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仙廢婿
醫仙廢婿 連載中

醫仙廢婿

來源:google 作者:江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嵐 陳曦

活了兩千多年的醫修者江寧被奉為一代醫仙,醫修者每百年面臨一次天地大劫,使得江寧每百年有一次虛弱期,為了躲避同為醫修者的師兄仇敵,他不得不隱藏起來,機緣巧合下成為陳家的贅婿,因為不能動用法力,身體也因為劫難變得十分虛弱,所以變成了一個只能靠老婆的窩囊廢,江寧終於渡過虛弱期,開始恢復法力展開

《醫仙廢婿》章節試讀:

第九章 巨資

這件事情算是解決了,陳嵐還需要留下來,安撫一下記者,順便也再約束一下自己手底下的員工。

江寧獨自一人離開,來到了一個破舊的小區樓下,爬樓梯來到一扇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我來了。」

只是短短的三個字,並沒有報上自己的姓名。

可是這一句話說完後,裏面就傳來了噼里啪啦的聲音,好像是撞掉了許多東西一樣,不到一分鐘,門就被打開了。

一個年邁的老人站在門裏面,身體都佝僂了,看着門外的江寧,嘴唇微張,「江真人,真的是你啊。」

「是我,好久不見了。」江寧淡淡的回答。

門內這人就是江寧之前聯繫過的,寧城小學的創始人,張德,江寧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就已經很激動了,沒想到江寧居然真的來看他了。

張德都覺得這應該是自己在做夢吧。

對望了幾分鐘,張德才艱難的挪動步子,將門讓出來,邀請江寧進去。

江寧嘆了口氣,走了進去,「你大限快到了。」

張德心裏一涼,自己已經一百多歲了,肯定再活不了幾年,但這句話從江寧嘴裏說出來,猜測就變成了預言。

他不禁感嘆,早些年認識江寧的時候,他就已經是這個模樣了,多少年過去了,他老的走不動路了,可是江寧還依舊年輕。

「唉,還有多久?」張德接受現實了,七十就已經是古來稀了,雖說現代人平均壽命長多了,可是到了他這個歲數,一百多歲了也算是賺到了。

江寧見過大風大浪,見過歷史興衰,這對於他來說,只不過是人之常情罷了,他搖搖頭,「你自己也有感覺,我就不多說了,不過,有什麼未了的心愿,還有的時間完成。」

張德和江寧面對面坐着,江寧也不去打擾張德,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直到太陽落山,江寧才站起身。

他來自有他的目的,一個是為了看看張德,至於另一個嘛,「我之前留在你這的東西,我準備取走了。」

江寧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張德抬起頭,從懷中摸出了一張卡,「江真人,給你。」這是一張黑卡,上面的卡號都是真正的鉑金印刷上去的,整個寧城都不一定有幾張。

江寧收下卡,他只是將這東西寄存在張德這裡,可是他卻視若最珍重的東西,一直貼身存放,這是對江寧莫大的尊敬。

而且張德是知道這裏面有一千億的資金,可是張德依舊沒有生出任何想要將其據為己有的邪念,就沖這兩點,江寧覺得應該換還張德這份恩情。

「最後的日子,我能夠讓你正常吃喝,出行,去好好享受一把,然後迎接那天吧。」江寧拿出自己的銀針。

鋪展開來,將所有的針全都清理消毒了一遍,隨即臉色凝重的看着張德。

張德欣喜的點點頭,他已經躺在這椅子上很久了,哪裡也去不了,一日三餐都是寡淡的白粥或是營養餐,他感覺這是一種折磨。

江寧開始施針,密密麻麻的針遍布了張德渾身上下所有的穴位,足足用了半小時,江寧才將針收回。

而張德也隨之睜開眼睛,「江真人,謝謝你。」聲音洪亮,完全不似之前那副病懨懨的樣子。

江寧告辭,他急忙站起身,送江寧離開,腿腳也利索了許多。

「這不是為你續命,只是讓你最後的日子走的好一些。」

江寧說罷,便離開了,臨行前聽到張德給別人打電話,「我今天想吃火鍋,什麼營養餐,一邊去,還有,我要去看看我老伴兒,想跟她說說話,你給我安排。」

隔天,陳嵐去上班,而江寧留在了家中,他是度過了虛弱期,可是修為只能慢慢的修鍊恢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回到全盛時期的。

江寧吐納呼吸了四十九周天后,被一陣敲門聲吵醒,門外傳來丈母娘的聲音,「快出來,家裡來客人了。」

江寧搖搖頭,收功,將衣服穿好後,走出了房間。

來人是一個年輕男子,一身名牌西裝,抬手時若有若無的露出一塊價格不菲的手錶,法拉利的車鑰匙隨手放在桌上。

江寧知道這些完全一是因為他六識過人,其次就是那男子太過於炫耀了。

「林天啊,你多久沒來看你阿姨了。」看的出來,玉蘭很是熱情,江寧這個贅婿可從來沒看過丈母娘的好臉色啊。

玉蘭看到江寧出來,眼中閃過一絲鄙夷,站起身,「這是嵐嵐的同學,林天,你快去給他倒茶聽見沒?」

江寧笑了,他做家務都是因為陳嵐,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男人就想讓他端茶遞水,把它當什麼了。

「伯母,這位是?」林天給人的感覺溫文爾雅,謙虛有禮,可是江寧是什麼人,他一眼就看出了林天眼中的那抹不友好。

玉蘭拉過林天,「他不給你倒水,媽給你倒水啊,你想喝什麼?西湖龍井,還是大紅袍啊。」

江寧徹底無語了,家裡的確有些名貴的茶,平時江寧想拿出來隨便喝上兩口都不可以,這人一來,玉蘭就拿出來招待,而且那聲媽,又是什麼意思?

江寧知道,玉蘭變着法的想讓他和陳嵐離婚,可是他還在這裡呢,這聲媽就這麼叫出來了,這是有多想當別人丈母娘啊。

江寧覺得無趣,準備回房間去,玉蘭也跑進廚房裡,給林天找茶葉了。

「你是嵐嵐的老公?」之前那副溫和的表情已經不見了,現在林天看江寧完全是一幅咬牙切齒的表現。

「嗯,是。」江寧沒有心情和這種人多說一個字。

「沒想到我追求嵐嵐那麼久,她居然看上你了。」

他們沒說幾句話,玉蘭已經端着一套精美的茶具從廚房裡走了出來了。

「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回房間去了。」江寧說完就要走。

玉蘭放下手中的茶具,急忙跑過去拉住江寧,「你別給我裝傻,現在嵐嵐也不在,我就直接跟你說了吧,你跟嵐嵐離婚吧。」

「本來我沒想說的那麼直接的,但是嵐嵐的生意正是關鍵時候,而你只會拖累嵐嵐,人家林天很有本事,在同學時期就和嵐嵐情投意合,也算是青梅竹馬。」

江寧有些憤怒,「我要是說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