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一人之下:全性趕屍人
一人之下:全性趕屍人 連載中

一人之下:全性趕屍人

來源:google 作者:陌路相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張子凡 遊戲動漫 陌路相逢

重生後的張子凡本想賺大錢,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可誰曾想重生的這個世界竟然和國漫一人之下高度重合,並且他還陰差陽錯的加入了全性展開

《一人之下:全性趕屍人》章節試讀:

算了,不想了,有機會實驗一下就知道了。

張子凡按下心思,又接連畫了幾張最基礎的控屍符。

然後帶着這些符籙去了機場。

……

臨海機場。

候機大廳內喧鬧無比,但其中有幾人的對話引起了張子凡的注意。

「花兒,柳家有什麼好玩的?我都沒聽過,要我說咱還不如去三亞吧。有陽光,沙灘,大海,還有帥哥!」

說這話的是一個柔和甜美的少女,一頭粉紅色的長髮,頭上還有一個捲起的呆毛,配合臉上的一抹紅暈,尤為可愛。

最重要的是,她的上衣還有一頭小熊圖案,鼓鼓的煞是好看。

「是啊,花兒。三亞風景很不錯的,而且我爸前不久剛在三亞開了家酒店,要不然等這次柳家事情結束後,我們再去三亞玩一圈?」

這時,一個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來。

男子雙耳釘着銀色耳釘,身穿灰色衛衣,深黑牛仔褲,頭戴紫色針織帽,胸前還掛着個銀制十字吊墜。

看到男子的出現,織瑾花眉頭輕蹙,「不用了高航,柳家事情結束後我另有安排。」

「你去哪?我陪你!」

「不用了,我還是覺得我們之間保持一定距離比較好。」

「為什麼?是我哪裡做的不對嗎?這樣你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和她分手的。」

高航急忙上前就要抓住蘇欣的手,卻被織瑾花一個轉身躲掉了。

「和這事沒關係,我有男朋友了!」

「誰?」高航提高了音量。

「我!」

張子凡慢悠悠的站起身。

聽到這他也算聽明白了,這就是個披着人皮的渣男啊!

聽到聲音,高航上下打量着張子凡,隨後哈哈大笑:「兄弟,你上廁所都不照鏡子嗎?就你這樣的要是花兒男朋友,我當場吃翔!」

「你想騙吃騙喝?」

張子凡皺起眉頭,看來這年頭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啊。

高航臉色瞬間陰沉,深吸了一口氣壓制住內心翻騰的怒火:「兄弟,還沒認識一下,你叫什麼名字?」

「喲呵!」

「這是想報復啊!」

張子凡眼珠一轉,認真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聽好了,你爺爺我叫王並!」

「王藹的孫子王並?!」

高航心裏想着,他雖然沒見過本人但也曾聽聞一些關於王並的事迹,如今看來真是人的名,樹的影。

「哼!」

高航冷哼一聲,不屑道:「你不就是仗着你太爺王藹的權勢嗎?要不是你爺爺,你連個屁都不是。有本事的話就別靠家世,堂堂正正和我打一架,輸的人離開花兒!」

「好啊,二月十五日,我在龍虎山上等你,咱們既分勝負也決生死!」張子凡說道。

「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高航眼中閃過一絲狠毒,當即答應下來。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吩咐手下人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

到時候如果「王並」不來丟的可就不是他一個人的面子了,而是整個王家的面子。

看着高航等人浩浩蕩蕩的離去,織瑾花不由頭疼起來。

這下……麻煩大了!

但張子凡卻不這麼認為,和高航約定決一死戰的是王並和他張某人有什麼關係?

「花兒,你是支付寶還是微信?」

就在織瑾花思考該如何處理這件事的時候,張子凡突然出聲道。

「什麼?」

「你看哈,我幫你這麼一大忙,還為你得罪一公子哥,你不得請我吃飯啊?」

「一頓飯怎麼說也得一千吧?再加上我最近飯量比較大,大概能吃掉二分之一吧,正好是500塊錢,再扣掉上次借你的13塊錢,那就是487塊錢。」

織瑾花只覺得胸口一陣難受,自己苦心幫他思考如何處理麻煩,他倒好居然問自己要錢!

「玲瓏,我們走!」織瑾花拉着陸玲瓏離開。

等上了飛機後,她這才冷靜下來,冷靜下來,木琳花又不免擔憂起來。

經過她的計算,事情敗露後張子凡意外死亡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九點九!

畢竟他一個普通人如何能同時抵抗住高家和王家的明槍暗箭?

想到這裡,織瑾花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這件事由她而起,也應當由她解決。

不能讓張子凡被牽連!

「玲瓏,我有件事拜託你!」織瑾花神情嚴肅道。

「啊?什麼事?花兒你說,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陸玲瓏拍了拍胸脯。

「其實……他不叫王並,他叫張子凡。」

「什麼(๑•̌.•̑๑)ˀ̣ˀ̣」

「他不是王並?」

「那他……他還和高航約定在龍虎山決一死戰?」

陸玲瓏驚了。

居然還有這操作!

由於自幼前往全真派修鍊,所以她也不認識王並,只在小時候見過幾次。

不過她現在已經能想到,二月十五日高航等不到人氣急敗壞的樣子了!

「哈哈……他這人還真有意思!」

「對了,花兒,他是你男朋友嗎?」

「不是!」

「不是嗎?我看人還挺好的啊?就是頭髮白了點……」

織瑾花一頭黑線。

事情的重點是這個嗎?

「算了,我還是找其他人幫忙吧。」

「別嘛……好花兒……你接著說,我這回保證認真聽!」陸玲瓏來回搖着織瑾花的手臂說道。

五分鐘後……

織瑾花講完了前因後果,就連13塊錢的事都講了。

「事情大致就是這樣,我想讓你們陸家到時候能出面周旋一下。」

「嗯……可以倒是可以……只是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織瑾花認真問道。

「花兒,你老實說,你對他有沒有感覺?」

織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