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余晚陸野余雲清
余晚陸野余雲清 連載中

余晚陸野余雲清

來源:google 作者:余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晚 現代言情 陸野

他冷着一張臉:「我說過,以後別再來找我,更別碰我,更別再路上故意堵我」說完,陸野便朝着剛剛女生離開的背影追去蘇雲清呆在原地,還在回想剛剛的女生是誰,突然身邊『呼』的一下又追過去一個人,嘴裏還喊着:「兮兮!」...展開

《余晚陸野余雲清》章節試讀:

《余晚陸野余雲清》小說作者是余晚,書中主角余晚陸野余雲清。
本小說章節節選:余晚的心忽的被握緊了一樣,有些刺疼。
就在這時,王承鳴打完水回來,見這情況有些愣住,問道:「你們在幹嘛?」
余晚立馬規整坐好。
佯裝無事的道:「這位同學剛剛嫌我有點吵,師哥,你帶我換間病房吧。」
話落,一旁的陸野臉色驟變。
...室友們一臉興奮,余晚的心卻跌入谷底。
她重新倒回床上,將自己一頭悶在被子里:「沒有的事,下午的課幫我請個病假,我想休息了。」
話落,室友們聲音雖然小了,但卻更加篤定其中有問題。
下午,因為余晚的病假缺席,輔導員居然還親自來探望了。
畢竟是三年都保持全優,從來不缺席任何一節課的法學院各項指標都第一的學生。
現在突然病假,肯定要來關心照看的。
輔導員語氣溫柔:「怎麼樣?
還能行嗎?
要不要去醫務室看看啊。」
余晚蒙在被子里搖頭。
心裏糾結的死,沒想到居然把輔導員給招來了。
現在室友都在上課,她該怎麼說自己只是小感冒,只是躲着人不想出門而已。
輔導員見她不說話,關心的撩開被子一看,見她被悶得滿臉通紅的臉,差點嚇壞了。
「宿管,宿管!
我們系的狀元發燒了,燒糊塗了可不得了,快來幫忙啊!」
還沒等余晚反應,輔導員就已經把宿管叫過來。
半個小時後,余晚很無奈的躺在學校醫務室掛着鹽水。
、輔導員放心的離開後,王承鳴沒多久就聞訊趕來了。
他一臉歉意的坐在病床前,心疼的看着余晚。
緩緩道:「是我昨天的莽撞嚇到你了吧,對不起,兮兮,我只是不想錯過你。」
余晚確實是被嚇到了,但主要是害怕太招搖。
便連忙安慰並順着拒絕:「不管你的事,師哥,以後咱們還是好朋友。」
話落,王承鳴眼裡閃過失落。
他起身拿着一旁的暖壺,悶聲道:「我去給你打熱水喝。」
看着王承鳴離開的背影,余晚心裏也複雜。
她剛進校園的時候就是師哥接待的,進法學院的辯論隊也是師哥的引介。
大學三年,王承鳴很照顧她,也幫到她很多。
但是,余晚對他,真的僅僅只是好朋友的感覺,並沒其他情愫。
正想着,突然身旁的帘子居然動了動。
余晚偏頭看去,只見那帘子在眼前被緩緩拉開,露出了陸野那張自己愛了一輩子的臉。
那熟悉又深邃的雙眼一下讓她陷了進去。
但余晚很快反應過來,『咻』的一下將帘子拉了回去。
陸野雙眉緊蹙,再次拉開帘子,不由分說的將她抱進自己懷裡,嗓音磁性且帶着股隱忍:「你躲我三年了,兮兮,你可真能忍下去。」
他的懷抱很緊,還是熟悉的薄荷味。
余晚承認,有那麼一瞬間她貪戀這個懷抱。
但是曾經那些過往她忘不了,就想當初說的,她會一輩子恨他。
余晚的心一下冷了下來,她推着離開陸野的懷抱,避開他的眼神:「放開我,我們沒這麼熟。」
「那你和剛剛那個男的很熟嗎?
你喜歡他?」
「陸野,你胡說什麼!」
余晚生氣的抬頭,卻再次撞上陸野憂鬱的神情。
彷彿受傷的是他一樣。
余晚的心忽的被握緊了一樣,有些刺疼。
就在這時,王承鳴打完水回來,見這情況有些愣住,問道:「你們在幹嘛?」
余晚立馬規整坐好。
佯裝無事的道:「這位同學剛剛嫌我有點吵,師哥,你帶我換間病房吧。」
話落,一旁的陸野臉色驟變。
王承鳴疑狐的看了眼陸野,華清天才學霸誰不認識。
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男人心底的危機感襲來,王承鳴沒再多想,順着余晚說的,立馬幫她拿着藥水瓶子換間病房。
而陸野看着余晚的背影。
看見她被別的男人攙扶着的手,彷彿橡根針一樣刺在眼裡。
離開病房的余晚僅打完一瓶鹽水就趕緊溜了,王承鳴跟在後面,回想之前,還是覺得不對勁。
他忍不住問:「兮兮,你和陸野是不是認識,我怎麼感覺他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樣。」
余晚想都沒想:「不認識,今天是第一天。」
余晚走的很急,導致王承鳴後面說什麼都沒好好聽清,全部都被吞進了風裡。
直到宿舍樓下,她的手腕忽然一緊。
一轉頭就是王承鳴那雙深情的桃花眼,含情脈脈的盯着自己。
「兮兮,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我會努力追到你,做你心裏最好的一個人。」
「……」余晚整個人呆住,看着王承鳴一臉不舍的離開。
腦袋裡努力回想剛剛自己錯過的話——「兮兮,我可以試着做你男朋友嗎?」
頓時,余晚整個人裂開。
她掙扎的往前跑了幾步,才發現王承鳴早就已經走遠了。
晚上六點,室友回來時,手裡多了兩個暖壺。
「兮兮,這倆暖壺熱水是師哥給你的。」
「咱們聽師哥說,你願意給他機會了?
真的假的。」
「哇,師哥對你可是真心一片了,兮兮,你好幸福。

《余晚陸野余雲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