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在末世兢兢業業
在末世兢兢業業 連載中

在末世兢兢業業

來源:google 作者:完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完女 陳九

地勢在擴張、恐怖的血雨席捲全球遊戲主播陳九被拉入神秘世界無止境的重置生命、又無止境的被怪物帶走生命…西裝笑臉怪、鬼面蜘蛛怪、粉色的史萊姆……好不容易回到主世界,卻迎來了末日倒計時看着天空上血紅的倒計時,陳九暗自在心裏決定:我要打十個…咳,我要穩!展開

《在末世兢兢業業》章節試讀:

陳九猛的舉起匕首一下扎進了這怪物的脖頸!

左手伸出摟住怪物的脖子,右手化身打樁機一個勁的猛扎。

怪物也是直接咬住了陳九的肩膀!

劇痛讓陳九手上的動作一僵,身後也傳來了房門被破開的聲音!

隨後便失去意識。

「呼呼~!」陳九喘着粗氣從地板上坐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又重置了」看向一旁的窗戶,陳九蜷縮到牆角。

陳九已經弄清了不少東西,拿起那把刀就意味着開始,一分鐘後,房門會被敲響

如果不被知道房間里有人的話,暫時是安全的。

最主要的一點是,現在窗戶下,吊著一個怪物。

從自己扎了它脖子那麼多刀還能咬自己的情況來看,這怪物生命力很頑強,短時間殺不掉。

窗戶怪物和房間門口怪物的聯繫點就是,當房門的知道我在裏面的時候,便劇烈砸門,窗戶怪物就會從窗口爬進來。

控制窗戶怪物的時候,房門怪物就會破門而進。

「這前後都是死唄!」

陳九捏着下巴不緊不慢的思考,知道對手是誰之後,心態平穩了下來。

「相對破門而進的怪物,窗口下的怪物是可以提前打到的,拿刀後一分鐘後房門才開始響,說明有一分鐘的空閑時間。

只要在這一分鐘內解決掉窗口下的怪物,自己面對的就只有門口的威脅了。」

陳九從牆角站起,看了一眼窗戶,

「捅脖子不死,那就捅腦袋!」

陳九深吸一口氣。

快步走到床邊抓出匕首,倒計時開始!

陳九握刀,衝到窗戶旁,猛的探出頭,那隻噁心的怪物就倒着身子扣在牆面上。

瞄準腦袋,用力捅去。

怪物抬起手掌擋住了陳九這一擊,任由匕首將它的手掌捅穿。

凸着紅眼睛的腦袋往上一頂,就咬住了陳九的臉,隨即半張臉被撕扯掉。

陳九發出震耳的痛苦慘叫!

————

下一秒,陳九表情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臉從地板上坐起,大口喘着粗氣,縮靠在牆角,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雖然沒死,但疼痛是真實存在的。

緩了好一段時間。

陳九才拿出匕首,衝到窗口,探出身子猛地朝那隻怪物一刺。

蜘蛛男頭一歪便躲過了,陳九一刀扎在它肩膀上。

「噫!」怪物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

那一刻陳九從蜘蛛男外凸的眼睛看到了憤怒。

要糟!

陳九急忙地想拔刀抽出。

但蜘蛛男與他的距離也就一個往前探身的距離。

「噗」蜘蛛男腥臭大口再次咬住了陳九的臉。

————

「呼呼呼呼—」九哥從地上驚坐而起。

好小子!

欺負九哥沒玩過這種百分百痛覺的全息體感遊戲是吧。

再次復活的陳九,一陣惱火。

拉開書桌的凳子,一屁股坐下,掏筆找紙。

蜘蛛男在窗戶下二十厘米左右,看身材應該是個正常青年男子,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臂長大概60厘米…

今晚無風,所以風速可以忽略…

唰唰,整一個半小時。

陳九根據蜘蛛男的情況及現場環境的等等等情況,羅列了滿四張紙的方案。

這人竟還將風速、濕度也當成了影響因素來考慮。

看着滿滿的方案,陳九覺得擊殺蜘蛛男的成功率只有七成,因為對蜘蛛男的了解還不夠深。

「試試!」

陳九起身整了整衣服,走到床頭拿出匕首,但這次不同的是,他另一隻手拿起了一個枕頭。

窗戶前,陳九揮刀向蜘蛛男腦袋而去,蜘蛛男抬起手準備抵擋。

陳九眉毛一挑,

「抬的是左手」

這是自己紙上其中三十三個可能性中的第一步。

陳九向著腦袋只是佯攻,沒帶力氣。

匕首改刺為撩,鉚足力氣,蜘蛛男的左手斷飛而出。

蜘蛛男痛苦的大叫,同時右手也抬出,朝着陳九面部抓來。

這波只有二十三個可能性中了第二步。

既然有預測到,哪能沒有應對方法。

只見陳九往後一仰,枯樹般的手指堪堪從鼻尖划過,便是帶走了一小塊血肉,頓時血流不止。

陳九吃痛,嘴巴倒吸幾口涼氣,知道自己對蜘蛛男的臂長計算有所誤差,但這種小傷並不妨礙自己的行動。

蜘蛛男一手鏤空,順勢攀住了窗沿,身子便是要探上來。

蜘蛛男的應變能力很強。

這一步就排除掉了二十二個路線,陳九將枕頭舉起,用力往外一按。

只要枕頭按住蜘蛛男的面部,爭取一秒鐘的時間,他手上的匕首就可以完全捅進蜘蛛男的腦袋。

蜘蛛男此時應該沒有能躲開枕頭的可能。

突然,陳九一陣頭暈噁心,身子飄乎乎的,腦袋發脹,好像是喝了十幾斤白酒。

低頭一看,自己的皮膚竟變成了紫色。

「嗯唔!」陳九張口驚呼,卻是說不出話來,嘴裏掉出個東西。

低頭一看,這東西紅色的,好像是自己的舌頭。

似乎有個什麼東西掛在臉上,在臉上滾來滾去,痒痒的,陳九抬手一抓一扯。

什麼啊,原來是自己的眼珠子。

隨後便是身子一軟,像攤爛泥一般倒了下去。

最後的視角看到蜘蛛男爬到自己一旁,朝着自己的臉張開了大口。

————

真·試試就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