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異世界流放
異世界流放 連載中

異世界流放

來源:google 作者:公子藍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御沉瀾 蕭嫿

蕭嫿作為未來星際的法外狂徒,終於被時空管理局逮捕歸案,並投放到小世界進行流放改造未婚夫是太子?不好意思,朕要登基稱帝,不想做太子妃!女主幽默、理智、強大、演技在線,走自己的路,讓跟不上的人去哭吧!展開

《異世界流放》章節試讀:

蕭嫿交代:「鞭子收好了,明天要用來換銀子的。」

蕭媛點點頭。

此時,蕭嫿才仔仔細細打量原主這個二妹妹。

這姑娘生得極美,桃花眼脈脈含情,黛眉朱唇,最亮眼的是眉心處亮澤飽滿的美人痣,這是讓人看了一眼就想再多看幾眼的類型,走在大街上回頭率肯定高。

再加上出身將門世家,通身大氣,就是往那兒一站,也是鶴立雞群的存在。

和之前的原主兩相對比,是個人都更願意相信這蕭媛才是嫡長女。

蕭嫿好奇問:「你可以裝作不在這裡,不出來解圍,為什麼要出來?」

蕭媛也打量着這個看上去變得完全不一樣的姐姐,回答:「因為我們都是蕭家人。」

是個心有溝壑、獨立有想法的姑娘。

蕭嫿笑笑不說話,帶着錦書走進店鋪。

直到這時,她才好好打量這棟建築。

鋪子名為凌風閣,三個大字鑲了金,也不知是什麼人寫上去的,凌風閣三字鐵畫銀鉤,有蛟龍出海之勢。

店鋪一共三層,面積幾乎佔據整條街,在這個平均建築不過二層的時代,凌風閣就像是標誌性建築一樣。

背後老闆一定很有權勢。

這是蕭嫿的想法。

眼看蕭嫿走進去,蕭媛看着已經暗下來的天色,也跟了進去。

蕭嫿先是歸還了紙墨筆硯,在看到掌柜不卑不亢的神色後,越發肯定幕後老闆和皇族脫不了關係。

她是報了挺大希望來的,但轉完一圈,發現並不盡人意。

到底只是小世界,而且還在古代,基本都是鐵器,雖然打磨的很鋒利,但蕭嫿看不上,她甚至在琢磨,能不能自己開個鋪子,定能轟動全國。

不過財不外漏的道理還是懂的,現在不過是一個貴女,皇族可不會讓她掌握武器鋪子,更何況是能帶動全國發展的武器製造方法。

如果把法子交給皇族,蕭嫿自己也不願意的。

蕭嫿失望地離開了,蕭媛緊隨其後。

「你怎麼還沒走?」蕭嫿像是剛注意到蕭媛似的。

蕭媛抿抿唇,「姐姐,天已經黑了,又開始下雨,咱們結伴更安全。」

蕭嫿站在台階上,身後的鋪子也關上了門,她閉目感受着淅淅瀝瀝的雨滴飄落在臉上,眼珠一動,嘴角泛起一抹涼薄的笑意。

「二妹妹,只怕你今晚等我,會後悔哦。」

「姐姐,咱們還是快走吧。」

眼瞧着雨越來越大,就說話的功夫已經變成瓢潑大雨,遠處雷聲轟隆,電閃雷鳴之下,蕭媛再好的脾氣,也有點按捺不住,不想讓蕭嫿這貨再浪費時間。

「行吧,」蕭嫿聳聳肩,拒絕了蕭媛遞來的蓑衣。這是蕭嫿在店鋪里的時候蕭媛讓雲蘿去買的。

見她不接受自己的好意,蕭媛也不管了,又不是你娘,管你那麼多!

四人在空蕩蕩的街道上行走。

雨勢太大,即便穿了蓑衣,腿也濕透了。

蕭嫿更慘,全身都濕透,頭髮貼在臉上,像是女鬼一般。

剩下三人下意識走的離她遠了點。

「姐姐,這不是回去的路,」蕭媛叫住她。

四人正在一個岔路口,應該往左拐才是回將軍府的路,但蕭嫿已經右轉。

「不想死就跟上來,往那邊走被人殺了,可沒人能救你。」

眼看蕭嫿一個人閑庭信步般越走越遠,蕭媛咬咬牙轉了個身也跟了過去。

她不知道這個姐姐又犯什麼病,但自己的武力值在她之上,有什麼事好歹也能護一護。

這一轉身,就讓蕭媛的未來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又走了半盞茶的功夫,街道上除了蕭嫿四人已經不見人影,唯有身側的大門上方懸掛着的兩個紅燈籠,在這漆黑的雨夜顯得分外詭異。

蕭嫿止步,拆了頭上繁雜的髮飾,簡單盤了個頭,便負手而立。

「跟了一路的朋友們,出來見個面唄?」

「轟隆——」

遠處天邊驚雷乍起,閃電劈開暗黑的夜空,照亮了整個天際。

僅一瞬,四人前方便出現了一行人。

來人個個手持刀劍,黑衣蒙面,眼神銳利,殺氣蔓延。

目測有二十人,蕭媛一驚,下意識握緊手上的刀。

錦書和雲蘿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陣仗,差點尖叫出聲。

好在三人都不蠢,從凌風閣出來後,大小姐只是閉目聽了一會兒,就開始行為怪異,一路來到這裡,說明這些人從她們出了凌風閣後就一直跟着她們,而大小姐早就意識到了。

來人殺氣太盛,今日決不能善了,蕭媛不明白的是,她們如果要爭取活命的機會,難道不應該往將軍府跑嗎,為什麼要來這裡?

「背後的主子見我煉丹沒把自己炸死,就派你們直接取我性命?」蕭嫿問。

帶頭的黑衣人卻沒有多話,並不把這四個小姑娘放在眼裡。

只抬起右手一揮,一群黑衣人就沖了過來。

「留在這裡別動,」蕭嫿吩咐三人。

蕭媛再次覺得手上一輕,再低頭,又是只剩下了刀鞘。

蕭嫿手持大刀,衝進人群,僅一個照面就迅速解決兩人,鋒利的刀刃划過兩人的脖子,兩顆帶着血的頭顱咕嚕嚕滾到蕭媛腳邊。

「啊!」錦書跳了起來,肢體有點不聽指揮,哆嗦地躲在蕭媛身後。

雲蘿也嚇得不輕,但眼看有顆頭要滾到蕭媛腳上,竟是飛起一腳把頭踢遠了,然後也哆哆嗦嗦往蕭媛身後蹭。

蕭媛臉皮一抽,安撫兩人:「莫怕,姐姐能感覺到他們跟着,定然也有底牌。」

蕭媛心裏也緊張,但她今天覺得蕭嫿很不對勁,自從她打敗了御淑寧,蕭媛就知道這個姐姐身上定然有秘密。

帶着她們三人來這裡,可能有要保護她們的意思,但更多的是想要暴、露一點她的底牌給自己看,否則這些人衝著蕭嫿來,她們三人只要在岔路口和她分開,就不會被攻擊。

而蕭嫿從一開始就知道有人跟着她們,才不穿蓑衣,否則打起來不好做動作很吃虧。

只是到底什麼人想要蕭嫿的命?

蕭媛站在原地,目不轉睛盯着戰在一處的一群人,風情流轉的桃花眼微眯。

暴、露一點底牌給我看,是想讓我看看你的誠意嗎?還是有別的目的?

蕭媛淡淡道:「姐姐,不要讓我失望。」

蕭嫿沒有讓她失望。

衝進人群的蕭嫿手起刀落,利落的收割人命,大刀在手,所過之處一顆又一顆人頭落地。

本在觀戰的首領目眥欲裂,也加入戰局。

但這沒能改變結局。

蕭嫿一個起躍,落下時將面對着黑衣人首領的最後一名手下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那人死前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疼痛和死亡來的太過突然。

屍體倒下,露出了持刀而立的蕭嫿。

蕭嫿站在雨中,右手持刀,雨水混合著血污順着刀尖流下。

「現在就剩你了,能回答我的問題了嗎?」蕭嫿問。

黑衣人首領看着一地狼藉,他本以為對付幾個小姑娘出動他們實在大材小用,所以才在一旁觀戰。

誰知僅是一個照面,他的人就全沒了。

這女人出手太快,就算是沉重的刀,在她手中好像也只是輕盈的羽毛,重量完全不影響她的速度。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蕭嫿儘管刻意用刀做武器,招式也大開大合,但極為迅速的身法和矯捷敏銳的行動力,也讓黑衣人首領看出來了,這女人根本不是什麼深閨小姐。

只有殺手才會下意識用那樣的身法和招式,攻擊的部位也是可以一擊致命的。

黑衣人首領自認看出了蕭嫿的底細,便也不懼,畢竟他能成為首領,也是因為戰力最強。

但交上手,他才知自己大錯特錯。

長刀相撞,黑衣人首領竟是被震退數步,整條胳膊脹痛,他能感覺到,這一下,就讓他的胳膊廢了。

蕭嫿沒有放過他,眨眼間已經出現在他身後,感受到來自背後的危險,黑衣人首領汗毛炸起,就地一滾躲過了蕭嫿斜劈下來的刀。

刀刃砍在他之前站的地面上,青石板被劈裂,彈崩飛出。

蕭嫿保持着那個姿勢,微微側頭看過來,四目相對,黑衣人首領瞬間後背就是一涼,他從未感受過這般來自地獄的殺戮之感。

那種被最陰冷的毒蛇盯住的如芒在背的感覺,讓黑衣人首領再無戰意,顧不上胳膊的疼痛,跳起來就跑。

他與這女人的戰鬥力,雲泥之別!

蕭嫿長刀脫手,黑衣人首領只感到腿上一涼,直接撲在了地上。

滿臉泥污的抬頭想要看發生了什麼,隨後而來的劇痛瞬間將他淹沒。

蕭嫿撿起刀,在他慘叫之前快速在他腿上一點,隨後又在他身上幾處穴道點了一下,被切斷的雙腿,斷裂處竟慢慢不再流血,卡在喉間的大叫就沒再出來。

蕭嫿用腳尖給他翻了個面,讓他仰面朝上。

「不跑了?現在有時間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黑衣人首領努力抬頭看向自己的斷腿,知道今日必死。

就算不死,往後也是廢人了。

也許是不再疼痛,他的男子漢氣概又重新上線。

一閉眼,冷哼:「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蕭嫿一樂,「給你臉了是吧。」

《異世界流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