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異魂詭事
異魂詭事 連載中

異魂詭事

來源:google 作者:郝少波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孫麗娜 郝少波

天生鬼命難避禍,重入逸門凈自修我被水鬼索命,不得已入了逸司閣,從此走上驅邪抓鬼之路展開

《異魂詭事》章節試讀:

「快過來,有我在他傷不到你,你得學會適應!」
張豐見我躲閃,立刻皺了皺眉,顯然對我的反應很不滿意。
我整個人都僵住了,雖然一直在心裏提醒,這傢伙前天才和你分看,是你同學,沒什麼可怕的,但雙腿忍不住打顫,嚇得有些動不了了。
「把他拽過來!」
張豐有點不耐煩的一揮手,他的影子里立刻竄出一個人影,飛快的跑到我跟前。
我只覺得自己胳膊被人大力拎住,下一秒就到了張豐跟前,轉頭一看,那個人影已經不見了蹤跡。
「剛才那個……也是鬼?」
我咽了口唾沫,下意識的看了看,剛才被那東西捏住的地方,有點忐忑的問道。
「那是我的影靈,以後我也給你找一個靠譜的。

張豐一把捏住陳樺的嘴,陳樺立刻反抗,漆黑的雙眼瞪得老大,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絲驚恐。
我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小心的躲在張豐身後,疑惑的看着這一切。
儘管陳樺不停掙扎,但張鋒手勁很大,還是硬掰開了他的嘴,從他嘴裏拿出了一塊石頭。
這石頭通體淡藍色,看上去十分圓潤,明顯是被人刻意打磨過的,絕對不是湖裏面的石頭。
「啊……好冷……水裡好冷……」
石頭剛拿出來,陳樺就狠狠的哆嗦了一下,漆黑的眼睛開始變得獃滯,不停的小聲嘀咕着。
「這才是死了一天的水鬼該有的樣子!」
張豐輕嘆了一聲,順手將那塊藍色的石頭塞進自己的皮衣口袋,又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白色瓷瓶,衝著陳樺晃了晃,陳樺身形一晃,化作一團黑氣,鑽進了瓶子裏面。
張豐將瓷瓶塞住,虛空一掃,煙霧幻化的鞭子又立刻幻化成黑色煙霧,鑽進了他的掌心:「看到了嗎?這就是鬼氣!」
「鬼氣不是鬼身上的嗎?鑽進活人的身體真的沒問題?」
從陳樺口中的藍色石頭被張豐拿走之後,一直縈繞在我身上的冷氣,就徹底消失了,不然我也沒經歷思考這個問題。
「這鬼氣會積存在你的影靈身上,影靈是和你簽下契約的鬼,和你同生共死,所以你不會受到影響,還可以利用鬼氣幻化成順手的兵器,來抵禦危險。

張豐還算有耐心,雙手插兜,邊往回走,邊耐心的說道。
「這就……完了?」
我看了看周圍,還以為抓鬼相當有難度,怎麼也得打幾個回合,沒想到竟然這麼容易。
「沒完,只是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
張豐瞥了我一眼,神情相當複雜,看上去貌似有幾分擔憂和欣喜的神色,說完他也不等我,就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只丟下一句,明天下午六點去逸司閣找我。
大概是剛被鬼纏過的原因,我現在覺得渾身特別疲憊,就算一路小跑也沒追上張豐,只要自己慢慢往前走。
這附近實在太偏僻,連着走了半個小時,我才終於打到車回學校,回到寢室之後,我倒頭就睡,這一覺就算睡到第二天下午。
「胖子幫我帶份飯,一會兒我還得出門!」
伸了個懶腰,我眯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床邊,不知道盯着自己看了多久的胖子。
「你是不是有什麼奇遇,跟哥們說說!」
胖子一臉憨笑,不過我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擔憂,看得出他並不好奇我經歷了什麼,只是擔心我經歷了這些會對自己帶來什麼危險。
我猶豫了一下,乾脆將這幾天的經歷全都和胖子說了一遍,這傢伙聽完之後,嘴長得大大的,都能塞下一顆雞蛋。
「當故事聽吧,別嚇到。
這事我只和你說過,你千萬別說出去!」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扶住他的下巴,生怕他的肥下巴砸到腳背上,小聲說道。
「一百萬,天哪,什麼時候能還清?我總覺得你被忽悠了。

胖子在地上不停的轉着圈,看着我的表情更加擔憂。
我實在餓了,下床給自己泡了面,吃完之後一看時間,都快晚上五點了。
「那人讓我六點趕過去,我的走了,有什麼事等我明天回來再說。

我揉了揉雞窩一樣的腦袋,胡亂套上衣服就匆匆出了門,等我到逸司閣的時候,還差五分鐘六點。
傻冒又來了————
剛進門頭頂上就傳來鸚鵡的喊聲,坐在櫃檯邊上的張豐和逸風齊齊朝着我看了過來。
「北侖給我,我就說即便你不警告他,他也會過來的,你還不信。

逸風淡淡的一笑,衝著張豐說道。
張豐眼角抽搐了一下,臉上卻沒有什麼不悅的神色,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巴掌大的牌子丟給逸風,就起身衝著我走了過來。
「你不打算給我件防身的東西嗎?」
我無語的看着張豐,其實之前也想過要逃走,但這個念頭只在腦子裡過了一下,就被我打消了。
自從經歷小時候那件事之後,我對鬼神都相當敬畏,如今遇到能自如操控鬼神的人,哪裡敢耍賴,鬼知道如果我真的跑了,以後被這些人抓到,會是個什麼樣的下場,所以想了一下,我還是決定埋頭還完這一百萬,然後和他們兩不相欠的好。
「這個借給你。
」張豐隨手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丟給我,催促道:「時間不多,別廢話了趕緊走吧。

我跟着他走出逸司閣,張豐開着車,我坐在副駕駛上,看着車窗外飛快倒退的街景,有點慌亂的問道:「你跟我說說,今天晚上要對付什麼東西?」
「這家只說房間里有動靜,具體是什麼鬼我也沒看到,總之到了就都知道了,就是個小任務!」
張豐一邊開車一邊抽着煙,漫不經心的說道,看樣子這件事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想起他昨天晚上的抓鬼水平,我立刻就放下了心,看樣子這傢伙有十足的把握,想通了之後,我就靠在副駕駛上,閉着眼睛閃休息。
車子很快開到城郊,一棟建在山上的別墅跟前,我看着這棟別墅不由得納罕,自己還真不知道本市還有這種地方。
我們兩個下了車之後,立刻有個很染着紅色短髮,穿着件花里胡哨外套的男人迎了過來:「你們怎麼過來了?」
他邊說著,還邊捏了一下我的臉,動作太快我愣是沒來得及阻止,心裏不由得暗罵了我一句。
「這是蒙琪,咱們的同事。
這是我新收的徒弟郝少波。

張豐給我們兩個互相介紹一下之後,就開口:「逸風讓我來的,我就順便帶徒弟來看熱鬧,你忙你的!」
說完他也沒理會,就徑直朝着別墅裏面走去,我趕忙跟上張豐,也走了過去,留下在風中凌亂的蒙琪。
我們剛走到別墅門口,我就感覺到一股迎面撲來的淡淡的味道,這味道很特別,有點像是花香,但我一時又沒想起是什麼花的香味。
不過我也沒多想,能住別墅的人家肯定非常有錢,沒準人家故意弄這個味道清新空氣的。
張豐沖了兩杯咖啡,端給我一杯,大剌剌的坐在沙發上喝了起來,蒙琪則黑着臉坐在我們對面,像是心情不太好。
「就咱們三個?」
我茫然的看着周圍,不太確定的問道。
「你這徒弟有點呆呀,這別墅都鬧鬼了,人家還會住在這裡?」
蒙琪迅速搶過我一口沒喝的咖啡,笑着調侃道。
「實話告訴你,逸風怕你搞砸了才讓我來看着的。

張豐的表情沒變,淡淡的瞥了蒙琪一眼,他這副態度差點把蒙琪氣瘋,他站起來轉了幾圈,指着張豐的鼻子就要發飆,可就在這時,頭頂的燈突然滅了。
客廳立刻陷入一邊黑暗,我立刻拔出匕首,警惕的側着耳朵聽周圍的聲音,周圍像是瞬間陷入一片死寂,只是那股香味突然變重了,變得特別刺鼻,甚至隱隱透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啪……
這時我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脆響,緊接着頭頂的燈再次亮起,我有些慌神,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客廳里就剩下自己一個人了,地面上還有一個破碎的咖啡杯,剛才的脆響肯定就是這個杯子摔碎發出來的。
令我奇怪的並不是杯子碎了,而是杯子里的咖啡一滴都不剩,剛才蒙琪根本沒來得及喝,燈突然滅了之後,他肯定更來不及喝咖啡了,那是被誰喝了,難道這套別墅里還有第四個人?
想到這我不由的到抽了口涼氣,我們可是來抓鬼的,剛才那杯咖啡不會是被鬼給喝了吧?
我心裏恐懼,心說,這兩貨太不靠譜的了,竟然將自己這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留在這裡,如果那隻鬼突然跑回來,我該怎麼辦?
我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本來想先離開別墅出去躲躲,但走楚別墅的瞬間夜色就立刻撲了進來,將我整個人都籠罩在黑暗中,我這才想起來,這外面可是郊區,周圍好幾里沒有人影跑,跑出去顯然是不明智的。
誰知道等我退回到別墅裏面時,別墅的門突然砰的一下自己關上了……

《異魂詭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