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朵蛋糕九分甜
雲朵蛋糕九分甜 連載中

雲朵蛋糕九分甜

來源:google 作者:玫瑰巴斯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懿可 林珵燁 現代言情

飛行員&甜點店主【1v1he循序漸進共同成長】他們的相遇始於萬里高空,白雲朵朵中那時林珵燁22歲,姜懿可18歲姜懿可對這帥氣的的空乘小哥一見鍾情可是他問她什麼:你相信光嗎???後來,林珵燁去國外參加三年飛行員培訓姜懿可也追去了,本以為會在聖誕節一舉拿下脫離母單身份,可是那個寒冷的雪夜,她等了整整一晚的人始終失聯姜懿可心灰意冷,回學校繼續讀書畢業後,她開了家甜品店某次她親自去送蛋糕時,沒想到竟然是林珵燁!她放下蛋糕轉頭就走後面的男人抓住她的手腕,溫聲道:「姜姜我錯了,再給我個機會」老天親自給牽的線,即便隔着千山萬水,即使差着歲月,但該在一起的人,總會重逢——————————————偽裝小甜文的甜點教程?有肉有酒有甜點有親有友有狗狗希望各位在這兒吃好喝好看好也祝各位在快餐橫行的時代都能找到自己那碗小火慢燉的粥展開

《雲朵蛋糕九分甜》章節試讀:

飛機上,林珵燁正在忙碌的進行航前準備。他這次負責的是客機中段,等到全部準備完成,開始上客了。他站在安全出口前,盡職盡責臉上帶着職業微笑,或是幫乘客看座位在哪兒,或是幫乘客放下行李。

此時,他的視線內出現了個小姑娘,黑色的捲髮,毛茸茸的外套,圓圓的杏眼,林珵燁不自主的想到了泰迪狗….咳咳,打住,這可是尊貴的乘客。林珵燁臉上熟練的掛上職業微笑,看了眼她手上的票,對眼前正在找座位的小姑娘道:「您的座位在這裡,安全出口這裡。我幫您把行李放上去吧」。

姜可懿道謝,隨後抬頭看到了這位目測身高180以上,長腿,眉眼賊俊並穿着某航黑色西褲白色襯衫黑色西裝全套武裝的大帥哥。

姜懿可內心在狂叫:啊啊啊啊啊帥哥!還是制服帥哥!可面上還是一派雲淡風輕,清秀的臉上沒有一絲情緒外泄,坐在位置上看向窗外,端的是一副姐很高貴別來煩我的模樣。

可耳朵卻是豎起來,聽着林珵燁或遠或近傳來的聲音,默默在心裏肯定,聲音也好聽,絕了。

沒一會兒,乘客都上齊了,姜懿可運氣很好,不僅坐在安全出口,旁邊還沒人。她正在暗自慶幸中,林珵燁走到她旁邊蹲下,手裡拿着幾張冊子,看向她開口:「乘客您好,由於您坐在安全出口旁,有義務協助我們在緊急情況下進行疏散。這裡是幾份安全指示,請您仔細讀一下,如果有任何問題,隨時來問我或者我們的機組成員」。

姜懿可雖然愛看帥哥,但在這種正事面前,還是頗靠得住。認認真真的看完了這幾張安全指示,然後耐心等着林珵燁回來將冊子交還給他。

林珵燁巡視完回來時,看到這位穿得有些像小動物,但神色卻安然的漂亮小姑娘,端正的坐在位置上。

看到他回來了,小姑娘神色鄭重的將安全手冊還給他,並表示她都明白了。林珵燁有些感動,遇到這種不添麻煩遵守秩序的乘客,超幸運的好嗎。

嗯,而且還有點可愛,那衣服毛茸茸的還真想摸一把,不知道是不是像家裡的柯基吐司一樣手感。林珵燁暗暗想到。

飛機即將起飛,林珵燁就坐在姜懿可對面,空乘專用的座椅上。兩個人目光相對一視,又轉開目光,一齊看向窗外,端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自在模樣。

飛機起飛了,等到飛機平穩,林珵燁解開安全帶,到機尾小廚房開始忙活。今天他負責飛機中後段熱飯發飯,這些累活,不是他這種社畜萌新來做還能是誰。

好在今天乘客不多還沒有作妖的,乘務長也和善,他就沒再放任思緒,開始了日復一日的工作。林珵燁機械的重複着熱飯的動作,並將它們整齊的放入餐車內部,推着笨重的餐車,向機艙走去。

輪到姜懿可面前時,他慣例問道:「今天我們有雞肉飯和魚肉面,請問您需要什麼?」話還沒說完,就見小姑娘搖了搖頭,說:「都不要」。

他有些驚訝,又問:「什麼都不要嗎?小麵包給你拿一個吧」。只見姜懿可還是搖搖頭,只要了一杯礦泉水。林珵燁也不好在此時在姜懿可這裡耽誤太多時間,後面的乘客還伸着脖子等着呢,咽回了想說的話。心裏卻是記住了。

這可不是姜懿可故意不要餐食,實在是出發前在家裡大吃了一頓,姜爸大展身手做了滿滿一桌菜,到現在都還沒消化,實在吃不下,也不忍心浪費糧食。作為一名未來的甜點師,這點覺悟姜懿可還是有的。

不一會兒,客艙內便滿是飛機餐的香味。林珵燁發完了飯,乘着這個空檔,在後面翻翻找找,從自己的餐食份額里找到一杯原味老酸奶,惦記着那個什麼也不要的小泰迪,呃,小乘客。林珵燁琢磨着這位乘客些許有些不舒服,拿着這杯老酸奶,琢磨了一會兒,還是向姜懿可方向走去。

那邊姜懿可正在閉目養神,畢竟後面還有十幾個小時的航程呢。卻突然聽到有人似乎坐在她身側,睜眼扭頭一看,微微瞪大了眼睛,這,這不是那位帥哥空乘嗎?!

見她扭頭,林珵燁微微笑着把手上的老酸奶遞給她,說:「看您什麼也沒要,我在後面找到了一杯酸奶,好歹喝一點」。姜懿可本想拒絕,可到底在帥哥真誠的目光下敗下陣,腆着臉道謝收下了。心裏多了一絲莫名的東西。

隨即有些好奇,帥哥坐她邊上這是可以的嗎?林珵燁卻主動開口道:「航班規定,中途得把衛生間收拾收拾,保持整潔。現在衛生間有人,我在你旁邊空座坐着等一會兒可以嗎?」

話是這麼說,可人還不是早就坐下了,姜懿可內心道,臉上仍是那副淡雅的表情,連忙說:「嗯嗯,可以的~」

然後兩人都沉默了,姜懿可覺得時間有些難熬,有些尷尬。旁邊的林珵燁臉上不顯,但手裡扒拉着的消毒濕巾卻暴露了他內心的不平靜。

這個時候咔嗒一聲,衛生間門開了,林珵燁向姜懿可點點頭,拿着消毒濕巾走進了衛生間。待他出來,也到了收餐盒的時候,兩人也沒機會再閑聊。

C市飛往S市的航班不算短,三個小時,往常姜懿可都會覺得遠,這次卻覺得時間過的太快。竟然就到了下降的時間,林珵燁已經回到他那位於安全出口旁的空乘專座上了。

這意味着,降落期間近半小時,倆人不得不相對坐着。姜懿可平素最不能忍的就是尷尬,此時兩人對坐,時不時對視一眼,又齊齊看向窗外,尷尬的氣息圍繞在兩人身邊。

酸奶就在姜懿可身邊的包里,她沒捨得吃,只趁帥哥沒看到匆忙拍了張照片,就小心的放進包里,準備下飛機給姐妹們炫耀。

姜懿可的心咚咚咚跳的很快,她好像有些明白為什麼。都是一杯原味老酸奶惹的禍。

飛機在下降了,地面的景色逐漸清晰起來。姜懿可心裏越發緊張,她知道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還沒想好怎麼辦,坐在對面的林珵燁有動作了。姜懿可屏住呼吸,看着他彎腰過來,問她:「現在的高度差不多有網了,能幫我一個忙嗎?」

姜懿可眉心一縮,短短几秒腦內閃過無數的可能性,最終匯成一個大寫的:啊啊啊啊難道他要要我微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