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影視綜穿之炮灰逆襲
影視綜穿之炮灰逆襲 連載中

影視綜穿之炮灰逆襲

來源:google 作者:筱筱小竹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筱筱小竹子 簡兮

簡兮是一個大學在校生,因為看電視時說了一句,「這是什麼腦殘劇」,要是我肯定能做的更好,而綁定了001號系統,從此開始了快穿之旅本文1v1,初次寫作,請多關照展開

《影視綜穿之炮灰逆襲》章節試讀:

也不知道這位女子是何模樣,竟有如此本事。

這時便有一個村婦過來遞給林業平一張畫像,說「道長,就是這個女子。」

打開一看,咦,這不是方才坐在樹上的女子嗎?看上去也不是這樣不堪的人呀。

宵禁時分,竹林小竹館確實燈火通明,男人更是不計其數,紫萱看着樓下的男人,心裏卻想着林業平。

「紫萱姑娘,貧道找你有事」「有什麼事便在這裡說吧。」

看着沉默的林業平,紫萱心裏不由得泛起無盡的苦楚,明明以前那麼恩愛,憑什麼他林業平轉世以後可以什麼都不記得,而她卻要忍受無盡的煎熬。

「走吧 ,你跟我上來,來一壺酒。」「好嘞,馬上來」接過夥計遞來的酒壺,紫萱便往嘴裏倒,顧不得沒來的及入腹的酒液滴在衣服上形成一攤攤水漬。

「修道真的很快樂嗎,修了一世還不夠嗎,還要再修一生嗎?」

「紫萱姑娘說的什麼,貧道聽不懂。」

「沒有什麼,聽不懂便罷了。」說完便轉身往樓下走,走到樓梯拐角處還是情不自禁的回頭,說道「此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

聽到這幾句詩林業平還是忍不住接到「與子偕老」。聽到這句話的紫萱忍不住抱住林業平,驚喜問道,「你還記得,對不對」

「這幾句是詩經中流傳最廣的兩句話,很多人都知道,貧道只不過是順口說出來而已」紫萱慢慢的鬆開了手,低喃出聲:原來只是順口而已,還是什麼都不記得。

言罷,便快速下樓周旋於男人之間,瘋狂喝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林業平下樓便看見這一幕,實在忍不住,把紫萱手裡的酒杯搶過來,剛想入口,便聽紫萱說道:「你不是說道士不能喝酒嗎?」言畢,便搶過酒杯,一飲而盡。剛想接過別的男人遞過來的酒,就被林業平給搶走,不容分說便喝了下去。

「紫萱姑娘,請自重。」

「你叫我我自重,我怎麼自重,我只是想喝醉而已,喝醉了,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紫萱姑娘請愛惜自己的羽毛,別再這樣下去了。」

「想我不再這樣,可以呀,你娶我,那之後我對你會始終如一,一心一意。」

「貧道是出家之人,不能娶妻生子。」

「那你可以還俗呀,如果不行就不要來管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紫萱姑娘……」不等林業平把話說完,紫萱便又開始和男人們尋歡作樂,推杯換盞。

就這樣林業平明明喜歡紫萱卻深藏心底,不與旁人透漏半分,紫萱更是夜夜買醉。

壓抑的越深,反彈的便越大。一日晚上,林業平又去酒樓里找紫萱,幫她擋酒,即使被別人推到在地,也要幫她擋着。

直到後來,看見紫萱和男人猜拳輸了要脫衣服,哪怕即使是外衫也不可以,那是他的姑娘,可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眼前有一座鐘,想也沒想便衝到鍾前面,拽着繩子,趁着鐘聲乍響,鴉雀無聲的瞬間,大喊「我林業平要娶紫萱姑娘為妻。」喊了一遍還不夠又喊了好幾聲才罷休。

就這樣林業平便還了俗,把道觀交給大弟子看着,自己和紫萱兩人過上了二人世界的生活,可謂說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南詔國發生叛亂,聖姑派人來到家中尋找紫萱,紫萱為了南詔子民,留書一封,便急急忙忙趕回南詔。

林業平回家以後,沒看見紫萱的人影,便四處尋找,最後找到了桌子上的一封書信,信封上寫着吾夫業平親啟

打開書信,便看見上面寫着,

吾夫業平,展信佳

我是南詔聖女,女媧後人,有着保護大地,保護南詔子民同樣也是我的責任。

聖姑今日派人傳信說,南詔發生叛亂,如果回去晚了,後果不堪設想,這個時候,我必須回去,也不得不回去,誓與南詔共存亡。

此去一別,不知何時可歸,勿念。

紫萱留

「紫萱這麼大的事怎麼能不和我說就直接走呢,」在家急得團團轉的林業平越想越擔心,便快馬加鞭,連夜往南詔趕。

但還是來晚了一步,他來時,便看見紫萱跪在地上身上被綁着麻繩,旁邊還站着一個拿着刀的士兵,周圍是安靜的百姓,牆邊站立着數不清手拿長槍的士兵。

眼見着,拿刀的侍衛舉起大刀向紫萱砍去,林業平想也沒想,便飛身上前想要幫紫萱抵擋周圍的士兵。

「跟我走」看着眼前的林業平,紫萱眼裡泛出點點淚光,「我不走,我走了我的子民就都完了,你快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