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成為提瓦特奸商
原神:成為提瓦特奸商 連載中

原神:成為提瓦特奸商

來源:google 作者:養貓真君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吳梵 遊戲動漫 胡桃

璃月有家著名的黑點-萬事屋只要你能夠付出足夠的代價,萬事屋一切皆可交易主理人吳梵穿越到提瓦特大陸百年,成為了歌塵浪世真君的得意門生養七七的日常,與胡桃談戀愛,遊歷提瓦特大陸但是什麼事情讓著名奸商,做起了賠本買賣上一世,自己作為一個旁觀者,看着那些紙片人的辛酸苦辣,只能唏噓感嘆,對於刀子被迫照單全收這一世,將用自己的方式填補遺憾簡而言之,這是一本用來填補遺憾的書排坑:【單女主+二次元+不無腦+主線改動+有自設人物】展開

《原神:成為提瓦特奸商》章節試讀:

「這感覺…舌頭麻麻的,唔!還有點噁心!」

七七吐着小舌頭,臉色有點發青,拿起一瓶椰奶,咕嘟咕嘟地灌下肚。

一個棕色頭髮的小蘿莉趕忙跑到七七身邊,小蘿莉頭髮梳成蝴蝶結狀,鬢間還有兩個靈動的大鈴鐺,身穿豆青色的中式短裙,背上背着一個小竹筐,十分乖巧的模樣。

小蘿莉握着小粉拳做攻擊姿態,把七七護在身後,嚴肅地說道:「香菱姐姐!瑤瑤不准你欺負七七!」

一旁的粉毛少女側躺在沙發上,露出柔弱無骨的腰肢,翻閱着手上的《璃月百法通則》。

慵懶地開口:「這個算得上故意傷害罪了,七七你可以委託我讓香菱給你賠償哦。」

「阿勒阿勒?煙緋!你又拿我打趣!」香菱嘟着小嘴。

今日清晨七七跑來跟她講了昨晚的經歷,順便想要些吃食。她太激動了,七七居然能夠嘗出味道了!便火急火燎地把這個消息告知了煙緋與瑤瑤,她們倆聽了之後也跟着自己跑了過來。

現在煙緋竟然誹謗自己故意傷人,這完全是踐踏自己作為萬民堂大廚的尊嚴!

她不甘心地看着自己做的「大戰雷史萊姆」,這可是為了慶祝七七的重生特製的新料理。

絕雲椒椒配上雷史萊姆,麻與辣的結合絕對不可能差!

「七七應該是吃不了辣,不能浪費食物,煙緋,你吃!」

香菱拿着料理,就要往煙緋嘴裏塞。

「不要!你不要過來!瑤瑤救我!」

「香菱姐姐不要鬧~」

四個女孩就此打作一團,此刻整個萬事屋都充斥着她們嬉笑打鬧的聲音。

只有一個冤種正透過門縫,悄悄觀察着她們。

臉上還掛着兩個巨大的黑眼圈,那個冤種就是吳梵!

昨晚七七體驗到了數百年都未曾體驗過的新奇,興奮了整個晚上。吳梵也陪着玩了通宵,直到天亮才睡下。

結果沒睡一會就聽見外廳傳來了熟悉的女聲,嘰嘰喳喳鬧個不停!

他現在一點也不想出去,他感覺自己的魂還在床上睡覺。

只要他不動,就等於他的身體和靈魂都在安睡。

「師兄,我發現你了哦~」

忽然,一個調皮的童音擾亂了正在放空的吳梵,瑤瑤站在門外眨巴着杏紅的大眼看着他。

「瑤瑤,噓…」吳梵趕忙輕聲細語地說道。

「我也發現你了哦。」煙緋突然出現在瑤瑤身後,雙手叉腰,笑盈盈地看着他。

「lulu…lulu!!」一個像小熊貓一樣的動物也着急地跑了過來,抓着吳梵的睡衣,一個胳膊指向外面。

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香菱趴在茶几上,嘴邊冒着白色泡沫,旁邊放着她精心準備的料理。

吳梵沒忍住笑出了聲,摸了摸鍋巴的腦袋,「鍋巴,不用擔心,我收拾好馬上出來。」

看來香菱也不能適應自己突發奇想做出來的黑暗料理,叫她每次都拿自己試毒,讓她在那受會罪吧。

只是可惜了自己的茶几。

那可是紫檀木,價值不菲的!

「你把這個給香菱喂下,過一會她就會好了。」

吳梵穿戴好出來,從塵歌壺裡拿出一個藥瓶遞給鍋巴。

「lululu~」

鍋巴接過藥瓶,小屁股一扭一扭地跑向香菱,完全看不出來其曾是制霸一方的灶之魔神-納克修斯。

「剛好你們都在,跟你們說一聲,我這兩天就要動身去一趟蒙德,你們在璃月要好好照顧師傅。」

吳梵收拾着散落一地的椰奶瓶,心想着這群祖宗是真能喝啊。

「不可以!這裡還有幾個委託是你們萬事屋的!」

煙緋厲聲反對,憤憤地盯着吳梵。

她經常接到「萬事屋故意哄抬物價」的委託,但是每一次都能被吳梵巧言令色地搪塞過去。

作為璃月最優秀的法律諮詢師,這是**裸的侮辱!

現在還想去蒙德,明顯是畏罪潛逃。

「找凝光去吧,她是我們這最大的股東,我不在的時間萬事屋由凝光全權接管。」

吳梵並不是為了推脫才這樣說的。

事實就是如此,這也是他能售賣碎雪的重要原因。

「師兄…記得…幫我…帶點龍排…回來,我給你…們做…好吃的。」

香菱艱難地抬起腦袋說道,話一說完又倒了下去。

旁邊的鍋巴看着香菱,着急得馬上就要噴出火來。

「七七也要去嗎?」

瑤瑤吸溜着小鼻子,語氣不要太委屈,好似馬上就要哭出來了。

吳梵心疼地摸了摸瑤瑤的頭,「一個月就回來,給你帶禮物,乖。」

七七也開口安慰道:「瑤瑤,別傷心,不管多久不見,七七都能記得瑤瑤!」

聽了七七的話,瑤瑤這才開心地笑了,用力地點點頭。

「不過七七你為什麼又在瑤瑤的背簍里?」

吳梵不解的問道,七七一直沒出聲他還沒有注意,此刻的七七縮在瑤瑤的背簍里。

只留了個小腦袋在外面。

雖然她倆出去玩的時候,瑤瑤就喜歡把七七放在背簍里,但那是因為那個時候七七是殭屍,身體僵硬,行動多有不便,現在的七七活動方面完全沒有問題了才是。

「誒…這個…」瑤瑤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憨笑着,並沒有回答。

「七七喝了太多椰奶,太撐了,行動不便。」

煙緋正拿着紙奮筆疾書,語速極快,還抽空指了指地上散落的椰奶瓶。

吳梵看了看懷裡的椰奶瓶,再看了看地上,少說也有二十來瓶,原以為是四人一起努力的成果,結果竟全是七七喝的!

他把七七從筐里提了起來,此刻七七的小肚子圓滾滾的,活像個即將爆炸的氣球。

七七一臉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原本只覺得椰奶滑溜溜的,口感甚好。今天才知道,不僅滑滑的還超甜!好好喝!嗝~」

「好喝也不能這麼喝,現在難受了吧。」

吳梵掐了掐七七的小臉蛋,心裏有點心疼,明明七七已經數百歲了,但是現在這個世界對她來說卻是無比新奇。

七七一雙粉眸巴巴地望着吳梵,模樣屬實委屈。

吳梵從塵歌壺裡拿出一瓶藥劑遞給七七:「這是消食的,你喝了會舒服很多。」

不要問他為什麼會研製這麼多關於腸胃方面的藥劑,這都是經驗所制。

「我下午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去蒙德的時候,幫把這個交給一個藍發少女,她是西風騎士團游擊小隊的隊長,叫優菈。」

煙緋抖了抖自己的粉毛,遞給吳梵一封信,拿起自己的法典就準備離開。

「對了!你不能打她的主意哦!不然我一定會讓你的萬事屋倒閉!」

威脅!**裸的威脅!這個小丫頭是完全忘了小時候她是如何被自己拿捏的!

「瑤瑤,我送你回月海亭吧。」吳梵把信放進塵歌壺,對瑤瑤說道,剛好自己可以和甘雨道個別,順道去看看師傅。

「甘雨姐姐,甘雨姐姐她…」瑤瑤突然小嘴一癟,眼淚汪汪地說道,「她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