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餘生與你共痴纏
餘生與你共痴纏 連載中

餘生與你共痴纏

來源:google 作者:許未萊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余弈生 許未萊 霸道總裁

許未萊從沒想過會睡了余弈生,因為不能!東窗事發,她眾叛親離,帶着秘密遠走他鄉再重逢,他認定她是殺人兇手,發誓讓她生不如死!從此對她百般刁難,處處為難,逼得她心灰意冷,痛不欲生真相揭開,殘忍至極!他幡然悔悟,想給她更多愛情、婚姻,如期而至,她卻再次面臨人生的選擇,只這一次,她將何去何從?展開

《餘生與你共痴纏》章節試讀:

許未萊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裏。
入目刺眼的白,讓她大腦也跟着有片刻的空白。
偏頭看到手腕上還輸着液,她忍不住蹙眉,頭有些昏沉,她下意識地用手去摸頭。
「別動,你的傷口剛包紮好,別又碰疼了。」
病房門口傳來略有幾分耳熟的聲音,像極了午後溫暖的陽光,磁性又充滿治癒的味道。
扭頭看到朝着她走來的那個男人,她的唇角率先揚起,掙扎着要坐起來。
「未萊,你小心一點。」
男人趕緊把手裡拎着的葯放在床頭柜上,拿了一個枕頭墊在許未萊的後腰上,攙着她坐好。
「昊然,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記得暈倒之前,聽到的那個聲音明明是李巧的。
「跟客戶談生意,剛好經過那裡,你怎麼回來了也不通知我?要不是今天遇到,我以為你還在F國。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弄成這個樣子?額頭、脖子的傷怎麼來的?你早餐是不是又沒吃,胃病還犯了?」
褚昊然的聲音,始終帶着關切,許未萊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只能佯裝頭疼,避開他的視線:「那個,昊然,李巧呢?」
「她去給你買吃的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褚昊然接了一杯溫開水,遞到許未萊的手裡,凝着她的眼神格外溫柔。
許未萊單手端着杯子,小口喝水,全程沉默。
關於今天,她不想跟褚昊然解釋,遇到他也是個意外!
這個男人在國外幫她很多,他對她的感情和付出,她不是不知道。
但愛情這個東西,需要你情我願,而不是你一廂情願對方就要回報同樣的感情。
就像她深愛着余弈生,他卻從來都對她不屑一顧一樣!
怎麼又想到那個男人了?
她用力搖頭,緊貼她唇瓣的水杯因此錯開,水沿着她的下巴流下,濡濕她胸前的衣襟。
「你沒燙到吧,未萊?快擦擦。」
褚昊然想也不想,直接站起來,抽出手帕,彎腰,幫她細緻又溫柔地擦拭下巴。
他的動作很慢,但是很用心,那雙黝黑的眸盯着她的下巴,滿溢着擔憂。
許未萊回神才發覺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褚昊然的動作也過分親昵。
下意識地仰頭,卻正好碰到褚昊然也抬頭,兩人的唇瓣不期而遇,緊緊地貼在一起。
許未萊呆住,褚昊然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很顯然,這樣的意外是他喜歡的。
因此,他感受着唇瓣傳來的柔軟和清甜,並沒有馬上離開。
他們的動作,在外人看來,就像是一對吻得難捨難分的戀人,而褚昊然的一隻手還放在許未萊小巧的下巴上。
病房門外,正好有兩人並肩經過。
其中一人眼角的餘光看到正與褚昊然接吻的許未萊,頓住腳步,眉眼冷漠地射向他們。
或許是那眼神太過冷厲,許未萊察覺到冷意和殺氣,瞬間回神。
循着那視線望過去,她頓時有些慌亂和不自在,雙手下意識地伸出,推開褚昊然。
余弈生的嘴角勾出濃重的嘲諷,眼神透着憎恨和不屑。
許未萊怔怔地望着他,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褚昊然並未注意門口的人,他只以為許未萊是不好意思才推開他,伸手把手帕塞給她。
故作鎮定地揉着她的腦袋:「乖,你自己再擦擦。」
捏着那手帕,許未萊望着門口那個冷漠的男人,緩緩地低頭擦拭自己胸前衣服上的水漬。
門外突然傳來的嬌柔呼喚聲,瞬間又讓她僵住所有動作。
「弈生,你怎麼不走了?」
許未萊忍不住抬頭,看向那個已經挽上余弈生胳膊的女人。

《餘生與你共痴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