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因惜如命
因惜如命 連載中

因惜如命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慕西爵 江晚晚 霸道總裁

她,氣質如蘭,膚如凝脂,出塵脫俗他,眉目如畫,面如冠玉,溫文爾雅她帶着名字的蠱惑,清絕孤傲,像茶,像梅讓他對她一見傾心,再見傾情所以他用自己的心下了賭注,賭的是她的深愛,賭期為一輩子……他帶着法國人的紳士與浪漫,帶着中國人的體貼和霸道,讓她傾慕而迷戀他聽說在下初雪的時候告白,喜歡的人是不會拒絕的所以在第一片雪花落在他鼻尖的時候,他說:「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雪花沾濕了她如水的雙眸,她說:「好」這是一個敏感如刺蝟懂得生活的女人,和一個溫柔如展開

《因惜如命》章節試讀:

第5章醉魚草堂地勢格外偏遠,坐落在南山中。
這裡是一塊長滿珍貴藥材的風水寶地,是國內陸地上的一顆滄海遺珠,直到現在這裡依然保存在一些舊時的古風古貌。
煙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這裡人煙稀少,人們一代又一代的生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這是江晚晚長大的地方。
卻不是她出生的地方。
她是依稀的記得,小時候父親不止一個女人,孩子成群。
她是最不受寵的那個。
家裡最小的妹妹更是對她栽贓污衊,讓父親將她趕出了家門。
那年她只有六歲,是個大年夜,小小的她抱着一個小書包,被媽咪哭着送給了朋友紀阿姨。
媽咪給她過了最後一個生日,然後永遠的離開了。
從那以後,她叫紀阿姨乾媽。
乾媽對她很好,沒有孩子,便把所有本領都傳授給了她。
教她如何辨別山中的藥草,教她防身的本領。
等她學差不多之後,乾媽還把釀酒和奇醫要術的祖傳秘方也給了她。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她一走就是六七年。
也不知道乾媽怎麼樣了......啪嗒——」一聲脆響打斷了江晚晚的思緒。
她回頭,只見乾媽遠遠的立在那裡,古法編製的木製簸箕摔了,裏面的藥草灑落一地。
晚晚......」多年未見,紀綺麗眼眶泛紅,激動的喊着。
女人不過四十多歲的年紀,卻因為常年風吹日晒,看着像五十多歲,江晚晚幾乎是飛撲過去的,抱着乾媽兩人抱頭就哭。
晚晚,是不是乾媽要死了,你才捨得回來看乾媽一次?」
紀綺麗假裝埋怨的說道。
江晚晚這才知道,原來乾媽說的有急事是,她覺得自己年紀大了,身體各種零件」都快不行了,覺得自己命不久矣,想要見她這個寶貝女兒最後一面。
之前上山還摔了一跤,都沒敢和她說。
江晚晚聽了滿是心酸愧疚。
對不起乾媽,這幾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一直沒能回來看您,這次您跟我走吧,去市裡住,我看你的腿腳一天不如一天了,我擔心你。」
我們明天就離開好嗎?」
江晚晚下定決心,一定要儘快帶着淵兒離開,然後和三個寶貝還有乾媽,他們找一個遠離慕西爵的地方居住。
紀綺麗紅着眼睛點了點頭,好,乾媽都聽晚晚的。」
江晚晚把收拾好的行李放到車上,臨走之前她去了那個山洞。
那裡是她靜心嘗草學習做研究的地方。
在那裡,也是她遇到慕西爵的地方。
懵懵懂懂的她,第一次嘗到了愛情的滋味,甜蜜又苦澀。
那個個子高大,身材健碩,英俊的臉上儘是狂傲的男人,她眷戀她,喜歡他的每一個舉手投足,喜歡他的眉鋒蹙起來的樣子。
當時,她因為採藥中毒而一臉麻子,極度自卑。
可是他捧着她的臉說不醜,他喜歡她。
呵,都是假的。
江晚晚扯了扯嘴角,她不會再傻了,慕西爵那壓根就不是喜歡,他不過是把她,當做一個排遣寂寞的一個工具人罷了............翌日,江晚晚安排乾媽,住進了帝京城最好的私人醫院。
又雇來幾名高級護工照顧乾媽。
安頓好乾媽後,她和一些醫學界前輩開了視頻會議,結束會議後已經是晚上了。
來不及多休息,她又馬不停蹄的便往家裡趕,給兩個寶寶在樓下買小吃的時候,奪命視頻就過來了。
江晚晚取出口袋裡的手機,點開。
群視頻里,陸陸續續浮現出七個頭像框框。
晚上好啊,七位哥哥,嗨,亦哥你也來啦!」
冷亦是這裡最年長的比較成熟穩重,他神色沉穩的看着她:怎麼樣,回國了還習慣嗎?」
江晚晚感受到被關心的溫暖,點了點頭:嗯,還好,遭了點小驚嚇,這兩天心情就像是過山車一樣。」
冷亦一聽就皺起了眉頭,視頻里其他幾個人也炸開了鍋。
晚晚,你怎麼了?
要不要二哥幫忙?」
晚晚,誰欺負你了,告訴三哥,三哥一定把他剝皮抽筋。」
四哥......」五哥......」江晚晚看着七個哥哥關心的面容,內心溢滿了感動。
六年前,她潛入大廈把孩子給了慕西爵後,慕西爵掘地三尺的找她,她帶着兩個孩子,被逼到車追尾落江。
醒來之後就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遇到了七個大佬,各個身份都不簡單。
冷亦是大哥,計算機領域的頂級天才。
也正是因為有大哥在,她這幾年的行蹤才沒有被暴露。
我沒事,就是出門沒看日曆,一下飛機就遇到了慕西爵。」
冷亦手指一點,其他人的吵吵瞬間被屏蔽了,他看向江晚晚,那男人沒把你怎麼樣吧?」
沒有,他沒認出我。」
江晚晚把她下飛機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說清楚了,越說越來氣,想到淵兒不知道何時才能夠回到身邊,又有點心酸無助。
她着語氣一有變化,冷亦就覺察到了,溫聲地說道:沒事,你不要怕,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話直接聯繫我,璽寶那邊我會再教他一些東西,到時候你們也用得上,慕西爵那個小子要是再敢傷你分毫,我就帶着你剩下的幾個哥哥一起殺過去。」
嗯,哥哥最好了。」
江晚晚撒嬌似的說道。
還沒回家吧。」
冷亦道:不多說了,璽寶琪寶他們肯定還在等着你回家。」
江晚晚點頭,嗯,那哥哥們再見了。」
她揮了揮手掛斷,這才上了樓。
江晚晚一進入客廳,正在看電視的兩個寶寶立馬從沙發上跳下來,活蹦亂跳的來到她的身邊。
媽咪,回來嘍!」
媽咪,你累了吧,我去給你倒水。」
三人簡單的擁抱了一下,江晚晚把東西給了他們,璽寶和琪寶便像個小大人一樣忙前忙後。
媽咪,給你捶捶腿!」
媽咪,給你揉揉肩。」
兩個孩子讓她坐在沙發行,江晚晚欣慰的笑了,揉了揉她們的小腦袋。
這幾天,確實有些累了,電視機依然在開着,琪寶拿着遙控切媽咪最愛的醫學頻道。
江晚晚有意無意的看着,突然,神情定了一下。
琪寶切頻道的時候忙着去看水,屏幕定格了,她還沒來及切換掉。
財經頻道,下面廣告字母欄裏面赫然的寫着:慕氏招聘保姆幾行大字。

《因惜如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