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以自然之名
以自然之名 連載中

以自然之名

來源:google 作者:江噠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噠噠 牧揚 都市小說

星空之下是城市與自然的交織烈日之下是人類與森林的共存看世間紛爭擾擾,群雄爭霸且以自然之名定天下無雙!展開

《以自然之名》章節試讀:

虛空中的青色靈力化為縷縷清風,遁入牧揚所處的那處空間,隨後散做滿天光點沒入牧揚體內。

這股力量不同於牧揚體內原有的那股暴戾,溫和的像是三月的楊柳順着風輕撫臉頰。

可它卻又絲毫不失強勢,席捲過經脈,先前那股四竄的力量頓時歸於寂靜。

牧揚躁動的情緒轉瞬就平和下來。

「呼——」

深吸口氣,此刻的牧揚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精神上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放鬆。

「這陣風有古怪。」

牧揚忍不住思考,以他常年缺乏鍛煉的身體其實根本承受不住那個奇怪粒子的力量。

可就在他快要撐不住時,這一陣風就讓他全身的疲乏瞬間消失,精神上甚至有了些許滿足。

牧揚很奇怪但也只奇怪了片刻,不管是這粒子的由來也好,那陣風也罷,就目前看來對他的人身並沒有威脅。

只要是對他沒有害處的,來的自然是越多越好。

至於緣由,牧揚深知他現在的實力可能還沒有資格去觸碰。這個世界遠比他想像的複雜。

可牧揚從來不會因為一些未知的困難就退縮,牧揚深信等他足夠強大時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不過,現在該出去了!」

一念至此,牧揚的身體便開始緩慢消失,正如來時的突兀,去時亦很突兀。

直到最後一片衣角也化為光點,虛空中再沒了絲毫生機,只剩下無數光點毫無目的的漫遊,等待着下一人的到來。

……

高三七班的教室里此時靜的嚇人,老劉早停止了講課。

就在不久前,劉志華敏銳地察覺到教室後排坐着的牧揚有些異樣。

直到有些許自然之力溢出,劉志華終於明白牧揚這是完成了「控」這最關鍵一步。

他雖然興奮,還是及時制止了同學們的大呼小叫。

生怕有誰一個不小心打擾了牧揚,導致牧揚「合」失敗了。雖然幾乎沒有人在「合」上失敗。

可他的制止還是晚了,有嘴巴大的早就朝樓道里大喊了幾聲:

「高三七班的牧揚悟靈成功了!」

「不愧是天才啊!真牛B!」

「……」

於是當牧揚睜開眼時,就看到了里三層外三層將教室團團圍住的學生……和老師。

他們皆是用驚奇的目光注視着牧揚,有的甚至露出了痴迷的眼神。

不過身體中重新躁動的靈力讓牧揚已是無暇顧及別人。

按課本上所說,牧揚順着力量涌動的趨勢將其引導至胸前。

隨着一團青色漩渦的出現,教室中瞬間狂風大作。

「我去,怎麼突然起風了?」

「他喵的,我的作業被風吹跑了。」

「卧槽,還有我的。」

「……」

就在學生們一片「歡聲笑語」中,劉志華的神情也有些欣喜。

「風屬???

……還不錯吧。」

不知何時圍在劉志華身旁的一名年輕女老師聽到了劉志華的話。她嘴角不爭氣地抽了抽:

「風系在氣象系中不管是殺傷性、範圍性還是控制性那都是數一數二的。

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屬系,您竟然說還不不錯。聽您那語氣好像還有些不滿?」

此話一出,一眾充滿仇視的目光攀上了劉志華的身體。

他機械地轉頭看向那名年輕女老師笑道:「哪有哪有,風系很好,我就是裝一下,呵呵。」

嘴上這麼說著,劉志華心裏卻是不住抱怨:年輕人,還是沉不住氣啊!

「快看!有東西出現了。」

不知是誰驚呼一聲,眾人的注意力瞬間又集中在牧揚身上。

果然有一個泛着金屬光澤的器具在光團中隱約浮現出身影。

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一個聲音,這是風屬的器靈沒錯了。

牧揚卻有些奇怪。

風屬?之前試過不可能啊!

而且他分明記得那顆自然粒子根本不是風屬。

似是如有所感,那股早已平息下來的神秘力量再次湧現。

可它的再次降臨絲毫沒了之前的莽撞,像是一條涓涓細流的小溪,一點一點凝成器靈。

而那惹人注目的風屬光團倒成了絢爛的糖紙。

「砰――」

一聲巨響,不斷旋轉的青色光團極速收縮。漸漸的,一個繪着青色花紋的球形器具現出真容。

三個相互交錯的圓環通體閃着寒芒,一根豎軸貫穿上下兩端,其上端則有一顆暗藍色的金屬螺紐隱隱散發著寒意。

單從結構上看倒像是自然學中常用的儀器地球儀。顯然,有這種想法的不止一個人。

「牧揚的靈是地球儀嗎?」

「地球儀?呵,天才也不過如此。」

「哈哈……」

嬉笑聲中不時有挖苦的言語,譏諷的語氣盡顯他們生活的不順和因拉踩牧揚而產生的迷之自信。

……

教室後排的另一個角落

埋頭大睡的男生似乎被太大動靜吵醒,就見他一臉不悅抬起頭來。

只隨意瞥了一眼牧揚的方向,不屑開口:「沒事多讀點書,那是渾天儀。」

「不過……哈……那就有點奇怪……了……」

接着,他又栽下頭去,不等最後的話說完,兩三秒的功夫又呼呼大睡起來。

但他的話卻使教室內陷入了詭異的安靜。

牧揚掃了眼趴在另一邊那個留着幹練寸頭的男生。

記憶里他似乎也是和自己一樣沉默寡言的。

不同於牧揚還有劉志華這個良師益友,眼前這男生似乎永遠不是在睡覺,就是快要睡覺。

以至於,他的校園生活里似乎完全沒有社交可言。

不過他知道的倒是不少,牧揚再次看向自己身前的「靈」。

「渾天儀……聽着挺霸氣的,就是看着有點……點……點……」

來不及感受身體的變化。噗通一聲,體力不支的牧揚重重栽倒在地上。

天才牧揚赫然已經摔了個狗吃屎,仰面朝天在地上躺着。臉色蒼白,嘴唇乾裂。

皮膚緊緊貼住了骨頭,看起來像極了一具乾屍。

……

牧揚眼前有昏暗的畫面像是被打碎的玻璃,難以看清呈現的內容。

朦朧間彷彿有笑聲在迴響,那是一道天真爛漫的笑。

「哈哈,阿諾你和小藍一樣,你們都捉不到我。」

「蒂亞,慢些跑。」

「哼哼,你來追我呀。」

似是日暮時分,名叫蒂亞的女生毫無顧慮的奔跑着。而阿諾則只是順從的陪着。

一輪圓日一雙人,一切美好彷彿都停留在少年少女的笑聲里。

可幸福並沒有持續多久

突然,一陣接一陣的驚雷響起。戰鼓聲、馬鳴聲使二人有些驚慌……

畫面逐漸割裂。

牧揚心中莫名有些悸動,明明是毫不相關的人。

但心情卻完全被四分五裂的畫面左右。

悲傷,憤怒,絕望等多種難以言明的情緒使他迫切的盯着化為碎片的場景。

但現實總不如人願,本就破碎的畫面在一聲聲呼喚中徹底分崩離析。

……

「牧揚同學!」

「牧揚同學!」

牧揚猛地起身,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一圈人。

站在最前面的當屬青鸞一中的校長 王鑫淼了,牧揚氣不打一出來,咬牙切齒:

「校長,您好啊?」

王鑫淼表示很無辜,我一盡職盡責的好校長及時看望生病的同學,怎麼這學生好像和我有仇一樣?

靚女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