出了更優惠的套餐……」說出這理由,穆城都覺得有些低智商。

「噗……」蘭雅潔再也忍不住噗嗤樂了,「穆城,我告訴你吧……」

穆城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要攤牌了啊!

「好了,不逗你了,說正事,把你銀行賬號給我……」蘭雅潔強忍着笑說道。

「賬號?蘭小姐,我賬號上,只剩十五塊了,你看了,我還是沒錢還你。」穆城聲如蚊蚋。

「還我?咯咯,你弄錯了,我不是查看你的賬戶,我是要給你打錢耶!」

蘭雅潔咯咯笑了起來。

打錢?

穆城的眼睛一下子瞪圓了,他看着蘭雅潔,心裏話,這蘭雅潔莫非真是個傻子?

「告訴你吧,你拍那部電影,票房非常不錯,有五千萬呢!」

啥米?

那麼一點點拍攝成本,竟然賣了五千萬?

穆城一下子蹦了起來,他看着蘭雅潔,結結巴巴的說道,「蘭,蘭小姐,你別逗我了行不,我膽小,別把我心臟病嚇出來。」

「逗你?你自己看吧。」蘭雅潔把自己的手機打開,然後放到了穆城面前。

周電影票房排行榜。

第一名,好萊塢大片《瘋狂的蝸牛》,票房8000萬;

第二名,王敬執導的《血染金沙灘》,票房7600萬;

第三名,穆城執導的《西遊情緣》,票房5300萬;

……

第十名,劉駿執導的《霸王別搞姬》,票房3100萬。

穆城徹底呆住了。

這,這是真的?

蘭雅潔看着穆城,一臉欣喜,「穆城,我就知道你有才華,這一次,你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

「我,我……」穆城不知道該如何說了,這部片子,自己就弄了個魔改劇本,其它的,自己嘛事都沒幹,直接扔給了龐源,自己領這份功勞,實在羞愧啊!

「穆城,雖然票房五千多萬,但是這筆錢,國家扣掉5%做為電影專項基金,還有3.3%的稅款。

接下來有一半直接分給院線和影院,發行方收了15%的代理髮行費,再加上我後期投入的宣傳費,這部電影刨除成本,我們實際盈利,也就不到一千萬。」

「一,一千萬啊!」穆城結結巴巴的說道,心裏話,這都不少了啊!

蘭雅潔點了點頭,「這一次,你的表現,我十分滿意,所以,我準備給你再分一百萬……」

穆城一聽,趕緊擺手,「那個雅潔,不用了,畢竟我……」

自己以前做的都是啥事,現在哪裡有臉接這一百萬。

蘭雅潔搖了搖頭,「穆城,龐源他們,這一次也付出了很多,這些錢,你應該給他們一部分作為獎勵。」

穆城這才答應下來,畢竟這錢,大部分是龐源他們應得的。

蘭雅潔拿出手機,按動了一陣,穆城的手機叮了一聲。

穆城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心都顫抖了起來。

一百萬啊,這,可是自己堂堂正正拿到手裡的錢啊!

正在穆城激動地時候,蘭雅潔又開了口,「穆城,這部電影,不但票房收入可以,並且還獲得了最佳導演獎,明天就要在橫店舉行頒獎儀式,你和我回去吧。」

「不是,這部電影,龐源付出的更多,他應該出席這個儀式。」穆城趕緊擺手。

這個時候,自己還冒領龐源的功勞,那還是人嘛。

「我問過龐源了,他說你才是真正的導演,你就去吧,一個儀式而已。」蘭雅潔說完站起了身。

穆城也站了起來,跟着蘭雅潔走出了房間。

這時候,喬曦一臉緊張的迎了過來,看着穆城,「穆城,事情怎麼說了?」

「沒事了,喬姐,我要回橫店了,酒吧的事情,麻煩你照顧一下。」穆城看着喬曦。

喬曦的身體微微一顫,很快恢復了正常,「你放心吧。」

穆城坐到了駕駛室,載着蘭雅潔,朝着橫店方向駛去。

「穆城,當時看到你那個劇本,我就覺得要火呢!」蘭雅潔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側着臉看着穆城。

穆城手一抖,差點把車子開到溝里去。

天知道他那個劇本是怎麼來的。

僅僅一晚上功夫,就魔改出了這個劇本。

也就是借了西遊記的殼,然後套進了愛情的因素而已。

這個劇本,穆城自己都不看好,那純粹就是騙外行而已,要是內行,早把劇本拿到廁所另作他用了。

西遊記在大家心裏的定位,早就根深蒂固,自己拍這個西遊記關聯劇本,本來就不討喜,現在又加入了愛情元素,早就似驢非馬了,這要是拍齣電影能火,那就沒天理了。

可是卻偏偏沒有天理了。

「穆城,你想休息一段時間,然後好好思考一下,我們下一步電影該拍什麼。」蘭雅潔看着穆城,認真的說道。

穆城手一歪,又差點把車子開到溝里。

這傻丫頭,被自己騙的還不夠啊!竟然上趕着上當。

可是想了想,人家都對自己這麼信任了,並且還給了自己巨額**,自己也該好好努力一下,為她拍出一部好片子,這才對的起人家呢!

可是自己有那本事嗎?這一次幸運女神身上來事,犯糊塗給了自己機會,下一次還有這可能嗎?

雖然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但是這機會也不能總給自己不是?到時候要是露餡了……

穆城腦海里,突然出現蘭雅潔拎着小刀,然後把自己裝進漁網裡,把那一小塊一小塊凸起的肉丁丁切下來的情形……

穆城徹底凌亂了。

……

天黑地時候,兩人趕到了橫店。

蘭雅潔看着穆城那地攤貨衣服,皺了皺眉,「穆城,明天頒獎儀式,還是穿的正式一點吧,晚上有空,去買套衣服吧。」

「這身行頭不錯,我剛買沒多久呢!」穆城顯擺的擺了個健美的姿勢。

蘭雅潔瞪了穆城一眼,「走,我陪你去,一個大男人,就不注意形象。」

蘭雅潔說完,轉身朝旁邊的慢服裝專賣店走去。

「不是,旁邊就有家服裝超市,這裡經常搞打折活動呢!」穆城在後面,善意的提示。

可是這信息,卻被蘭雅潔直接忽略。

進了專賣店,蘭雅潔看着穆城,「你自己先選擇一下,我先去一下洗手間。」

穆城無奈的搖了搖頭,來到了那些服裝前,伸手先拉起標籤看了看,那動輒上萬的價格,讓穆城直搖頭。

坑爹啊,上萬元,那得買多少衛生紙,這穿到身上,功能不也是遮羞嗎?

穆城正在吐槽,旁邊一個穿着制服的女人走了過來,看着穆城,「先生,請問需要什麼……」

女人的話剛說了一半,眼睛卻一下子瞪圓了。

穆城看着那個女人,眼睛也瞪圓了。

怎麼是她?

穆城有些發懵,自己不是到了平行世界了嗎?怎麼會見到自己的前世的初戀李燕?

本來以為和這個女人,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可是沒想到,卻在這裡碰到了她。

按照道理,穆城應該恨李燕,可是他卻恨不起來,心裏卻微微發酸。

自己的初戀啊,怎麼能夠輕易忘卻。

穆城看着李燕,剛想說話,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穆城腦海里,突然出現辛棄疾《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中的一句話:

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這時,李燕看着穆城,直接開口,「先生,你想要什麼衣服?」

穆城的眼睛瞪圓了,這,這分明是擺明不想認自己啊!

穆城的心沉了下來,他覺得自己和李燕之間的美好,一下子被踐踏殆盡。

他看着李燕,剛要說話,這時候,旁邊響起了一個男子的聲音,「李燕。」

李燕轉身一看,驚喜的喊了一句,燕子一般的跑了過去,伸手攬住了男子的胳膊,「親愛的,你怎麼才來,人家都等急了呢!」

男子看着李燕,笑着說道,「有場重要的會談,這才過來晚了。」

王哲的話剛說完,卻看到了站在旁邊的穆城,他眼中閃過了一絲冷光。

穆城看着王哲,真想一拳砸到這個雜碎的腦袋上,但是兩世為人,他的心智,已經成熟了許多,那種衝動,被他壓了下來,他轉身接着看衣服。

「這裡的衣服挺貴的,有些人打腫臉充胖子,然後吃了半年泡麵,你說這不是傻逼嘛。哈哈……」王哲放肆的笑了起來。

李燕挽着王哲的胳膊,臉上也露出了鄙夷的笑容。「是啊,有些人就是不能給自己一個正確的定位,非要充有錢人呢!」

穆城的臉色,沉了下來。

這時候,蘭雅潔走了過來。

王哲看着蘭雅潔,眼前一亮。

一身香奈兒高定時裝,把她那玲瓏身材,徹底勾勒了出來,那一張絕色俏臉,讓人看了魂魄都會出竅,那高雅的氣質,更襯托的她出塵脫俗。

再看看自己旁邊的李燕,漂亮是漂亮,但是渾身卻滿是庸俗味道。

李燕反應了過來,她趕緊陪着笑招呼,「這位小姐,請問你有什麼需要?」

「我是來給我男朋友買衣服的。」蘭雅潔說完,直接伸手,攔住了穆城的胳膊。

穆城的身體驟然僵硬,這,這是什麼情況?

蘭雅潔什麼時候成了自己的女朋友?

穆城驚訝,李燕驚得差點坐到地上。

「他,是你男朋友?」李燕結結巴巴的問道。

「怎麼,你覺得我配不上他嗎?」蘭雅潔冷聲說道。

「配,配得上。」李燕心裏話,不是你配不上他啊!

蘭雅潔不再理李燕掏出了電話,「喂,王叔,我在你店裡,你來一下。」

時間不大,一個肥胖的男人趕緊過來,看着蘭雅潔,陪着笑臉恭敬的說道,「小姐。」

「王叔,這是我男朋友,需要拿幾套衣服。」

老闆趕緊點頭,笑着說道,「小姐,這是你家的門店,你想拿多少衣服,都可以啊!」

李燕徹底愣住了,這家門店,是這個女孩子家的?

這件門店的真正老闆,不是……

正在李燕驚詫的時候,蘭雅潔轉過頭看着穆城,含情脈脈,「親愛的,以後你想穿什麼衣服,隨時來拿,這是我們自己家的門店呢!!」

旁邊的李燕,臉色一下子變得通紅,她都膈應死了,以後,自己,要給,穆城的女朋友,打工?這,這不是打自己耳光嘛。

正在李燕凌亂的時候,蘭雅潔摟住穆城的胳膊,深情的說道,「穆城,你很有才華,也很有前途,有些人錯過了你,是她這一生最大的損失,她以後會後悔的。」

李燕瞬間石化。

穆城看着以前自己的女神那個樣子,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了,他趕緊選了兩套衣服,然後和蘭雅潔轉身離開。

李燕看着穆城的背影,眼神發直,自己丟棄的穆城,真的有那麼好嗎?自己,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坐在車裏面,穆城還是一臉懵逼,他看着蘭雅潔,咽了口唾沫說道,「那個,雅潔,你,你剛才,開,開什麼玩笑,你,根本不是……」

蘭雅潔微微一笑,「當然不是了呢,不過,我就是要在她們面前冒充你女朋友,我就看不慣那些人欺負人,有錢就了不起嗎?」

「不是,就算是為了打他們臉,你也用不着冒充我女朋友啊!」穆城一臉無奈。

「你很虧嗎?」蘭雅潔直起了身子,戲謔的盯着穆城。

「咳咳,不是虧不虧的問題,是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穆城劇烈咳嗽了起來。

蘭雅潔又考了靠背上,「那個女人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也看出了她的本質,見錢眼開,毫無底線,我就是要讓她知道,你和她分開,會有更好的女孩等着你呢!」說完這句話,蘭雅潔覺得不妥,急促的補充了一句,「哎,你可不要胡思亂想啊,我說的不是我,我只是幫助你而已。」

「我懂,你就像那天上的七仙女,我就是那俗世的董永,我要是對你有想法,那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嘛。」

蘭雅潔有直起了身子,「不對,七仙女和董永,最後不是結成對子了嗎?」

「咳咳……」穆城這才知道,自己舉例子有多不恰當。

「好了,不說這個了,你倒是說說你們以前的故事,給我解解乏。」蘭雅潔慵懶的說道。

穆城差一點把車子開到旁邊的水溝里。

提到李燕,那些傷心的往事,都涌了上來。

平行世界裏,自己和李燕,是戀人關係,李燕是學校里的校花,自己和她在一起,不知道羨煞了多少單身狗,他也十分珍惜李燕,只要李燕提出的要求,他想前方設百計,都要給她買來。

那一次,李燕想要一款剛出的新手機,可是那三千塊的價格,卻讓穆城犯了難。

可是為了博心上人一笑,穆城咬牙去賣血,最後拿着鮮血換來的手機,去找李燕的時候,卻看到李燕和同班的王哲一起,朝學校後面的小樹林走去。

穆城趕緊跟了過去,卻看到王哲把李雅壓到了地上,正在褪她的褲子。

穆城怒火中燒,一板磚砸到了王哲的腦袋上。

警方到來調查,穆城說王哲要對李燕用強,自己才出手的,可是李燕竟然反咬一口,說自己和王哲是心甘情願的,穆城心生嫉妒,才會悍然出手的。

那一刻,穆城的愛情,一下子碎了。

因為這事,穆城被丟進了大獄……

往事,不堪回首……

……

回過神來的穆城,狠狠瞪着蘭雅潔,氣的臉都綠了,「哎,我說蘭雅潔,我那悲傷的往事,現在就成了你解乏的笑料了嗎?」

蘭雅潔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好了,算我說錯了,我餓了,去吃點東西吧。」

穆城無奈搖頭,然後驅車去找吃飯的地方。

可是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地方,天太晚了,附近的飯店,都關門了。

「穆城,今天是為了你,我才餓肚子的。」蘭雅潔一雙剪水眸子瞪着穆城,那裏面滿是幽怨。

「要不,我給你做飯吧。」人家幫了自己那麼多,自己也該付出一點啊!

「你會做飯?那太好了,走,去我家,你給我做飯吧。」蘭雅潔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不是,深更半夜去你家,你爸媽恐怕會把我打死。」穆城哭笑不得的說道。

「想什麼呢,我自己有一套房,一個人住呢!」蘭雅潔瞪了穆城一眼。

「那,我更不敢去了,孤男寡女的……」穆城還想說什麼,可是蘭雅潔一雙剪水眸子,狠狠地瞪着他。

穆城徹底敗下陣來。

在這個女孩面前,說這些話,褻瀆女神了啊!

半個小時後。

蘭亭別墅區。

七號別墅。

廚房。

穆城在廚房做手擀麵,蘭雅潔雙手抱在身前,饒有興趣的看着。

會做飯,有藝術天賦,這個男人,還真讓人看不透呢!

二十分鐘後。

蘭雅潔拍着肚皮,心滿意足的說道,「這手擀麵,真的不錯耶!」

穆城點燃了一支煙,一邊抽着,一邊目光深邃的說道,「吃真正的美食,就像做ai。

你看着它,眼波迷離

你嗅着它,全身**

你夾起它,指尖流轉

你舌吻它,唇齒留香

你品味它,飄飄欲仙

……」

「穆城,你胡說什麼?」蘭雅潔俏臉通紅,羞惱的瞪着穆城。

「咳咳,雅潔,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穆城咳嗽着站了起來,這逼裝的,搞錯對象了,這種話,能對乾淨如白菜的蘭雅潔說嗎?

「你去哪裡,你租的房間早就退了,天還這麼晚,算了,我這裡有房,你就在這裡湊合一晚上得了。」蘭雅潔落落大方的說道。

「在這裡睡?」穆城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這,這,也太令人期待了吧。

可是下一刻,他還是恢復了理智,自己要是留宿在蘭雅潔家裡,估計明天,自己那玩意兒,就得被人切下來數年輪。

黑天使投資公司的老大,可不是白給的。

「還是不了吧,讓人看見,對你不好,我去龐源那裡睡去。」穆城文質彬彬的說完,直接離開。

蘭雅潔看着穆城的背影,唇角微微翹了起來,「有時候有些口花花,但是本質,還是不錯呢!」

……

穆城點燃了一支煙,一邊抽着,一邊朝龐源那裡趕去,他心裏一直在思索,自己這部電影,怎麼就火了呢?

穆城拿出手機,找到《西遊情緣》那部電影,點開了下面的評論。

直面人生:「西遊情緣這部電影,簡直爛到家了,第一,把西遊記拍成了愛情片,歪曲原著,第二,孫悟空竟然和七個仙女有曖昧關係,誤導人們的愛情觀,更不能容忍的是,孫悟空竟然和碧雲有了愛情,而碧雲,竟然是王母娘娘的前身,這算什麼,女婿和丈母娘的愛情嗎?簡直毀人三觀,就是一個污片。」

看着這條影評,穆城目瞪口呆,夠犀利,夠扎心。

可是接下來的評論,卻讓穆城樂了。

「西遊記被拍成了愛情片?值得期待,看看去。」

「女婿和丈母娘的愛情?哇塞,好邪惡,看看去。」

「看看去。」

「呵呵,這倒是做了免費廣告了呢!」穆城笑了起來。

下面的評論,中規中矩。

那片天那片海:「哎,這部電影,真的有那麼好嗎?」

小妞妞:「當然好了啊,劇中孫悟空和王母娘娘前身的對話,真的讓人感動呢,特別這句台詞: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感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人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如果上天能給我一次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哇塞,真的好讓人感動,姑娘們,快去看看吧。」

……

穆城終於揣摩出這部電影火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