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七零爽翻天
在七零爽翻天 連載中

在七零爽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你的安慕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伶 劉芬芳 現代言情

【甜寵➕雙潔➕爽文】喬伶穿到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了,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還好她自帶空間還能喜滋滋的吃火鍋!男主: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喬伶:不客氣,給錢就好男主:以前的先生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為報喬伶:……想的美女主表面是冷清美人卻非常接地氣男主大型奶狗與狼狗結合的爹系男友(男主:我不能當個人嗎,汪)展開

《在七零爽翻天》章節試讀:

清晨的陽光散落在山村的小道上,有些淡淡的薄霧尚未散去,遠遠看去若有若無,像是仙女舞動的輕紗。

伴隨着公雞的打鳴聲,把大家給喚醒。

困得張嘴打了個哈欠,躺床上伸了伸懶腰,雙目緊閉,不願意醒過來。

農村的空氣很新鮮、寧靜,讓人忍不住的想要賴床。

躺了好一會,才將雙眼睜開,眼神看着渙散慵懶,接着把被子捲起來圍在身上,像是一個大型蠶蛹。

靠近窗戶觀看外面的世界,今天終於不下雨了,老天肯放晴了。

稀里嘩啦的小雨整整下了一個多星期,搞得大家都不能出去上工,農民是靠老天吃飯得,這也沒辦法。

只好強迫自己放了個短暫的假期,都窩在家裡休息休息。

今天的天氣看着不錯,決定去大山裡轉悠一圈,天天在家躺着她都要發霉了。

進空間把自己收拾一番,吃個早飯後再慢悠悠的去山裡。

對着鏡子在臉上抹了些護膚品,輕輕拍打着臉部讓爽膚水更好地浸入皮膚,飲用的水和有些食物都是空間出產的。

幾天就把身體的狀態調養的很好,水噹噹的皮膚看着白裡透紅,晶瑩剔透,看着彈性十足,就像詩句里說的那樣。

「燦如春華,皎如秋月」。

手上拿了把割草的彎刀背着背簍出發,順着屋子背後的山路抄小路繞過去。

這條路基本沒人經過,可以避開村裡那些嘴碎的人。

小路上都是些半人高的雜草看着很是濃密,時不時還有帶刺的藤條阻路,揮手用彎道開出一條小路。

走了有一個小時,繞開了淺山區,山路也越發的難走。

大家都說深山裡有猛獸,會吃人,不能進去,平時就在淺山腳下采點野菜抓抓野雞野兔什麼的。

不過也有些不要命的會冒險進去深山裡打獵偷偷拿去黑市換錢,但是都說這些進去了就再也沒出來,肯定是被野獸給吃了。

久而久之就再也沒人敢進去了,還是命重要點!

一條條的小路崎嶇無比,到處是陡峭的岩壁,還有花花草草做掩蓋,看似風景秀麗卻又透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

沒有過人的到來,周圍都保持着最原生態的環境,往山的下面望下去能俯瞰到整個前進村的全貌。

一路上看到了很多野菜野果什麼的,越到深山好東西越多,還沒來得及被人採摘。

拿了張椅子在原地休息,爬山是真費體力。

旁邊有一棵長相喜人的桑樹,樹上掛滿了成熟的果實,一顆顆黑色晶瑩剔透的桑果,隨手摘了點放在嘴裏解渴。

「好甜!」,像是吃蜜一樣。

這深山有很多動物出沒,土地營養很好,沒想到結出來的水果和空間都有得比了。

就是沒有空間的個頭看着大,正好空間沒有桑樹的種子,用意念控制,把桑樹連根拔起種到了空間里。

外面的土地瞬間出現了一個大坑,找出鏟子把旁邊的泥往坑裡丟,再把坑埋住。

要是能意識到有一天會來到這莫名其妙的年代生活,我那會出去旅遊的時候一定會搜羅天下所有好吃的種子放空間的!!

接着趕路,走到一片地,滿地都長滿了羊肚菌,還有隻山雞正在糟蹋着食物。

以往怕空間養這些有臭味,從來沒試過放活物進去!就算放的食材都是新鮮弄出來才被她放到空間里。

走過去看着那隻山雞,試着用意念控制都收進了空間。

心中一喜,真是太好了。

然後出了外面,把整片整片的野山菌都轉移到空間倉庫里。

剛走沒幾步,就發現了另一片地長着許多珍貴的藥材。

她上學選修的就是中醫,加上空間留下來的冊子有記載上古藥方,她對這個極為感興趣,自然認識不少藥材,統統連根拔起放到空間。

一路走走停停,看到能收進空間的通通放了進去。

很快到了山頂,路上好東西不少,像是在大商場掃貨一樣放進空間,爽極了。

接着走到另一片區域,周圍很安靜,就連個野雞野兔都看不到了,顯得有點詭異。

輕手輕腳的繼續往前面探路,扒開一片草叢,女人的直覺就是准。

入眼看見的是兩頭身形健壯,十分兇猛的老虎。

正在原地打轉,時不時張開血盆大口挑釁試探着對方。

不遠處的大樹旁邊,躺着一隻滿頭鮮血流了一地血的野豬,看上去有500斤那麼大。

難怪會有兩頭老虎在這裡打鬥,原來發現了獵物,雙方正在爭奪獵物歸誰。

另一隻似乎沒有這麼沉得住氣,嘶吼一聲,然後用它粗壯的爪尖刺出趾外朝着另外一隻撲過去撕咬。

帶着黑色環紋的尾巴時刻翹着,保持着戰鬥的警惕。

不愧是貓科動物的王,果然霸氣側漏。

這一隻野豬這麼大,應該能賣不少錢,想着怎麼來個虎口奪食。

上輩子也只在動物園見過大型動物,沒想過這麼勇猛的畫面,她可做不到武松打虎。

空間只能收10米以內的東西,得想辦法靠近。

雙眼挑眉,有了!

這麼好的空間怎麼能不運用作用呢!

貓着腰從旁邊的草叢鑽到那棵樹後面的草堆里,越來越靠近兩隻打鬥的老虎。

小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大氣都不敢喘,兩輩子第一次體驗這麼刺激地事。

從空間里掏出之前買的豬肉,朝着老虎的附近丟了過去,注意力被吸引,飛奔着追過去查看。

可能是看上了野豬,這個十斤的肉有點看不上,兩頭老虎又調頭跑了回來。

趁着這個機會用吃奶的勁靠近那棵樹,用意念快速把野豬收到空間了。

老虎的反應很靈敏,看到有人類出現還搶奪它的食物。

「吼!!!」,兩道剛勁的虎嘯聲傳來。

四肢用力一跳,張大虎口眼神兇狠的撲過來玩她脖子。

3秒!

2秒!

野豬收進去立刻閃進了空間。

「呼!」,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摸了**口感受着因為剛剛刺激的場景導致的小鹿亂撞。

從空間看着外面撲了空的兩頭老虎,氣急敗壞地在她消失的地方打轉,人沒了,獵物也沒了,時不時的大聲嘶吼咆哮着。

看來一時半會老虎是不肯離開了,只能等老虎餓了她再偷偷溜出去。

心裏不由得慶幸,還好收的不是老虎,不然空間都要被糟蹋了。

低頭看着地上的野豬,想想覺得還是分給隊里的人好了,這樣她接下去要辦事就容易多了.......

自己還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等着恢復高考,平時也避免不了要和村裡的人打交道。

還不如在大隊長面前刷個存在感,讓他庇佑一下自己,再者以後出門讓大隊長給弄個介紹信也會方便很多。

外面的老虎匍匐着趴在原地沒走,兩頭老虎像是結了盟一樣杵在那,非常和諧。

看了一眼鬧鐘,居然都1點了,剛虎口奪食太緊張,都沒注意到肚子餓,現在休息下來才感覺到肚子在咕嚕咕嚕的響。

民以食為天,喬伶是個三餐準點吃的人。(我這個美食愛好者不是說說滴)

低頭看了一眼打着響鼓的肚子,安慰了聲:「別委屈了,我馬上拿好吃的回來」。

突然間想吃燒烤和奶茶,用意念把倉庫里存放的燒烤和奶茶放到了桌上。

一串串肥瘦相間,帶着熱氣的五花肉串、牛肉串,看着油滋滋的,上面還撒了孜然粉,看着就很香。

這是她最常去的一家燒烤店,正兒八經的新疆老闆,吃不膩他家的燒烤,每次都想着要不要找老闆入一股算了。

連着吃10串燒烤、一邊吸溜着最愛的黑糖奶茶,吃飽摸摸小肚子,有點微撐。

滿足食慾後的心情就是想洗個澡睡個覺,順便瞄了一眼外面兩座龐然大物,果然還沒有離開。

看來這種大型動物也很記仇,和狼有得一比。

剛吃完除了不能立刻運動以外,還不可以立刻洗澡,就去書房找了一本沒看完的小說,「末世危機」看的津津有味。

小說翻了幾頁,修長的手指放在小說上沒有了動靜,然後呼吸不緊不慢的遊走在空氣中,側臉貼在書上就睡著了。

一上午都在這麼陡壁的山裡徒步穿梭,接着從老虎那裡搶東西,給累的夠嗆。

睡了接近30分鐘,醒來歪了歪脖子,趴着睡的脖子有點難受,倒一杯茶醒醒神再去洗個澡。

空間外的老虎等了許久,然後意識到人等不到了,靈敏的嗅覺沒有聞到一些她的氣味,便離開去覓食了。

出了空間眼神警惕着周圍,確保老虎沒有埋伏在附近才悄悄的離開。

下山要花上2小時的時間,而且下山比上山難走多了,一個不小心踩到地上的樹枝可能就滑下山去。

發揮靈敏的身手快速往原路返回走去,不快點就得天黑了。

回去的時候還不忘割了一大筐的豬草,出了淺山區去送豬草,然後趕到村長家。

門口坐着一個大嬸,是大隊長的媳婦,手上在用竹子正在編織着什麼東西。

「大嬸下午好啊,那個我找大隊長有急事,大隊長現在在家嗎?」

小孩子家家的能有啥事啊,沒當真的回答着她:「哦,是喬家丫頭啊,就在裡頭呢,自己進去找他吧」。

手指了指客廳,示意她自己進去。

一身中山裝的大隊長正在桌子上不知道看着什麼,眉頭緊皺着。

「大隊長你好」,上前一臉乖巧的和他打招呼。

「是你啊喬家丫頭,來找我什麼事啊」,抬起頭看着她道。

喬伶給他的影響深刻,頭一個敢分家的女子,倒是個有主意的人。

把自己去今天去深山找吃的事告訴了他。

然後扯了個謊,說道回淺山的路上看到樹下有一頭野豬撞死在了樹上。

於是她把老虎引走,把野豬拖到了其他地方擦乾淨血,然後放那裡用樹葉遮掩了起來。

拖回差不多到山腳沒力氣抬回來了,所以才來找他讓大家幫幫忙,並且承諾願意把野豬分一半給大家吃。

大隊長聽了一臉色驚嚇地望着她。

「你這孩子,怎麼,怎麼一個人跑去深山了」

「不知道那裡野獸多嗎,膽子夠大的,還敢引走老虎,在畜生嘴裏搶吃的,我都沒這個膽量,你呀你,說你什麼好」。

面對大隊長的關心,喬伶不敢反駁他,一臉乖巧的站在旁邊聽他說教。

「知道了,大隊長,我下次不敢了」,笑嘻嘻的回答道。

「哼,不敢了最好,不然我以為這個分家分錯了呢」,無奈的瞪了她一眼。

真是拿她沒辦法。

「那我去找幾個年輕力氣大的,你帶我們過去把野豬抬回來,不然晚了被其他畜生叼走了就有的你哭」,

快步走出去召集人手,擺手讓喬伶趕緊跟上。

「真的假的,您沒騙我們吧」

「大隊長,真有野豬啊!!我都好久沒見到野豬了」,各個人七嘴八舌的討論着

帶着大夥到了她把野豬藏起來的地點,把上面的遮蓋物拿開,露出下面的龐然大物,長長的獠牙,看着有點嚇人。

「哎呀,真的是野豬」

「好大一頭啊這,得有個五六百斤了吧」

「天吶,你怎麼把它拖回來的」,

嘴巴吃驚的不自覺張大,一個個好奇得打量着喬伶,看着柔柔弱弱的姑娘,力氣問責這麼大。

一群人眼神像是看金剛芭比的看着她。

大隊長也很好奇,看着她,想知道她會說點什麼。

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虛。

「我用山裡的藤條把它拖下來的,這不是到這裡就沒力氣了,差點脫水給我累的」。

「好了好了,別耽誤時間了,都給我上手把這野豬拖到飯堂去,喬家丫頭,你先跑回去讓大師傅過來殺豬」,指揮吩咐着每一個人。

這裡的飯堂都是每天下工的工人在這裡吃大鍋飯,聽到喬伶帶回來的消息,大家都議論紛紛。

「哎,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大隊長和他們真的抬着野豬過來了」。

一群人跑過去圍觀。

「好傢夥,這麼肥的豬,少見」,大師傅感嘆道。

看着眼前圍上來的人,朝幾人揮了揮手:「好了,大傢伙都別堵在這了,這是喬家丫頭弄回來的野豬,嘖,大家可有口福了」,免得這些人上前動手。

站在旁邊的一群人討論的更加起勁了。

「哎呀,我都好久沒吃上肉了,想想都流口水了」,

說完嘴還吧唧了幾下,似乎是在回味上一次的肉,回味到現在。

「是啊,我也好久沒吃肉了」

「喬伶可真能幹啊,這麼大一隻野豬」,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主要圍繞喬伶究竟踩了什麼狗屎運能白撿這麼大一隻豬。