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餘生不負遇見
餘生不負遇見 連載中

餘生不負遇見

來源:google 作者:白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牧 現代言情 程安安

一紙協議契約,程安安成了林牧法律上的妻子她要他的錢與勢;而他只要她扮演好林太太的角色;當她試圖逾越界限想要林牧的愛情時卻被告知破壞了規則程安安小心翼翼的愛了林牧十幾年,這份愛最後隨着親人的逝世一起埋葬於黃土林牧也在程安安離開後,才明白那些悄無聲息的愛情早已伴隨着他而她……卻已經離開了在離別後的很多年,林牧總能想起在江城的那個夜晚,燈火似星辰,她忍下了所有對他說:好的展開

《餘生不負遇見》章節試讀:

程時再次醒過來是被程安安的驚呼聲喚醒的,睜開眼窗外已經是暮色深重了。

  見程安安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便聲音虛弱的開口問:「姐,你怎麼了?」

  程安安搓了搓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她真的是累及了。

  給程時買了粥回來後見他睡著了也不忍心叫醒他,本也就是一夜未眠,好不容易放鬆了神經,坐在病床旁邊沒多大會兒就昏昏沉沉的趴在程時的旁邊睡著了。

  只記得中間似乎是醫生來看過一次,然後護士又進來給程時吊了鹽水,程安安原本是盯着鹽水的,怕走完來不及叫醫生回血。

  可她就仰頭看着一滴滴落下的液體,看着看着又陷入了睡眠,又似是在夢裡突然想起來程時在吊鹽水,才驚厥的醒過來,結果已經沒有了鹽水的影子,看來是護士收走了。

  「沒事,你餓了嗎?」

  程時是真的餓了,一天充實的睡眠也讓他有了些許精神。

  他對着程安安點點頭,笑得十分單純。

  「餓了。」

  程安安看了一眼在床頭早就冷卻了的白粥,原本想着要不要拿去熱一熱的,正這麼想着,病房的門就被推開了。

  來的人是身着白大褂的男醫生,程安安沒有見過。

  不過顯然對方也是不認識她的,對着她試探性的喊了喊了一聲:「程小姐?」

  程安安從椅子上站起來:「你好,我是。」

  男醫生將手中的夾板往身後一背,露出一抹笑。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程時在江城醫院的主治醫生,我叫傅白。」

  「請問下是我弟弟有什麼情況嗎?」

  傅白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程時:「我來就是想跟你說說你弟弟的情況。」

  程安安看了一眼傅白又看了一眼程時,對着傅白不好意思的說道:「傅醫生,不好意思,我弟弟剛醒,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了,難得他現在有胃口我想先去給他買吃的。」

  程時聽完後立馬說:「沒關係的姐,我也不是很餓。」

  傅白笑着坐到了病房裡的沙發上:「沒關係,沒關係,不着急,你先去買吃的吧,我在這裡等你。」

  程安安不敢耽擱,小跑着去了醫院外面的小館子,點了幾個偏清淡的菜打包好後又小跑回了病房,趕回去的時候還氣喘吁吁的。

  她原本是想在病房外面調整好呼吸再進去的,哪知這病房不是那麼的隔音,將程時跟傅白的對話一清二楚的聽了個乾淨。

  ……

  程時醒過來後,程安安打開燈他才發現自己住的病房已經不是那個擁擠的四人間了,而是換成了一看就很高檔的單人間,有單獨的洗手間,而且睡得床也柔軟寬敞了很多,就連旁邊的家屬陪床也是大的,而且病房裡還有沙發電視,程時覺得這是自己長這麼大以來住過最好的房間了。

  可是他也是忐忑的,他知道自己的的病花了很多錢,而這些錢一直以來都是程安安一個人在支撐着的,他記得自己之前的醫院一晚上的床位費是五十塊,而程安安則是在病床的旁邊攤了一張又硬又小的摺疊椅,需要五塊錢的管理費,想着他的目光又環顧了一下四周,心中不由得打起鼓來。

  猶豫了再三程時還是帶着有些虛弱且膽怯的聲音問一直坐在沙發上沒有出聲的傅白。

  「醫生哥哥,請問下這樣的病房一晚上需要多少錢呀。」

  傅白聽到程時在跟自己說話,便從病房內的沙發上起身坐到了他病床旁邊的椅子上,笑着摸了摸他的頭髮。

  「怎麼了嗎?」

  程時便說出了自己剛才想的疑惑:「以前我住的醫院都是四人間的,加上姐姐摺疊椅的管理費一晚上需要五十五,可是這個病房那麼好,甚至一點都不像醫院,應該很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