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與屍隔絕
與屍隔絕 連載中

與屍隔絕

來源:google 作者:幸運的藤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彤 秦安廷

秦安廷,是一名奮發圖強的生物科研人員,當他們的公司被國際大廠收購之後,就被這土豪公司的氣勢嚇到了,一場跨年豪華游輪年會!可是在這奢靡的年會之下爆發喪屍危機意外頻發、暗流涌動、流落孤島、與世隔絕圍繞着主人公的生存、冒險、末世愛情的故事即將緩緩展開展開

《與屍隔絕》章節試讀:

聽到秦安廷從頭至尾的講述後,老李一臉的凝重。

「就現在?在船上?就在艙底那一層嗎?」

「是啊老李,我和王彤親眼看見的。你還記得之前我在飯桌上問你的關於朊病毒的事兒嗎?」

老李擺了擺手,示意對面的秦安廷不要繼續講了。

雖然當時老李是醉醺醺的狀態,但是對於講話的內容還是一清二楚的,這樣整件事情在他心中就串聯在了一起。

老李的沉默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他便再次開口。

「哎,就不能讓你李哥休息休息。既然知道了,我也參一腳吧,之後咱們要幹什麼?」

坐在老李對面的秦安廷先是一愣,他發現王彤和燕子的表情里也都透露出了無法抑制的激動。

其實對於老李這麼快的答覆,是在他的預料之內的。

「我原本計劃是,晚宴的時候開始行動,那時候船上的所有人幾乎都會在宴會廳。這樣到時候咱倆去艙底,因為我去過,所以我帶路。」

秦安廷又把之前和王彤燕子兩人說的計劃,簡單的和老李複述了一遍。

「我倒是沒啥意見,那你的意思,到時候咱倆下去,去取證是嗎?她倆幹啥?」

說罷老李指了指對面的燕子和王彤。

「燕子負責在舞會上盯梢,盯着孟老他們,那些人一旦離開會場很有可能還會去那裡。王彤負責在甲板的樓梯口附近把風,畢竟船上人這麼多,一旦有人過去了我們不知道是敵是友。」

秦安廷對於兩個人的安排也是剛剛想到的,他覺得兩個女人還是分開比較好,這樣會更加不引人注目。

「不過我們好像忘了一件事情,既然今天晚上的晚會是化妝晚宴。現在都已經4點半了。咱們是不是應該開始裝扮了?」

老李的這句話,讓幾個人如夢初醒。

化妝晚會要想不引人注意,就得試圖引人注目,說白了就是融入集體,於是四個人趕快回屋子開始裝扮了。

20分鐘後,王彤是最後一個從屋子裡出來的,一身的貓女黑衣使得她的曼妙身材更加凹凸有致。

站在對面的,是已經等了十分鐘的戴着面具的『小丑』秦安廷和『維尼熊』老李,以及加勒比女海盜裝扮的燕子。

看着老李的裝扮,秦安廷也明白了為啥他的行李那麼大,光這一個熊頭就足以把半個行李箱塞滿了。

四個人看着彼此的衣服想說什麼又都憋住了。

「我一會兒怎麼上廁所?」

老李這一句話把緊張的氣氛瞬間拉低了很多,幾人交頭接耳再次確認了稍後的行動安排後,就向著晚會自助餐廳走去。

走在甲板上,可以看見夕陽剛剛出現不久,西方的天空燃燒着一片橘紅色的晚霞。

大海,也被這霞光染成了紅色,而這晚霞背後,黑夜卻像肆虐的藤蔓,逐漸爬向了海平面。

從房間一路走來,處處可見變裝的人,人們的眼神中一掃平日工作時的疲憊之色,各色的奇裝異服可謂是千奇百怪繁複美麗,幾個人隔得遠遠的就感覺到了甲板另一端的人聲鼎沸。

本來的自助餐廳臨時改造成了舞場,金色的大禮堂被裝扮得光彩奪目,堂皇富麗的大廳上,吊著七彩的的精巧的水晶燈,燈上微微顫動千萬水晶吊墜,大廳的吊頂上還裝飾着漂亮的金邊紅色飾帶,襯托着水晶燈的光芒。

四周的牆壁掛着鮮艷的旗幟和掛毯,餐桌上擺着漂亮的桌花和水晶的雕像,看得人目眩神迷。

原本均勻陳列的餐桌檯子和條凳都被拖到房間四周邊上,角落裡擺出幾隻大音響。

門口拉起紅繩作為員工入口,一個臨時的宴會場地就這樣落成。

公司各部門員工們陸陸續續湧入這裡,化妝舞會在黃昏將盡時拉開了序幕。

開場致詞很簡短,孟老還有幾乎所有公司高層都坐在會場的最前方的一個高台上,總共有七個人。

致辭結束後所有人都舉杯慶賀。

此時鋼琴手和吹笛人手指靈活地演奏着樂器,歡快的樂曲響徹屋宇,幾個穿着傳統漢服的外國人在舞池裡大笑着跳起即興的舞蹈,身姿靈活,動作滑稽,引人發笑。

陸陸續續,公司各個部門的人也都湧入了舞池,大家都盡情的搖擺宣洩,為自己能在這種公司而感到慶幸。

空氣中瀰漫著烤肉、海鮮和新出爐的麵包的香氣。

蜜汁烤扇貝那細嫩的扇貝肉包裹着濃郁的醬汁,充斥着人們的味蕾,松茸、松露等新鮮高檔的食材,精緻的擺盤也讓人食慾大增。

各種烘焙的糕點再撒上層層糖霜,擠上奶油後傳來陣陣香甜。

壘成了小山的三文魚刺身、日式燒鳥提燈,讓人忍俊不禁。魚子醬,配上鐵板上香味十足的香煎鵝肝,在一縷縷升起的青煙中若隱若現……

惠靈頓牛排成了隨意拿取的餐品無限供應,五分熟的牛排淋上濃厚的醬汁,被切成了容易入口的大小,異常鮮嫩但咀嚼時又不覺得肥膩!

爆汁的香腸配着俄式酸黃瓜,配上精釀的德國啤酒!

舞池外的人們幾乎都是站在餐桌邊享用着自助餐,一邊聽着歡快的歌謠隨着音樂起舞,一邊舉杯暢飲。

這時的王彤,身邊有幾個男人正在搭訕,這無可厚非,畢竟本身就很漂亮的王彤還配合上了一身性感的緊身貓女裝,使得很多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看着這畫面,秦安廷心中堅強的嫩芽再次成長,一滴勇敢的露珠順着小樹的枝丫掉落了下來。

秦安廷不再怯弱,他分開了眾人站在了王彤的前面。

小丑面具下增添了幾分神秘,他什麼也沒說,就像紳士一般掌心朝上伸出了右手做出邀請的架勢。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王彤就像接受王子的跳舞邀請一樣伸出了手搭了上去。

兩個人緩緩步入了舞池,在一曲悠揚婉轉的音樂**舞一支。

兩人雖然是第一次共舞,卻完全沒有刻意做作的感覺,每一個動作都是自然而流暢,貓女與小丑,一陰一陽,一柔一剛,兩個人步調相同,亦步亦趨。

秦安廷從未想過兩人站在一起竟能如此的和諧,如此的完美。

雖然想永遠陶醉在這舞池中與她翩翩共舞,可是現在時間卻不允許。

一曲作罷,秦安廷便一手拽着王彤,另一隻手隔着人群用手勢和燕子致意了一下。

「老李,走吧。」

緊接着,秦安廷硬拽着餐桌邊的老李走出了大廳,能感覺到,老李的步伐很沉重。

雖然隔着厚厚的玩偶服,但是秦安廷可以確認這貨絕對是眼含熱淚的表情。

「那個……之前是他們過來和我搭訕的,我可沒理他們。」

王彤走在兩人後邊朝着秦安廷說話,她感覺今天的秦安廷有些不同,不自覺的語氣中就有了點道歉的意思了。

「孩子,你別看他這樣,要是沒戴這張面具,他可不敢。」

聽老李這話,秦安廷隔着面具白了他一眼,心想老李這個人到底想不想幫自己。

「彤彤,別多想,你就在這個位置,千萬不要動。一旦發現什麼可疑的人,第一時間電話打給我們。」

說罷,秦安廷把自己的小丑面具戴在了王彤頭上。

「你帶上吧,別再讓別人騷擾了。」

因為已經給王彤戴上了面具,所以也看不到現在王彤的表情了。

「你們兩個小心啊。」

透過面具,只有王彤的聲音傳了出來,但是能聽出來她的擔心,每一個字都透露着不安的心情。

「嗯,隨時電話溝通。」

說罷秦安廷和老李一前一後便順着樓梯走了下去。

等兩個人下到樓梯里的時候,老李從後邊握着秦安廷的肩膀說道。

「小子你欠我的哈,尤其是那自助,老子這輩子真就是沒見過這麼多以前想像不到的好吃的擺在一起,簡直是藝術展覽,那香味…..真是」

話說到一半老李突然把大毛絨頭套摘了下來,停下了腳步,然後用鼻子在空氣里嗅了嗅。

「不對啊,這是什麼味啊,怎麼這麼腥啊?」

「是啊,好像是血腥味,但是好熟悉,又不太一樣。」

秦安廷也有同樣的感覺,兩個人相互對視一眼,決定繼續往下走,可是越往下感覺越不對勁,那種熟悉的血腥味道越來越濃郁。

「等一下,安廷,這手邊有沒有什麼傢伙,我感覺不對勁。」

「我有。」

說罷,秦安廷從腰間抽出了一把西洋劍,別看這東西細長,可是真傢伙,因為是高仿的,為了追求真實,西洋劍是鋼材打造。

「你帶着東西幹啥?」

老李看着這東西心裏不禁疑惑。

「我一開始沒想裝扮成小丑的,想扮成V字仇殺隊的那個面具男。但是面具畫壞了。」

秦安廷的話裡帶着一股幽怨。

「你說這個我也不認識,反正現在這東西肯定是有用的。」

很快,兩個人在秦安廷的帶領下,走到了先前他和王彤到的那個夾層,可是現在走廊里燈光一直在閃,詭異的跳動如同鬼魅的心跳。

「安廷啊,你上次來的時候這裡也是這麼暗嗎?」

「絕對不是,之前是燈是好用的。」

秦安廷驚奇的發現,夾層里幾乎目力所及所有的門都是打開的,而且之前和王彤看到人的那個屋子已經空無一物了,連架子都沒有了。

「這地板怎麼有點粘。」

老李往前快走了一步,走到了秦安廷地前面。

快走到拐角了,兩個人的腳步漸漸變慢變輕,可是離拐角處越近,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也就越大。

兩個人紛紛向拐角另一側探出了頭,可他們卻看見了三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好像研究員一樣人,一個平躺着,兩個蹲在他的前面,背對着這邊。

就在其中背對着的一個人向右挪了一點兒的時候,露出來的是地上那個人只剩下半張臉,血肉模糊。

蹲在地上的兩個白衣服好像感覺到了周圍的空氣擾動,猛的抬起頭,四處亂看。

從後邊看,雖然燈光很暗,但是隱約能看見這兩個人的臉頰往下流淌着什麼不明的液體,兩張彷彿要咧開到後腦勺的大嘴十分怪異,有一個人滿口向外呲着的牙齒上還掛着一小截紅彤彤的東西。

能感覺到白色的衣服前面有可能已經糊滿了血漿,因為血跡好像從肩膀兩側已經滲了過來。

兩個人緩緩站起來,喉嚨里發出卡了痰般的低吼聲,灰暗的燈光下,用死魚眼般灰白眼睛瘋狂的四處尋覓。

能感覺到,實際上他們是企圖在聞什麼,很快他們好像順着什麼味道轉過身來,搖搖晃晃的向轉角這個方向走來。

一瞬間,秦安廷想起來了這記憶深處的味道來源了,那是有一年夏天拉薩的旅行,正逢當地人舉行神聖的天藏,觀看台和聖山間隔數十米。

天空中盤旋的禿鷲還記憶猶新,那彎鉤一般的喙也歷歷在目。

那種肉體被撕碎後,特有的血腥臭味,充滿了整個山谷,而現在走廊里的味道濃烈程度應該是那時候的幾倍,甚至幾十倍。

「卧槽,這是啥啊!」

秦安廷抑制不住的大喊了一聲。

「坑爹啊,你喊啥?」

老李被氣得很是無語。

只見聽到了聲音的兩個白衣服,徑直衝了過來,一前一後,姿勢詭異卻很迅速。

老李急中生智,看着衝過來的像人一樣的怪物一共兩個,他直接把夾在胳膊下的大頭套猛的一下罩在了比較靠前的第一個頭上,緊接着一腳踹向他的胸口先發制人。

前面的應該是因為突如其來的黑暗,腳下拌蒜,再加上這一腳向後仰了過去,連帶着第二個一起摔在了地面上。

「看什麼,趕緊上!」老李一個健步撤了回來,大喊道

「這玩意已經不是人了,看不出來嗎?弄死他!」

沒等他倆爬起來,秦安廷一個箭步沖了上來,用手裡的西洋劍順着頭套的眼睛就戳進了第一個的腦袋裡,只見這個白衣服的 ,抽動了一下,便僵直不動了。

壓在身下的另一個似人似鬼的東西很明顯一愣,竟然扭頭趴在地面以很詭異的姿勢抽身出來,向走廊另一個方向沖了過去。

「怎麼跑了?這東西竟然知道害怕!咱們怎麼辦?」

「追!」

老李大喊一聲,隨即做好了衝刺的準備。

這時秦安廷終於想起來了打開手機的照明,彌補頭頂閃爍的燈光帶來的不間斷黑暗瞬間。

可是映入眼帘的場景,可以用噩夢來形容了。

兩個人一下子打消了追過去的衝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