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友誼是奇蹟
友誼是奇蹟 連載中

友誼是奇蹟

來源:google 作者:SCP一303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SCP一303 明戀 遊戲動漫

當「我」來到小馬國,能獲得什麼樣的友誼?亦或是讓這裡故事的發展變得不可控?OC:明戀種族:角狼身高:154cm展開

《友誼是奇蹟》章節試讀:

風和日麗的小馬谷,祥和而又充滿朝氣,潔白的雲彩點綴着蔚藍的天空。民風淳樸的小馬們洋溢着笑容盡情享着散落的陽光,沐浴着塞拉斯蒂亞給予的恩澤。

不過能夠保持這樣的好天氣,這離不開她們出色的氣象管理員雲寶黛西,在需要陽光的日子裏,小馬谷上空絕對不會有一點點烏雲冒出來落下半滴雨水

有着彩色鬃毛的藍色天馬就和往常一樣在空中弄出一朵厚實而又鬆軟的雲朵,在用十秒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後,和往常一樣在上面打起了盹。

雲寶黛西作為小馬谷氣象管理員無疑是出色的,她無論做的任何事情,都將以最快,最酷,最棒的姿態去完成,尤其是在「睡」這件事情上,只要躺下去剛合上眼,就能聽見她熟睡的鼾聲。

要是小馬利亞有入睡競速比賽,雲寶黛西肯定是當之無愧的冠軍。

就在她剛夢見要在閃電飛馬隊面前一展身手的時候,她緊閉的雙眼皺着眉,不好的預感湧上心。作為對氣流有敏銳感知的天馬,她感受到自己附近有紊亂的氣流迎面撲來,便猛的睜開眼睛,只見一個藍白色的不明物體朝着她砸了過來。

雲寶用力拍動的翅膀,如同脫弦的箭矢彈射而出,就在即將被砸中時,飛出了數米之遠。但是她身下的雲可沒有那麼好運,在巨大的衝擊下消散在空氣中。

「嘿!那是什麼東西!」心有餘悸的雲寶看着專用的午睡小雲就這樣消散在了她眼前,回過神的雲寶帶着怒意,看向那個疑似有着藍白色皮毛的奇異生物朝着永恆自由森林掉下去。

我是轉換表示自己穿越了的分界線

嗖嗖地風聲從耳邊刮過,下意識的認為窗外正在刮著大風,心裏想着也許是昨晚窗戶忘了關,但又極不情願起身,只是習慣性的朝着旁邊摸去,試圖用被子裹住身體,好讓自己暖和一些,順便蓋住頭遮住刺眼的陽光,不讓風聲繼續打擾我的睡眠。

畢竟昨晚玩的有點晚,困意使我被床被封印的身軀無法挪動一下。

可就在這時我陡然驚醒,忽然開始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因為我不僅沒有摸到被子,甚至連床都感覺不到,身下沒有任何觸感,隨着意識逐漸清晰,強烈的失重感讓我不安起來,睡意也蕩然無存。

睜開雙眼,映入眼帘的並不是我家那熟悉的老舊天花板,而是蔚藍的天空。

「啊,好藍的天……啊!!!!」意識到不對勁的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尖叫嘶吼着,驚恐的發不出其他的音節。

「應該是夢吧?只能是夢吧!肯定是夢吧!!」心裏抱着這樣的想法,再想到以前會做這樣的從高空夢,等摔落到地面的時候自己就會醒來,可這個夢實在是太過真實。

呼嘯的風聲不停從我耳邊刮過,我扭頭看向下方,那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森林……

從高空中狠狠的砸向了下面了森林的我,貫穿過茂密的枝葉墜落到地面造成了劇烈的衝擊,身體上疼痛感都在告知我發生的這一切並不是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事。

也許是藉助了樹木的緩衝,我也算是平安的着陸了吧,至少我沒有感覺到缺胳膊少腿。

「疼疼疼......」我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站起了身子,看向了眼前被砸斷的那棵樹。「不是夢?我還活着?!」此時的發生的一切讓我疑惑而又驚訝。

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是從多高的地方掉下,但我知道正常人這麼摔下來多半是活不了,而且是粉身碎骨的那種,就算運氣再好至少也不會像我這樣清醒,就算有樹做緩衝也不行,更別說那棵樹已經完全被我給砸斷,身下的草地也凹陷了下去。

此時發生的一切給我一種不真實感,張望四周的樹木,可怖而又扭曲的枝幹,讓我感到森森寒意,可身體上的疼痛感都在告訴自己這一切並不是夢。

「等等......」我還沒從疼痛感中緩過勁來,揉着腦袋的手傳來的觸感似乎和平時有些不一樣,腦袋上好像多了個硬硬的東西。

獃獃的看着眼前不停張合的「手」,意識到不對勁的我立即開始檢查起了自己的身體。

藍與白組成的柔軟皮毛,巨大爪子掌心帶着**的肉球,蓬鬆的大尾巴在身後輕輕晃動,尖尖的獸耳在腦袋上微微抖動,棕色的巨大尖角從後腦勺延展至臉頰兩側,以及不該有的地方有了和應該有的地方卻沒了……

輕柔而又充滿朝氣的雌性嗓音傳入耳中,「卧槽。」我用最簡短的詞語,表現了我此時複雜的心情,接着還給了自己一耳光,試圖這樣再確認一下自己的狀態,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夢。

「嗷!」我疼痛的甩動着自己的爪子,因為我這一巴掌並沒打到自己的臉上,而是打在自己臉頰旁的角上。

雖然沒有鏡子,但我還是確認了自己此時的狀態,我變成自己的OC了!那是我自己閑暇時間幻想的一種名為角狼的獸人生物。我興奮的揉了下自己的胸,柔軟的觸感從敏銳的肉球上傳來,這讓懵懂的少年心悸動不已,畢竟之前設計這樣豐滿身體時,還是抱有了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嗷!!手感真不錯。嗯,果然聲音也變了,完全沒有男性的感覺。」曾經略帶鼻音的嗓音,已經被可愛輕柔的雌性聲音縮替代,此時的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滿足感。

「哈......哈哈哈!果然是這樣!!」我突然用手,或者說是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左臉,把凌亂的頭髮往上推了一下,看向上方,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感受這自己新的身體。

「力量!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我感覺自己無所不能!」我的笑聲逐漸囂張起來,正如自己設定中的那樣,成為獸人的我已經有着遠超常人的身體素質。

不過還沒得意多久,我靈敏的獸耳聽到了四周傳來怪異的響動,這讓我有些警惕的看着周邊的情況,血紅的雙眼從樹林的陰影處投來惡意的目光。

一種看着像由木頭組成的狼走了出來,發出刺耳的狼嚎,它的同伴跟隨它呼喚紛紛從一旁的灌木中現身。

木狼組成身體的一些木塊已經腐朽的有些發黑,不少地方覆蓋著墨綠色的青苔。從它們眼露紅光的面容,就能知道它們肯定來者不善。

我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原本囂張的表情瞬間就癟了下去,就像老虎面前的獵物一樣害怕的後腿幾步,生不起一絲反抗的想法。

「哈嘍,大家好呀,其實我也是狼。嗷~」我有樣學樣的跟着嚎了一聲,畢竟從自己設定上來說,我現在也算是狼的一種,微微顫抖的手臂像小貓一樣揮動起自己的爪子。

不過回應我的只有更兇殘的嚎叫,以及從它們口中飄過來的難以言喻的味道,這股味道就像自己家樓下垃圾清理車散發出來的惡臭一般,這不得不讓我捂住了鼻子。

「這得有多少年沒有刷牙了,難道它們是吃垃圾長大的?」忍住強烈的噁心感,自己心裏這樣想着,但我害怕的不敢再多說一句話,緊緊的盯着他們靠近,可不知為何我雖然害怕卻沒有一絲緊張感。

「哇,那邊有龍!」我睜大雙眼,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看着它們的後面,立即朝着他們身後指了過去,我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說出一個這樣蹩腳的理由,可沒想到的是那些怪物竟然真的扭頭看了過去,趁着它們轉頭看過去的時候,我抓住機會拔腿就跑。反應過來被騙了的木精狼,便立即追趕了過來。

沒想到只會在動畫中出現的愚蠢方法竟然有效,穿梭在樹林間的我緊緊捂住胸前那兩坨多餘的東西,努力的不讓這兩坨贅肉在跑動的時候劇烈晃動的讓我感到疼痛。

「該死,我為什麼要讓自己的設定胸部這麼大呢!」我抱怨起自己出於**而做出的設定,在此時是多麼的不實用,並且成為了累贅。不僅是胸部,身後的大的過分尾巴也在跑動過程中會掛到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儘管身體是比曾經的人類之軀靈活了不少,但是在這兩個部位的拖累下,再加上自己並不熟悉自己新的身體,稍不注意就會磕碰在樹枝樹榦上。

「救命啊啊啊!」我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後面的怪物逐漸逼近,我發了瘋的發出求救的聲音,但是並沒有任何回應,當然如果那些怪物的嚎叫聲不算的話。

森林的地形實在是非常的複雜,雜亂的灌木,交錯的樹枝,每次的接觸都會讓我減速或是受傷,而身後的木精狼則是熟悉地形的獵手。

我不知道腳被什麼絆了一下,也許是石頭亦或是樹根,但那並不重要,就因為這一下我在真正意義上吃了一口土,甚至感覺牙齒都被磕到有些鬆動了。

「呸呸呸。」我把自己嘴裏的土給吐了出來,但是腥臭的泥土味仍在口中回蕩。但沒有多久那股不知多少年沒有刷牙的口臭瞬間把泥土味給蓋了過去。

回頭看去,木精狼已經到了我的臉上。

「嗷,好吧,希望不要有太大的感覺,等你們吃掉我之後希望我能從自己的床上醒來,看到自己家熟悉的天花板。」

可就在我已經放棄的時候……

「深林木狼,速速逃亡!」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當然傳來的不只是聲音,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面前的木精狼像見了鬼一樣,發出幾聲嗚咽,立馬就跑了個沒影。而逃過一劫的我這才敢喘氣了。

一旁的那個生物摘下斗篷上的兜帽走向了我。

「神秘生物,來此何故,為何驚呼,可需相助,吾為澤可拉,汝該如何稱呼?」一隻會說話的斑馬向我伸出了蹄子。

既然沒有了生命威脅,我也開始思考起來。眼前這隻斑馬說話帶着押韻,再加上之前怪物,我已經記起這是一個名為木精狼的怪物了,看這情況我這是穿越到小馬國了?

「澤科拉?」聽到她說的話以及說話方式,我瞬間呆住了,露出十分精彩的表情,短短的幾秒我的臉就經歷了,疑惑,驚訝,猶豫,懷疑,最後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驚喜表情。

「見你表情,好似見過,經我回憶,未曾經歷。」澤科拉麵露疑惑的盯着我。

「確實沒有見過,我……只是有點搞不清現在的狀態。」我握住她的蹄子站起身子。「我叫明戀。至於我從哪裡來,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本來在自己床上睡得好好的,當我自己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就已經在天上了,然後我就墜落到了這裡,接着我就被剛才的怪物追趕,最後就被你救了下來。」我用了自己認為最精短的語言,告訴了澤科拉自己的遭遇。

「你的經歷,實屬奇異。發生此類事情,應先助你離開森林。永恆自由之森,此為魔物盤踞之處,西方不遠小路,小馬鎮所在之處。」

《友誼是奇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