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妻難求:王爺,你好壞
醫妻難求:王爺,你好壞 連載中

醫妻難求:王爺,你好壞

來源:google 作者:姬青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姬青悠 莊子 現代言情

姬青悠是被風刮醒的,悠悠的睜開眼眸,就被自己所處的地方嚇尿了這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么?我怎麼會到這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悲慘境地!上不着天,下不挨地;前無去路,後有石壁....展開

《醫妻難求:王爺,你好壞》章節試讀:

小得勝雖然命是保住了,可是後期調養還是很重要的,這個沒有抗生素的年代,只能用中藥來消腫止疼,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得了。

「先說好,人我是救回來了,但是還需要服藥消腫止炎,如果傷口感染死了,可不關我的事,反正我也沒收你們一分銀子。」

姬青悠這副沒心沒肺的樣子惹得這群農人更加不信任她了,實在是千百年來從來沒有見過女大夫,還是個年輕得不像話的女大夫。

成老太太終於不再耍小心思,摸索着一雙手,頗為認命的道:「我家小得勝要是不幸去了,也不怪您!」

說完眼淚就哇哇的流了下來,讓姬青悠摸了摸鼻子,自省是不是對這家人太過了。

成家四世同堂,本來還算幸福,十年前孫子上戰場再沒回來,一家人都是女的,就指望着這個小男人頂門立戶,結果成熟的小得勝在幫錢地主家放牛的過程中被牛給頂了,要不是遇見姬青悠估計這家人全都得為這小子陪葬。

同情她們卻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姬青悠只能用粗暴來掩飾自己的憐憫之情,「行了,哭得像死了人似的,沒那麼嚴重,趕緊上街去抓藥去!你那曾孫子還等着吃呢!」

眉頭微皺,一張早就寫好的藥單輕飄飄的遞給了年輕的成大嫂。

回頭一想,這些村民估計連字都不認識,別把葯抓錯了才是,「我和你一起去,趕緊回家拿銀子,你總不會連抓藥的銀子都要我墊付吧!」

她眉頭一挑,瞠目結舌,似乎只要她敢說一個是字,就要飛起來扇她幾耳光,吐她幾口濃痰趕出去。

被她張牙舞爪嚇到,成家大嫂連滾帶爬的回家帶銀子。

「竹衛和竹梅好好的照顧小得勝,在他沒有打屁之前不準給他吃東西,要是誰覺得他可憐悄悄的將東西給他吃了,就給他收屍吧!」

說完這話,姬青悠酷拽吊炸天的扭着小蠻腰走了,留下一群被她嚇呆的人。

這個一臉傲嬌的女人真的是主子?竹衛表示絕對的懷疑。

「你不是失憶了么?怎麼會記得縫針的!」木頭人終於接地氣,說了句這麼長的話。

姬青悠爬車的動作一僵,向上一躍,輕鬆的爬到車上,一手叉腰,居高臨下的盯着他,「老娘願意記得這些,你能怎樣?」

他眼睛一抽,看着她欠扁的樣子,無語的坐上車給了馬一鞭子。

哼!不就是一根木頭么,居然還想套老娘的話。姬青悠一撩裙子,大馬金刀的坐在馬車裡掀車簾看風景。

站在人群里的竹衛見車慢慢的向著遠處而去,眼神一轉,往廚房而去。

竹梅進屋看了看小得勝,見他衣服髒了,準備去廚房燒熱水,推開門就見竹衛正站在廚房的窗前左右四顧。

「你看什麼呢?心神不寧的!」竹梅隨意說完這句就開始點火燒水。

竹衛見她正忙着敷衍的說了一個「哦!」,主動的幫她做事,只是眼角的餘光不時的打量窗外,不知道在等待着什麼。

與此同時,經過半個時辰的顛簸到達了朴陽村的姬青悠,跳下車伸了個懶腰才來得及打量這個古色古香的鎮子。

或許因為離京城較近的原因,即使接近午時了,鎮子上依然熱鬧非凡,沒有一絲清冷。

若不是想着家裡的小得勝還等着救命,她肯定會好好的逛一逛這個古典秀雅的鎮子。

街上到處都是小販,不必說小說中常常出現的主角——糖葫蘆君,就是棉花糖飴糖牛皮糖這些純正的手工藝品也到處都是。

嘿!這個叫乾元國的地方還算太平,不然這些民族資本主義萌芽也不會這麼繁榮,僅僅一瞬間,姬青悠就對這個時代有了點點歸屬感,至少比穿越在一個動亂的時代強多了吧!

每天不僅要為糧食發愁,還要為自己的生命安全擔驚受怕,這種日子還真不是一般人過的,想想都打哆嗦。

「德仁堂」姬青悠抬頭就看見古風小篆的三個字,兩個德和仁字已經將醫者的職業素質詮釋得清清楚楚,看來這個德仁堂不簡單。

帶着這樣的念頭,姬青悠帶着兩人第一次走進了這個時代的醫館,也見識到什麼才是古中醫。

只見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葯櫃裏面滿滿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草,根,果,花,葉,莖繞的人眼花繚亂。

這樣的感覺讓她十分親切,有瞬間穿梭回到孩提時代,被姬家老頭子逼着背醫書的情景,看着葯童因為抓錯葯被老中醫碎碎念,是那樣的親切熟悉。

就在這時,一個尖利的聲音將這種傷感的意境打破,「你們這些賤民還不趕緊的閃開,耽誤了我家小姐的大事就等着死吧!」

聲落,一個眼睛長在頭頂的嬌俏少女被一群丫鬟簇擁着出現在櫃檯前,「掌柜的,你看看這張方子是不是真的有美白的效果。」

姬青悠撩眼一瞧,這女子瓜子臉挺漂亮的,只是眉頭微微蹙起破壞了人的氣質,讓人有種苦大仇深的感覺,只是一瞬間就讓姬青悠失去了興趣。

「快點兒!你這德仁堂不想開下去了。」丫鬟不等她主子發話,就自作主張大聲的質問起來,那副洋洋自得彷彿她才是大小姐的樣子,讓眾人敢怒不敢言。

姬青悠本來不想說什麼的,想起家裡的小得勝,瞬間就生起氣來。

「你誰啊!不知道買葯要排隊的啊!急着抓藥回去自殺,投胎啊!」一想起這人就為了自己的小小私心就枉顧別人的性命,就氣得想要咬死她。

錢家小姐怕怕的拍了拍小心肝兒,小心的躲到威武侍女的身後,才小心的睃了她一眼,一副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的小心模樣,看得姬青悠心傷肝疼。

「你這女人怎麼這麼粗魯,一看就沒人要的!」比姬青悠更狂的大有人在,侍女像是發情的公雞,擋在多愁的小姐之前。

「老娘嫁不出去,也沒將嘴巴放到你家灶膛上!」姬青悠一把推開自認為威武的丫鬟,蔑視的看了一眼錢小姐,將藥單一巴掌拍在櫃檯上,「抓藥!」順勢將老中醫手裡的藥單抽出來揉成一團,丟了。

「你!」好不容易穩住身形的丫鬟和錢小姐,再也抑制不住臉上的表情,指着她怒不可止。

「手指不想要了!老娘成全你!」最恨別人指着的姬青悠此時也來氣了,那雙大大的銅眸一瞪,嚇得這些狐假虎威的人不敢多說。

在老中醫抓藥的時候,姬青悠懶洋洋的靠在櫃檯上,「你也知道生氣呢!這些人等着葯救命,可你們一來就插隊,就為了證實藥方是不是有效,你腦子沒毛病吧!不知道什麼是人命關天啊!」

姬青悠說的唾沫橫飛,讓綠茶婊的錢小姐恨得牙痒痒,一雙眼睛不再裝西子捧心,而是滲透出些許猙獰。

「得!你也不用裝單純,指揮丫鬟在前面打衝鋒了!你比她更有潛力。」

就你這樣,現代多了去了,滿地都是小三綠茶婊,要是連這點兒眼色都沒有,還怎麼混啊!姬青悠好心的為她提建議,抓起藥包就往外走,根本不理被氣得吐血的主僕兩人。

錢辭淑站在人群里,憤恨的盯着姬青悠的背影,「情深義重」的目送她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