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雲萱葉臻80374289
雲萱葉臻80374289 連載中

雲萱葉臻80374289

來源:外網 作者:雲萱葉臻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雲萱葉臻 歷史軍事

一聲春雷乍響,劃破了長夜寂靜。也驚醒了陷在噩夢中的雲卿,她驚坐起身,本能的望向了窗邊。那處,夜凌還在打坐,也唯有這時,她才能肆意流露愛戀。這是她的夫君,雲國的國師,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有他在,夢中的那些魑魅魍魎好像都不可怕了。雲卿偷偷下床,小心翼翼走到他身邊,伸出手指隔空描繪他俊朗若仙的輪廓。好想真的觸碰他……...展開

《雲萱葉臻80374289》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雲萱葉臻80374289》講述的雲萱葉臻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瞭望殿森嚴,夜凌從不允許下屬玩笑,誰這麼大膽?雲卿走過樹蔭,好奇望去,只見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挽着夜凌的手,兩人好不親密。而記憶中從來冷漠的夜凌,竟然笑了!眼前一幕太刺眼,雲卿看得氣血翻湧。夜凌似是有所察覺,抬眸望見她,神色肉眼可見的冰冷:「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一聲春雷乍響,劃破了長夜寂靜。 也驚醒了陷在噩夢中的雲卿,她驚坐起身,本能的望向了窗邊。 那處,夜凌還在打坐,也唯有這時,她才能肆意流露愛戀。 這是她的夫君,雲國的國師,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有他在,夢中的那些魑魅魍魎好像都不可怕了。 雲卿偷偷下床,小心翼翼走到他身邊,伸出手指隔空描繪他俊朗若仙的輪廓。 好想真的觸碰他…… 可窗外的水霧飄進來,打濕了她的妄念。 「六公主,你丹田的蠱毒已經不能靠藥物壓制,儘快同國師合籍靈修吧,否則,你撐不過這個春日。」 昨日巫醫提醒的話又回蕩在耳邊。 倏然間,雲卿喉間一陣腥甜,接着噴出一口鮮血,染紅了窗檯。 她慌忙關上窗,遮住痕迹。 而打坐的夜凌已被驚醒,冷言責備:「大晚上亂跑什麼?」 雲卿心中一緊,忙解釋:「夫君,我做了噩夢,夢見——」 「你已經不是三歲稚子,莫要再編出這等胡話誆人。」 話畢,夜凌冷着臉站了起來。 雲卿知道,他又要走了。 成親三載,夜凌只是每凝雲卿和十五過來同她呆三個時辰。 外人都言國師無心情愛,只一意修鍊,都道這樁姻緣是雲卿用救命之恩脅迫來的。 卻無人知情,此親乃他開口求娶。 能嫁他,是她這輩子最開心的事。 外人怎麼說她不在意,他性子冷也沒關係。 雲卿想總有一天她能把他焐熱,反正自己有的是時間。 可現在,她等不起了。 雲卿追出去,鼓起勇氣拉住他的袖擺:「夫君,母后又催我要孩子了,你今晚能不能留下來?」 他淡漠望着她,就好像她是一個無理取鬧的怨婦:「六公主,你三年前不就明雲,我這輩子都不會碰你。」 「轟然」一下,夜凌的話如雷震徹耳畔。 心口驟疼,痛到雲卿腦海都蒙了。 他什麼時候說過不會碰她?她為何沒有半點印象? 她甚至一直以為,他求娶她,多少是愛她的。 雲卿壓下喉間腥甜,急聲追問:「你不碰我,那你為什麼娶我?」 「天命如此。」 雲卿含淚望着他頭也不回的背影,唇畔發顫:「天命?所以,也是天命叫你對我如此冷淡的么……」 夜凌沒有回答,可那不曾停留的背影卻好像給出了答案。 雲卿孤身在外站了許久,夜風侵體。 當晚,她便毒發高燒,巫醫們受了三天三夜才將她救回。 而雲卿剛醒來,就忍不住問:「國師呢?」 「國師在瞭望殿,三日未歸了。」 雲卿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可每次都止不住期待。 送走巫醫,雲卿望着窗外被雨打謝的春花,心頭止不住一陣陣酸澀。 她怕是就像這花一樣,也沒幾天了吧。 想到這兒,雲卿忽然很想見夜凌,很想很想。 「阿凝,扶我去瞭望殿看看吧。」 婢女阿凝擔憂道:「公主,巫醫說了您要好好休息,不能大喜大悲,且這瞭望殿只有國師門下之人能進,您去了也見不到國師。」 可雲卿依舊堅持,阿凝勸不住,只能隨行。 國師府和瞭望殿隔得並不遠,不過一炷香的腳程。 即便如此,夜凌還是不願回去看她。 思及此,雲卿心中又是一疼。 這時,不遠處忽然響起一陣清脆如銀鈴的笑聲。 瞭望殿森嚴,夜凌從不允許下屬玩笑,誰這麼大膽? 雲卿走過樹蔭,好奇望去,只見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挽着夜凌的手,兩人好不親密。 而記憶中從來冷漠的夜凌,竟然笑了! 眼前一幕太刺眼,雲卿看得氣血翻湧。 夜凌似是有所察覺,抬眸望見她,神色肉眼可見的冰冷:「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雲卿未答,只是盯着他們挨着的衣袍,心口好像有團火在燒。 她提起裙擺走近,裝得一幅優雅從容:「夫君,今日是初五,我們需按例進宮。」 「辦完事,我自會過去。」 他的疏離就像一個巴掌,狠狠扇在雲卿那點隱秘的小心思上。 站在一旁的雲衣女子輕笑出聲,用一種熟稔的語調問:「師門不允成婚,沒想到師兄竟跑下山娶了夫人,只是……我瞧着你這夫人怎麼似曾相識?」

《雲萱葉臻80374289》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