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予你纏情盡悲歡
予你纏情盡悲歡 連載中

予你纏情盡悲歡

來源:google 作者:暮小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池映染 覃聿

三年前覃聿和池映染結婚前簽了婚前協議,他們的婚姻只是個契約,為了讓池映染父親救助自己的母親,現在合約期滿,覃聿要和池映染離婚...展開

《予你纏情盡悲歡》章節試讀:

  池映染跟着那個記者出去,想把人攔住,但云苒住的是舊小區,她追着記者下了樓,記者跳過一堵矮牆便沒入了黑暗,她廢了好大力氣爬過矮牆,那記者已經完全不知所蹤了。

  她回去後,憑藉自己的記憶把記者的畫像畫出來,交給相關人員查詢對方的信息,終於查到記者和雲苒之間的通話記錄,還有之前盜她的賬號抹黑雲苒的IP地址,但記者本人卻從城市裡徹底消失了。

  她把一系列證據整理好,寄到覃聿的新公司。

  轉眼一周過去,寄過去的證據如石沉大海,毫無回聲。

  她氣不過,跑去覃聿的公司和住處堵了他幾次,但每次都被他甩掉。

  她沒有辦法,只能去了雲苒家樓下,給覃聿發短訊——

  「我在雲苒樓下,你再躲着我,我不介意對雲苒做出什麼事來。」

  短訊發過去半小時,覃聿的身影便出現在雲苒家樓下。

  「池映染,你除了做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情,還會做什麼?」覃聿半邊臉陷入陰霾,冷聲對她怒喝。

  池映染看了眼覃聿,又抬頭看了眼5樓的方向,咧着紅唇,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

  她下車,把手裡搜集到的證據遞過去。「覃聿,我說了,我沒抹黑過雲苒,也沒找人跟蹤調查她,這是證據。」

  覃聿看都沒看文件一眼,轉身便回到自己的車子,發動了引擎。

  眼見着他要走,自己的努力又要白費,池映染想也不想,就跑到他的車前,擋住了去路。

  「滾開!」

  覃聿額上青筋隱隱,他對這個女人的厭惡已經到了極致。

  如果不是看她在母親生前照顧過母親,他現在肯定一踩油門撞死她!

  「覃聿,你為什麼不肯相信我!明明我……」

  池映染的話沒講完,車子的大燈卻刷的亮起來。

  男人卻看也不看,踩了油門。

  車子朝她撞過來,絲毫沒有減速的打算。

  池映染心下一驚,往後踉蹌兩步倒在身後的花池中。

  「嗯!」

  銳利的疼痛從背後傳來,密密麻麻的玫瑰花刺扎進肉中。

  車身僅離她的膝蓋幾公分,但凸出的車頭卻已然蓋過她的雙腳。

  池映染心驚地看着車頭與她的雙腳,如果她剛剛沒有跌倒,是不是已經被他!

  「你真的一點都不在乎我……」

  啞然開口的話,到後面完全破音了,帶了顫抖的哭腔。

  燈光太亮,擋風玻璃後的男人看不清她臉上的蒼白與眼淚。

  旋即,車燈熄滅,覃聿將車子倒退掉頭,離開了。

  池映染艱難從花池中爬起來,慘笑。

  ……

  醫院。

  池映染獃獃地趴在病床上,任由護士拿鑷子將她背上的花刺一個個拔出。

  雪白的肌膚上遍布的花刺,護士看的觸目驚心,拿鑷子的手都在抖,但她趴在那裡,清冷的臉上卻沒有一點反應,彷彿不會疼。

  塗完葯,她靜靜地趴在病床上,等檢查結果。

  「池小姐,恭喜你,你懷孕了。」

  護士拿着化驗單走過來,喜笑顏開地沖她恭喜,但她還沒來得及欣喜,門口就傳來一道冷漠至極的聲音。

  「打掉!」

  池映染的心一沉,轉頭看到了目光幽沉的覃聿。

  「你怎麼?」

  護士見情況不對,把化驗單交到池映染手中,便離開了。

  覃聿沉重的步子走到池映染面前,池映染以為他是知道自己受傷來關心自己的,艱難地從病床上爬起來,還未來得及講什麼,卻一把被覃聿掐住了脖子。

  「池映染,你怎麼敢!」

  男人一字一頓地講着,滿眼的恨意,恨不得撕掉池映染身上的肉。

  「你怎麼敢炸雲苒的家!」

  池父池母接到覃聿的電話趕來,剛到門口就聽到這樣一句。

  池父一腳踹開門,厲聲對池映染喝道:「他講的是真的?」

  池映染搖着頭,「沒有,爸爸,我沒有……」

  覃聿嫌惡地甩開池映染,薄唇邊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池映染,你是不是以為天然氣爆炸,就沒辦法找到你動手害人的證據了?」

  「混賬東西!」

  「爸,我沒有!」

  池父還想講什麼,一張口一口血吐了出來,雙目一閉,人直挺挺地往後栽去。

  「爸!」

  「老池!」

  池母扶住了池父,池映染掙開覃聿的手,跌跌撞撞地跑過去,想去看父親如何,但剛一靠近,卻被母親攔住了。

  「你別跟着了,你再跟着你爸,他會被你氣死的!」

  池映染眼睜睜看着母親和醫院的人把父親抬上推床,她的身體像被釘住了,動也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