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拳贅婿
一拳贅婿 連載中

一拳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系統流牛鼻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伍簽 余母 都市小說

《一拳超人》中的死魚眼、大光頭低調下山,卻莫名其妙遭到了世界頂級神豪、首富、人氣主播、巔峰強者紛紛狙擊大光頭不屑:「世界上沒有一拳解決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兩拳!」展開

《一拳贅婿》章節試讀:

「唰」

金太赫瞬間衝到了伍簽身後,渾身肌肉暴起,一記爆發力十足的沖拳打向了伍簽後腦。居然搞起了偷襲,如果被他打實了,伍簽不死也要變成白痴。

金太赫突然眼前一花,面前的伍簽消失不見,一記沖拳打到了空處,再一看,伍簽竟然面朝金太赫,朝金太赫露出森然白牙,殘忍一笑。

一個古銅色的拳頭,發出破空的爆炸聲,帶起極致拳風,映入金太赫眼帘,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望着這極為恐怖的一拳,金太赫眼神極為驚恐,想拚命逃離,但身體卻來不及做出半點反應。

「轟!」

古銅色拳頭擊中金太赫,在擊中的一霎那。

金太赫全身傳來「噼里啪啦」全身骨骼寸寸碎裂的聲音,噴出大口大口的鮮血,身子像沒有骨骼組織似的,軟軟地倒在了伍簽的腳下。

「啊啊啊!」

下面圍觀的學生被嚇呆了,嚇得驚聲尖叫起來,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都是溫室的花朵,哪裡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

「我的神啊!這人到底是誰……」

「居然跆拳道社團金太赫和金智賢兩位跆拳道黑帶高手,竟連他一拳都接不了,直接被打殘…..」

「這個人太殘忍了吧….」

「不過,我怎麼突然發現他好帥啊,糟了,是心動的感覺….」

伍簽緩緩地收起了拳頭,伍簽的人生準則很簡單,凡是對他有敵意的人,他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們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這次他留手了,原本按他的性格,腳下兩人對他產生了敵意,一拳將將他們打成肉泥,但是考慮到遵守這個山下世界的規則,留了他們一命。

金智賢被他打殘,金太赫更慘,全身骨骼寸寸斷裂,就算勉強接了回去,也會變成植物人,估計要在病床上度過他的一生。

不過,現在兩人已經殘廢,被他廢掉了練武根基,對自己已經構不成威脅。

「走吧,已經沒什麼好看的。」伍簽對蘇可兒說道。

蘇可兒揮舞着小手,手舞足蹈起來,小臉激動的通紅,興奮地瘋狂點頭,不停地誇伍簽厲害,拍起了彩虹屁。

不過她的眼神和以往有點不同,眼睛深處,對伍簽的鐵血殺伐有了一絲敬畏。

兩人路過大廳的時候,發現高高懸掛的「東亞病夫」牌匾時。

伍簽身邊的蘇可兒,憤憤不平,身子放輕,腳尖一點左右借力躍起,一腳狠狠地將「東亞病夫」牌匾踢爆。

末了,不忘嬌聲說了句:「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伍簽看到眼前電影狗血橋段,一陣愕然,跆拳道這種小孩子行徑絲毫影響不了他,拳頭就是硬道理,他堅信力可破萬物,不必逞口舌之勇。

離開的伍簽和蘇可兒不知道,在跆拳道角落裡,有一個人用極為惡毒的目光盯着兩人離去的背影。

陳瀟太過用力,手指攥的發白,咬牙切齒楠楠道:

「伍簽,你很能打是吧,你能一個打兩個,我看你能不能一個人打十個、打一百個。」

陳瀟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雕哥,我是陳瀟…..」

…..

次日,上完兩節課就沒課了,伍簽想在唐明市好好轉轉,恰巧蘇可兒接到一個未知電話,神色匆匆地離開了,難得沒有纏着伍簽,伍簽終於自由了。

伍簽離開了唐明大學,在街上漫無目的閑逛,突然發現前面有個小樹林。

「咦,難道唐明市還有靈氣頗為濃郁的地方,他下山後,好久沒有好好修鍊了,是時候,找個合適的地方開始修鍊。」

沿着小樹林湖面緩步而下,直到湖面一角樹林茂密處,涼風徐徐,湖面波光蕩漾,湖岸楊柳依依。

「嗯,不錯,就這了。」

伍簽坐下,閉上雙眼,擺出一個古怪至極的姿勢,默默運轉了「穩字決」心法,心境很快就變得古井不波。

「呼哧、呼哧.....」

伍簽四周狂風大作,楊柳婆娑瘋狂擺動,整個人不動明王,與天地一體,蘊含武道道韻。

這是伍簽在修鍊《一拳至尊》傳武,

《一拳至尊》是一門殺傷力極大的傳武,修到高深處,可以突破天地極限,重現仙人大神通。

此傳武共分為九重,伍簽已經修鍊到了一重巔峰,

銅拳!

從小隨師父在紫光極地大興安嶺「神都」長大的他,

「神都」別的沒有,像「天」級古武只是基礎,「天」級頂階古武更是一抓一大把,

任意一本都是千年大宗復興的根基,而在他這裡,有時候卻成為了用來應急的紙。

各類丹藥也是數不勝數,天、地、玄、黃各級丹藥,更是被他當成糖果吃,如果被**古武世家老祖們知道,非要上門拚命不可,感嘆命運不公。

他不但被變態師父要求學習各類頂級古武,吃盡天才地寶的同時,還逼着他學習了許多繁目眾多的雜學,學習任務之重,每天都是在哭爹喊娘中完成;

師父為鍛煉他的意志,將他捆綁在瀑布巨岩下七天七夜,不曾來看一眼都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更不負責任的是,將他獨自一人丟到了非洲原始大森林,一個人與野獸毒蛇為伍時間長達一年之久;

........

「咦,空氣中怎麼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伍簽眼未睜,耳朵瞬間捕捉到不遠處,有兩個丹勁高手廝殺的聲音。

「啊!」

一個男子重重地撞倒幾顆楊柳倒在了伍簽的腳下,捂着胸口,吐出一大口鮮血。

男子錯愕的望着身前的伍簽,只來得及說一句:「危險!快走!」

另一個光頭大漢緩緩地從樹林里走了出來,極為陰狠道:「彭豹,這次你插翅難逃。」突然發現了旁邊的伍簽,殘忍道:

「彭豹,你運氣不錯,黃泉路上不寂寞,還有人陪你一起上路。小子,怪就只能怪你運氣不好,遇到了我。」

「董.....咳咳,董大虎,我們之間的恩怨,不要牽扯無辜的人進來。」彭豹說完捂住胸口,吐出一大灘鮮血,顯然傷勢極重。

「哈哈,我董大虎向來不留活口,既然被他撞見了,我就一起送你們上路。」在董大虎的眼裡,伍簽已經是一個死人,他堂堂一個丹勁圓滿強者,殺一個普通跟捏死一隻螞蟻差不多。

「你們兩個是自絕,還是要我動手。」董大虎透出森然的殺氣。

「快逃,我可以拖住他一時半會,你怎麼還不動啊,再不走,你就沒有機會了。」彭豹眼見少年無動於衷,這麼大動靜,居然閉着睡著了,真是無語。

彭豹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如此關心伍簽,一是不想牽扯無辜,臨死前為自己積德;二是說不定他可以為自己傳遞消息。

「你們在教我做事?」伍簽陡然睜開雙眼,雙眸古銅色一閃即逝,恢復清明。

董大虎與彭豹齊齊愣住了,他們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居然會說出這樣一句話,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嘿嘿,既然你這麼著急想死,那我先成全你。」董大虎明顯是被伍簽徹底激怒了。

只見他手掌化爪,撲向伍簽,如餓虎撲食,氣勢極大。

「咔擦」

伍簽前面響起了骨頭斷裂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凄厲的慘叫。

彭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倒下的不是少年,而是丹勁圓滿的董大虎,他此刻面容痛苦地極度扭曲跪在少年面前,手捂着要害心臟處,極為駭人的是,董大虎的後背高高隆起,眼看不能活了。

很快,董大虎瞳孔放大,失去了神采,跪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唐明市地下世界「兩豹一虎」,一虎就此除名,唐明市地下世界一代梟雄殞命!

伍簽毫不在意的,緩緩地收起了泛起古銅色光澤的拳頭,淡淡地望着彭豹:「你們一起的?」

宗師!絕對是一派宗師,這麼年輕的宗師,一旦傳出去,將震驚整個武道界。

伍簽簡單一句話,嚇得彭豹魂飛天外,雖然伍簽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但是他知道,眼前少年根本不能用常理揣測。

不顧傷勢,恭恭敬敬行禮道:「拜見宗師,我叫彭豹,他叫董大虎,我和他是死敵,不是一起的。」

「晚輩斗膽請教宗師大名,日後一定登門拜謝!」彭豹感覺眼前少年宗師並不是嗜殺之人,心底稍安,心念一動,想趁機結識。

「伍簽,拜謝不需要,是他自己找死。」伍簽完全不給彭豹面子,直接離開了。

伍簽走後,彭豹深深鬆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面對伍簽大氣都不敢出,背後浸滿了汗水。

他當下撥通了一個電話:「老鷹、黑雕,老子今天被出賣了,差點就栽了,趕緊來接我。」

…….

在大學呆了一段時間,伍簽逐漸適應了散漫的大學生活,蘇可兒上次因為接了一個電話後,這段時間一直沒來上課,伍簽倒也清靜。

這天晚自習教室里,同學熱鬧非凡,都在商量這一件事,計劃今晚同學聚會。

「同學們,同學們,安靜一下!大家來自五湖四海,相聚大學就是緣分,開學這麼久都沒有同學聚會,今晚我做東,在鉑金KTV舉辦同學聚會,希望大家一定不要缺席哦。」班上富二代陳瀟朗聲道,這種出風頭的事情他最喜歡。

班上其他同學紛紛拍手叫好,吹起了口哨,班上氣氛達到了**。

「伍簽,聽說這次聚會,陳瀟還邀請了很多其他系的帥哥美女,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聚聚。」余芮突然對着伍簽笑容燦爛的說道。

《一拳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