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養老生活從系統bug開始
原神:養老生活從系統bug開始 連載中

原神:養老生活從系統bug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餅子喵林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洛白 遊戲動漫 餅子喵林

〖爆笑+日常+劇情〗穿越多個世界,系統任務完成度終於達到100%的洛白將提瓦特大陸作為自己最後的養老地本以為自己可以獲得百億摩拉獎勵從此過上幸福的鹹魚生活,卻沒想到系統出了bug,自己需要通過刷角色好感度來進行修復洛白覺得自己面臨的是一條無比艱難的刷好感之路,但他去發現,自己竟不知不覺間成了提瓦特全民偶像!琴:「謝謝你洛白,幫我處理了這麼多事,你能加入西風騎士團嗎?」芭芭拉:「你設計的泳衣真的很好看,我很喜歡!」香菱:「洛白,能把你的廚藝傳授給我嗎,拜託拜託!」八重神子:「我的大作家,你怎麼又拖更了……什麼……要我給你揉揉肩?行吧,誰叫你是輕小說界的未來呢?」……洛白一邊刷着好感度,一邊探尋着系統的bug的原因「如果就這樣下去的話,感覺倒也不錯?」展開

《原神:養老生活從系統bug開始》章節試讀:

聽完洛白的回答後,琴 若有所思。

她緩緩道:「我認識一位朋友,她和你的狀況很像,她也是從另一個世界而來,前來尋找她的哥哥。」

和螢接觸之後,琴知道了螢身上一些奇怪的事,比如她不靠神之眼也能有能力。

而洛白和螢一樣,也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不靠神之眼也能有超出普通人許多的能力。

如此一來,琴倒也不覺得奇怪。

「那她現在在哪?」洛白問道。

「她現在正在旅行,最近的消息,好像是說她在稻妻呢……」

「還是先說正題吧,我還有很多公務沒有處理,得抓緊時間了。」

琴忽然想起了什麼一般,神色一正,語速快了不少。

洛白自然知道為什麼。

看着她桌子上堆成小山的文件就明白了。

桌子上的蠟燈還燃着,燃料所剩無幾,而現在又是白天。

這隻能說明琴恐怕工作了一個通宵……

甚至有可能還不止……

身為工作狂的琴,隨時隨地都想着工作。

「你有什麼打算么?」

「是暫時留在蒙德,還是離開?」

聽琴這麼說,洛白立馬快速思考起來。

琴這看似隨口的一問,卻對洛白十分重要。

他必須確定今後的行動方向,這樣才能慢慢的解決系統的難題。

現在蒙德找個安穩的地方,住下來。

自己現在又身無分文。

所以得想辦法先賺點摩拉。

接市民委託么?

但自己才進蒙德城就提出這個要求,琴恐怕也不會放心。

畢竟她都沒怎麼摸明白自己的底細,若貿然提出說不定又會 降低自己的好感度。

那有什麼辦法能夠安穩的獲得摩拉,並且有住的地方呢?

琴的神色陷入疲倦,她的眼皮不由自主的沉下來。

「嗯……你可以先好好想想……」

經過一番縝密的思考之後。

洛白眼前一亮。

他極為認真道:「我能在蒙德城先吃一段時間低保嗎?」

琴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面色閃過一絲疑惑。

「低保是什麼?」

「低保是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簡稱,是城市福利制度是否完善的標準……」洛白一本正經的給琴科普着。

「總之,一個城市建設得好不好,很大程度得看看它的低保搞得如何。」

「我相信蒙德應該會有類似的制度吧。」洛白笑道。

「嗯,很新鮮的概念。」琴微微挑了挑眉。

作為西風騎士團的代理團長, 她早已將蒙德的律法掌握得很透徹, 有時也會思考有沒有改進的地方。

她仔細思索了一番後說道:「不過現在看來,我們蒙德貌似還沒有誰淪落到了使用這種低保的程度。」

「要是有,西風騎士團也會不遺餘力的幫助大家的。」

「不過……你這個建議我會好好考慮的,至於你說的在蒙德城暫時生活下去,我想我能給你找個地方讓你先住着。」

琴起身,來到書架前,想去拿地圖。

「在八號大街的,有一棟樓是專門為外地來的旅遊人士所準備的房屋……」

忽然,琴的身子開始搖晃起來,似乎是忽然喝醉一般,她捂着腦袋,往地面倒去。

洛白目光一閃,立馬上前將琴給抱住。

「琴團長,你怎麼了?」

他摸了摸琴的額頭,略顯燙手的溫度表明她正在發燒。

而且看她這樣子,這幾天恐怕也是帶着高燒在工作,這無疑是加重了病情。

「我沒事……扶我起來……」

「你這樣子恐怕是站不起來了。」

「不行……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完成。」

燒成這樣子還堅持工作,西風騎士團有這樣一個卷王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團長,得罪了。」

洛白將直接將琴公主抱 ,然後走出辦公室。

琴的腰肢很纖細,體重也比洛白想像的要輕,同時一股淡淡的香味飄了上來。

「爸爸……」

洛白眉頭一皺。

琴難道有迷迷糊糊中認他人作父的特質?

「爸爸……是我做得還不夠好么……為什麼……你不回來……」

琴一邊說著,一邊將腦袋埋向洛白的胸口。

洛白恍然大悟,想了起來。

琴的父親是名冒險家,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她。

這麼多年來,琴都沒有得到父親的關懷。

或許在她心中,這算是一個隱藏得極深的心結了。

此時,外面的守衛見洛白抱着琴。

神色均是一驚,然後立馬衝上前來。

「團長!」

「團長她怎麼了!」

「難道又是這小子!?」

守衛們以為是洛白所為,看着他的神色重新變得警惕起來。

「她現在燒的很嚴重,如果不想讓事情變得更嚴重,最好還請讓開。」洛白沒有停下腳步,面色嚴肅的說道。

幾名守衛一楞,面面相覷。

看團長滿頭大汗的樣子,的確很像發了高燒。

而且若是洛白想要傷害團長, 大可不必這麼麻煩的將團長抱出來。

幾人連忙讓開了身子。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洛白走了出去。

西風大教堂。

陽光透過玻璃,氤氳成聖潔的光芒灑在一名身着白裙,身材嬌小的女孩身上。

她站在風神雕像前,微低着頭的虔誠祈禱着。

她是琴的親妹妹。

芭芭拉。

咯吱……

教堂的大門被推開。

芭芭拉回過頭去,當看到洛白懷中的琴時,她臉上的平和頓時一掃而空。

她焦急甚至是有些害怕的沖了上去。

「琴?!」

「她這是怎麼了?」

「沒大礙,只是勞累過度外加發了高燒。」洛白道。

芭芭拉摸了一下琴的額頭,面色有些凝重。

「燒得的確很重,先去休息室,我得給她治療。」

來到休息室,洛白將琴放在床上,而後芭芭拉催動水元素魔法, 同時輕輕吟唱。

她的聲音極為好聽, 宛如天籟。

洛白坐在一邊,順手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枚日落果吃了起來。

跳動的水環環繞在她周身,在光芒的折射下發出七彩的光芒,煞是好看。

「不愧是蒙德偶像……」

釋放完治療魔法後,芭芭拉鬆了口氣。

「呼……」

「這下琴的燒能退下來了。」

琴團長仍然閉着眼睛,可表情卻緩和了很多,沒有發高燒那麼痛苦了。

「對了,你是?」

芭芭拉這才注意到將琴抱過來的是一個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