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連載中

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來源:google 作者:嚴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嚴宇 奇幻玄幻 阿嚴

嚴宇是第143代玉皇大帝,王母陷害主角在酒里下毒,主角本是魂飛魄散,但體內的九龍真氣救了主角一命,主角只能穿越到陽間只是……嚴宇功力全失,還穿越到了一個廢物贅婿身上,贅婿也叫嚴宇,主角身上除了一本《九龍真氣決》和一個百寶箱........展開

《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章節試讀:

  神父微笑看着王少,說道:「王元,你願意以後謹遵結婚誓詞無論貧窮還是富裕、疾病或健康、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王少的雙眼緊緊注視着賀婧,「我願意!」

  「賀婧,你願意你願意嫁王元作為你的丈夫嗎,與他在神聖的婚約**同生活?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他、安慰他、尊敬他、保護他?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他永遠忠心不變?」

  賀婧面色糾結,低着頭不敢與王元對視。

  王元微笑附身,在她耳邊低聲耳語道:「怎麼?不願意么?」

  賀婧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抬頭道:「我……我願……」

  「我不願意!」就在這時,嚴宇突然從教堂外闖了進來。

  「嚴宇!」賀婧臉上浮現一抹驚喜。

  但很快,這份驚喜又被擔憂給取代了。

  嚴宇就是個普通窮小子,有什麼資本跟能跟王元叫板呢?

  王元一臉陰霾,驚奇的看着嚴宇。

  「你沒死?你不是送到火葬場去了么?」

  嚴宇呵呵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讓王少的失望了,我詐屍了!」

  嚴宇來搗亂,李冬梅一家的計劃就全都打亂了。

  王元這麼個金龜婿,她又怎麼能輕易放過?

  本來以為,嚴宇是害怕王少的手段,自己走了……

  沒想到,這傢伙走了三天竟然又回來了,不僅回來了,還是來搗亂的。

  嚴宇的眼神不復曾經的懦弱,反而是一股穩重和自信。

  「王少!婧婧還沒跟我離婚了,你這就迫不及待了?」

  「沒把我弄死是不是很失望?」嚴宇微笑道。

  王元雙目怒瞪,呵道:「嚴宇!飯可吃亂吃,話可不能亂講,你有什麼證據說明我弄死你了?」

  嚴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是不是你,我很清楚!」

  「賀婧!跟我走吧,只有我才是你的歸宿,只有我才能做你的男人。」

  王元臉上寫滿了怒意,「保安呢!把這個搗亂的給我扔出去!」

  沒一會兒,兩個身形彪悍的保安不懷好意走了過來。

  周圍不少賓客都在為嚴宇默哀,嚴宇出場倒是有幾分氣質。

  但是,等會兒就要狼狽的被保安給扔出去了。

  還有不少人甚至拿出手機,幸災樂禍的看戲。

  但嚴宇眼中沒有絲毫慌亂之色,他面色平靜,只淡淡叫了句大黃。

  只見一條土狗不知道從哪兒鑽了出來,這狗跳起來,一腳踹去。

  兩保安竟然倒飛而出,接着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大黃吃了通靈丹,它現在不僅僅產生了靈智,它的實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增長。

  別說這些普通保安了,就算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特種兵都不一定是大黃的對手。

  眾人皆驚……

  「這……哪兒冒出來的一條狗?」

  嚴宇慢慢朝賀婧走過去,這時,李冬梅攔在嚴宇面前。

  她瞪着嚴宇,「你個死廢物!趕緊給我滾出去。你腦子是不是糊塗了?你已經耽誤了我們家婧婧兩年了。這兩年你幫婧婧分擔過一點兒壓力嘛?」

  「你現在還想害她?」

  嚴宇搖搖頭:「不!害她的不是我,而是你!」

  「你難道不知道這個王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嗎?你真的覺得婧婧跟他在一起會快樂嘛?」

  「你不過是為了你家,為了家裡那點兒產業而已!」

  「呵呵!笑話,那點兒產業?你一個窮鬼,當初要不是我家,你早就餓死在街頭了,現在還跟我談產業?」

  「沒有錢,你乾的了什麼事?現在咱們家的公司已經瀕臨倒閉,只有把婧婧嫁給王少,才能解決這次麻煩。」

  「你以為事情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嘛?一旦公司倒閉,虧的不僅僅是那些錢,我……婧婧她爸,還有婧婧,都得進大牢去。」

  「要是你有這個本事,我二話不說,馬上跟王少取消婚約,但是你這廢物。你有那個本事嘛?」

  周圍人也是一陣冷笑:「呵呵!這個廢物女婿怕是腦子昏了吧?」

  「他當時演電視劇呢?還來搶親?」

  嚴宇看着賀婧糾結的目光,堅定走上前去。

  「婧婧,以前是我沒用!我承認,我幫不了你,但是現在不會了!相信我好嗎?」

  「相信你!你個廢物算什麼東西?」王元昂着下巴,俯視嚴宇,冷笑道。

  「一個上門女婿,成天在家幹些做女人的活,我不知道你哪兒來的本錢。」

  嚴宇根本不理會他,而是拉着賀婧的手,深情的注視着她。

  「相信我!」

  賀婧認真點頭,輕輕應了一聲「嗯!」

  「廢物!你敢!」王元雙目一瞪,上前對嚴宇就一拳揮來。

  可還沒等他接近嚴宇,只見大黃攔在他面前,齜牙咧嘴的看着他。

  王元暗暗咽口水,只好收手。

  「大黃!給他點教訓!」

  說完,嚴宇拉着賀婧的手,走出禮堂。

  「這……好像有點小帥……」

  「好酷!」

  而那邊,而另外一邊,則是傳來一陣王元的慘叫聲。

  他聽過狗仗人勢,卻還沒見過人仗狗勢的。

  幾個保安想上前把大黃拉開,然而、他們卻發現這條土狗簡直太凶了。

  特么一腳揣在身上就跟被鐵鎚給錘了似的。

  就連李冬梅叫大黃都叫不住……

  李冬梅的臉徹底垮了下來。

  「完了完了……」

  她心中湧起無限恨意,她原本不知道準備了多久,就是想把賀婧嫁給王元,好讓王元幫她把公司繼續維持下去。

  這眼看兩人都要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了,突然來了個嚴宇。

  他有些後悔,為什麼火葬場沒有把他給燒死。

  王元給大黃咬的從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傷口,狼狽不堪。

  而大黃搞定之後,竟然還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教堂。

  這會兒……

  嚴宇已經帶着賀婧回到了自己家中。

  女人是感性的動物,在剛才一陣感動之後,賀婧清醒了過來。

  她一臉糾結問道:「嚴宇……公司快撐不住了,要是沒王少的話!我爸還有我媽……」

  嚴宇微微一笑:「放心吧!這個我早有準備!」

  「你把眼睛閉上!」嚴宇說道。

  「搞什麼東西啊!這麼神秘?」賀婧白他一眼,乖乖閉上眼睛。

  嚴宇將嫦娥護理液慢慢塗抹在她臉上。

  「這什麼東西!好清涼啊!」

  「這是我最近研究出來的一款護膚產品,公司最近的狀態不是不怎麼好么?我相信,只要有這個,肯定能讓公司起死回生。」

  大概過了兩分鐘,嚴宇叫她睜眼,並且拿了個鏡子放在她面前。

  賀婧一臉驚奇的看着鏡子里的自己……

  「這……天吶!」

  「這是真的嗎?這效果也太神奇了吧!」

  短短兩分鐘,她就感覺自己的肌膚變得緊緻,水潤有光澤。

  哪怕是昨晚熬夜產出的暗沉和淡淡的黑眼圈都消失了,整個人立馬精神不好。

  然後她很快又反應過來,不敢置信問道:「這是你研究出來的?」

  嚴宇嘴角輕勾,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當然了,這不是我研究出來的,還會是誰?」

  「那以前怎麼沒見你這麼厲害?」賀婧疑惑問道。

  「這個……」嚴宇撓了撓腦袋。

  「我以前比較低調,不喜歡張揚,但現在我老婆都要嫁給別人了,我自然需要拿出點兒東西了!」

  賀婧搖搖頭,「我才不信!」

  「行吧!那我跟你攤牌了!我是天上的玉皇大帝,這玩意兒是從嫦娥那偷來的。」

  「得了吧你,你玉皇大帝,我還是王母娘娘呢!」賀婧打趣道。

  嚴宇一陣無奈,「為什麼,我說真話總是沒人願意相信了!」

  就在這時,大黃大搖大擺從門外進來。

  嚴宇朝它招了招手,「今天乾的不錯,回頭我帶你去找小母狗!」

  大黃聽嚴宇這麼說,興奮的直搖尾巴。

  突然。

  「砰!」一聲,大門被人暴力推開。

  嚴宇抬眼望去,是他丈母娘回來了。

  李冬梅看見嚴宇氣就不打一處來。

  王少在婚禮上丟了面子,現在之言說要弄死他們家。

  虧嚴宇這時候還跟賀婧有說有笑的。

  李冬梅跟個潑婦似得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走到嚴宇面前。

  「媽……你別怪嚴宇。」賀婧柳眉微簇,低聲求情道。

  「哼!你知道他闖了多大的禍嗎?你先給我起開,等會兒再收拾你。」

  「你個死廢物!你知道你鬧了多大的事嘛?」

  「要是公司倒閉了,我跟賀婧,咱們全家都會進去。」

  「現在好了,王少非但不幫咱們,反而還會過河拆橋。你個死廢物,好事沒辦一件,凈會幫倒忙。」

  「呵呵,在婚禮上搶人裝逼裝的舒服了,你現在怎麼沒本事叫了,啊?」

  李冬梅一陣臭罵,賀婧也不高興了,說道:「媽!嚴宇早就有準備的。」

  「他研究出了這款肌膚水,效果奇佳,肯定能大賣,一定能幫公司挽回局面,咱們不能總想着靠別人啊!況且……難道真的只有我嫁給王少這一條路才能救咱們一家么?」

  「你懂什麼?你難道還指望這廢物?」

  李冬梅「啪」一巴掌直接把她手裡的那瓶嫦娥肌膚護理液給拍在地上。

  珍貴的護理液全都倒了出來。

  「就這廢物,還能研究出什麼產品?我怕是你腦子不清醒吧?就算可以,你以為咱們家還有那麼多的錢去生產,去製作去推銷嗎?」

  李冬梅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現在王少在婚禮上被搞的那麼狼狽,現在人都在醫院裏、咱家怕是完蛋了!」

  「你個廢物東西,要是我家除出了什麼事,你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嚴宇冷笑道:「媽!你不試試,怎麼知道這東西沒用呢?你用都沒用,就知道我不行?」

  李冬梅呵呵嘲笑道:「我需要用什麼嘛?你這廢物東西,我早就看透了,你能有什麼行的?」

  「除了搗亂,除了幫倒忙,你還能做的了什麼事?這兩年來你有幫婧婧一點忙嘛?」

  「廢物東西,要是這東西有用、以後我也不要你叫我媽了,我管你叫祖宗。」

  嚴宇擺擺手笑道:「算了……我承擔不起,我怕折壽。」

  「咚咚咚!」突然一陣敲門聲響起。

  賀婧家的保姆領了一個穿着西裝皮鞋,身上打理的僅僅有條的男人走了進來。

  「請問,這是嚴宇家么?」男人問道。

  嚴宇疑惑的看着他,他沒見過這人,根本不認識他。

  「你好!我叫於景曜,是江南餐飲的老闆!」

  「於景曜!」李冬梅不由猛地一愣。

  在CZ市,只要干餐飲這一行的,幾乎沒人不知道於景曜這麼名字。

  整個CZ市的餐飲,那些大酒店,有一半是他的。

  他的資產甚至不比王家差,只是他為什麼會到這兒來?

  李冬梅態度立馬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前一刻對嚴宇又吼又罵。

  這一刻連忙笑着,一臉掐媚樣迎了上去。

  「原來是於老闆啊!來來來,快請坐!」

  於景曜點點頭,坐在沙發上。

  「這是您女兒吧,長得真漂亮!」

  「謝謝於總誇獎!」

  「嚴宇!你還愣着做什麼?還不快去倒杯茶!」

  於景曜連忙叫住她,「不不不,我進來,主要是找嚴宇先生有點事情要談。」

  「找嚴宇?」李冬梅頓時懵了。

  「找這個廢物做什麼?」李冬梅剛說出這句話,下一刻就後悔了。

  她連忙改口道:「呵呵,這個!嚴宇是我的女婿,有什麼事,你們談吧!我去倒水!」

  說完,她還瞪了嚴宇一眼,「跟於老闆好好聊!你要是再敢亂搞什麼,有你好看的!」

  嚴宇微笑道:「這個……於老闆,不知道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

  誰知道於景曜一把抓住嚴宇的手,感嘆道:「恩人啊!你就是我的恩人!」

  嚴宇有些摸不着頭腦,「什麼恩人?我可從來沒幫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