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我在提瓦特大陸當食神
原神:我在提瓦特大陸當食神 連載中

原神:我在提瓦特大陸當食神

來源:google 作者:碳烤的提拉米蘇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白鹿 碳烤的提拉米蘇

一覺醒來,白鷺發現自己穿越到了提瓦特大陸!孤苦伶仃的他開局只有一把無鋒劍還好他覺醒了神級吃貨系統!成為提瓦特大陸上的第八神!「叮,吃下日落果,生命力等級+1!」「叮,吃下美味的甜甜釀花雞,冰元素傷害+20%,獲得技能終命的聖禮!」「叮,吃下蒙德往事,暴擊等級+1,爆傷等級+1!」「叮,吃下腌篤鮮,岩元素傷害+50%,獲得技能天動萬象!」為了變得強大,他不得不前往世界各地尋找各種食材深山老林!海洋深處!甚至天理之上!本書又名《小孩子不懂事吃着玩的》,《他可不是亂吃的,他是有備而來》,《我就吃一口》,《什麼?這玩意也能吃!》等展開

《原神:我在提瓦特大陸當食神》章節試讀:

芭芭拉聽見安柏的提醒,這才發現自己的動作如此大膽,頓時像只受到驚嚇的小貓,從白鹿身邊跳開。

一抹紅暈緩緩爬上她的臉頰,像是冬季夕陽下赤紅的晚霞,可愛極了。

可憐的白鹿還沒享受夠溫香軟玉呢,就被安柏無情的打斷了。

「白鹿先生,那就拜託你了!」芭芭拉無比認真的對他說道。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白鹿自信地拍了拍胸口,向她保證道。

芭芭拉又走到安柏身旁,抓住對方的小手。

「安柏,這次的行動就拜託你和白鹿先生了!」

「啊?他剛剛不是還怕死,不想去低語森林來着嗎?」

「他已經答應我去找琴了喔!現在應該在思考怎麼行動吧。」

「什麼?!」安柏露出驚詫的表情,轉過小臉向白鹿看去。

只見他坐在過道的座椅上靠着扶手,單手抵住下巴,臉上寫滿了嚴肅之色,像是在思索着什麼。

一縷午後的陽光越過窗沿,照在他的臉上,一時之間氣氛變得格外肅穆……才怪!

他以為自己現在的樣子很帥嗎?

前一分鐘還要死要活的,不肯去找人,現在就一臉沉着冷靜,思考行動方案。

他現在的樣子肯定是裝出來的!安柏癟了癟嘴,心裏不以為然地想道。

不過就算如此,也總算是有一個人能和她一起去把琴找回來。

而不是讓她孤身一人前往那危險之地,也讓她心裏多出一份安全感。

這個時候白鹿真的在思考怎麼行動嗎?

答案是,是!

只不過他在想的是今天的晚飯該怎麼解決,理由也很簡單。

他沒錢啊!現在都還欠着安柏1325摩拉沒還呢!

忽然,他想起提瓦特指南里好像有提到過什麼冒險家協會。

這玩意應該跟前世游戲裏的任務大廳一樣吧?完成任務就能領取報酬。

白鹿決定,如果這次救人行動安全歸來。

那他就去當一個遊歷世界的冒險家,也正好能吃遍整個大陸的美食,還能提升他的實力。

真是一舉三得!

「你想好怎麼行動了嗎?」安柏冷冷的聲音在此時傳來。

「啊?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白鹿露出不解的神色,安柏怎麼這麼聰明?

竟然連他在想以後怎麼行動都知道!

「想好了那我們就出發吧!」安柏拉起坐在橫椅上的他,頭也不回地走向出口。

踏出西風騎士團的大門,正當白鹿想問她低語森林在哪的時候。

一名年輕的褐發騎士從他們身旁走過,他覺得這人有點眼熟,但也沒有細想。

安柏也看到他,頓時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大聲把他叫住。

「柯佳爾!你等等!」

「安柏?怎麼了?」名為柯佳爾的騎士回頭看着安柏,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是你第一個發現了深淵教團的位置並上報給騎士團的吧?」

「你能告訴我深淵教團在低語森林的什麼位置嗎?」安柏從腰包里掏出一幅迷你地圖。

「你也想去那送死嗎?」柯佳爾用玩笑般的口吻問她。

「我必須去!琴是我留在騎士團的理由!」

「如果她死了,那我也沒有必要待在騎士團了!」安柏眼神堅定地望着他,白嫩的小臉上充滿嚴肅之色。

「那好吧。」柯佳爾無奈地嘆了口氣,伸手拿過地圖在上面標註位置。

「好了,給你!」

「謝謝!」安柏接過地圖,二話不說地拉起身旁的白鹿朝蒙德城正門的方向離去。

剛一出城門,白鹿的肚子就咕咕叫起來,在騎士團里折騰了一下午,這會兒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安柏妹妹,我看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咱們先回去吃個飯?」他笑得像花一樣,諂媚地向安柏問道。

沒辦法,他的晚飯只能指望安柏的錢包了。

「沒門!你欠我的錢還沒還呢!」安柏小臉一甩,根本不為所動。

「況且在夜間我們才好行動。」

「丘丘人和人類的作息時間相差無幾,這時候正是找人的好時機!」

「晚飯的問題,我們就在野外解決吧。」

「料理這一塊,我可是很有自信的!」說完,她繼續拉着白鹿朝低語森林的方向走去。

在他倆走遠後…

西風騎士團,團長辦公室。

「你是說安柏和一個毛頭小子去救琴了?」格蘭特悠閑地坐在主位上,兩腳搭在辦公桌上,漫不經心的向某人問道。

「是的隊長,只不過那個小子好像是古恩希爾德家的騎士。」半跪在地上的騎士回答道。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那位騎士臉上,他的臉上頓時留下瘦長的手印,還有一股異味瀰漫在空氣中。

力道之大,甚至讓他的嘴角流出少許血液。

「隊長是你能叫的嗎?」格蘭特身後走出一位全身籠罩在長袍陰影下的男人。

他的聲音像是尖銳指甲刮在教室里的黑板上,令人渾身發麻,頭痛噁心。

他裸露在外的手臂枯黃瘦長,瀰漫著蛋白質腐爛的腥味,像是一條沾滿排泄物的毛巾,被擰皺,被拉長。

「對不起,團長。」騎士忍着臉上的腫痛與嘴裏的血腥味開口道。

「算了」格蘭特低沉的聲音響起,心底升起一絲對白鹿的興趣,「你是說那小子是古恩希爾德家的騎士?」

「是!」騎士低頭回答。

「這不可能!」陰影男人的語氣充滿了不容置疑,「據我所知,古恩希爾德家裡包括琴在內也只有三名騎士!」

「可他身上穿的的確是古恩希爾德家的騎士服。」

「你先下去吧,這事我知道了。」格蘭特淡淡地吩咐道。

騎士起身離開,團長辦公室內只剩下兩個人。

「團長,這事兒有點蹊蹺。」

「我馬上派人去查查那小子的底細。」陰影男人出聲道。

格蘭特眼底閃過一絲冷光,淡漠的開口。

「如果他真是古恩希爾德家的騎士,為了以防萬一,我允許你使用異化的能力。」

「如果不是,那他交給你隨意處置。」

「多謝團長!」陰影男人單膝跪地,他舔了舔嘴唇,眼中充滿興奮之色。

他已經很久沒有開過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