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陰陽天醫
陰陽天醫 連載中

陰陽天醫

來源:google 作者:龍貓哥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天 奇幻玄幻 操文婧

時隔三年,凌天終於踏出了監獄的大門三年前,他因為惡人的誣陷,最終被迫鋃鐺入獄,展開

《陰陽天醫》章節試讀:

「天哥慢走,以後出去我們跟你混!」
「天哥出去不要回頭,等我大老黑出去,第一個找你。」
「天哥,在外面等我,明天我去找你。」
「好,饕餮我等你!」
惡魔島監獄!
凌天滿臉笑容,露出一排潔白牙齒與眾人告別,準備離開監獄。
他頭髮微長、有些凌亂,大眼睛、長睫毛、眸子宛若黑曜石閃爍,看上去也不過二十三四歲模樣。
一條白色T恤衫穿到發黃,鞋子髒兮兮,腳趾頭露在外面... 今日是他出獄大喜之日!
三年了,整整三年零八天,他終於出獄.... 三年前,他的對頭王家大少王鵬姦汙女子後將其殺害,反而污衊他見色起意殺人。
王鵬當年甚至偽造了他的指紋。
但礙於當時沒有人證、加上證據不足,只判了他三年六個月零八天。
由於他在監獄表現良好,經常給犯人治病,治好很多獄卒,特此減刑半年。
凌天點根香煙大步走出來,他環視四周,自語道:「哎老媽呢,怎麼沒來啊...」 滴!
一句話沒說完便被突如其來鳴笛聲嚇一跳,香煙都從手中掉落。
他微微皺眉,一輛黑色奧迪緩緩駛來。
當車窗搖下,一張俊美而精緻面孔映入眼帘,美女大眼睛如一汪池水,黛眉彎彎,瓊鼻高挺,烈焰紅唇頗為性感。
這絕對是罕見大美人兒,無論身材、亦是長相都非常出眾。
此人正是凌天的小師姐操文婧。
操文婧傾城一笑:「小師弟,恭喜你出獄,師姐來給你接風洗塵!」
「我還以為誰呢,我在想這剛出獄就艷福不淺,老天對我不薄啊。」
凌天打趣道,看着小師姐打扮這麼漂亮,差點沒認出來。
操文婧卻不像以前一樣與他玩鬧,反而神色凄苦。
去酒店的路上,凌天多次問起父母,操文婧都閉口不提,匆匆轉移話題。
直到凌天對着龍蝦鮑魚一番大快朵頤結束,操文婧才開口。
她低垂腦袋:「小師弟有個事情你要穩住,不是師姐隱瞞你。」
凌天忽然瞳孔放大,看着師姐,預感事情不妙。
小師姐又繼續道:「你入獄沒多久,王家就開始預謀整垮凌家,逼你父親,最後你父親莫名其妙消失不見了。
你母親雖然無事可也不好過。」
「他們沒日沒夜逼迫你母親交出股權書,不給就折磨她、辱罵她。
差不多三個月前他們又一次逼迫你母親,然後...」 操文婧不善於悲觀,此刻也綳不住了,眼淚啪嗒啪嗒順着臉頰打在桌面上。
她曾多次想救出凌天的母親,可就她自己一個人,根本鬥不過王家!
而在她每次行動之後,王家都會對凌天母親進行更殘酷的虐待!
操文婧嗚咽:「小師弟,是我無能嗚嗚......」 轟!
凌天如遭雷擊般虎軀顫抖,一雙瞳孔放大,指節捏的發白。
他顫抖着,聲音沙啞道:「師姐,我媽,我媽呢?」
小師姐沒有說話,而是拿出手機給他看一則新聞,還是半個月前的。
標題:曾經凌氏集團總裁與豬同寢: 當他看着(與豬同寢)四個大字,宛若幾根鋼針扎進心窩,鮮血淋淋。
凌天身軀劇烈顫抖,節節倒退,一下子癱軟在地。
這一刻他徹底崩不住了,宛若一隻受傷的野獸遇見獵人,滿眼盡顯恐懼與害怕... 特別他看着母親被關豬圈內,還有幾隻小豬仔,一盆豬食,跟小豬仔豬一起同食同寢,頭髮凌亂,渾身髒兮兮,眸光渙散... 他母親從小出生富庶家庭,典型大家閨秀,何曾受過此等委屈與折磨?
他每一寸肌膚都在刺疼!
他恨不得將王鵬千刀萬剮!
如果不是王鵬陷害,自己也不會坐牢,那麼父母也不可能被人欺負。
王家懼怕他,所以想盡一切辦法要除掉他,吞併凌家。
可王家當年還是他們凌家提拔上去,才能在廣深市立足!
萬萬沒想到... 凌天恨不得那躺在豬圈裡的是他,而不是自己母親... 小師姐見他顫顫巍巍,走過來安慰道:「小師弟你別這...」 「別碰我,別碰我,媽、媽啊...」 此刻他失聲大叫起來,徹底爆發了。
一聲嘶吼驚天動地,令人震耳發聵,整個房間都顫顫巍巍近似要倒塌。
他發怒起來,宛若一尊神明,讓人從骨子裡對他產生敬畏、可怕、恐懼... 小師姐從小便與他相識,從來沒見過他這麼恐怖。
一股劇烈壓迫感襲來,她一雙筆直**劇烈顫抖,有種要即將臣服在他腳下,成為神的寵兒... 操文婧見他髮絲無風自動,面孔扭曲,宛若獅子般咆哮,不由倒退數步。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王鵬、王家、你們都不得好死!」
凌天雙手向天,渾身顫抖,宛若發瘋了似得咆哮着。
小師姐齜牙咧嘴,捂着雙耳,耳膜被他震得嗡嗡作響。
「小師弟、小師弟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她一把抱住凌天不讓他發狂、發癲,憤怒永遠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小師姐你知道嗎?
我媽從小就是大家閨秀,她怎麼可能受得了這種折辱哇...」 他又是哇的一聲,失聲痛哭,宛若傾盆大雨。
凌天一聲斷喝,宛若驚雷炸響,渾身充斥着可怕肅殺之氣。
他好像從某個戰場中剛剛歸來,一雙眸子血紅,渾身殺伐氣息不斷攀升... 「師姐,你帶我去找我媽!」
「好!」
操文婧噙着淚點頭。
...... 廣深市光明去胡家養殖場!
老遠便能嗅到空氣中揮發著濃濃刺鼻豬糞味,戴雙層口罩都難以遮擋氣味。
豬圈內,一個渾身髒兮兮、衣服破爛的女子。
正是凌天的母親秦小娥。
她披頭散髮,兩眼無神,蹲豬圈內,身邊還有幾隻白花花小豬仔,時不時哼哼幾聲,用嘴巴拱她。
一個男子嘩啦啦倒着豬食,濺得到處都是,順着壁岩流淌。
男子休閑裝,嘴角玩味兒,冷冷道:「秦小娥、秦小娥吃飯了。」

《陰陽天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