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個現代少年的修仙之路
一個現代少年的修仙之路 連載中

一個現代少年的修仙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紅柿幾多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君炎 紅柿幾多秋

一場意外降臨藍星的跨世紀流星雨,帶來了無數的期望,同時也也帶走了無數炎黃族人到底是一場驚天陰謀,還是逆天機緣,只有踏上那條路的人知道聖路起,仙門開,此去成仙路,萬世皆浮屠李君炎一個從放逐罪地走出之人,在弱肉強食的修仙界艱難修行,不斷成長至巔峰的過程展開

《一個現代少年的修仙之路》章節試讀:

壓下浮躁的內心,撕下一隻衣袖將破劍的劍柄裹住,感覺非常趁手,心想現在武器是有了,缺的是食物與水,李君炎不敢在此地耽擱,快速的向前走去。

一路向前,清風拂面,只有小蟲的聲音,時不時還會有幾條蛇在前面竄過,天上也不時的有老鷹飛過。這有點太安逸了吧,如果一路都是這樣,除了時間久一點外,其它的也沒什麼,石碑上說的或許有點過了,心裏如此想到。

經過一天的趕路,在接近黃昏的時候終於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足球場大的小湖泊,心裏頓時一松。

李君炎朝湖邊繞了一圈,終於在一個比較避風的小斜坡後找到算是比較不錯的休息地,不一會的功夫,他拿出破劍順勢挖出了一個小平台。後在附近找了一些乾燥的荒草與枯死的灌木,用小賣鋪以沒零錢補給的打火機點燃了篝火,然後朝湖邊走去。

剛到湖邊,就看到幾條一斤左右的魚在遊動,經過一番折騰,好在是弄到了兩條,在轉身正要離開時,斜眼看到不遠處有一隻烏龜,於是晚餐多了一道菜。

不知道是因為長期的趕路還是因為身體素質的增強,把這些東西吃下去都感覺不怎麼脹肚子,沒多想他看向了剛剛小心翼翼保留下來的烏龜殼,因為在這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趕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遇到水源,所以得弄一個水袋,在一陣搗鼓後烏龜水袋誕生了。

第二天剛亮,李君炎打了一壺水就出發了,畢竟大白天真的太熱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趕路,太陽終於出來了,看着緩緩從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橘紅中帶着溫度,給清靜的草原鑲上了一層金邊,格外的溫暖。

就在這時,看到在前方不遠的小土丘上依稀的躺着一條成人大腿粗細的蛇,畢竟是冷血動物。頓時來了興趣,停下步伐,悄悄的上前繞至身後,雙手握住破劍,蓄勢猛地向下砍去,就在這時它好像預感到了不妙,蜷縮身體將頭護住,這一劍在它的身上留下了一個兩指深的傷口。

「這皮真硬」,李君炎如此想到並後退了幾步,大蛇反應過來,快速吐着蛇信子,表達着它的憤怒,接着它狠狠的將尾巴甩向李君炎。因為是早晨的緣故,這一尾顯得有點慢,一個側身就躲過去了,看到此幕大蛇更加的憤怒,張開血盆大口咬來,又一個側移,完美躲過,並在其脖子上留下一個豁口。

在一番小心的拉扯之後,大蛇流血過多,不甘的癱軟在草地上,蛇性狡詐,李君炎為了防止它是裝的,於是在旁邊等上了半個鐘頭,看着仍然不動的時候,上前舉起破劍用力將其頭砍下並用劍插起扔到遠處。

看着七八米長的屍體,李君炎用破劍開始解剖,一陣努力後,剝下了一大塊蛇皮,做了一個背囊,中間還留了一截水桶般的皮,打算做個水袋然後在附近找了一些乾柴,點火烤肉。

在太陽到正午的時候終於烤好了十多斤的肉乾,看了看屍體,想了想又將蛇膽取出,在火炭上烤乾,碾成粉末用蛇皮緊緊包住,因為蛇的蛇膽對解毒,除濕,祛風,退燒,潰爛都有作用,畢竟這可沒有醫院一說。

在將烏龜殼裡的最後一口水喝了以後,背起肉乾,繼續向前。

之後的一個多月都是在趕路中度過,並沒有什麼巨大的威脅,就在一個臨近黃昏的時候李君炎看到小丘後的小溪邊有一個如同野人般的青年正在河裡撈魚,細看一下,原來這人就是當初指責玉臨風的林浩然,於是沒多想,李君炎走了過去。

聽到腳步聲靠近,「誰」,他大聲的喊到,並迅速轉身,看到是當初在山頂的李君炎時,身體一松,癱坐在了水上。

看到此處李君炎有些不知道要怎麼說了,沉默良久。最終還是爬出溪水的林浩然整理了下頭髮後說道:「怎麼就你一個人,難道你的夥伴都沒有來嗎?」

「不是,剛剛進來我們就被分散了」。

「當時我也納悶,和我一起的怎麼不見了,還以為他們反悔,不來了呢,原來是這樣。」

他又在溪邊仔細的擺弄了一陣,帥氣了不少,於是他看向李君炎手中的劍,眼中有貪婪一閃而過,開口問道:「這劍」。

「這破劍是在我剛到時的小石碑後發現的」,李君炎有些自豪的說到。

一聽此話,林浩然懊悔的想到:「當時要是我也仔細找一下說不準就是我的了」,越想越氣,於是心中的貪婪之火更加的旺盛了。

在一番有的沒的交談後,李君炎在周圍找了些乾柴生起了火。

林浩然弄到了幾條魚後看到他竟然還有火,我都兩個多月沒有吃過熟食了,為什麼他什麼都有,老天太不公平了。

於是他假惺惺的上前問道:「你還有火啊」。

「嗯,來時小賣鋪給的」,說著他還從背後的蛇皮包里拿出一路上弄來的各種肉乾,在火上回回溫。

見到此心中貪婪已經無法抑制的表現在了臉上,可李君炎並沒有注意到。

他平復臉上的扭曲後湊上前問道:「你這兩個多月,都是如此滋潤嗎」。

李君炎拿出水袋喝了一口不在意的說到:「差不多吧」。

一愣,等等:「你說什麼,兩個多月?」

「對啊,我們進來這不是已經兩個多了嗎」,他不解的撓了撓頭。

李君炎沉思良久,想到這應該是穿越那道光幕時的時差問題,果然這裡真的非同凡響啊。

他並沒有多說什麼,接下來也只是東拉西扯的聊了兩句,並匆匆睡去。

第二天還剛剛泛明,林浩然就被一陣聲響吵醒,有點怒氣的看着李君炎說到:「你這是幹什麼」,畢竟這兩個多月他沒有一個夜晚是踏踏實實的睡過一覺。

「當然是,繼續出發了」,李君炎不以為意的說道。

頓時林浩然就清醒了,他沒有什麼東西需要收拾所以去洗了一把臉,就在一旁等着。

李君炎走起,他就跟在後面。

他並非小氣之人,而且大家都是一個地方來的,於是在之後的幾天里,對林浩然也算多有照顧,且林浩然時不時的還在耳邊吹吹風,讓他感覺飄飄然,李君炎也放下了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