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因你沉淪
因你沉淪 連載中

因你沉淪

來源:google 作者:梵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初瑤 現代言情 謝薄

(雙潔,1V1,無理偏寵)因為一個未宣之於口的解釋,寄人籬下的沈初瑤,被趕出權庭謝家的老宅孤身一人,承擔所有五年後,不辭而別的他回來了沈初瑤原本以為,再相見,不管謝薄信不信,她都得給當年的事一個解釋再見第一面:沈初瑤面對他硬朗涼薄的眉眼,不知道是該解釋,還是該...謝薄,「沈初瑤,我很想你,我們結婚吧」沈初瑤,「...我不用你負」謝薄,「那晚我很清醒,我動念了,另外,我要你負責」知道真相的沈初瑤揚起手,氣的渾身發抖,狠狠扇了過去謝薄側過臉,瑞鳳眸深黑,「還氣嗎?氣的話,可以接着打」沈初瑤,「害我的人是誰,你知道是不是?」謝薄,「我給你交代」孤傲冷絕是他高不可攀是他嗜血涼薄是他浩然正氣是他溫情貼心是他蓄謀已久也是他多年後,當如此優異的男人,躺在她身邊,眉眼溫柔的握着奶瓶哺喂小傢伙時,沈初瑤迷惑了「謝薄,你那時,為什麼非我不可?難道就因為,第一次?」執掌權庭風雲的新一代家主,笑的無奈縱容:「因為,你是沈初瑤啊」窗外有月色和雨,而我的被窩有溫暖和你——優異家主,謝薄展開

《因你沉淪》章節試讀:

如果換了過去,沈初瑤的確會認可這句話。

但今時今日,顯然她從沒真正認識過謝薄的本性,她多年來,都跟大眾一樣,被蒙了眼。

什麼孤高清傲,刻板自律,不近人情的謝家大少爺?

骨子裡,還不一樣是個不能免俗的男人。

男人,都一樣!

沈初瑤眼裡的抵制和鄙夷顯而易見,這一點,的確令謝薄不悅了。

他原本是打定主意要得到她,好好疼她的。

但有些事,可不能一味縱容。

「瑤瑤,你會知道,我跟他們不一樣。」

說完這句,謝薄單手插兜,當先走出了電梯。

他人高馬大,腿長步子大,正常走路時,沈初瑤也追不上。

但沒關係,她也沒想追,最好他就這麼離開,她還省的不樂意也得坐他的車。

然而,連她都能氣的不行了還維持理智,謝薄當然也不會那麼小家子氣。

兩人還是同乘謝薄的車,一起回老宅。

上了車,謝薄還有些情緒,沒主動開口。

而沈初瑤,正頭疼着一會兒到了謝家,要面臨的情況,她單手托腮靠在車窗邊,怔怔出神。

看着飛速躍過的不夜城街景,車子駛入盤山路上時,沈初瑤突然喃喃開口。

「你主動說要順路接我,一開始,就打了這主意,是不是?」

謝薄蹙眉,側目看她一眼。

「什麼主意?」

沈初瑤素手**髮根,徐徐揉着頭皮,聲線低輕。

「你知道五年前那晚,你離開後,謝家都發生了什麼嗎?」

謝薄眼帘微眨,薄唇抿了抿。

「嗯。」

沈初瑤彎起的唇角弧度有些自嘲。

「那你也知道,這幾年,我在他們面前,是怎麼熬過來的?」

「瑤瑤...」

「我已經很久不回去了,你一周前回來的,我既然沒露臉,今天的接風宴,我也沒打算露面,你主動提出要順路接我,就是非得要我回來。」

話說到這兒,沈初瑤側臉看向謝薄,清澄的眸光散發著幽幽冷意。

「你這麼做,是想坐實我在謝家人眼裡的形象?」

「他們對你的誤解,是我造成的。」,謝薄聲線低沉堅毅,「我會來向他們證明,你不是那樣的人。」

沈初瑤輕笑一聲,搖搖頭。

「你當初既然一走了之,又怎麼會想不到我將面對的是什麼,又何必現在...」

「沈初瑤!」,謝薄低呵一聲打斷她,他是受不了再被她這樣誤解了。

「那晚我們在一起,我十分清楚,我沒有中任何讓人失去理智的葯,更沒有被人算計,被算計的人是你,你是被害者,這件事我跟爺爺和三叔都交代的十分清楚,我甚至在臨走之前出了份血液檢查的報告。」

沈初瑤並不知道這件內幕,她怔愣看向謝薄,腦子裡有些茫然。

謝薄看了她一眼,單手把方向盤,一隻手伸過來撫了撫她白嫩的玉頰,嗓音醇厚語氣誠懇。

「很抱歉讓你受了委屈。」

「那天我原本是要等你醒來,跟你說清楚這件事,但我接到國安局的緊急任務,不得不立刻離開。」

「我給你留了紙條,你有看到嗎?」

沈初瑤滿眼迷茫,恍惚搖頭。

她醒來時,是在自己的房間里,發生的片段在她腦子裡支離破碎,一切都是從她姐姐嘴裏聽說的。

沒等她消化完自己都做了些什麼,第二天,就被姐夫安排人,送離了老宅。

她至今都記得,那些人眼裡的複雜和不屑。

那年她十八歲,她四歲就跟着姐姐來到謝家老宅,是在老宅里長大的。

在跟謝薄發生那晚之前,謝老爺子很喜歡她,以至於謝家所有人都對她很和善。

但就是那一晚,她突然就變成了眾人眼裡貪婪自私不擇手段又放浪的人,她被攆出老宅,彷彿被一夜拋棄。

她委屈,自責,迷茫,不知所措。

但姐姐姐夫還管她,從小一起長大的謝萱,也相信她,這是她後來堅持着熬過來的精神支柱。

謝薄望着迷茫柔弱的女孩兒,心尖兒酸悶。

「瑤瑤,我讓你等我回來,會告訴你一切。」

「我也沒想到,這次任務會如此嚴峻,單單封閉式訓練就熬了一年,然後我被直接遣送去南非,切斷了所有聯繫。」

「我以為我交代好了一切,爺爺和三叔會替我好好照顧你,你在謝家長大,我沒為這件事太過擔心。」

「是我疏忽了,讓你委屈這麼久,真的很抱歉。」

沈初瑤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這算什麼?

她挨了五年的心理折磨,承受了五年的白眼與諷刺,最後告訴她,一切都是個誤會?

沈初瑤覺得很可笑,她也真的笑了。

這笑聲低輕,細弱,又略微悲涼。

謝薄喉頭髮緊,緊緊握住她的手,沉聲道。

「我回來那天,才知道你已經不在老宅,也知道了發生的事。」

「瑤瑤,是因為我,我以後不會再離開,今天起,我要你正大光明的被接回老宅,謝家所有人,都會知道...」

「謝家所有人,對我的態度,取決於你謝薄的態度!」

沈初瑤突然低促開口,語聲微厲。

她甩開謝薄的手,冷冷盯着他。

「你一走了之對我們發生的事置之不理,我連當面證明自己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就能以各種惡意的心思猜測我是多麼不堪。」

「你現在回來了,不過是稍稍表態,就能讓他們對我的看法改觀。」

「我算什麼?你謝薄的附屬品?價值只體現在你的喜惡上,是嗎?」

「那晚是我中了葯,在謝家老宅里,有人能讓我中這種葯,還能讓我進到你的房間,並且發生那樣不堪的事!」

「在這之後,因為我『拙劣骯髒的心思』,玷污了你這位老爺子最看重的嫡長孫,我就要被趕出來,如果不是我姐姐姐夫,很可能我就會被抹殺掉。」

「這些你都知道吧,謝薄?」

謝薄微抿唇,下顎線弧度寒厲。

沈初瑤盯着他沉默冰冷的側臉,冷笑一聲。

「你回來一周了,也一定知道了,害我中藥的人是誰。」

謝薄修眉微蹙,「這件事,我會給你個交代。」

沈初瑤不置可否,轉臉看向夜色。

「交代?總之是謝家的人,我當然沒法比。」

「老爺子和姐夫護着那人,能將這一切的真相瞞這麼久,全都推到我身上...」

甚至放任她受心理折磨這麼久。

沈初瑤咽了咽艱澀的喉,「可見,這個人,也不是你一個人說動就能動的,不是么?」

謝薄眉眼陰沉,一字一句問她:

「只要讓真相大白,你就能不生氣了?」

沈初瑤緘默不語,只是默默看着窗外。

盤山路上燈光稀暗,夜色下的山林黑漆漆的壓抑,飛馳而過的連綿樹影,如同猙獰崎嶇的怪物,張牙舞爪的叫囂着。

沈初瑤覺得有些冷,下意識抬手抱住手臂。

她的沉默,令謝薄的心漸沉。

「把害你那人當眾揪出來,承認錯誤,給你道歉,洗白你這些年受的委屈,不難。」

「難的是,事已至此,你還是受了委屈,我沒辦法讓時間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