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與玫瑰為謀
與玫瑰為謀 連載中

與玫瑰為謀

來源:google 作者:梁予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穗 現代言情 裴知逸

因為喬穗喜歡玫瑰,所以裴知逸每周都會為她準備一束鮮花因為喬穗喜歡看日落,所以裴知逸在曼哈頓懸日前向她告白我想和你一起種下玫瑰,在落日盡處相愛配音圈大姥vs心理學碩士互相奔赴,高甜展開

《與玫瑰為謀》章節試讀:

蟬鳴的吟響聲襯托着夏夜的到來,整夜的思緒在吟聲中鋪展開。

岑江市四年的變化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以前的鐘樓區位置偏僻已被開發商徵用,蓋成了連鎖超市,繁華的商業區卻沒什麼變化,「也是,經濟地帶,哪能說變就變」女孩自言道。

「應該就是這了。」女孩站在公司門口低頭看着手機嘀咕道,反覆確定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對於像她這種連導航都看不懂的人來說能順利找到她已經謝天謝地了。

喬穗為了得到這份工作在線上面試期間把高考的衝勁都拿出來了,因為這個公司給的實在太多了,對於她這種暑期兼職的學生來說一個月三千多的工資足以讓她勢必拿下這份工作。

她鼓起勇氣走了進去,推開門,冷冽的空氣沖襲着自己,「阿嚏!」突然的低溫讓女孩有點兒承受不住。

她看着眼前坐在大廳沙發上的少年,一身黑衣黑褲,戴着黑色的棒球帽,低頭看着手機,喬穗心想應該是公司派來接待自己的,畢竟離約定好的時間已經過了將近一個小時,她沒想到路上會堵車,她在電話里同負責人說明了情況,現在距離公司下班時間已經過了快一個小時,她沒想到還有人在公司,於是連忙走上前打招呼。

「抱歉,路上堵車來遲了,我是新來的兼職生……」女孩看着面前的男人緩緩摘下棒球帽,露出那張回憶里的面容時,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她在逃避他,卻又在想他。

「現在有時間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了嗎?當初……你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躲我?」男人以冷冽的聲音開頭又以近似哀求的語氣結束。

日思夜想的聲音同那年夏天的一樣,毫無防備的在身邊響起。

「玫瑰墜入了克萊因海,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了。」喬穗用近乎顫抖的聲音說出了這句話,她還沒有準備好面對他。

「我很想你。」男人向前一步將女孩擁入懷中,「你走後的每一天我都在努力忘記你,可我做不到。」

初見裴知逸時,喬穗十三。

喬父是配音圈裡有名的導演,當時配音途中急需一位小女孩的童音,一時半會又找不到合適的,喬穗是臨時被拉過去的,在寒假剩餘的最後一周時間裏。

喬穗的撒嬌技術是從小培養出來的,聲音軟糯又夾雜一點腔調的音線剛好符合書里女主小時候的情感表達,喬穗最初是不願意去的,奈何最終還是被喬父連哄帶騙的把喬穗帶到錄音棚。

此刻的她孤零零坐在錄音棚外的椅子上,等待着自己的錄音橋段。

裏面正在錄製的是廣播劇《知夏》,喬穗要配的就是裏面的女主孩童時期,錄音棚與外面的導播廳隔着一面玻璃,她抬頭看向錄音棚里正在低頭翻閱文稿的少年,高鼻樑,薄唇,杏眼,些許的碎發擋在額頭,白暫的皮膚在錄音棚里燈光的照耀下越發耀眼,讓人移不開目光。

「真好看」,女孩小聲嘀咕道,她仔細聽着從錄音棚里傳出來的聲音,準確的來說是裴知逸的聲音。

「夏天的澄澈」喬穗不由自主的想到這個語義不通的詞組,喬穗對少年對聲音一聽鍾情。

「穗穗,到你了,快進去吧,不認識的字哥哥姐姐會教你的」,喬父催促道。

裴知逸瞥了一眼喬穗冷言道「這小孩兒哪來的?」於是,喬穗對裴知逸的印象加深一層──這個人不好接觸。

「說什麼呢,這是喬導女兒,穗穗過來,這位是裴知逸哥哥,他說話就這樣別理他,」。

許是有了對比,喬穗對眼前這位姐姐好感度倍增。

錄製完已經快晚上九點了,喬爸發話了:「這一次廣播劇的錄製到這裡就圓滿完成了,就差後期的剪輯工作了,在場的每一位都是功不可沒的,正好都沒吃飯吧,走走走,出去吃,我請客」。喬爸對這一次的錄製很是滿意,畢竟這是他工作以來重錄次數最少的一部劇。

「我就不去了,學校宿舍晚上十點門禁,我就先回去了,大家玩的開心」,裴知逸的聲音很有辨識度,喬穗不用抬頭就知道是他在說話,「還是學生啊」,她心裏想到。

「小裴還是學生,早點回去休息吧,是在那個岑江大學對吧?」工作人員說道。

「小裴啊,能順路把我女兒送回家嗎?不遠不遠就在你們大學前面一點,她媽媽看她這麼晚還沒回家,已經打了好幾次電話來催了,我們這吃飯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喬父的手機已經快被喬母打爆了。

喬穗這一刻懷疑自己幻聽了,畢竟她從小就是慢熱的性子,不喜歡和陌生人獨處,她現在迫切想聽到裴知逸的否定回答。

「好啊,還要多謝喬導給我的這個錄音機會」。

「哪裡哪裡,還是靠你自身努力得來的」。

喬穗就這樣被自己的父親交到了別人手上,還是一個她今天才接觸到的人。

打車到家門口要半個小時,上車後,喬穗以為裴知逸會去副駕坐的,沒想到跟着她一起去了後排。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兩人沉默無言,率先打破沉寂的是喬穗的肚子,「咕嚕咕嚕」。

這一刻喬穗真的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老爸,下午五點晚飯還沒來得及吃就被帶來了公司,把稿子交到喬穗手上後自己就去忙工作了,結果等到七點才輪到自己,期間她已經快把稿子背下來了。

「餓了?」溫柔的聲音響起。

「嗯,有點」。

裴知逸翻了翻自己的背包,最終翻出了一袋麵包,他遞到喬穗面前:「吃吧。」

喬穗懵懵的接過麵包,「那你呢?你不也沒吃飯嗎?」她沒想到對方會注意到自己。

從喬穗進公司開始就發現他一直待在錄音棚里沒出來過。

「小朋友現在不按時吃飯以後會長不高的,哥哥已經20歲了,是成年人了」。這是自她今天接觸裴知逸以來對自己說過最長的一句話,溫柔的語氣彷彿跟剛開始看到的他不是一個人,喬穗享受着聲音帶給她的快樂。

「哥哥是岑江大學的學生嗎?」喬穗順着話接到,畢竟還有二十幾分鐘的路程,總不能這樣一直冷下去吧。

「嗯。」

隨後又是一陣寂靜。

「咳咳咳」率先打破寂靜的還是喬穗,「吃個麵包都能噎到,自己真是笨到家了」她心裏想到。

「給,喝口水」,裴知逸從包里拿出礦泉水,擰開瓶蓋後遞到喬穗面前。

喬穗猶豫了一下,裴知逸像是看穿了面前小女孩的心思:「新的,沒喝過」。

聽到這句話後的喬穗安心的喝了起來,她有嚴重的潔癖。

「哥哥工作的話不會影響學校課程嗎」?喬穗再一次鼓起勇氣開始了話題。

「哥哥保研了。」

少年的嘴角微微勾起,笑着回答道,喬穗看向他,路燈的餘光照在他光潔白皙的臉龐上,映襯出極為乾淨的笑顏,這是喬穗第一次覺得應當用「乾淨」來形容眼前的少年。

人們都說年少時不要遇到太過於驚艷的人,對於喬穗來說,已經晚了。

「怎麼,對哥哥這麼好奇?」他注視着眼前的女孩

「沒有沒有,就是問問,到家了,哥哥我先走了。」喬穗長舒一口氣。

「嗯。」

正當裴知逸準備關上車門時,一隻白嫩嫩的小手擋了上來,「哥哥也要記得吃飯,就算成年了也要記得吃飯,我要走了,再見」。

裴知逸望向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身影,喬母正在小區門口等着。

「師傅,麻煩稍等一會兒,等小朋友進去以後再走」

小區規定的士不能進入,只能停在離小區大門200米處,喬穗進到小區以後不由自主回頭望了望遠處,看到車子還在原地,裴知逸就這樣單手撐在車窗窗沿上,一雙好看的杏眼看着自己,看到他還沒走,喬穗心生竊喜,她朝他揮了揮手,轉身走向媽媽身邊。

「今天開心嗎,第一次錄音什麼感覺」,喬母其實是不同意讓喬穗去錄音的,原因簡而言之,影響學習,最後還是耐不住喬父的萬般哀求。

「有點喜歡。」

寒假剩餘的幾天里喬穗一直跟在喬父身邊,喬父在書房裡剪輯音頻,她就拿着一本書裝模作樣的坐在旁邊翻頁,只為一遍又一遍的聽到他的聲音。

十三歲的喬穗,身邊的同學朋友正是處在追星的狂熱期,當紅偶像團體、奶油小生、娛樂圈八卦,這些是他們下課聊天的話題,然而喬穗對這些並不感興趣,她只在旁邊靜靜的聽着,自己從不發表意見。

她有着比同齡人更成熟的思想,身邊的朋友偶爾也會問她有沒有喜歡的明星,喬穗一本正經的回答總是讓他們啞口無言。

四月的校園,當紅偶像團體De one的爆紅讓校園裡的追星熱潮只增不減,然而喬穗對這些痴迷的熱情依舊無動於衷。

這一學期她的目標就是市重點中學──岑江一中,喬穗從小的目標就很明確,考上一個不錯的大學,然後努力工作實現經濟獨立,這個想法要比同齡人前衛很多。

最後一個學期過的很快,加上她還要準備中學的面試,喬母為她準備了很多備考資料。

熟讀、背誦、面試、複試,繁瑣的事宜忙的她暈頭轉向,她覺得自己都快忘記「裴知逸」這個名字。

讓喬穗沒想到的是再見面竟然會是在自己迷路的情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