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幽魂殿
幽魂殿 連載中

幽魂殿

來源:google 作者:草木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天明 懸疑驚悚 草木川`

清明節,北斗七星柄位向陰,死魂從陰門而出,與世訣別幽魂殿內十大閻羅端坐在前,操控着地下的死魂……天師,陰陽間的持戟者,用一生去調和這陰陽,不料這只是高位者的一場陰謀!展開

《幽魂殿》章節試讀:

趕在寢室關門之前,我們幾個回到了宿舍。沒想到的是她也跟着我們回到了寢室。我還是像往常一樣,簡單洗漱了一下就上床,她也跟着坐在了我床上,我把床簾拉了後,她居然到我床上了。

這小東西,看我怎麼治她,我起身把上衣給脫了,她看見我這樣直接捂着她的雙眼。看到如此我心裏笑着。如我猜的一樣,這女鬼看來還是個未經世事的,不然也不會一副憨憨的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也是啊。

不知過了多久,宿舍里鼾聲四起,我藉著月光看了表,倆點多了。她直勾勾的看着我,要不是我經歷過很多恐怖的畫面,不然直接被她嚇死。

「你說吧。」我小聲的問她,怕吵到室友。

鬼跟人無非就是兩種情況,取你性命或者有求於你。而她顯然是第二種,當然就算第一種她那點陰氣也不足以取我的小命。

「我找你是因為只有你才能看見我,而且你會道術,希望你能幫我。」

「我幫你有什麼好處?」其實並非我不願意幫忙,而是她沒有說出幫什麼忙,如果我隨意答應,萬一完不成呢。

「我叫趙夢雅,我奶奶已經80多了,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當然作為條件,我願意做牛做馬。」她繼續說著。

我看着她的臉龐,哀求的模樣讓人楚楚可憐,加上圓圓的臉蛋,更忍不住讓人想捏一下。

「這件事不好辦啊。」我故意一副為難的說著。

「沒事,辦法我都想好了。我們去大戶人家演一齣戲,鬧騰一下。然後你出面做法鎮我,得到的錢你七我三,怎麼樣?」

這女鬼一臉憨憨的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腦子。而且我七的分成感覺誘惑力挺大的。

「你看我像會做騙人的勾搭嗎?」我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反駁着她。

隨後她又說道:「在我四歲的時候,爸媽在礦洞里出了事故,留下我和奶奶相依為命,她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沒想到我出車禍先離她一步魂送陰間。今後她的生活無依無靠。我不忍心她一人無所依靠。」

「行,就這麼定了。咱們就去撞你的開車師傅家去鬧。」聽到她的身世,我內心下決心要幫到她。去那家是因為司機有責任,而這80年代,國家也不富裕,天眼系統還沒有建立起來。法律途徑取證幫助她更是無從談起了。

「他家就不去了。剛開始離世的那幾天我的內心特別的不甘,也曾想取他性命,可我到他家時才發現,他家有一個卧病在床的老婆,還有個在襁褓中的嬰兒,如果他不在了,家中妻兒就沒人照顧了。還有那車也不是他的,他就是個承租拉貨的。」夢雅又說道。

聽完這些話後,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無論如何也要幫這個趙夢雅雅的傻姑娘。自己身處不幸,還能為別人着想,而那人還是撞死她的兇手。這樣的胸襟不得不讓人佩服。

「你進去裏面吧。」我拿出大將軍敕令符,讓她附身在此。大將軍敕令符上承九陽,下接陰界,可容天地萬物。

她進去後我把符折成三角形,放在了枕頭邊上。

「還不起啊,都快遲到了。聽說這個公共課的老師出了名的嚴,還有去晚了後排的座位就沒有了。」

我揉了揉疲倦的眼睛,是啊偉在催我。

我看了看下錶,竟然快八點了。我直接跳了起來,穿好衣服就急急忙忙去上課了,也沒洗漱。

這節課有近兩百人在上課,我們幾個找了個靠後的位置坐了下去。

「你們看見中間第二排的那個女生沒?」楊傑小聲的說著:「這節課居然有這麼好看的女生,看那身材和氣質,旁邊的都不能稱之為女的了。」

段超也小聲插話道:「那個女生叫王夢楚,咱們學校的校花,外國語學院大三的學生,是校學生會的主席,也是校辯論隊的隊長。我還聽說咱們這塊地區一把手的兒子追求她追求了兩年了。一把手的兒子什麼人物,他那種人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好多女生貼上去呢,但就是拿不下這個王夢楚的。」

「段超,待會老師下來了提醒我一下,我趴一會。」昨天運法,再加上昨天晚上聽夢雅的經歷,午的身體早已疲憊不堪了,九趴下補覺了。

「哎,明哥。點名我也幫你喊到,你就安心睡覺,包在我身上。」段超微笑着回答我。

也不知過了多久,耳朵處傳來一陣疼痛感。

「還在跟周公聊天呢?」

我抬頭看了下,是王夢楚拉着我的耳朵。兩年沒見,她亭亭玉立,女人韻味十足了。嬌小的身體掛着D大的玩意。

「疼,疼。」我哀嚎着,而她好像也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我伸手打算要拉掉她的手,她反手把我的手拉到背後,一隻腳踩着我的屁股。

「王胖子,我錯了,我錯了。」我大聲的求饒着。當然並不是因為她胖所以叫她王胖子,那是小時候叫的習慣,所以也那樣叫了。而她對這個稱呼也從未反駁過,畢竟她從小到大身材都是同齡人中的翹楚。

而我的聲音也引來了身邊其他同學的注意,對於這樣的場景她好像見怪不怪了,畢竟從小她就是別人矚目的對象,不管是顏值身材還是學習能力上,她都是如此。

「好小子,來到這所學校都不來找我。咱就這點情誼嗎?要不是我爸告訴我你也來這所學校了我還不知道呢。」

「我剛來這裡,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在哪棟樓里,所以沒辦法找你。」我急着回答,再下去我那手遲早脫臼,這胖子從小就下手沒輕沒重的。

「一起去吃個飯吧,食堂的菜你隨意挑,這頓飯我請了。」這時她才把我的手放了下去。

三個室友用那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我。感覺我跟他們有仇一樣。

啊偉拉着,在我耳邊說道:「你這小子可以啊,居然認識王大美女。」

在他們奪妻一樣的目光下,我和王夢楚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