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天子龍王棺
陰天子龍王棺 連載中

陰天子龍王棺

來源:google 作者:厭筆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姬十三 懸疑驚悚 陸青禾

姬家十代單傳,前八代都是赫赫有名的風水大師姬十三的爺爺更是不得了,年少成名,一展開

《陰天子龍王棺》章節試讀:

昨晚打開第一封信得知是婚書時,我就曾想像過陸青禾的樣子。
卻怎麼都沒料到,她會好看到近乎無可挑剔的地步,以至於讓我有了種鮮花插在牛糞上的自慚之感。
與此同時,心中也泛着深深的疑問。
能跟這樣的女孩兒定下婚約,爺爺當年付出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姬十三,我大老遠的趕過來,就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陸青禾問着的同時,目光已經落在了院子里,四處打量透着濃濃的好奇。
額...... 我有些撓頭,不知道該同意還是拒絕。
乍然相見,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單獨相處,總覺得渾身都不自在。
「怎麼,懷疑我的身份?」
陸青禾笑着問。
「那倒沒有。」
我搖頭解釋,「你的面相中彰顯,紅鸞會照流年催旺了桃花,說明咱倆之間確實有婚約。」
「這都能看出來,夠神的啊。」
陸青禾眼睛一亮,而後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家裏面有客人,不方便我進去對嗎?」
「你說笑了,哪裡來的客人?」
我自嘲的擺了擺手,早年的那場旱災過後,我家就成了不祥之地,長這麼大就沒見人來串過門。
「那怎麼會有這麼多大小不一的腳印?」
陸青禾指着地上一驚一乍,「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養馬呢?」
「我......」 本能的想要反駁時,我回想起了昨晚的場景,一頂轎子一匹馬,曾經先後帶着彩禮來我家接過親。
本以為那是離奇的夢,可眼前的車轍和馬蹄印卻像當頭一棒打醒了我,原來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為什麼會這樣?
來接親的兩撥人是什麼來頭,跟我家又有什麼關係?
「有什麼問題嗎?」
陸青禾顯然看出了什麼,向前湊了湊。
「沒有,應該是昨晚有人路過留下的,居然一點兒都沒聽見。」
我隱瞞沒有別的意思,單純的是怕嚇到陸青禾,畢竟之前那兩幕場景,讓我都覺得後背有些發涼。
「這不難解釋,你爺爺剛去世,悲痛之下身心俱疲,睡得沉很正常。」
陸青禾隨口說道。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爺爺去世的?」
這些年我跟爺爺相依為命,從沒有見過他的任何朋友或者熟人,臨終前的日子也沒見他出去或者跟別人聯繫過。
既然如此,陸青禾是怎麼得知的,而且還這麼快趕了過來?
這個問題,她沒有直接回答,只說了句模稜兩可的話。
「想知道的話,總會有辦法。
等到了京州,你會明白一切的。」
她不說,我也沒法再追問,只好招呼她進門。
...... 當年爺爺散盡了錢財,因此我家的宅院很一般,尤其是在明艷動人的陸青禾面前,可以說是異常寒酸的。
讓我沒想到的是,她不僅沒有絲毫嫌棄,相反還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別說爺爺留下的琴棋書畫,就連草木磚瓦都看的極為仔細。
因為心存不安,所以趁着泡茶的功夫,我檢查了另外的三封信,發現第二封和第三封,都有被動過的痕迹。
前者封口處多了個模糊的唇印,一看就是女人的,後者則是多了幾根青絲,隱隱還能嗅到淡淡的發香。
這讓我既費解又駭然,莫非昨晚有人進來過,我睡得太沉沒有察覺?
與此同時,我心中也隱隱有了種預感,兩封信上面的變化,應該就是昨晚接親人上門的原因。
「難道說,爺爺留下的四封信......都是婚書?」
心有猜想,卻沒辦法求證,畢竟爺爺的遺囑中強調過,一封事了才能開第二封。
換句話說,必須等處理完我跟陸青禾之間的事情才行。
而這也意味着,京州非去不可!
把信收好,我打算問問陸青禾何時啟程,儘早把事情做個了斷,免得夜長夢多。
出來卻看到她靠坐在藤椅上睡著了,臉上矇著一層疲憊之色。
山雨多寒,我轉身去裡屋幫她取薄被,當目光瞟過牆上掛着的銅鏡時,突然察覺到了一處異常。
陸青禾的面相中,竟然隱藏着起禍之象。
雙眉之上,天額左右,為父母宮。
日角為父,月角為母,可以窺見雙親的福禍凶吉。
陸青禾的雙角中,本該清透通明的命氣已經變灰,表明父母身上已經埋下禍種。
不想辦法解決的話,等到顏色變黑,必然離世。
與之相比,更讓我憂慮的是另外一點,剛才我審視陸青禾面相的時候,怎麼沒有發現?
唯一的可能,是陸青禾身上有着什麼秘密。
我看不出來,是因為她沒有受到禍種的殃及,但銅鏡不同,爺爺用了一輩子,早就具備了查因窺源之效。
如此也就能有個大致推斷,她來白龍鎮絕不會是接我回家這麼簡單。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陸青禾不說,那我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本事了,起卦問一問前程。
銅錢落地,顯示的是周易第七卦。
上卦為坎,坎為水;下卦為坤,坤為地。
地中有水,為地師卦。
象凶!
尤其是對於出行而言,預示困局層層,千難萬阻。
值得欣慰的是,卦象中還隱藏着險行而順的含義。
只要堅守本心、迎難而上,終能收穫想要的結果。
於我而言,要麼是與陸青禾成親,要麼是將爺爺當年送出的東西拿回來,不會出現兩者皆失的情況。
心裏有了底氣,我也就不再着急了。
加上雨勢漸盛,與其冒着風險趕路,倒不如等陸青禾休息夠了再走。
她醒來已經傍晚,雨停的同時我也做好了晚飯,在我想着稍後怎麼睡的時候,陸青禾已經做出了飯後啟程的決定。
...... 越野車駛出白龍鎮,我也有了滿心的惆悵,尤其獨角山的龍王廟消失在視線中後,又增添了濃重的失落和不舍。
這一走,不知道何時才能再回來?
雨後的路十分難走,尤其是兩個鎮子交界的這段異常泥濘,即便是陸青禾的車技不錯,也沒能避免拋錨的噩運。
猛踩油門沒效果,陸青禾憤怒的拍了兩下方向盤。
「輪胎陷的太深了,後備箱里有工兵鍬,一起下車自救吧。」
等等...... 看她要打開車門,我趕緊出聲阻止。
「怎麼了?」
陸青禾不解。
噓...... 示意她噤聲,我指向了右側的後視鏡。
通過鏡子,可以清晰看到陷入黃泥里的右後輪。
那上面,扒着一雙手......

《陰天子龍王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