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引婚入局,總裁請入瓮
引婚入局,總裁請入瓮 連載中

引婚入局,總裁請入瓮

來源:google 作者:景沐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莎莎 景沐悠 現代言情

飼養小寵制度:1、不準和其他男人眉2、只准上我一個人的床3、下班後不準離開我身邊距離超過一米4、我的錢都是你的,你是我的5、除一日三餐外,必須時刻餵飽我6、拐賣我們兒子你是犯法的終於,某天景沐悠受不了這男人的契約內容了,她憤怒的站起身來,積極的為自己的自由爭取機會,她對他橫眉冷對道:「白司墨,你這個無良奸商!」白司墨挑起鳳眸,勾起唇角薄涼的笑回:「寶貝,當初可是你情我願」婚後她才真的發現,他不僅老奸巨猾還特不表臉!婚後他才發現原來說好的小寵呢,怎麼搖身一變他就領回去了只小母豹?展開

《引婚入局,總裁請入瓮》章節試讀:

被拉出了ck後,景沐悠就如同一隻呆鵝一般,徹底傻掉。
一雙原本就沒有光彩的杏眼顯得更加空洞。
「喂!
!」
白司墨伸出一隻手來,在她額前晃了晃。
至於嗎?
就為了剛剛那個廢渣傷心?
「是你嗎?
是你對不對!」
景沐悠對着眼前的這個陌生男人吼。
眸子里漸漸的蒙上了水霧,心痛的已經說不出話來。
白司墨看着她略顯發白的唇瓣,冰冷的氣息慢慢的在他指尖縈繞:「是我救了你。」
「抱歉,剛剛情況太緊急了,所以不得已才利用了你。」
景沐悠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直到前一秒,他說是他救了她之後,她才冷靜下來。
因為之前這個男人忽然把自己拉進懷裡,所以她才誤闖了那段她不願回想的記憶里。
白司墨挑唇輕輕的笑出聲來,薄涼慵懶的聲音在空氣里響起:「所以呢?
我救了你,你打算怎麼謝我?」
這個女人,是他的第一次。
況且……這剛開了葷,他怎麼就能讓她這麼輕易的逃掉呢?
現在,她是屬於他一人的玩物,其他想染指的人,下場都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本以為這小東西會千叮嚀萬囑咐的感謝。
誰知道,景沐悠竟然從隨身攜帶的小包里掏出了一隻錢夾子。
兩張十塊錢的鈔票被她舉着,一直舉到了表情逐漸變得鐵青的白司墨眼前。
「我只剩這麼多了,謝謝你了。」
景沐悠發誓她真的是誠懇的在對他道謝。
可是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怎麼面色可怕的要吃人!
他堂堂皇朝華貿董事長白司墨!
就值二十塊人名幣?
「不……不夠嗎……那個……我,我今天也沒帶那麼多錢……」景沐悠說的有些心虛,她知道可能這二十塊錢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麼。
之前凶的像是母老虎!
現在卻又扮成了一隻小綿羊?
白司墨慵懶的垂眼,細細的打量着她。
這個被自己上過的女人。
一舉一動都透着一種不可思議的誘惑。
這難道是他才開葷,所以身體產生的正常反應嗎?
「要是真的嫌少的話,等我下月發工資了,我一定……」景沐悠話還沒說完。
眼前的這個男人便猛地捧過她的臉。
瘦削冷酷的面龐,一雙慵懶邪魅的眸子,嘴角微微的揚起,像是在笑,也像是在生氣。
景沐悠的瞳孔越縮越小。
男人的面龐越放越大!
這個男人真的顏值逆天!
宋鍾基!
李敏鎬!
還是李鍾碩?
不不不!
這些人全都沒有他好看!
景沐悠!
你現在到底在想什麼?

他要吻我嗎?
那我應該怎麼辦?
默默接受還是推開一下再接受?
景沐悠吞了吞口水。
白司墨看着她又陷入一種獃滯的狀態,彷彿靈魂又跳出了這個現實的次元世界。
他薄唇一翹,放肆的笑意在嘴角絢爛開放:「我好看嗎?」
他還不想現在就要了這個女人。
他想要的人,必須是心甘情願的求着他要的。
不過,她現在的表情讓他很滿意。
「啊?」
景沐悠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櫻桃小唇張的大大的,臉「騰」的就火辣辣起來。
她剛剛是不是被人赤果果的給調戲了?
「你這個人真是夠了!
你好不好看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啊!
我可沒盯着你看!
也沒認為你比宋鍾基帥!」
景沐悠越說越心虛了,怎麼自己說出口的全部都是和心裏想的相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