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異能智斗:路人女主智商在線
異能智斗:路人女主智商在線 連載中

異能智斗:路人女主智商在線

來源:google 作者:歲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蕭 王觀棋 現代言情

【都市異能+超能力智斗+女性主視角+感情線】看不慣聖母腦纏女主?放心,我們的女主全程智商在線有位神父說過:覺悟者恆幸福二十歲出頭的王觀棋脫離家庭為了生計身兼數職,過於勞累睡在了一班詭異的地鐵上醒來後,整個世界都變了樣子,恐怖詭異的克系生物四處皆是,作為普通人的她如何在異能者的世界存活下去?跟着電話里陌生男人的指引,她一步步找到組織,融入團隊,然而滿是異能者的隊伍里貌似對於這個普通人的加入很是忌諱,在各懷鬼胎的異能者小隊中,我們的目的是堅持住!活到最後!展開

《異能智斗:路人女主智商在線》章節試讀:

「我從小就特討厭我爸。」蜷縮在沙發的一角,王觀棋摩挲着手腕上的珠子。

「起碼在你那個世界裏,悲劇還沒有發生。」塗焱心蹩腳的安慰着。

為了獲取王觀棋的信任,她調查了整個異空間的形成原因。

每個世界都是在某個節點上延伸開來的分支,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規則作為約束,來自其他世界的客人完全進入新世界後,就必須遵照本土的規則行動,因此在王觀棋的世界裏沒有異能。

剛才那處地鐵線路就好像世界樹分支的枝幹上,位於次元的裂隙,因為某個人強烈的執念而短暫形成的臨時立足點。

這樣的空間極其不穩定,很容易因為過強的能量衝擊而撕裂,屆時存在於空間裂隙的人將墜入虛無,迷失在無數世界的夾縫中。

看着王觀棋失神的樣子,塗焱心決定先等她冷靜下來。

換做任何一個普通人,在突然得知多元宇宙和可能出現的所有分支時,都不可能瞬間就接受並進入自己的角色。

「這裡是我們的臨時落腳點,那老東西跟不過來的,你好好休息。」說完就走到一邊的牆角開始撥弄着什麼玩意。

這是一座類似幽靈房間的建築,理論上不應該存在於任何一處現實中,卻又實實在在的出現在這裡。

房間很是寬敞,三面牆壁上分別有兩扇門,最後一面牆壁則安置着一面巨大的落地鏡。

塗焱心假模假樣叼着香煙道,「喂,人我接到了,你們那邊怎麼樣?」

「有一點線索,但不確定是不是塵星碎片,還需要一段時間。」一個渾厚的男人聲音,聽起來充滿磁性,容易叫人浮想聯翩。

「哇哇哇,我這邊也跑出來了,執行者追的緊,先掛了。」而後是一陣忙音,如果王觀棋有偷聽的話,不難認出那是最開始呼叫她的傢伙。

「唐沭陽呢?悶騷男說話。」

「唐沭陽已退出通話」

看着浮空的小屏幕上亮起的圖標又快速灰掉,塗焱心差點沒把手裡的儀器丟出去。

「如果我當時走出地鐵站,是不是就會留在二十年前的那個雨夜?」

王觀棋帶着哭腔,還在糾結無比真實的過往,儘管那根本不是她的人生,但看到那張無比熟悉卻又形同陌路的臉龐時,心裏還是一陣糾結。

「那你就會跨出時間間隙,真正走入那個世界,不過是二十年後的現在。」塗焱心說著莫名所以的話。

這世上偶爾會有人突然消失一陣子,一段時間後又突然出現,嘴裏說著胡言亂語,穿越、外星人這類不着邊際的話。

如果王觀棋選的離開地鐵站,她就會進入一個與自己所處世界無限相近的平行時空,一個自幼沒有父親的時空。

而在那個時間線中,有一個跟她一模一樣,卻過着完全不同人生的王觀棋,或許性格也不一樣,或許面臨的人生選擇也不一樣,藉此又會誕生無數個平行時空的版本,不過那些都與現在的王觀棋無關了。

即使知道了王衛國曾經多麼珍愛她這個女兒,但心理的創傷不可能輕易撫平,這個王觀棋仍舊不能原諒自己的王衛國。

離家之後,已經三年沒有跟家裡有過聯繫,這三年里王觀棋端過盤子,發過傳單,在電影院檢票,在輔導班帶孩子,她什麼都干,只是為了儘可能不與家裡產生聯繫。

「我該怎麼回到原本的世界?」

短暫的情緒化後,王觀棋再一次把心事都埋在心底,調整自己的狀態。

「如果你說的都是實話,那麼在我那個平凡的世界裏,那些人是沒有超能力的,那他們就奈何不了我。」

如此天真。

「我也說過,」塗焱心坐在一邊補起口紅,「只要塵星還在你身體里,你隨時都有可能再掉進次元裂隙,到時候我們可不一定能趕上救你。」

這話的意思無異於是變相的警告王觀棋不要自找麻煩。

王觀棋所在的世界能量匱乏,根本無法支撐異能者的爭鬥,隨着塵星的崩碎與逃逸,其散發出來的能量可能會滋生出一批本土世界的異能者,也可能會影響這個分支世界的能量本質,改寫物質規則。

不管哪一種結果,對於王觀棋原本的世界來說都會引發浩劫。

「我沒你們想像的那麼偉大,拯救世界什麼的,我做不來。」王觀棋道。

「我就是個普通人,21歲女大學生,現在為了生計同時打三份工,體質差的要死,我不會舞刀弄劍,也沒有你們說的什麼超能力,如果那什麼破石頭在我肚子裏面,麻煩你們給它取出來。」

「塵星不會無故選擇你,所以你肯定有異能的天賦,而且應該相當強大,」塗焱心正色道,「再說,塵星已經跟你的意識鏈接起來,除非你死,否則取不出來。」

兩人之間的氣氛緊張起來,王觀棋態度明確的拒絕在塗焱心預料之中,但她並不准備退讓半分。

按照原本的計劃,如果王觀棋如果選擇離開地鐵站,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斬殺,強行取出寄宿在她靈魂里的塵星。

王觀棋一開始就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要麼配合,證明自己的能力,要麼完全當一個路人甲,逃避本該承擔的責任。

「又死了!V你行不行啊!」

一旁沙發上卧着的小女孩氣呼呼的叫嚷聲打破了短暫的寧靜。

「嗨害嗨,失誤了失誤了,拖住等我復活,我還能C。」手機里傳出早先跟王觀棋通話的少年的聲音。

那個被稱作是V的傢伙,剛才還叫嚷着被公理教會的執行者追殺,現在就在游戲裏跟小女孩聯上了麥。

塗焱心滿腦子黑線,一個個儘是不讓人省心的傢伙。

「你先去洗個澡吧,剛才給雨淋成了落湯雞,女孩子家要更愛惜自己才行。」塗焱心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試着轉移話題。

「等石頭他們回來了,我們再商量關於你的事情。」

一聽到石頭兩個字,沙發上的小蘿莉耳朵輕微動了動,大眼睛輕飄飄地把視線往過略微挪動一絲,而後又有些失望的看着灰白色的屏幕,嘟起小嘴沉浸在遊戲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