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絕天下
醫絕天下 連載中

醫絕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膚淺失眠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嚴經緯 夏子悠 都市小說

一代天醫戰神回歸都市,開啟了不一樣的精彩人生……展開

《醫絕天下》章節試讀:

國醫謝思邈?免費診脈?

嚴經緯的這番話,讓眾人愣住了幾秒鐘,旋即爆出陣陣笑聲。

「哈哈……」

「嚴經緯,我發現你真是個小丑!」

「腦子秀逗了吧,國醫謝思邈也是他能請到的?」

謝思邈是什麼人?

被尊為國醫聖手,專門給京城的權貴階層頂端的大人物看病的,別說現在的嚴經緯,就算是當年嚴家輝煌的時候,也不一定能夠請到國醫謝思邈!

謝思邈那是傳說中的人物,以他的地位,不是金錢就能夠打動得了的!

「嚴經緯,你隨便花點錢找個騙子來冒充國醫謝思邈,是什麼意思?」

「捨不得花錢給爺爺買禮物?」

「二叔,你家也太摳了吧?為了省禮物的錢,竟然演了這麼一出好戲!」

夏老爺子黑着臉:「老二,沒錢可以買便宜的禮物,有心意就行,現在整這麼一出,我很失望!」

夏建林看向嚴經緯這個好女婿,氣得渾身顫抖,作為中醫,他自然知道謝思邈的地位,他怎麼可能相信自己的姑爺能夠請到謝思邈?

這一刻,夏子悠也真的相信,是嚴經緯捨不得花錢買禮物,所以請了這麼個老頭來冒充國醫。

「是真是假,讓謝老診脈一次不就知道了?」看着夏家眾人的表情,嚴經緯冷笑。

在他眼裡,夏家人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要不是因為子悠一家人,他豈會來參加這種宴會!

「行,我就讓他診一次!」

夏老爺子拉着臉,伸出了手腕。

灰色唐裝老者走上前,搭在夏老爺子手腕脈搏處,閉着眼睛,感受着脈搏波動。

在夏家人眼裡,謝思邈這樣作態,那完全就是在裝模作樣。

「演技不錯啊!」

「嚴經緯,你找的這個演員,得花好幾百塊錢吧!」

眾人嘲諷之際,謝思邈已經收回了診脈的手。

「國醫大師,你診出什麼毛病來了?」

謝思邈從進門就被罵騙子,心裏早已不舒服,要不是嚴經緯的關係,他豈能忍下?於是冷聲開口:「心臟上面有問題,如果不施針治療,十二時辰內必出事!」

夏建國聽完之後,直接冷笑道:「二弟,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姑爺請來的這個騙子說這種不吉利的話,是想咒父親么?」

夏建中也開口:「爸的身體每年都有體檢,健康得不得了,心臟完全沒有問題。」

夏建林的臉色慘白無比,對於自己父親的身體,他還是知道的,老爺子活這麼久,幾乎沒有住過院,連普通的感冒發燒也很少。

「啪!」

夏老爺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臉色鐵青無比:「老二,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好姑爺帶來的這個禮物,還真讓我受寵若驚啊,是不是想讓我早點死,好分家產啊?」

「爸,我……」

「別解釋了,帶着這個騙子,你們一家人給我滾!」

夏老爺子暴怒不已。

夏建林臉色慘白,看向臉色同樣沒有一絲血色的夫人和女兒,道:「我們走吧!」

「滾,真是晦氣!」徐譚超罵了句:「真是後悔帶你們來這種地方吃飯!」

「希望你們不要後悔!」嚴經緯看到夏家所有人的態度,冷笑了聲。

走出包廂。

謝思邈連連搖頭,說:「一群鼠輩,嚴小友,我先告辭了!」

「謝老慢走!」

謝思邈離開之後,夏子悠雙眼控制不出的流淚,「嚴經緯,你又讓我失望了一次,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

「夏家人會來求我們的!」嚴經緯說道。

「求我們?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說大話!」黃麗梅忍不住大罵:「我們今天被掃地出門都是因為你,從今以後,我們一家在夏家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掃地出門?不,掃地出門的是他們!」

嚴經緯說完,掏出手機打通電話,說了一句話:「清場,我不想別人打擾我們一家五口吃飯!」

嚴經緯掛了電話,發現夏子悠一家三口看他的眼神,就像看神經病一般,夏子悠痛苦的搖頭:「嚴經緯,現在旁邊沒別人,你還演什麼?有意思么?」

嚴經緯笑了笑,沒有反駁夏子悠的話,自己演沒演,她馬上就知道了。

「月月,餓了沒?」

「爸爸,月月都快餓死了,咱們趕緊點菜吧!」夏月月倒是很相信嚴經緯這個爸爸。

「好,待會咱們點這裡最好吃的菜!」嚴經緯寵溺的摸着夏月月的腦袋。

黃麗梅聽着他們父女兩的對話,正想準備罵嚴經緯呢,突然,一名身穿西服,打着領結,年齡大約四十歲左右的男子滿臉堆笑的走了過來。

在他的身後,還跟着四名身穿旗袍的漂亮女子。

「嚴少!」

陶明哲臉上帶着笑容,快速走上前之後,對着嚴經緯微微躬身。

作為鬱金香會所的總經理,陶明哲負責整個鬱金香會所的運營,他直接聽命於孫池昌先生。

就在前不久,孫池昌親自給他打了電話,告訴他嚴經緯從今以後就是鬱金香會所最尊貴的客人,一旦嚴經緯有任何吩咐,他都必須執行,就算嚴經緯要一把火把鬱金香會所給燒了,他都不能阻止。

孫池昌大老闆的這句話,直接就把陶明哲給嚇了一跳!

這個嚴少到底是什麼身份,能讓孫池昌先生如此的對待?

自從他跟着孫池昌先生以來,還從未見過孫池昌先生對誰有過這般重視!

「陶經理,這是我岳父夏建林……」嚴經緯分別介紹了身邊夏子悠一家人。

聽完嚴經緯介紹,陶明哲連忙堆着笑容和夏建林握手:「夏先生,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歡迎光臨鬱金香會所。」

和夏建林握完手之後,陶明哲又連忙對黃麗梅和夏子悠說了幾句歡迎之類的客氣話。

同時,陶明哲對月月送上了早已備好的兩個小禮物,分別是水晶音樂盒和毛絨玩具。

「哇!謝謝叔叔!」

月月收到禮物,小臉上滿是笑容,開心極了。

陶明哲的這一系列舉動,直接就把岳父母和夏子悠給弄懵住了。鬱金香會所的負責人,竟然如此客氣的和他們打招呼,而且還專門為月月準備了禮物。

還有,陶明哲對嚴經緯說話的時候,還弓着身子,表現得很尊敬。

這是怎麼回事?

「陶經理,清場吧!」

就在夏子悠三人疑惑不已的時候,嚴經緯對陶明哲吩咐了聲。

「是,嚴少!」

這個時候,專門負責壽比南山包間的服務員走到陶明哲面前,低聲對他說了幾句,剛才嚴經緯一家被夏家眾人驅趕的一幕,被當時的服務員看在了眼裡。

「哼!」

聽完服務員的話之後,陶明哲臉色明顯一沉!

如此對待孫池昌先生的貴客,真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