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誘婚,偏執顧爺寵妻入骨
誘婚,偏執顧爺寵妻入骨 連載中

誘婚,偏執顧爺寵妻入骨

來源:google 作者:胖丫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楚額 現代言情 顧雲州

新婚夜當晚某人說:「我不會碰你」幾月後某女:「老公,我疼」某男:「呼呼,呼呼就不疼了」某女:「不是說不碰我嗎!」某人:「摟着媳婦睡才香」某女:「不是說不喜歡我嗎」某男:「愛你如命」展開

《誘婚,偏執顧爺寵妻入骨》章節試讀:

顧雲州平復下身體**,摟着嬌軟的細腰閉上還有絲絲慾念的眼眸睡去……

翌日清晨

刺目的陽光從窗帘的縫隙里照射進來照在床上還在沉睡的兩人。

不知過了多久,徐楚然意識慢慢回籠,扭動了一下身體發現腰上有一雙不屬於自己的手。

意識不妙的徐楚然睜開睡眼朦朧的雙眼,入目是一張惑人心魂的睡臉,沒了平日的清淡冷漠。

只要稍稍抬頭就能碰到彼此雙唇的距離讓徐楚然熱氣上頭臉色爆紅,天啦,她居然抱着顧雲州,還是這麼曖昧的姿勢。

感受到顧雲州動了動搭在她腰間的手,徐楚然快速的閉上眼睛裝睡,完全沒注意到身體的僵直出賣了她。

顧雲州看着裝睡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攝人心魂的笑容,也不揭穿她,掀開被子下床去了浴室。

「咔噠。」

關門聲響起,徐楚然猛的坐起身來,左右看了看,看着自己躺的位置,懊惱的抓了抓頭,自己的睡相差是知道的,不知道顧雲州嫌不嫌棄她,天哪…我的一世英名……

顧雲州洗漱完出來就看着徐楚然低垂着頭抓耳撓腮沉聲道:「醒了就趕緊起來洗漱,吃了早飯就回去。」說完便走向衣帽間。

徐楚然抬頭就只看見了一個背影……

吃過早飯兩人就開車離開了。

車裡

徐楚然看着窗外的風景顧雲州翻看着手機的文件,兩個人一路都沒說話,徐楚然還處在早上兩人抱在一起的尷尬中。

系統的鈴聲響起打破了壓抑的氛圍,徐楚然看了一眼接了電話,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轉頭看向顧雲州。

「雲州,我和月月有約了,你讓梁飛把我放在前面路口就行了。」

站在路旁的徐楚然,看着開走的勞斯萊斯揚長而去,伸手攔了輛的士趕往百迪廣場。

某咖啡廳,徐楚然一進門就看見了正在向她招手的蘇月。

「然然,我給你點了最愛的**奶茶。」

「謝謝。」

「你和顧雲州怎麼樣了啊,關係有沒有緩解?」

徐楚然低頭喝了口咖啡想了想,「嗯,今天在他懷裡醒來的。」

「牛啊然然,一晚上就讓你拿下了?」

「不愧是你。我就說么,依你的美貌江城都難找到比得上你的,顧雲州自然逃不過你的五指山。」

傳聞顧雲州不近女色,總裁辦的人都是男人,還以為他真如傳聞不喜歡女人啦,

聽着蘇月的話,徐楚然知道她想多了。

「昨天回老宅了不可能分開睡吧,我的睡相你也是知道的,就只是在他懷裡醒來而已,啥都沒發生,你想得太多了。」

「呃,那也算有進展呀,他沒推開你還睡了一晚就證明有希望的嘛。」蘇月說得眉飛色舞。

早上光顧着尷尬沒反應過來,後來徐楚然其實也有想過 ,就算自己爬上去的,顧雲州完全可以推開她吧,早上醒來居然還摟着她 ,「可疑!」

「明天是我的生日宴,你要早點來噢。」蘇月看着徐楚然星星眼。

「知道了啦。」

此時

顧氏集團頂層總裁辦公室,檀木辦公桌上堆滿了文件,顧雲州看着手裡的文件出神。

顧雲州腦里不斷回想起昨晚摟在懷裡的嬌軟感,平常很早就醒了的顧雲州出奇的睡得好,以至於徐楚然醒了,顧雲州才醒過來。

幸好那丫頭當時沒反應過來……

旁邊的梁飛看着平時不苟言笑的總裁臉上一瞬而過的笑容已經見怪不怪了,今天上班已經看到過好幾次了。

能讓總裁這樣的人也只有太太了。

御庭

晚上8點徐楚然坐在地上更新着自己的連載漫畫,這漫畫是結婚後徐楚然打發時間畫上的。

本想棄了的,誰知上架之後反響不錯就繼續更新了。

名字叫《拿下傲嬌總裁》是以徐楚然和顧雲州做原型畫的,怕被顧雲州發現,所以找了一個小平台發表。

10點顧雲州回來了,徐楚然放下手裡的東西去洗漱間整理了下衣服出去遇上了上樓的陳嫂,看着陳嫂手機里的咖啡小臉一皺,又是咖啡。

這麼晚還喝咖啡多傷胃啊。

抓住男人的心必須抓住男人的胃,老公的胃我來守護。

「陳嫂,先生不要咖啡了,我去做點宵夜給他 咖啡給我吧。」

「好的,太太。」

「需要我給太太打下手嗎?不要受傷了。」

「不用不用,你趕快去休息吧。」說著徐楚然就帶着陳嫂下樓,讓她休息去了。

廚房,徐楚然看着冰箱里的食材發獃…自己雖然喜歡吃但不會做啊……

思慮片刻後……煮個面吧最簡單了。

半小時後……一碗清湯麵出鍋了,嗯…是真的清湯麵。

水—面—鹽=清湯麵

值得慶幸的是熟了。

書房

「扣扣。」

「進來,怎麼送上來這麼慢!」顧雲州並未抬頭。

徐楚然端着面小心翼翼的挪着步伐並未回應。

心驚膽戰的把碗放在旁邊的小桌上開口,「雲州,我給你做了宵夜,你嘗嘗吧。」

顧雲州詫異的抬頭向徐楚然看去,一副笑眼彎彎的站在旁邊。視線掃到旁邊的小碗。

「晚上喝多了咖啡不好,所以我讓陳嫂拿走了,我給你做的麵條,你嘗嘗吧。」

「你做的?」顧雲州有點不敢相信。

徐楚然說得有點沒底,畢竟是自己擅作主張…

「我等會兒吃。」生怕她會錯意顧雲州趕緊接了話。

徐楚然沒想到顧雲州會這麼回答有點欣喜,「放久了就糊了,你現在吃正好。」說著便走過去拉起了坐在椅子上的顧雲州坐在書房的沙發上。

顧雲州就那麼由着他拉着自己坐下,看着遞在面前的清湯麵……

「快嘗嘗啊,我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顧雲州挑起一筷子麵條吃了一口……真難吃。

不過……也是我吃過最好吃的……

就這樣顧雲州不發一言的把麵條吃完了。

徐楚然看着吃完的麵條暗自高興,看來自己還是有做菜天賦的。

接過小碗,「那你忙吧,我不打擾你了,忙完了早點休息。」

「嗯。」

徐楚然回到房間繼續畫了一會兒畫就犯困了。

把今天的稿上傳完就倒床上睡著了……

今晚的顧雲州註定要失眠了。

軟香不在懷,睡覺都不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