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見不鍾情/醫見不鍾情
醫見不鍾情/醫見不鍾情 連載中

醫見不鍾情/醫見不鍾情

來源:google 作者:寧致遠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寧致遠 鍾晴

鍾晴沒想到自己認為的全世界最好的男人,竟然還是背叛了她……展開

《醫見不鍾情/醫見不鍾情》章節試讀:

「鍾醫生,你下班了。」  「嗯,正準備下班,對了,7號床的老人家今天剛動完手術,你晚上多注意一些。」

鍾晴囑咐完,看了一下手錶,快九點了,今天的最後一台手術結束後,她整個人都快虛脫了。

她疲憊地換好衣服後,原本打算回家早點休息,可轉而一想,因為科里太忙,她好像挺久沒去寧致遠那邊,這麼晚了,也不知道他睡了沒?

寧致遠,鍾晴的未婚夫。

他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能夠包容,體諒鍾晴的男人,從來不埋怨她以工作為中心而忽略他,一個集溫柔,善解人意於一身的絕頂好男人。

鍾晴慶幸自己遇上這樣的好男人,或許是上輩子積了德,這輩子老天爺才會把這樣的暖男派到她的身邊,默默地守護着她。

福城深秋的溫差特別大,鍾晴走出醫院的時候,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以最快的腳步來到停車場,然後開車去了寧致遠那裡。

鍾晴手握方向盤,望着泛黃迷茫的前方,疲憊地捏了捏眼角,連續一整周的忙碌,她自己都快麻木了。

車緩緩地開進小區,鍾情停好車,抬頭望向十二樓,房間的燈是亮着的,看來寧致遠今天晚上沒加班,這麼早就老實在家獃著了。

等一下,她突然出現,他會不會興奮地像個小孩子一樣手舞足蹈呢?

「叮……」

電梯一開,鍾晴疲憊地舒展着筋骨,然後慢慢地走向1203房。

打開門,鍾晴俯身換鞋子時,一雙鮮紅的細高跟女鞋非常醒目而凌亂地出現在她的視線里。她愣住了,恍惚了好幾秒。

一種莫名的恐慌瞬間從腳心往上竄,她不敢猜測,可是腳步卻不由自主地朝房間移動着。

越是靠近房間,她的心就跳得越快。

她的手終於觸碰到了冰涼的門把,房門是虛掩着的,房內細碎而曖昧的聲音傳入耳畔,男女之間一道道喘息聲如同一把把利刃刺穿在她的心窩。

鍾晴僵站在原地,腦子像被抽空一般,她的手輕輕一動,門就安安靜靜地自己慢慢地打開了,她目光空洞地望着在被子里翻滾的男女。

她的心裏一直有個聲音在不斷地重複着:一定不是寧致遠,不是他。

驀地,被子被頂開,一個熟悉的側臉顯了出來,沉重地喘息聲過後,男人不經易的回頭,看到鍾晴時,整個人都錯愕了。

「鍾晴?」

鍾晴的心在那一剎那的四目相對後,重重地麻痹了。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他的男人,此刻在幹什麼?

「寧致遠,你在幹什麼?」鍾晴厲聲,她現在渾身冰冷,血液凝固,腦袋一片空白。

「鍾晴,你聽我解釋。」寧致遠掀開被子,狼狽不堪地四處找衣服,最後只撿起扔在地上的浴巾裹住自己。

「還有必要解釋么?」鍾晴瞪着眼前這個滑稽的男人,努力使自己淡定,她緩緩地走到床沿。

寧致遠上前攔住了鍾晴,告饒般的低聲道:「你先出去,好嗎?有事咱們外面說。」

「出去?」鍾晴側目諷刺地看着寧致遠,「寧致遠,敢做就要敢當,你怕什麼?」

話落,鍾晴用力將寧致遠推開,她直接上前扯開那女子身上的被子,鄙夷地看着她此刻那蜷縮的身子。

「原來你喜歡這種貨色?」鍾晴挑眉挖苦着,她下意識伸手從自己口袋裡掏出兩百塊,先用錢拍了拍寧致遠的臉,繼而用力地甩到那女人棕櫚色的捲髮上。

「鍾晴,你幹嘛呢?」寧致遠又緊張又疑惑。

鍾晴回頭看着寧致遠,冷笑道:「玩女人是要付錢的,這種貨色我不知道市面上什麼價格,我估計也就值這個價。」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損了?」寧致遠詫異。

「我損?」鍾晴難以置信地看着寧致遠,「如果我真得損,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就是把你給閹了。」

寧致遠咽了口口水後退一步,下意識地雙手護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穿好衣服,我在大廳等你。」鍾晴轉身離開那間令她作嘔的房間,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她看着凌亂的寧致遠,他提着褲子,赤着腳站在她面前,昔日他那時尚簡約的髮型,此刻如雜草一般。

「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不過來,怎麼幫你付錢?」鍾晴平靜地回答着,眼神毫無波瀾。

她有自己的尊嚴,既然事已至此,不管心裏多難受,至少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得表現的很鎮定才行。

「我……」寧致遠還沒說完,跟他親熱的女子已經穿好衣服走出房間。她含着仇恨的目光瞥了一眼鍾晴,又瞪了一眼寧致遠,重重甩上門離開了。

鍾晴望着那扇被關上的門,微微一笑,「不去送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